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卷六 毒蠱 第二百零八章 “酆都大帝”

    卷六毒蠱第二百零八章“酆都大帝”

    顧天意說道:“是的,沒有他們所傳承的記憶來開啟,商家就算有畫有鑰匙也進不到最里面藏寶的地方。”舒逸說道:“那還用得著這么麻煩?直接讓老虔婆帶路不更簡單?另外還有商老太爺應該也能領路的吧?”

    舒逸的眼神犀利起來。

    顧天意說道:“你說得對,所以十五年前他們就起了這樣的心思,準備再次去那個地方,取出‘蚩尤血’!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他們憑著記憶去探尋那處所在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找不到那個地方。可當時商家保存的那些畫啊鑰匙什么的在十年其實也丟失了。”

    “巖花的爺爺建國后沒多久病死了,老虔婆也隱匿深山,不過他們打聽到巖花的父親傳承了這部分記憶,他們想或許把這些畫卷和鑰匙找齊,再找到那兩個傳承記憶的人,應該能夠重新找到‘蚩尤血’!”

    顧天意看了舒逸一眼:“還有,老虔婆對于兒時的這件事情應該沒有記憶,因為商奢有這本事,把她和巖花爺爺關于尋找到‘蚩尤血’的相關記憶給抹掉了!”

    舒逸笑了:“他就不怕把他們傳承的記憶也抹了?”顧天意冷笑道:“那時候他們已經準備好了重新做回好人,就算真抹掉了又有什么呢?”

    舒逸這才明白過來,為什么巖花父親的筆記里會沒有提及抗戰時的那一段。

    舒逸問道:“十五年前你事情你沒參與吧?”

    顧天意搖了搖頭:“沒有,當時顧家、向家和車家都沒有參與。”

    舒逸說道:“你知道都有誰參與了嗎?”顧天意說道:“商家,還有湘西的言家和辰家,藏黃教的兩個小喇嘛,另外還有一個據說是南洋的一個商賈,祖籍也是西鄉人!”

    顧天意說道:“言家和辰家原本是來為巖花家助拳的,后來卻起了貪念,反而害了巖花父親的性命。”

    舒逸皺起了眉頭:“助拳?”顧天意說道:“你不會不知道麻姑的來歷吧?麻姑就是言家的人。”舒逸是知道的,但沒想到這其中竟然有這些曲曲折折。

    舒逸最想知道的就是那個南洋商賈,他猜想那人應該就是趙老喜!

    舒逸問道:“那個南洋商賈是不是叫趙老喜?”顧天意搖了搖頭:“商自大沒說,只說那人叫差謀。”果然是他!

    舒逸的電話響了,他看了一下,是謝意的號碼。

    “喂!”他輕聲招呼道。

    聽筒里竟然是個男人的聲音:“舒逸,我們打個商量,做個交換如何。”舒逸心里已經明白了,謝意被他抓住了:“你想怎么交換?”

    男人說道:“我手上有幾個人,我準備用他們換那些畫、鑰匙和的平安!”舒逸說道:“我憑什么相信你的話?”

    “舒逸,別聽他的,別答應他!”聽筒里傳來巖花的聲音。

    “這下相信了吧?”

    舒逸輕聲問道:“時間,地點。”

    男人說道:“一個小時后,堆谷見!”

    掛了電話,舒逸馬上站了起來:“謝意他們出來了,沈處,這兒交給你了!”顧天意說道:“一定是商自大他們!”舒逸望著顧天意:“你和我一起去!”顧天意點了點頭。

    陸優先坐進了副駕位,舒逸和顧天意坐在后排,顧天意還帶了十幾個人,四輛車向著紫林方向開去,陸優也把情況向陳克他們說了一下,陳克說讓華威趕過去。

    “你為什么不用沈靖武的人,你信得過我和我的人?你可要知道,我和商自在有著合作的關系!”顧天意有些不解地問道。舒逸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了,我相信你和他的合作并不愉快,可以說根本就是他在主宰著一切,而你永遠在被動地為他擦屁股!”

    顧天意嘆了口氣,舒逸問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你們的合作是從十二年前開始的吧?”顧天意點了點頭:“是的,那是他們再次西鄉尋寶的兩三年后吧。”

    舒逸說道:“‘醫生’到底是不是商自大?”顧天意搖了搖頭:“不是,他是個自負的人,他自稱‘酆都大帝’。”舒逸又問道:“到底誰是‘醫生’?”顧天意還是搖頭:“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個‘醫生’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巴蜀酆都’的陽判官!他是酆都最神秘的人,甚至比鬼王還神秘,我的人在鬼王身邊臥底了很久,卻一直沒有查出陽判官到底是誰。”

    舒逸說道:“意思是陰判官你知道?”

    顧天意望了舒逸一眼:“是的,你也認識!”舒逸楞了一下:“到底是誰?”

    顧天意說道:“肖哥說陰判官是商自在!”

