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卷五 通靈學院 第七十四章 亂成一團

    “淳于處長,如果你這個電話打出去,我想你一定會后悔的。|純文字||”這次說話的人是小蕊,她的臉上并沒有露出怯意,還是掛著那抹微笑。淳于陽剛哪里會受她的威脅,找出手下人的號碼,就準備摁下撥號鍵。

    “淳于處長,你以為他們這次只是針對小紀嗎?你錯了,他們這次的動作完全是沖著你淳于處長來的。”小蕊說出的話根本不符合她的年齡,淳于陽剛掩飾不住內心的驚訝,輕聲說道:“小孩子懂得什么?”

    小蕊帶著委屈輕聲說道:“既然淳于處長也說我水過就是一個小孩子家的,用得著對我動刀動槍的嗎?你也不怕嚇著我了。”淳于陽剛冷笑一聲:“別想耍花招,老實地給我呆著。”說完他還是撥通了電話,齊萱兒的臉色死寂,她知道一旦海軍情報處的人趕到,一切都全完了。

    她望著被淳于陽剛挾持的小蕊,小蕊一臉的鎮定。

    淳于陽剛打完電話,然后掏出手銬將小蕊和齊萱兒給銬在了一起,他坐到了二人的對面,槍口對著她們。

    “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淳于陽剛問道。

    齊萱兒沒有說話,小蕊笑道:“淳于處長,你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錯了,你才會對我有所懷疑?”淳于陽剛淡淡地說道:“你沒有錯,一點錯都沒有,不過就在你開門的那一剎那,我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另外,盡管你看上去天真活潑,就象個可愛的女孩,但你身上卻流露出森森的殺氣,那是剛剛殺完人還沒有散盡的殺氣。”

    小蕊點了點頭:“看來我還是不夠好!我還以為是萱兒姐姐的樣子讓你有了警覺呢!”淳于陽剛搖了搖頭:“小齊雖然不對勁,但還不足以引起我的警覺,因為她這次的失蹤,對她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是很正常的。”

    小蕊說道:“淳于處長,你打算怎么處置我們?”淳于陽剛說道:“小姑娘,我想你應該是樸永健的人吧?”小蕊的臉色變了變,淳于陽剛知道自己猜得沒錯,他說道:“只要你能夠把樸永健的下落告訴我,我會替你求情,爭取能夠讓你免于處罰。”

    淳于陽剛又望了齊萱兒一眼:“小齊,你真的讓我很失望,告訴我,剛才這里發生了什么?”齊萱兒看了小蕊一眼,淳于陽剛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覺得她還能保得了你嗎?”齊萱兒咬了咬牙:“她殺了軍安的路北,尸體就在客房里。”

    淳于陽剛心里一驚,雖然他并不知道路北是什么人,可是軍事安全局的人身手都不會太差,那說明這個小蕊很不簡單啊!正想到這,門開了,淳于陽剛忙站了起來,望向門的那邊。

    門開了一條縫,然后便不動了。

    淳于陽剛不會笨到以為是風把門吹開的,他明明記得剛才小蕊是把門關上了的。

    他輕聲問道:“誰?”手中的槍也指向了門的方向。

    此時小蕊沒被銬住的那只手撿起了沙發上的一個抱枕用力地向淳于陽剛扔去,同時嘴里發出一聲尖叫,淳于陽剛想也沒想,頭微微一扭抬手一槍就打在抱枕上,只見抱枕里的羽絨亂飛。

    “淳于處長,放下你的槍!”門邊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淳于陽剛楞住了,他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他不喜歡被別人威脅,可他卻知道,身后不遠處的地方一定也有另一支槍在瞄準自己。

    淳于陽剛不想放下槍,一旦把槍放下,那么自己就再也沒有一點主動權了,他的眼睛望著小蕊,心里卻下定了決心,終于,他迅速地轉過身去,憑著感覺開了一槍,“砰砰砰!”三聲槍響,淳于陽剛倒下了,三聲槍響,有一槍是他開的,打在了門框上,另外兩槍是站在門邊的那名男子開的,一槍打中了淳于陽剛的心臟,一槍打中了他的眉心。

    齊萱兒的眼睛有了淚水,她開始恨自己了,如果不是她,路北不會死,淳于陽剛也不會死。她扭頭望向小蕊,目光中充滿了怨恨,小蕊此刻掏出一把小刀挑開了手銬,然后說道:“帶她走,我們快撤。”門口站著的彪形大漢幾步進來拉著齊萱兒跟著小蕊離開了。

    夜里下起了大雨,鎮南方接到了柳平川的電話,他看了看表,已經是夜里兩點多鐘了:“柳副司令,這么晚了打電話我,有什么批示嗎?”柳平川問道:“齊萱兒在你們那嗎?”鎮南方回答道:“沒有。”

