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自殺手冊 第五十一章 夏雪的發現

    自從夏松出事了以后,夏雪象是變了一個人,昔日驕傲的公主一下變成了冰美人。她把自我封閉了起來,在學校不再理睬任何人,包括她的兩個密友,回到家時,她甚至也很少和父母親說話,都是夏子衍、吳娟問她什么,她就說什么。

    這讓夏子衍夫婦很是擔心,夏松的死原本就已經給他們不小的打擊,如果女兒再出什么事,他們真不知道這日子還怎么過下去。

    夏松的尸體已經火化安葬了,夏家很是低調地處理了這件事情,一來兒子自殺不是什么體面的事情,二來他們也不希望那些送葬的場面勾起更多的傷心。

    夏子衍和吳娟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兩個人坐在客廳里,沒有說話,少了夏松的家,感覺冷清了很多。

    終于,吳娟抬起了頭:“老夏,幾點了?”夏子衍看了看表:“快七點了。”吳娟站了起來:“我去做飯,對了,你打個電話問下夏雪,怎么還沒回來。”夏子衍打通了夏雪的手機,響了兩聲鈴就被掛斷了,夏子衍皺起了眉頭:“這孩子,怎么掛我的電話啊?”

    夏子衍又打了過去,這次關機了。

    他走到廚房門口:“這孩子,剛才掛我電話,現在竟然把手機給關了。”吳娟正在洗菜,聽了他的話動作一下子僵住了:“老夏,要不你去找找她吧,以往這個時候她早就回來了,這孩子可千萬不能再有什么事啊!”吳娟很是緊張。

    夏子衍點了點頭:“嗯,我這就去。”雖然他覺得夏雪不可能會出什么事,可是他知道經歷了夏松的事情以后,妻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經很差了,就好象是驚弓之鳥,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她覺得不安。

    夏雪此刻正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個建筑工地對面的小超市里,她的目光卻透過超市的玻璃窗牢牢地盯住了工地的大門。她今天發現了一個秘密,她發現梁瑛竟然偷偷地往一個同學的書包里塞了一樣東西,等梁瑛離開以后她把東西取了出來,竟然就是那本她永遠都無法忘記的小冊子。

    被梁瑛放冊子的那個同學也是個女生,那女生和夏雪一樣,經常與梁瑛有口角。就在上次,因為劉麗梅,她們還把梁瑛狠狠地貶了一頓。梁瑛的學習成績在班上是前幾名,可是用夏雪她們的話來說,她的丑也足以排在全校的前列。

    梁瑛和杜小君是一類人,外表上都有著極大的缺陷,只是她的丑是天生的,她是先天畸形兒,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奇跡了。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吧,她比任何人更懂得珍惜生命,她很要強,很努力,她努力想以最好的成績來彌補外表上的缺憾。只是越是這樣,她越是受到同學們的冷眼,特別是女生,在班上她幾乎是完全被孤立的。

    夏雪發現了這個秘密,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相信自己拿到的那本冊子一定也是梁瑛干的,在她的心里,梁瑛此刻已經是殺害她哥哥的兇手,她要報復,要為自己的哥哥報仇。

    原本她是想讓姚娜和劉麗梅幫她的,可是她又害怕會不會給她們帶來麻煩,萬一她們出了什么事,她的罪過就更深了。她也想過是不是把這個發現告訴警察,轉念一想,憑梁瑛放一本冊子,你能定她的罪么?警察一樣拿她沒有什么辦法,反而會驚動了她。

    最后夏雪才決定自己來解決這件事情。

    夏雪對梁瑛還是有些了解的,她知道梁瑛為什么會到工地來,梁瑛的父親就是這個工地承建方的負責人,某建筑公司的小老板,她到這兒來應該是來找她父親的。

    夏雪看了看表,已經快七點半了,剛才夏子衍給她打電話,這個點了自己還不回家他們一定會急壞了,她在心里想,再等半小時,如果梁瑛不出來她就回家,明天再說。

    就在她準備回去的時候看到梁瑛竟然從工地里出來了,她忙離開超市,跟在了梁瑛的后面,她不敢跟太近,害怕被梁瑛發現,她要看看梁瑛會去哪兒。

    大概半小時后,夏雪跟著梁瑛到了振興商場,奇怪的是梁瑛并沒有進商場,而是進向了消防通道。夏雪皺起了眉頭,她不知道梁瑛要做什么。梁瑛順著樓梯上去,夏雪忙加快了腳步,可是她才走進安全通道,就感覺到頭部被狠狠地打擊一下,接著便暈倒過去。

    已經是九點多鐘了,吳娟望著桌子上已經涼了的飯菜,再次撥通了夏子衍的電話:“老夏,還沒找到她嗎?”夏子衍在電話里說道:“你別著急,雪兒一定不會有事的,我現在正趕去姚娜家。”吳娟的心揪到了一起:“老夏,要不我們報警吧,啊!”