    顧天意明確地表達了兩個意思,肖哥是他的人,商自在是陰判官!

    舒逸說道:“商自在應該也不知道陽判官到底是誰。”顧天意點上煙:“是啊,有可能知道的人已經死了!”

    “你是指黑白無常?”舒逸問道。顧天意笑了笑:“是的,就是莊家兄弟。”

    舒逸問道:“他們為什么會見過陽判官?”顧天意說道:“肖哥說莊家兄弟是先他們一步來到西鄉的,象是讓他們帶什么東西來交給一個什么人。后來肖哥說一次莊老二在閑聊的時候無意中露了一句說是見到了陽判官。”

    舒逸皺起了眉頭,看來這個‘醫生’或者陽判官一直就在西鄉,但他到底是誰呢?舒逸想了很久,他覺得應該就是衛生所的呂所長。但他又覺得不太可能,如果是呂所長他就應該很收斂,畢竟在這樣的窮鄉僻壤,從他那門做手術的手藝很容易就會懷疑到他的頭上。

    再有他為什么會被人綁走,綁走他的目的是什么?假如他就是“醫生”,那所謂的綁架就只是個假象!假如他不是“醫生”,綁走他就一定有別的目的,為錢不太現實,為仇也不太可能,那么是為什么呢?那就剩下一種可能了,偽裝或是假象。

    舒逸他們在林子外停下了車,還沒進林子他的電話就響了,他知道自己一行應該已經落人別人的眼里了,因為他們只要進了林子,走個三五百米那手機就一點都沒有信號了。

    舒逸接聽了電話:“喂!”

    “你們的人太多了,我害怕。”聽筒里男人輕聲說道。

    舒逸淡淡地說道:“你到底想怎么樣?”男人笑了:“東西帶了嗎?”舒逸回答道:“帶了。”他輕輕揚了揚手中的袋子,他知道他的動作對方一定能夠看得見。男人說道:“好,你一個人帶上東西進入林子,我奉勸你,別耍什么花招,不然你就等著給他們收尸吧!”

    舒逸輕聲說道:“我明白了,你別亂來,我這就進來。”

    掛了電話,舒逸對陸優和顧天意二人說道:“你們帶著人在這兒,我進去會會他。”陸優說道:“我陪你一起吧。”舒逸搖了搖頭:“不用,不要激怒他,謝意和巖花他們還在他的手上,惹惱了他,就怕他狗急跳墻傷害到他們。”

    顧天意咬了咬嘴唇:“我和你一塊進去,我倒想看看他會不會把我怎么樣。”

    舒逸想了想:“也好!”

    兩人拿著東西慢慢進了林子。

    陸優掏出手機,悄悄給華威發了條信息,華威已經到了指定的位置,陸優松了口氣。

    “紫林”的那塊空地上靜悄悄的。舒逸把袋子放在了腳邊的地上,然后輕聲說道:“我來了!”黑暗中閃出幾道人影,居中的一個問道:“東西呢?”舒逸指了指地上。

    那人又望了顧天意一眼:“他怎么也來了?”舒逸聳了聳肩膀:“這我就不知道了,他不是你的合作伙伴嗎?估計他信不過你,怕你吃獨食。”那人哈哈大笑起來:“來了也好,省得到時候我還得去找你。”

    舒逸淡淡地說道:“堂堂‘酆都大帝’用得著把一張臉給藏起來嗎?”那人說道:“我已經不習慣以真面目示人了!”舒逸望著他那雙眼睛,而那人的眼睛也緊緊地盯著舒逸。舒逸嘆了口氣:“是你?其實我早應該猜到是你。”

    那人楞了一下:“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舒逸說道:“我現在才明白,你原來并不是真正的睜眼瞎!”那人的眉頭微微動了動:“厲害,不過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猜到是我的。”

    那人取下了面巾,那張臉舒逸并沒有見過。

    舒逸說道:“說了你或許不會相信,雖然你已經把自己的容貌改變了,但面部的一些細微的習慣動作卻不會變!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并不長,可卻無意間記住了你的幾個小動作。”

    那人問道:“什么動作?”舒逸笑了:“你告訴我是自己是個先天盲眼,睜眼瞎,但會極力讓自己表現得象能夠視物一樣,可偏偏你現在扮成一個正常人,卻仍舊忍不住會做出一些盲人才會出現的眼部和面部動作。”

    “知道我們把這叫做什么嗎?角色混亂!那是因為你會在瞬間不經意地迷失身份,你經常在盲人與正常人之間轉換角色,所以你不得不經常提醒自己現在正扮演的角色是什么人,而在你自我提醒的時候,那個瞬間,你會出現角色迷亂的感覺,雖然只是瞬間,卻足夠出賣你了。”

    舒逸說道:“我沒說錯吧?其實你根本不是古風,你是商自大,自大到以為自己無所不能的‘酆都大帝’。古風只是你自我塑造的角色中的一個,又或者真正的古風已經死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