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舒逸傳之天書 第二十九章 譚三的往事

    外卷舒逸傳之天書第二十六章曾凡不見了!

    譚三的宅院外面,四條黑影在夜色的掩護下悄悄地靠近,一個聲音輕輕地說道:“你確定那個傅沖真的到了這兒?”另一個聲音說道:“是的,他一個人,神神秘秘的,好象是要見什么人!不過首領可是說了,我們只負責監視動靜,不許我們輕舉妄動。”

    最先說話那人冷笑一聲:“佐佐木,你什么時候變得這樣膽小了?”這幾個人竟然是日本人,只聽佐佐木說道:“小野君,你知道我們一旦打草驚蛇,讓那孩子給跑掉了,找不到《詛咒之書》的話,首領會怎么懲罰我們嗎?”佐佐木淡淡地說道:“以我們四個人的實力,你就這么沒信心?”小野戰沒有回答,他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如果他說沒有信心無疑會把另外兩個武士也給得罪了。

    “好吧,既然小野君這樣說,那么就照小野君的意思吧,不過我想大家還是小心一點,那個傅沖據說是錢鐘越手下的一員猛將。”佐佐木提醒道,小野笑了笑:“放心吧,他沒有帶手下,井上君,到時候那個傅沖就交給你了!”其一個黑衣人回答道:“嘿咿!”

    譚三領著傅沖到了曾凡的房間門口,譚三輕輕推開了門,曾凡正一個人呆呆地坐在窗前,聽到響動他扭過頭來看到譚爺和一個陌生人在一起,曾凡的臉上微微有些詫異。傅沖微笑著走上前來:“你是小凡?”曾凡看了看譚三,譚三的臉上也帶著微笑,曾凡點了點頭:“你是誰?”傅沖說道:“我叫傅沖,你可以叫我傅叔叔!是你爸爸、媽媽讓我來找你的。”

    曾凡的臉色一變:“你撒謊,我爸爸已經死了!”傅沖這才想起來曾凡根本就不知道曾志高死而復生的事情,正想解釋,突然他聽到一些異常的響動,他對譚三說道:“三哥,有人來了!”譚三皺起了眉頭,他望向曾凡:“小凡,我和傅叔叔下去看看,你呆在屋里別亂動!不管發生了什么,你都別下樓!”曾凡點了點頭,可是他的心里卻有了計較。

    可以說曾凡原本是很信任譚爺的,可是偏偏突然冒出個傅沖,而傅沖一開口就告訴曾凡自己是他父母親讓來找自己的,這讓曾凡不禁生了疑心,曾志高是在他的面前死去的,無論如何他也不可能相信自己的父親還活著,沒能夠安葬曾志高一直也是曾凡的一塊心病。

    他不相信傅沖的話,由此也開始對譚三有了懷疑,他告訴自己這里已經不安全了,一定要想辦法離開。特別聽到傅沖和譚三說下面有什么動靜的時候他更是在心里冷笑,他根本就沒聽到什么動靜,這一定是他們想要讓自己相信他們的話而玩的小把戲。

    曾凡自小就經歷了母親的離開,早早地嘗盡了人情的冷暖,又遭遇了和父親的生死離別,歲月的蹉跎讓他過早地成熟,就連心智也成熟了許多。當然,他并不是智商很高的人,假如他聰明如鎮南方,也不會一直一個人飄蕩在外了。

    所以在譚三和傅沖才下樓,他便背上了自己的小挎包,二樓并不高,而他的窗邊便有一個下水管,順著下水管就能夠滑下去,而且還是在宅子的圍墻外!

    譚三和傅沖根本就不會想到曾凡會有這樣的小心思,怪就怪那些侵入者,如果不是他們那么或許傅沖還有機會向小凡解釋清楚,相信以曾凡的判斷他還是會選擇相信傅沖,但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傅沖聽到了響動,傅沖和譚三自然都知道,這個時候來不之客,他們的目標肯定就是曾凡了。

    傅沖和譚三到了一樓,譚三淡淡地說道:“諸位,既然來了就別躲躲閃閃的!”傅沖就站在譚三的身后,靜靜地站立著,有譚三開口他用不著再說什么。

    只見從暗處走出來兩道人影,是小野和佐佐木。

    小野笑道:“沒想到你們竟然能夠察覺到我們的存在!”譚三冷笑道:“雖然你是華夏語說得很是流利,不過如果我猜得沒錯,你們是日本人吧?”小野楞了一下,沒想到譚三一下子就道破了他們的來歷。小野說道:“厲害,閣下是?”譚三淡淡地說道:“我?我只是個無名之輩罷了。”小野說道:“能夠讓遠超四當家站背后的人怎么可能是無名之輩?”傅沖笑了:“喲,看樣子你們竟然是沖著我來的?”