    夏子衍苦笑了一下:“沒到二十四小時,報警警察也不會管的,沒事,我再找找,你先吃飯吧!”吳娟嘆了口氣:“我怎么吃得下啊!”

    掛了電話,吳娟感覺到心慌煩躁,她突然想到了那晚來家里的那個警察曾經留給他們一個電話,好象那警察還是上什么隊長,她找出了東方曉留下的那張紙條,照著號碼打了過去。

    “喂,你是東方警官嗎?我是吳娟,夏松的母親。”吳娟有些激動,聲音也有些顫抖。東方曉剛到家,才端起飯碗:“吳大姐,你好,有什么事嗎?”吳娟說道:“東方警官,我女兒,我女兒失蹤了!”

    東方曉心里一驚:“你是說夏雪?什么時候的事情?”他聽到吳娟抽泣的聲音:“吳大姐,你先別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地告訴我。”

    吳娟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每天雪兒都是五點四十放學,六點左右也就到家了,可是今天到現在她都還沒有回來。”東方曉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也就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吳大姐,或許她是和同學去哪玩去了,又或者去哪個同學家了,我想她應該會回家的吧。”

    “不,東方警官,你不知道,自從她哥哥出事以后,她的性格就完全變了,別說是和同學,朋友了,就是在家里她也不言不語,這個時候她不可能和同學去玩的。老夏已經出去找了,之前老夏打過她的電話,被掛斷了,再打過去的時候手機已經關機了,東方警官,我的心里很不踏實,我感覺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東方警官……”

    東方曉皺起了眉頭,如果象吳娟說的這樣,夏雪還真有可能是出事了,他放下了碗,對妻子交代了兩句就風風火火地出門了。

    “老許,在吃飯嗎?估計這飯你也吃不成了,馬上叫上幾個人,我們去找人。”東方曉拉上了許大軍,許大軍聽說夏雪可能出事的事情,他也趕緊地動了起來。

    接著東方曉又和夏子衍取得了聯系,得知夏子衍已經向夏雪幾個要好的同學打聽了,夏雪一放學就離開了學校并沒有和她們一起,東方曉的心里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夏雪搞不好還真的出事了。

    許大軍帶了一隊人去打聽夏雪的下落,東方曉直接去了夏家,他在電話里和夏子衍說好了在他們家里碰頭。

    見東方曉到來,吳娟一把拉住了他,哭著說道:“東方警官,你們一定要幫我們找到雪兒啊,她不能再有什么事,不然我真的就不想活了。”看著吳娟這個樣子,東方曉的心里也很難受,喪子之痛還沒有平復,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夏子衍扶著吳娟:“娟子,先讓東方警官坐下,坐下說話吧。”

    吳娟這才發現自己的失態,放開了東方曉:“東方警官,請坐,我給你泡茶。”東方曉坐下后,夏子衍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我們是造了什么孽,先是小松,現在又是雪兒,我和娟子也沒有做過什么壞事啊,為什么要遭到這樣的報應啊!”

    夏子衍的眼淚也奪眶而出。

    東方曉拍了拍夏子衍的胳膊:“夏大哥。”他又看了一眼吳娟:“吳大姐,你們都先別著急,我們的人已經在幫著尋找夏雪了,我想我們一定能夠找到她的。對了,夏雪今天離開家的時候有沒有什么反常的表現?”

    夏子衍看了看吳娟,吳娟也看了他一眼,然后兩人都搖了搖頭,吳娟說道:“沒有,不過從小松死了以后,雪兒的情緒就一直都很低落。”東方曉知道夏雪的心里一定很是自責,雖然她曾經請求東方曉別把她帶回冊子害死夏松的事情告訴她的父母,可是她卻逃不過自己內心的責備。

    東方曉嘆了口氣,夏子衍說道:“她有兩個很要好的朋友,一個叫姚娜,一個叫劉麗梅,可是她們兩個都說自從小松死后,她甚至都沒有理睬過她們,不管她們怎么勸她,安慰她,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東方隊長,我真害怕她的心理上會不會落下什么毛病。”

    吳娟說道:“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雪兒,一定要把她找回來,不能讓她再受到任何的傷害,東方警官,求求你們了!”

    東方曉忙說道:“吳大姐,你可千萬別這樣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這樣吧,大致的情況我也了解了,我就先走了,有什么消息我會及時和你們聯系。”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