    柳平川輕聲說道:“我剛得到消息,云宮花城二號樓三單元402室發生槍戰,海軍情報處的人案發前接到淳于處長的電話,讓他們趕過去,可是他們趕到的時候,淳于處長已經死了,胸口和眉心中槍。現場還發現了一具男尸,是被利刃割斷喉嚨死的,身份還在調查中,小區物業只知道那套房的業主是燕京人叫肖寧,不過物業又說這兩天有個女人住在那兒,看上云象是女明星齊萱兒。”

    鎮南方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淳于陽剛死了?而且好象還與齊萱兒有關系,這消息太讓人震驚了。柳平川問道:“淳于處長曾經對我說他的一個手下被你們扣下了,你們問出什么了嗎?”鎮南方嘆了口氣:“沒有,他很配合,而且我們的所有問題他都回答得沒有一點破綻,所以我們已經把他給放了。”

    柳平川欲言又止,鎮南方說道:“柳副司令,有什么話就直說吧。”柳平川說道:“今晚的事情和你們有沒有關系?”鎮南方說道:“怎么可能?柳副司令,你可不能開這樣的玩笑。”鎮南方的口氣里有著不滿,柳平川嘆了口氣:“好吧,有什么消息我會及時和你們聯系。”

    掛了柳平川的電話,鎮南方哪里還有睡意。

    他打了個電話給袁財山:“你馬上到我房間來!”袁財山自從上次鎮南方他們調查演藝公司以后就離職了,也住在賓館里,他知道這個時候鎮南方給自己來電話一定是出事了。

    一進屋他就問道:“南方,出了什么事?”鎮南方問道:“齊萱兒在云宮花城的住所你知道嗎?”鎮南方只是試探,畢竟柳平川也說了,那房子的業主并不是齊萱兒。袁財山點了點頭:“知道,不過那是安全屋,是個緊急聯絡點,知道的人不多,我聽齊萱兒說過,就和我路北知道那地方,路北是我們這一組負責后勤保障的。”

    鎮南方說道:“就你們倆知道?”袁財山想了想:“我們軍安這邊應該就我們兩人了,不過齊萱兒還有著海軍情報處的背景,海軍情報處那邊的情況我就不清楚了。”

    鎮南方陷入了沉思,袁財山輕輕問道:“南方,到底出了什么事?”鎮南方嘆了口氣:“淳于陽剛被人打死在那,屋里還有一具男人的尸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你說的那個路北了!”

    袁財山楞了一下,接著他的額頭滲出了汗水:“南方,你不會懷疑是我吧?我可是一直都和你們在一起的。”鎮南方說道:“他不是懷疑你一個人,是懷疑我們。之前我和葉哥去找過淳于處長,大家溝通得很不愉快,之后我們又秘密扣押過公子小紀,在他們看來,我們和海軍情報處之間就有了矛盾。”

    袁財山說道:“那我們怎么辦?”

    鎮南方說道:“看吧,我估計下一步我們的處境會很艱難,搞不好上面會派出調查組對我們進行調查。老袁,你通知一下其他們,馬上開會,我們內部一定要先達成共識,對了,請陸優先生他們也參加。”

    陸亦雷穿著睡衣,靠在沙發上,手中的煙只剩下了煙蒂。

    這個晚上他已經接到了好幾個電話,都是海軍方面打來的。淳于陽剛的死把他的布署全部打亂了,原本他是想讓鎮南方他們攪亂萊市的局面,現在目的達到了,但事態的發展已經不可控了。

    陸亦雷揉了揉太陽穴,他覺得自己還是小看了對手。對手應該早就看出了自己讓鎮南方攪局的目的,并成功地利用了鎮南方他們和淳于陽剛之間的那點小矛盾做了大文章。

    海軍方面的壓力主要有兩個因素,一是《海軍協定》,二是淳于陽剛的死。這兩件事從根本上來說都和自己主管的軍事安全局有著密切的關系。可他偏偏無法反駁,陸亦雷重新點上支煙,現在他最希望的是舒逸他們能夠找到那個樸永健,他相信樸永健就是這一切的幕后推手。

    隨著淳于陽剛的死,一切都亂套了。

    陸亦雷想了很久,還是去了陸國光的房間,他知道父親應該已經也聽到了消息。

    果然,陸國光的房間里亮著燈,陸亦雷輕輕地敲了敲門,然后走了進去。

    陸國光望了他一眼:“說吧,你準備怎么辦?”陸亦雷說道:“暫時停止軍安九處的一切活動,請上級部門組成一支聯合調查組,前往萊市進行調查。”陸國光點了點頭:“這事我去辦吧,你得回避。對了,滿江和舒逸那邊有消息了吧?”

    陸亦雷說道:“還沒有。”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送上!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