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活死人 第四十九章 阿秀的丈夫

    這晚,滬市警察局可忙慘了,黃藍青被殺死在酒店的房間里,而郊外的一戶農家也發現了三具年輕男子的尸體。兩個案發現場都被清理得很干凈,警方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不過從兇手殺人的手段來看,警方馬上就鎖定上目標,那就是國際刑警組織通緝的頂尖殺手,“鬼醫”沈冤!

    “黃藍青死了?”周憫農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大吃一驚,小娟淡淡地說道:“下手夠快的!我估摸著,城郊的那起案子的兇手和殺死黃藍青的應該是同一個人!”此刻小娟和周憫農并不知道警方已經從兇手殺人的手段懷疑上了沈冤,這樣的細節在案子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是保密的,況且沈冤的身份若是向社會披露肯定會引起恐慌。

    可小娟卻還是把這兩個案子聯系到了一起。

    “你憑什么這么肯定?”小娟說道:“我是猜的,你想想,我們昨天還在說到這事兒,那就是黃藍青既然是沖著鐵蘭來的,可是他們為什么不對鐵蘭下手,而是選擇找上譚永樂,當時我就在想,他們是在顧忌或者說害怕什么。假如這個結果就是他們所擔心和害怕的,那就說得通了!”

    周憫農瞪大了眼睛:“如果照你的推斷,那么殺人兇手豈不就是譚永樂?”小娟點了點頭:“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周憫農笑了:“拉倒吧你,他要是有這樣的本事還會受黃藍青的威脅?那么老實地去勸鐵蘭離開滬市,離開華夏?”小娟聳了聳肩膀:“這個問題又回到了我們之前的一個假設,那就是黃藍青還握著他的把柄,讓他投鼠忌器。”

    周憫農皺起了眉頭:“可他還是出手了!”

    小娟笑道:“那也很正常,或許他已經解決了他的顧忌,又或許他被逼得沒有選擇,只能拼了這一把!”

    小娟的分析不是沒有道理,周憫農的心里有些擔心起鐵蘭的安危了:“假如真是譚永樂做的,那么他應該就不會只是個整形醫生那么簡單,鐵蘭會不會有危險!”小娟瞪了他一眼:“你豬腦啊?如果真讓我說中了,譚永樂就是殺了黃藍青的兇手,他為什么要殺這些人?不就是為了鐵蘭嗎?他這是在保護鐵蘭,又怎么會傷害她呢,所以說,現在鐵蘭不但不會危險,相反會很安全。”

    小娟說完拿起了外套:“好了,我要走了,我不在的這兩天你自己小心一點,對了,你最好請朱毅幫你打探一下具體的案情,你不是好奇譚永樂的身份嗎?或許他們會有答案,不過我的推測你最好別急著告訴他們,畢竟我也是猜的,做不處準!還有,鐵蘭那邊你也留心一下,你可以試探她一下,看她知道不知道譚永樂的來歷!”

    小娟走了,周憫農還在想著小娟的話,他怎么也不相信譚永樂會是兇手,在他看來小娟的推測也太玄了。不過周憫農還是給朱毅打了個電話,不管怎么樣,黃藍青的死他還是應該弄明白的。

    閩西,喻中國他們的調查陷入了僵局。馬丘和阿彩提供的那些線索并沒有幫上他們什么忙,漸漸地喻中國也就不再找他們了。

    喻中國和嚴正通完電話,正準備讓申強過來一趟,申強卻撞上門來了。

    “申隊啊,我正準備找你呢!”喻中國笑著示意他坐下,申強想要說什么,可喻中國卻說道:“對服裝廠那邊的調查有進展么?”

    申強說道:“我來就是有事情向喻局匯報,我們昨天又去接觸了一下那個阿秀,可是剛才接到市局的電話,說是那個阿秀死了!”喻中國把茶杯遞給了申強:“阿秀?你說的是新美順服裝廠的那個員工?”

    申強點了點頭:“是的,喻局,你不是讓我把裙子的事情查清楚嗎?起先我覺得這是小題大作,可現如今阿秀卻死了,看來這其中有著貓膩!”喻中國問道:“她是怎么死的?”申強說道:“服毒自殺的!而且還留下了三個字的遺言,‘我有罪’!”

    喻中國冷笑了一聲:“她有什么罪?申隊,走,我們去市里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罪而要內疚到自殺。”

    上了車喻中國問道:“阿秀的家里還有什么人?”申強回答道:“她男人,叫那朵木,在木器廠上班,他們有一個女兒,十一歲,正準備上初中。”喻中國說道:“那朵木?滿族人?”申強點了點頭:“是的,這人我見過,是個老實人,他說,是他爺爺輩為了躲避戰亂來的閩西。”

    阿秀是在家里“自殺”的,因為她自殺的時候正是上班時間,所以她男人和女兒是中午下班回來的時候才知道的。不過她的自然還真是蹊蹺,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她也照舊去了店里,同事說她是接到一個什么電話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不曾想她竟然會跑回家去自殺了。

    和她一起當班的一個女人說她接完電話的時候看上去也沒有什么異常,還笑著把工作交待了一下才走的,哪里象一個想要自殺的人?

