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終卷 魔域桃源 第六十一章 最后的阻截

    鎮南方、李鐵嘴和謝意又苦苦地支撐了半個多小時,突然黑暗結束了,我們的眼前又出現了微微的光亮,不過這對于我們來說已經很是可貴了,感覺竟是無限的光明。而那些鬼魅也不見了,我說道:“一定是舒逸他們得手了!”

    李鐵嘴說道:“不應該啊,聽說這兒有很多陰陽道的人,他們的手段不會只是這一點點吧?”沐七兒苦笑道:“怎么?你還嫌不夠嗎?不過你說得不錯,地下城有很多陰陽道的人,他們或許還會有其他的手段!”

    鎮南方一邊喘息著一邊說道:“不一定,我懷疑其他的陰陽道的人已經走了,這剩下的是為了困住我們的。”鎮南方沒有說錯,后來我們才知道,陰陽道的人大多都跟著諸葛鳳雛離開了,只留下了安倍英明協同幾十個鬼影忍者一同把我們消滅掉。

    只是諸葛鳳雛沒有識人之明,他沒想到安倍英明會這樣自負,根本不和鬼影忍者配合,他擅自決定提前設伏,把鬼影忍者甩在了兩百米以外。他甚至還封閉了這個區域,也就是說這邊鬧得再歡騰,鬼影忍者們是看不到的,在他們看來一切都是風平浪靜的。

    如果安倍英明聯手鬼影忍者,他把我們困在黑暗中,而鬼影忍者原本就是黑暗中的殺手,由他們出手偷襲,那么我們的結局或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說我們會全軍覆沒,至少我們會死很多人。

    諸葛鳳雛的計劃不可謂是不周詳,只是他漏算了一樣,那就是人性,人的性格的個體差異。在這一點他比不上舒逸,他甚至比不上鎮南方,因為他對于他人的心理并不是十分的關注。

    舒逸他們三個很快也回來了,鎮南方問道:“那個安倍英明呢?”舒逸淡淡地說道:“三個全殺了!留下就是隱患,說不定還會對那些鏡像造成傷害。”舒逸在這樣的時候總是殺伐果斷的,他不會給自己留下哪怕一點的隱患。

    廣仁說道:“我們趕緊離開吧,也不知道那些鏡像準備什么時候毀滅這座城!”廣仁的擔心讓我們也有了急迫感,這萬一鏡像真正地啟動了對地下城的摧毀,我們自然也就只能跟著深埋地底了。

    舒逸微微一笑:“這一點你們倒不必擔心,至少在我們離開之前他們不會這樣做的。”虎爺想也沒想就問道:“他們怎么知道我們離開沒有?”我輕輕說道:“鏡像能夠與我們的思維同步,也就是我們所有的思想過程他們都能夠感應得到,我們怎么想他們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他們要知道我們是不是離開了很容易的。”

    虎爺這才“哦”了一聲。

    我們繼續往前走,只是才走了一百米不到的樣子我們就被攔住了,攔住我們的是十幾個鬼影忍者,他們守在我們即將要走過的巷道口,巷道里相對擁擠,槍派不上太大的用場,而且這一次鬼影忍者的倭刀都在鞘里,他們一人手上抬著一支微型沖鋒槍,對著巷道就準備掃射。

    舒逸叫道:“從側面的巷道突圍,別往后撤。”馬上我就明白舒逸說的別往后撤是什么意思了,因為后面也冒出了十幾個鬼影掃忍者,甚至側面的巷道也有鬼影忍者把守。我們被包圍了,這是我的第一反應,我們被至少三、四十個鬼影忍者給包圍了,他們開始射擊,槍聲一響我便直接撞開旁邊一間屋子的門,沖了進去。

    我躲過了子彈,接著我聽到有人跟著也沖了進去,自然是我們的人了,我看清是虎爺和謝意。虎爺叫道:“媽的,看來他們還真準備把我們都留下!”謝意說道:“如果此刻那安倍什么的再玩百鬼夜行,那他們就穩操勝券了!”

    謝意的話讓我們的心里都是一緊,仿佛真的害怕這兒再有一個陰陽師,有陰陽師配合他們作惡,我們還真是防不勝防。

    我們不能一直這樣躲著,否則一旦包圍圈縮小,我們就成了甕中之鱉了。

    舒逸讓我們幾個沒什么身手的人向左側的巷道突出去,他說左邊的巷道不會有太多的埋伏,虎爺沖在第一個,他說他已經一把年紀了,怎么說他也活夠了,他愿意為我們打先鋒。可我們怎么忍讓虎爺在前面擋子彈,我就跟在虎爺的身邊,也不管有沒有看到敵人我都是一通亂射。

    因為我知道鬼影忍者有個很變態的技能,那就是隱身。雖然他們隱身的時候是不能動的,但我可不想被這些忍者偷襲。

    虎爺對著兩個鬼影忍者也是一氣射擊,那兩個鬼影忍者的反應倒是挺快的,他們馬上躲進了黑暗之中,不時在探出槍口也是一陣亂射。

    而舒逸和廣仁分別帶著和尚與小惠向兩頭進攻,這個時候唯有進攻才是最有效果的防御。舒逸他們的身手不是我們可以比的,鬼影忍者對于我們來說已經是很恐怖的存在了。如果手里沒有槍的話,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想到要逃走了吧?

