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自殺手冊 第三十章 相同的要求

    劉熾一大早就到了學校,這在他來說是很不多見的,一個星期上六天課,他起碼要遲到五天。劉熾并沒有急著進校園,而是在學校的大門口磨蹭著,象是在等人,保安笑瞇瞇地和他打招呼他也沒有理睬人家。

    終于劉熾等到了景妍,他叫住了她,一把將她拉到了一旁:“我有事要和你說!”景妍看了看周圍的同學,臉上一紅:“有什么事非要在這兒說。”劉熾說道:“那我們到那邊去說!”他指了一下不遠處的小河邊,景妍點了點頭,跟著劉熾就過去了,這一幕讓岳玲看在了眼里。

    “對不起,那晚我也不是有意要領著警察到你們家去的。”劉熾低著頭小聲說道。景妍已經平靜了下來,臉上的紅暈也散去了,她淡淡地說道:“這不怪你,那冊子原本就是給我的,倒是我連累了你們。”劉熾搖了搖頭:“景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唉,怎么說呢,你不會記恨我吧?”

    景妍的臉上露出絕望的微笑:“我記恨你什么,如果不是你,可能我早就死了,我只是不知道,躲過了這一次還能不能躲過下一次。”劉熾見景妍這個樣子心里有些不忍:“沒事的,你的運氣不會那么差,新州市有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每一次那冊子都正好落到你的手上。”

    景妍看了劉熾一眼,她倒是感受到了劉熾的關切,一直以來她對劉熾都不怎么看得起,在她的眼里劉熾就是一個躲在校園里的混混,一個糟賤著爹媽錢的二世祖,沒想到他竟然會關心自己,但也有仗義的一面。

    “可是我偏偏就接到了兩次,而且我感覺我還會接到的。”景妍輕嘆了口氣。劉熾皺起了眉頭:“我還真不信這個邪了,如果你真的再收到那玩意就交給我,我倒要看看那本破冊子怎么就有那么大的神通。”

    景妍冷笑了一下:“給你?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已經答應了警察,再有這樣的事情就把冊子交給他們,警察已經在查了,我相信他們一定能夠把這案子查個水落石出,抓住那個變態的兇手。”

    “切!”劉熾揚了揚手:“警察都靠得住,那……”他覺得那話不太文明,頓了一下:“那啥都能上樹了,警察要是有能耐,還會有這么多事?你看看到現在為止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可警察都在干什么?”

    景妍聽劉熾這么說也不說話了,劉熾說的話雖然糙了一點,可是很有道理,從第一起案子到現在已經近一個月的時間了,可是警察卻一點頭緒都沒有,從警察到自己家里的情形來看,警察好象什么線索都沒有掌握。

    “不行,劉熾,這事情不是鬧著玩的,你的朋友已經出事了,我不能夠再害你也出事,好了,要上課了,我走了!”景妍說完頭也不回地就跑向學校,劉熾追出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景妍進了教室發現岳玲看她的目光有些異樣,她并沒有理會,岳玲卻在走道上攔住了她:“放學等我一下,有事找你!”景妍楞了楞,從那天在于倩那兒的事情發生以后岳玲就沒拿正眼看過自己,今天她是怎么了?景妍點了點頭,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老師進來了。

    劉熾沒有跟著到學校上課,他去了桌球室,阿強打電話約他去的。

    大早上桌球室沒有一個客人,劉熾走進去的時候心里泛起一陣寒意,李小花的死讓他懂得了什么叫害怕,他感覺仿佛李小花正在這個桌球室的某個地方看著他。

    “劉熾,來了?”馬小寶從他和何如輝的房間出來,見到劉熾打了聲招呼。劉熾象是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見是馬小寶,他才問道:“強哥起了嗎?”馬小寶點了點頭:“起了,在屋里,你去吧!”

    劉熾沒有馬上去阿強的房間,先是問道:“這兩天的生意一定很差吧?”馬小寶苦笑了一下:“出了這樣的事情能不差嗎?看來這桌球室我們是玩不下去了。”劉熾低下了頭:“這他媽的都怪我。”

    馬小寶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我出去給強哥買早餐。”

    劉熾推開了阿強房間的門,他看到阿強坐在床上,一雙眼睛緊緊地望著他。劉熾小聲叫道:“強哥!”阿強木然地點了點頭:“來了?快坐吧!桌上有煙,給我也來一支。”劉熾忙給阿強上了支煙,并點上了火。

    “強哥,對不起!”劉熾開口就是對不起,阿強淡淡地說道:“行了,這事不怨你,是你強哥點兒背!”劉熾也抽了兩口煙:“我剛才聽小寶說這桌球室不開了?”阿強看了他一眼:“還怎么開啊?這兒來玩的都是街坊,再就是你們學校的學生,知道小花死在這兒了,誰他媽還敢來玩?別說他們,就是我和小寶、如輝哥仨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是提心吊膽的!”

