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自殺手冊 第二十章 大包大攬的劉熾

    那本冊子就放在客廳的茶幾上,于倩偎在孔繁榮的懷里,雙腳縮在身后。孔繁榮摟著她的肩膀,摟得很緊,他們的目光都盯著茶幾上的那本冊子,象是在看著一個潘多拉魔盒,仿佛一不小心那冊子里就會飛出一個恐怖的怪物。

    他們已經坐了整整兩個小時了,什么都沒有發生,可越是這樣,他們的心里越是沒底。

    “繁榮。”于倩輕輕叫了一聲,孔繁榮“嗯”了一下算是回應。于倩小聲地問道:“你怕嗎?”孔繁榮苦笑了一下,要說不怕那是假的,那晚的事情就把他嚇得不輕,可是當著于倩的面他還是鼓起勇氣說道:“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本冊子嗎?我還不相信它真能夠把我們怎么樣!”

    于倩幽幽地嘆了口氣:“唉,其實我有點害怕,可是我沒有辦法,自己的心魔只能由自己開解,對不起。”孔繁榮露出了一個笑臉:“傻瓜,我們之間還用說這些嗎?困了吧,要不我們回房間休息吧。”于倩搖了搖頭,孔繁榮說道:“你不會是想在這兒坐一夜吧?我們明天可都還要上班的!”

    于倩坐直了身子:“再呆半小時,就半小時,好嗎?”孔繁榮還能說什么。

    半小時過去了,還是什么事都沒有,兩人回屋睡覺了。

    一覺睡到第二天天亮,如孔繁榮所言,冊子放在了家里,他把于倩送到了診所自己才往報社趕去,岳恕已經等在他的辦公室里了。

    “你的臉色很難看,昨晚沒休息好?”岳恕皺起眉頭輕聲問道。孔繁榮的心里很是苦澀,能睡好嗎?一直到三點多鐘才上床,倒在床上因為心里充滿了恐懼,又胡思亂想了半天。可是這事兒他又怎么對岳恕開口呢?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岳玲而起,他的心里又有些后悔,自己當初怎么就那么輕易答應岳恕讓岳玲去見于倩。

    “在想什么?”岳恕見孔繁榮在發楞,拍了拍他的肩膀。孔繁榮這才回過神來:“沒,沒想什么,岳哥,有事么?”岳恕微微一笑:“也沒有什么要緊事,昨天你走得太匆忙,我來是想謝謝你的,玲子的事情讓你們受累了。”

    孔繁榮心想累一點沒關系,可是不能這么玩啊,玩不好會死人的:“岳大哥,其實,唉,算了,不說了。”孔繁榮差點就把昨晚和于倩做的傻事說了出來,最后他還是忍住了,他不希望惹于倩生氣。岳恕感覺到孔繁榮的情緒不太對,他說道:“你剛才想說什么?”孔繁榮淡淡地說道:“沒什么,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就先工作了。”

    岳恕一把抓住孔繁榮的胳膊:“小孔,岳哥知道這次的事情給你們添了不小的麻煩,哥對不起你,我會管住玲子,不會讓她再去打擾于倩了!”孔繁榮終于忍不住了:“岳哥,已經晚了!”岳恕不解地問道:“晚了?什么意思?”

    孔繁榮這才把昨天后來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岳恕聽了瞪大了眼睛:“小孔啊,你怎么能夠答應她,你就不知道這有多危險嗎?”孔繁榮嘆了口氣:“可是她說得沒錯,如果她的心里有了心魔,除了她自己,別人是幫不了她的。”

    岳恕輕聲說道:“話是這么說,可是你想過沒有,這萬一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怎么辦?到時候你會追悔莫及,心魔什么的我不懂,我只明白命只有一條!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你可不能兒戲,不能開玩笑!難道你準備每天都象是等待死亡宣判一樣坐整晚整晚的?還有,你就真能夠相信她不會偷偷溜回家,一個人去面對危險嗎?”

    岳恕一邊說一邊看著外面走動的同事。

    他的話讓孔繁榮驚出一身的冷汗,想想確實就是這么一回事,他覺得自己答應于倩有些草率了:“可是岳哥,我能怎么辦?”岳恕瞇起了眼睛:“還能怎么辦?報警啊!”孔繁榮很是擔心:“報警?可如果小倩知道了,她一定會……”

    岳恕嘆了口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我們可以請警方對她進行暗中保護啊,警方也一直在追查這件事情,既然小于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們也只能表面上由著她,暗地里必須尋求警方的保護,也算是你們配合了警方的調查吧!”

