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卷六 毒蠱 第一百零四章 張松去哪了?

    舒逸跟著龍飛揚和孟靜去了趟小旅館,他要去見慎癡。

    從古屯回來慎癡就沒有再跟著他了,古屯之行,慎癡對于舒逸的人品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所以他就回到了小旅館,他把兩個師弟也打發回去了,就他自己留在了苗疆,他要等舒逸把這的事情了結了然后讓舒逸陪他走一趟少林。

    回到旅館上到二樓,舒逸對龍飛揚和孟靜說道:“你們先回房間吧,我去見慎癡大師。”

    敲了敲慎癡的房門,沒有回應,正好老板娘魏琴上樓送開水,見舒逸正在敲門便說道:“他出去了!”舒逸問道:“知道他去哪了嗎?”魏琴搖了搖頭:“不知道,昨晚就出去的,大概十一點多鐘吧,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舒逸道了謝才去了龍飛揚他們的房間。

    龍飛揚剛才就聽到了魏琴和舒逸在過道上的談話,龍飛揚說道:“慎癡不會離開苗疆了吧?”舒逸搖頭說道:“不可能,他等不到我完結這邊的事情是不會走的。”龍飛揚問道:“那他會去哪了呢?對了,你打他手機沒有?”舒逸說道:“就是因為沒打通他的電話我才過來找他的。”

    孟靜輕輕地問道:“昨晚發生的這些事情,他不會也有份吧?”

    舒逸說道:“不會,他是個本份的出家人,醉心佛學,癡于武技。”孟靜說道:“那么說他一定是讓人給誆出去的?”舒逸點頭說道:“很有這樣的可能,老板娘說他是昨晚十一點多鐘離開的,離開得很是匆忙,什么事情會讓他這樣著急呢?”

    龍飛揚輕聲說道:“在西鄉能夠讓他如此緊張的只有一個人。”他望著舒逸,舒逸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說他的失蹤與我有關?”龍飛揚點了點頭:“嗯,我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借你的名義把他給騙走了,又或者有人對他說你有什么事,遇到了什么危險,所以他才走得這么急。”

    舒逸站了起來:“我去莫家!”舒逸說走就走,龍飛揚和孟靜猶豫著要不要跟著去,最后二人也跟在舒逸的身后向莫家走去。

    莫棟已經出殯了,經過兩個家族最后達成的一致意見,還是同意莫棟葬進了莫家的祖墳山,原本市局是要求火化的,按風俗也必須先火化才能下葬,可最后在莫老漢的堅持下還是直接土葬了。

    市局也沒有辦法,畢竟莫棟是個少數民族干部,一些民族習慣還是得尊重的,市局的幾位領導親自參加了莫棟的葬禮,還有縣里、鄉里的一些領導也出席了,莫棟被評為烈士,因為他是在盤查可疑分子的時候遇害的,是因公殉職。

    舒逸趕到莫家的時候莫家正大拆靈堂,桂芝也已經從山上回來了,不過她下午還得去“扶山”。此刻她就坐在一旁,望著莫家本家的親戚們做事。老虔婆陪在她的身邊,不時和她說著什么,象是在安慰她一般。

    桂芝的臉色很是蒼白,看上去有些憔悴。看來莫棟的死給她的打擊很大,而這幾天的忙碌也把她給累壞了。

    舒逸來到了桂芝的面前:“嫂子,對不起,我沒能夠去送莫哥最后一程。”桂芝望了舒逸一眼:“沒事,嫂子知道你的事多,很忙,也知道你心里有莫棟,這就夠了,送與不送只是個形式罷了。”

    接著桂芝又說道:“一會收拾好了你們就搬過來吧!”舒逸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嫂子,又要給你添麻煩了。”桂芝淡淡地笑了笑:“沒事,我知道你和莫棟他們都是在做一件對苗家有意義的事情,我也苗家的人。”

    舒逸點了點頭:“那我就不和嫂子客氣了。”桂芝說道:“家里屋多,你把你的人都叫過來,頭十個人我這是能住得下的。”舒逸說道:“我們也就四五個人,不過有一點嫂子得答應我。”桂芝說道:“你說吧。”

    舒逸輕聲說道:“到時候我會把伙食費結給你,一定不能拒絕。”桂芝聽了急忙說道:“不,這可不行,莫棟要知道一定會怪我的。”舒逸笑道:“一定不會的,你也知道我們都是公家的人,這錢也是公家給出,你就別再推辭了,不然我們這心里也很不踏實啊!”