    小野說道:“把那孩子交出來我們立馬走人,以后咱們井水不犯河水!”譚三皺了下眉頭:“孩子?什么孩子?”小野說道:“傅四當家的,你這兩天在忙什么我們可都是一清二楚,你別告訴我你帶了一眾手下到月華鎮來就是為了觀光旅游!”傅沖望著眼前的這個小鬼子,心想看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人家的眼里,看來三哥說得沒錯,自己早就成了人家了目標。

    “這是私人的地方,請你們離開。”譚三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輕聲說道。小野輕哼一聲:“不把那小子交出來,這兒就是你們的墳墓!”傅沖的雙眼充滿了怒火,已經很久沒有人敢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了,傅沖握緊了拳頭:“你會為你這句話付出代價!”話音剛落,傅沖握著拳頭就撲向小野,譚三叫道:“老四小心!”就在傅沖撲出的剎那,一道寒光從傅沖的斜面刺來,傅沖根本不及躲閃,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柳生的刀再也刺不出去半分,因為他握刀的手被一只看上去白凈得不象男人的手緊緊地握住了。

    那雙手白凈細嫩,不過它的主人卻真是個男人,這是譚三的手。譚三的動作很快,一只手扣住了柳生的手,另一只手卻是一掌拍向了柳生的心口!直到這一掌拍下去,柳生整個人都停頓了,接著只見他胸口滲出了鮮血,一雙眼睛充滿了恐懼。佐佐木看清楚了譚三的右手指上戴著一個戒指,只是這戒指上此刻竟然有根半寸長的尖刺。

    譚三輕輕推了一下柳生,柳生倒在了地上,譚三這才用左手撫摸著右手的戒指,那尖刺不見了。而這邊傅沖也和小野交上了手。傅沖也算是身經百戰的人了,雖然是徒手,可是卻把小野逼得手忙腳亂,佐佐木并沒有和小野一起聯手對付傅沖,佐佐木的眼睛緊緊地盯著譚三:“你對柳生用了毒?”譚三微微笑了笑:“是的。”

    佐佐木瞇起了眼睛:“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閣下應該是譚鑫譚三爺,不過我們聽說遠超的譚三爺在十年前一次被人尋仇殺死了,看來傳言有誤啊!”佐佐木這話一說,正在和傅沖打斗的小野也嚇了一跳,如果知道傅沖來見的人是譚鑫,他還真沒有勇氣來挑釁。可以說錢鐘越四個結拜兄弟當,最讓人懼怕的就數這個譚三了,傳說譚三的暗器和劇毒無處不在,還有一個說法,譚鑫原本并不是姓譚,而是姓唐,是蜀人士,人們很自然就把他和蜀唐門聯系到了一起,因為他無論是用毒還是暗器都仿佛是唐門的淵源。

    譚三掏出以煙點上,小野此刻也退回到了佐佐木的身邊,停止了和傅沖的打斗,傅沖再次站到了譚三的身后。譚三說道:“如果我是你們就不會在沒搞清楚狀況的情況下貿然闖到我的家里來,只要進了我家里,我有至少一百種方法殺了你們。我想你們應該還有一個同伴,不過我相信他現在已經先在下面等著你們了!”

    小野和佐佐木的心里不禁一寒冷,雖然他們不是華夏人,可是他們哪里不知道那“下面”是什么意思,譚三這是在告訴他們,他們的同伴應該已經被解決掉了。對于這一點傅沖是很有信心的,他沉聲說道:“你們兩個如果不想死的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小野和佐佐木對視了一眼,小野說道:“撤!”扔出一枚煙霧彈,兩個人就消失在煙霧之了!

    傅沖正想追出去,譚三攔住了他:“走,我們先上樓,去看看小凡!”傅沖這才想起小凡才是自己來到月華的首要任務,萬一他有個什么閃失那可了不得!兩人忙上了樓,傅沖好奇地問道:“三哥,他們還有一個人真的死了?”譚三搖了搖頭:“我嚇唬他們的,你想想,有小凡在,我敢亂布毒嗎?”

    二人來到了小凡的房間門口,門竟然是關著的,譚三敲了下門:“小凡,開門,我是譚爺!”敲了兩下,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譚三心道不好,他用力撞開了門,果然,房間里哪里還有曾凡的影子?傅沖楞了一下:“怎么會這樣?三哥,會不會是他們的人把小凡給劫走了?”譚三走到窗邊,窗戶是開著的,不過他也不能確定曾凡是自己跑掉的還是被剛才那伙日本人給劫走的,因為在他看來兩種可能都是存在的。

    小野和佐佐木的表現讓譚三確信他們的確還有一個同伙,曾凡只是個孩子,以這幾個日本人的身手要劫難走曾凡易如反掌。不過曾凡也可能是自己跑掉的,只要順著這下水管,他就能夠滑到底下去。只是小凡為什么要逃?他看了一眼傅沖,突然他有些明白了,他記得小凡告訴過自己他的父親被人害死了,而傅沖剛才卻對小凡說是小凡的父母讓他來的,莫不是這句話讓小凡起了懷疑而逃跑了?不管怎么樣,必須找到小凡,如果小凡落到小野他們的手里那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譚三說道:“你馬上發動你的手下,在鎮里尋找小凡,我去找那些小乞丐,讓他們通知鎮上其他人幫著找!我們一定要趕在那些小鬼子前面找到小凡。”傅沖已經來不及再問些什么了,譚三向著小乞丐的住處奔去,傅沖掏出手機打給了他的手下。

    〖啟蒙書無彈窗∷純sp;〗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