    孔繁榮覺得岳恕說的也很有道理,最后他還是拿出電話給東方曉打了過去。

    “什么?竟然有這樣的事情?”許大軍聽東方曉說完叫出聲來:“你就沒問問,他們得到的那冊子上是不是有金屬線?”東方曉苦笑道:“沒有問,一來冊子他并沒有再在身上,是放在家里的,二來金屬線的事情朱先生也說了,別忙著說出去,以免打草驚蛇。”

    “大軍,你馬上去報社,找到孔主任,跟著他一起去他家里看一眼那冊子上是不是有金屬線,我現在去朱先生他們那邊,把這事情和他們說一下。”東方曉簡單地布置了一下就和許大軍前后腳離開了刑警隊。

    新州市實驗中學,放學的時候,景妍追上了正準備騎著自行車離開的岳玲:“岳玲!”岳玲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干嘛?”景妍一臉的尷尬:“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岳玲冷笑道:“你沒必要向我道歉的,好了,我得回去了。”景妍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么,輕輕地嘆了口氣,岳玲踏著自行車就走了。

    “景妍,你在看什么呢?”一個男生經過景妍的身邊,見景妍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好奇地問道。景妍瞪了他一眼:“關你屁事!”說罷扭頭就走。男生楞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了景妍,等景妍走出了很遠了他才喃喃地說道:“媽的,神經病啊!”

    男生是岳玲和景妍班上的同學,叫劉熾,他是個“留學生”,光是高三他就讀了三年了,其實他根本就沒有興趣讀書,就是個混在校園里的混混。不過為人還算是仗義,至少對班里的同學還是挺維護的,雖然班上的人對他并沒有多少好感。

    劉熾悻悻地一個人回家,他的心里卻在想著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再有幾個月就要高考了,自己是鐵定考不上的,家里人不會再讓自己又復讀一年吧?打死他也不愿意再讀書了。

    “劉,劉熾!”劉熾聽到有人叫他,忙扭頭望去,竟然是景妍!劉熾皺起了眉頭,想到剛才景妍對自己的態度,劉熾并沒有給她好臉色:“干嘛呢?”景妍仿佛已經忘記了剛才自己是怎么對劉熾的,她幾步走到劉熾的面前拉住了他的胳膊:“劉熾,幫幫我,你一定要幫幫我!”她的臉上滿是恐懼,而劉熾發現她的書包竟然掉在了幾米外的地上。

    劉熾也不再計較剛才的事情:“說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景妍拉著劉熾到了書包旁邊,然后說道:“冊子,我的書包里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本冊子!”劉熾想笑,也不知道景妍這妞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一本冊子就把她嚇成了這樣,裝得蠻象那么回事嘛,這妞不會對自己有意思吧?

    不過話說回來,景妍長得倒是還算標致的……

    他還在胡思亂想,景妍一下子撿起了書包,從書包里抽出一本冊子遞到劉熾的面前,劉熾先是呆了一下接著臉色也微微變了:“《**》?”景妍急得差點哭了:“是的,這已經是我收到的第二本了,怎么辦?劉熾,我該怎么辦?”

    饒是劉熾比景妍大些,他的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害怕,關于這冊子的傳聞他可是聽說了不少,而班上的唐蓉詭異的自殺更是讓這幫同學談“冊”色變!不過在景妍面前他還是得顧及男孩子的顏面,只一小會功夫,他就鎮定下來,他壓制住自己的恐懼,裝做若無其事地說道:“不就是一本冊子嘛,有什么好怕的?放心了,這玩意我拿走,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瞬間劉熾的形象在景妍的心里立刻就高大了起來,景妍也聽于倩她們說過,只要冊子不在自己的手上就不會有事,起初她是想把冊子扔掉的,可是想想萬一扔不掉它又回來了怎么辦,正好見到劉熾經過,她忙找上了劉熾。

    “謝謝你了,你,你真好!”景妍說完紅著臉跑了,劉熾的心里卻暖洋洋的,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人這樣和他說話了,他不由得挺起了胸膛,那感覺還真把自己當成大俠客了。

    這玩意真象傳聞中說的那么邪乎嗎?劉熾翻看了一下手里的冊子,他覺得也沒有什么啊,等景妍走遠,他就想把它扔得遠遠的,可又一想想,若是讓景妍知道了那她對自己剛剛樹立起來的好感很可能就沒有了,再說了,他劉熾怕過什么?心里輕哼一聲,他把冊子放進了書包,沒放好,露出半截在外面,封面上的金屬線在太陽光的照射下異常的耀眼。

    “先生,我去了孔繁榮家,看到了他家里的那本冊子!”許大軍嘆了口氣:“那冊子也沒有金屬線!”朱毅微微點了點頭:“這也算是好消息!”許大軍說道:“孔繁榮很擔心于倩還會發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勸他,我沒告訴他冊子上沒金屬線是安全的。”

    東方曉說道:“你應該告訴他的,不然他的心里會一直擔心著。”朱毅卻說道:“大軍不說也是對的,這一次沒事不代表下一次沒事,不管怎么說,東方,做出對于倩的監護!”東方曉有些不明白,明明于倩不會有危險,這樣做有意義嗎?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