    不過就算是逃我們又能夠逃到哪兒去?這是一條狹路,俗話說,狹路相逢,勇者勝!所以我們只能戰斗,沒有別的辦法。

    這一群鬼影忍者很厲害,不僅身手厲害,就是戰斗經驗也是很豐富。

    “啊!”是謝意的叫聲,我扭頭看了一眼,謝意倒在了地上,我問道:“謝意,你怎么了?”謝意說道:“我的腿中槍了!”我后退兩步拉住他的胳膊:“別怕,我扶你一起走!”謝意“嗯”了一聲,而鎮南方則補充到我剛才的位置上,陪在了虎爺的身邊。

    這邊果然就只有三個鬼影忍者,全被我們亂槍射死了。

    “終于可以松口氣了!”我說道。鎮南方蹲了下來:“我給謝哥包扎一下!”我們的身上隨時都帶有急救帶,就是怕有人受傷,這玩意還是羅醫生給我們準備的。說來也奇怪,從進了小教堂到現在我們沒有再見過羅醫生,也不知道他人去了哪了。

    虎爺笑道:“別看我老了,可論起戰斗力,你們幾個小子都比不了我……”“砰”的一聲槍響,虎爺的話聲戛然而止。他的臉上有痛苦,有遺憾,而我們看到他的心口上冒出了鮮血。“虎爺!”我大聲叫道,鎮南方和李鐵嘴忙拿起槍朝著槍聲傳來的方向開了幾槍。

    我和謝意奮力把虎爺拖到了墻角,虎爺還沒有咽氣,他望著我,雙手緊緊地把我抓住:“兄弟,我,我這次是真的出,出不去了!”我的眼里隱隱有了淚水:“虎爺,你一定要撐住,我們會帶著你回去的,必須的!”

    謝意也說道:“是啊虎爺,您老是英雄,真正的英雄!”虎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終于做了一次英雄!”這一句他說得很連貫,也很清晰,接著他的頭垂了下去,手也放開了我的手。虎爺死了,這個我們曾經懷疑過的老頭就這樣留在了地下城,再也回不去了。我的心里有些酸楚,我知道虎爺的心里一定也有些遺憾,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鎮南方和李鐵嘴終于把那個暗處開槍的忍者給射殺了,他們又仔細檢查了一遍這才回到了我們的身邊。

    望著虎爺的遺體,大家都說不出話來,李鐵嘴嘆了口氣:“老家伙,或許對于你來說這也是一個好的結果了吧,一切都結束了,解脫了!”鎮南方說道:“走,我們繞過去!從他們的屁股后面狠狠地給他們來一下,助老舒他們一臂之力。”

    戰友的鮮血是很能夠激發大家的斗志的,雖然從嚴格意義來說虎爺并不是我們的戰友,但我們在一起經歷了那么多,而他生命的最后時刻也是和我們戰斗在一起的。謝意說得對,虎爺是個英雄,是個戰士!

    謝意的腿傷并不算嚴重,他堅持著和我、鎮南方、李鐵嘴一起開始了對那些鬼影忍者的偷襲。其實我們的偷襲危險并不大,因為大多的鬼影忍者都被舒逸和和尚給纏住了,遠遠地看著舒逸和和尚在十幾個鬼影忍者的圍攻下應付自如,我們才放心了不少。

    我們三個就躲在暗處向著那些鬼影忍者開冷槍,我們三人的槍法都不算差,部里每年都會有訓練,哪怕就是文職人員的射擊也是很棒的。開冷槍的感覺還真是不錯,想著虎爺的死,我們把仇恨都發泄在了這些鬼影忍者的身上。

    很快,我們竟然就射殺了六、七個,這樣一來舒逸他們就更輕松了,終于沒用多久他們就消滅掉了那些鬼影忍者。我們立即轉向了廣仁的那邊,沐七兒、小惠和廣仁殺敵的速度并不慢,在我們加入以后,那幫鬼影忍者也全部都去了閻王爺那報到去了。

    舒逸嘆了口氣:“諸葛鳳雛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如果他讓安倍伙同這些鬼影忍者一齊下手,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們還指不定要有多大的犧牲呢!”我輕輕地說道:“虎爺犧牲了!”大家都沉默了,舒逸說道:“老爺子是好樣的。”

    最后的阻截被我們粉碎了,李鐵嘴他們負責破壞了法陣,我們找到了一個通道,是上行的通道,我們的心情都很激動,出去了,這次我們終于可以出去了!

    開始看到了光亮,我們走出了地下城!大家都用手擋住了眼睛,半天才漸漸對光適應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