    桂芝這才苦笑道:“那,好吧。”

    舒逸掏出煙點上:“對了,桂芝嫂子,我們還有一個人呢,那個叫張松的。”桂芝嫂子搖了搖頭:“我沒留意。”老虔婆說道:“昨天你走之前他就離開了,大約十一點多鐘走的吧,你那時和老莫頭正說話。”

    舒逸“哦”了一聲,他跑這一趟并不只是為了住宿的問題,他主要是想要證實一下張松是什么時候走的,因為在他的印象中昨晚離開的時候張松就已經不見了。

    張松也是十一點多鐘走的,而張松是知道慎癡來西鄉的目的和慎癡與舒逸之間的微妙關系的。舒逸懷疑慎癡的失蹤會不會與張松有關,他扭過頭去對龍飛揚說道:“你想辦法聯系一下張松,看聯系得上嗎?”

    舒逸的臉色有些難看,龍飛揚也猜到了什么,他二話沒說掏出手機就給張松打去,關機的,龍飛揚又打了個電話給顧天意。顧天意告訴龍飛揚張松另有任何,當龍飛揚再想問什么的時候顧天意竟然先掛斷了電話。

    舒逸搶過龍飛揚手里的電話再次給顧天意撥打過去,顧天意半天才接電話,語氣有些不耐煩:“張松的事情不用你們操心,用心辦好你們的事吧!”舒逸淡淡地說道:“圓法居士,是我!”

    顧天意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舒處啊,我還以為是飛揚呢。”舒逸說道:“張松去哪了?”舒逸沒有拐彎抹角,很直接地問道。顧天意說道:“這邊有些事情,我讓他昨天連夜趕回省城了。”舒逸冷笑了一聲:“居士,不,應該叫你顧局,人是你安排來配合我工作的,他要去哪兒好歹是不是也讓我這個臨時領導知道啊?”

    顧天意象是楞了一下,然后笑道:“是我忽略了,對不起,對不起,下次絕對不會再發生這樣的問題。”舒逸也不好再說什么,顧天意說道:“對于飛揚和孟靜的工作你還滿意吧?你可別讓他們閑著喲,有什么要做的就安排他們去做。”

    舒逸說道:“我知道,好吧,就先這樣,顧局,再見了!”

    舒逸掛了電話,眉頭攢成了一團。

    龍飛揚輕聲問道:“顧局怎么說?”舒逸搖了搖頭:“他說已經讓張松趕回省城了,不過這事情透著怪異,我總覺得慎癡的失蹤跟張松一定有著什么關系。”孟靜不解地問道:“他們沒理由對付慎癡啊!”

    龍飛揚嘆了口氣:“你想過沒有,一旦慎癡大師出了事,有什么三長兩短這筆賬少林寺會記在誰的身上!”孟靜吃了一驚:“你是說他們是在挑撥舒處與少林之間的關系?”龍飛揚說道:“慎癡大師真出點什么事,那就不是單純的挑撥了,那時候舒處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達摩舍利子的事情還沒扯清楚,又是慎癡大師的問題,唉!”

    舒逸也苦笑道:“莫名其妙地就成了整個少林的敵人,我以后的日子還能太平嗎?”

    龍飛揚問道:“那我們該怎么辦?”舒逸說道:“讓鄉派出所出面查找慎癡的下落,同時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們車局,讓他幫著查查,特別是張松的下落。”

    孟靜說道:“好,我馬上給車局打電話。”舒逸說道:“你們也回旅館收拾一下,搬過來住吧,大家在一起有個照應,我回小水電站一趟,把謝意他們領過來。順利把商自滿的事情告訴商自在。”

    這時莫老漢從外面進來,見到舒逸他說道:“搬回來了?”舒逸微微笑了笑:“這就回去收拾東西。”莫老漢拉住了他的手:“有件事情我想告訴你。”他那表情神神秘秘的,舒逸被他拉到了一旁,莫老漢才輕聲說道:“聽說你們已經查到殺害莫棟的兇手了?”

    舒逸并不想隱瞞他什么,舒逸點了點頭:“是的,據說是兩個異能殺手,一個叫‘心煞’,另一個叫‘補一刀’。”莫老漢說道:“知道他們在哪嗎?我要給大侄子報仇。”舒逸苦笑道:“不知道,我也沒真正見過他們,只聽說昨晚他們去了小水電站,后來給瘋二逼跑了。”

    莫老漢一驚:“瘋二?”舒逸見莫老漢那夸張的表情:“你還不知道吧,瘋二竟然是‘武銳’的人,聽說他還是‘武銳’第一人呢。”莫老漢嘆息著搖了搖頭:“我還真不知道。為什么就把他們放走了呢?這樣的殺人兇手就應該抓起來,怎么著也得挨槍子吧?”

    舒逸笑了:“好了,別郁悶了,瘋二也沒有辦法,他沒有執法權的。不過那個‘補一刀’好象挨了他兩槍。”接著他對莫老漢說道:“莫老爹,我就先回去收拾一下搬過來,回頭我們再聊。”莫老漢這才放開了他:“好的,早點過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