    喻中國和申強直接去了市局,從發現阿秀自殺到現在已經半天的時間了,市局的現場勘察也早就結束了,申強原本的意思是先到現場去看看,喻中國笑道:“你不會是信不過市里的同行吧?”申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可不是那個意思。”

    “喻局,你好!歡迎到我們局視察指導!”市局局長饒倫朝笑著向喻中國伸出雙手,喻中國和他握了握:“饒局長客氣了,我們也只是來了解情況,沒想到竟然打擾了饒局長!”饒倫朝說道:“喻局這話不是打我的臉么?你是上面來的領導,我再忙能有領導忙?”

    雖然這話有馬屁的嫌疑,可是喻中國還是坦然接受了:“好了饒局,這些客套話就免了吧,申隊在電話里應該已經說清楚了,我們來是為了新美順服裝廠那個叫阿秀的人來的。”饒局長點了點頭:“這我知道,我已經讓他們做了準備,只等領導來了就向領導進行匯報。”

    市局的匯報內容并不多,疑點集中在了三個地方,第一,是不是真是自殺,第二,假如不是自殺是他殺的話,那么是誰殺了她?目的和動機又是什么?第三,那個電話是誰打的?

    喻中國聽了點了點頭:“嗯,從這三點著手好好查查,饒局,就拜托你們了。”饒局長說道:“喻局這是說的哪里話,本來這就是我們的份內工作,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盡快把這事查清楚。”

    喻局站了起來:“那我們就不打擾了,饒局,謝謝你對我們工作的支持!對了,我和申隊想到現場去看看。”饒局看了看旁邊的一個年輕警察,那警察說道:“現場我們已經撤了,畢竟那是人家,死者的丈夫和女兒除了那兒也沒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所以在做完勘察以后我們就全部撤了。”

    喻中國笑道:“那好,申隊,我們就走吧!”申強也禮貌地和饒局他們打了招呼就跟著喻中國離開了。

    “喻局,市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發現嘛!”申強發起了牢騷,喻中國淡淡地說道:“這怪不得他們,想想長流那邊,我們還不是沒有什么進展。或許我們一直都被表象給蒙蔽著雙眼!”申強被這么一說,閉上了嘴。喻中國說得沒錯,長流發生的案子,到現在作為刑警隊長還不是一籌莫展?

    喻中國見他這個樣子,怕他誤會,忙又說道:“我這不是在否定你的工作,正是應了那句話,不是我們無能,是敵人太狡猾!”申強輕哼一聲:“我一定會抓住他們的。”

    那朵木打開門,望著喻中國和申強,他是和申強見過面的:“你們還來做什么,阿秀已經死了!”申強說道:“我們已經知道了,這是我的領導,我們就是來看看你和大侄女!”那朵木淡淡地說道:“謝了,家里出了這樣的事情就不方便招呼你們了,請回吧!”申強說道:“我們想進屋看看,行嗎?”

    那朵木楞了楞,嘴角動動,想說什么,不過最后他還是側了身把申強他們讓了進去。

    申強和喻中國進了屋,那朵木還是很客氣地招呼他們坐下,倒上了水。

    “那先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不過逝者已矣,還希望你能夠節哀順變。”喻中國輕聲安慰道。那朵木的表情很是木然,場面一下子變得尷尬,申強也想安慰他兩句,可是他卻發現那朵木對他那眼神有些不善,他索性就閉緊了嘴。

    那朵木不接話茬,喻中國看了看申強,申強輕咳一聲:“老那啊,我們也見過兩次,算是熟人了,對于阿秀的死我很痛心,我也知道你心里甚至會怨我,如果不是我老來找阿秀,或許她就不會有事了!可是你得體諒,這是我的工作,可是我也沒想到她會自殺!”

    那朵木聽申強提到自殺他的情緒有些激動:“阿秀不是自殺的,她不會自殺,一早出門的時候我們還說好了,等過幾天放假了一起帶著女兒去燕京玩呢!”申強其實就是故意一說,對那朵木這樣的反應他很滿意,那朵木就算是激動一些也總比沉默著強。申強說道:“你仔細地想想,這一兩天她是不是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我都說了她不是自殺!她很正常,沒有什么反常的地方。”那朵木回答道。

    喻中國苦笑了一下,看來想要和那朵木好好溝通恐怕是不容易,他望向申強:“申隊,要不這樣吧,我們先回,改天再找時間和那先生好好聊聊。”那朵木淡淡地說道:“我們之間沒有什么好聊的,阿秀已經沒了,你們就當是行行好放過我們好嗎?我只想和閨女安安靜靜地過日子,不希望你們再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