    劉熾心里的負疚就更是強烈了:“那強哥有什么打算啊?”阿強皺起了眉頭:“要是強哥一個人倒也就算了,怎么活都成,可是不還有他們哥倆嗎?我也頭痛啊,原本是想換個堂子,可是鋒哥卻說要收回這些家伙什,這些東西原本也是鋒哥給我們的,我們按月給錢也就是了,可是鋒哥現在要收回去,就斷了兄弟們的生計。”

    “鋒哥怎么能這樣呢?”劉熾有些不忿地說道,阿強苦笑了一下:“這個不能怪鋒哥,是我自己把事情弄成這樣的。”

    劉熾的心里有些苦澀,看著阿強沮喪的樣子,他覺得阿強他們淪落到這個地步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強哥,我手上還有些錢,是過年時自己偷偷藏下的壓歲錢,錢不多,幾千塊吧,你先應付一下,先找個地方住下,然后我再找我老頭子想想辦法,看他那兒能不能給哥幾個謀份工作。”

    阿強的眼里有些感動,其實和劉熾之間的交情遠沒有那么深,緣于桌球室而已,今天叫阿強來他原本也想在這小子身上敲他一筆的,他知道劉熾是學生也不可能有多少錢,原本他想能夠弄個千兒八百的湊合著過幾天就是了,沒想到劉熾竟然會這樣提出來,他一下子反而覺得自己小人了:“劉熾,我,唉,哥不知道應該怎么謝你!”

    劉熾苦笑了一下:“哥,你這可是打我臉,要不是我,你們也不會這樣。”聽劉熾這么說,阿強咬起了牙齒:“媽的,老子咽不下這口氣,這他媽是誰在背后搗鬼,千萬別讓我查出來,否則我砍死他!”

    劉熾也郁悶無比:“強哥,你說這一本冊子怎么就真把人給殺了,有這么邪嗎?”阿強點了點頭:“嗯,我也不信這個邪,對了,你能夠再弄一本那冊子嗎?到時候我們幾兄弟一起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劉熾沒想到阿強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他大吃一驚:“強哥,你難道就不怕……”

    阿強瞪了他一眼:“怕個屁,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雖然我也不喜歡李小花,可是在我的眼皮底下殺我的女人也太沒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你就說吧,這忙你幫還是不幫?”劉熾一臉的苦澀:“強哥,我現在去哪給你弄冊子去啊?學校里的那些冊子都被警察給收干凈了!”

    阿強皺起了眉頭:“收了不還會有新的出現嗎?你留心著就是,你要是害怕,到時候把冊子給我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就別管了!”劉熾聽阿強這么說:“這哪行,事情原本就是我惹的,我怎么能夠躲在一邊呢!”

    他象是下了決心一般咬了咬牙:“好,既然強哥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劉熾也不會含糊,干了!對了,我先去取錢,你們湊合著對付幾天再說,后面我再想辦法。”阿強笑道:“好的,謝了兄弟!”

    中午放學的時候景妍和岳玲一道離開的教室,從離開教室到校門口,她們一直都沒有說話。最后是景妍忍不住了:“你找我什么事?”岳玲推著自行車:“劉熾找你干嘛?”景妍停下了腳步:“你都看見了?”

    岳玲點了點頭,景妍嘆了口氣:“我不是第二次拿到了那本冊子嗎……”接著她就把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岳玲雖然也知道李小花的死與景妍第二次收到的那本冊子有關,但她卻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么多的故事:“這么說他是因為把警察領去你家的事情道歉來的?”

    景妍“嗯”了一聲:“他還說,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他會幫我解決!”岳玲冷笑道:“他解決?他拿什么解決?他不過是想找個機會接近你罷了,你就沒看出來,他好象對你有點意思!”景妍的臉上微微一紅。

    “景妍,那天我的脾氣不好,對不起!”岳玲竟然主動開口道歉,這讓景妍很是感到意外,她望著岳玲看了半天:“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岳玲讓景妍一語說中心事也有些不好意思:“是這樣的,我希望如果你再收到那本冊子的話,能夠把它交給我!”

    “為什么?”景妍很是不解,岳玲可是親歷了唐蓉的事情的,她不害怕嗎?竟然還敢要這冊子。岳玲淡淡地說道:“這你就不用管了,我有用處!”景妍輕聲問道:“你不會還想私下調查吧?”正說著,景妍的手機響了,是劉熾打來的,她接聽了一下,電話里劉熾居然提出了和岳玲一樣的要求,她有些糊涂了,她不知道劉熾和岳玲都怎么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