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自殺手冊 第九十二章 試探

    東方曉和林川推門進來,朱毅的臉上又掛上了平時習慣性的微笑,他望著林川,很親切地問道:“小林,你沒傷著吧?”林川苦笑著搖了搖頭:“好在我反應快,不然還真是不好說。”東方曉嘆了口氣:“那是輛無牌車,車倒是找到了,查了發動機號的登記記錄,不是新州的車,估計是輛外地的失車或者走私車。”

    舒逸問道:“人一定是跑掉了吧?”東方曉點了點頭:“不過倒是有目擊者說是開車的人是個男性,大約三十多歲的樣子,身高大約一米七五左右,不過目擊者也沒有看清楚那人的長相,甚至連衣著也沒能夠很清晰地描述!”

    舒逸皺起了眉頭:“僅僅憑這些想要找到人那無異于大海撈針,看來想要找到肇事者幾乎是不可能的了。”朱毅招呼他們坐下,然后對林川說道:“小林啊,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不然人家怎么會這么想要置你于死地啊?”林川一臉的苦澀:“我怎么可能得罪人啊,我這人膽子向來都很小的,如果說真得罪了誰,那就是前兩天和燕妮絆了兩句嘴。”

    說到這兒他嘿嘿一笑:“開玩笑,開玩笑,燕妮是我女朋友,我們之間絆兩句嘴很正常,她怎么可能會這樣對我。”說著他臉色一正:“我倒認為多半是和我們調查的這個案子有關系!”

    他這樣一說,舒逸看了朱毅一眼,而朱毅卻是一臉的平靜。

    朱毅微微點了點頭:“這也很有可能,我們的對手可是手段殘忍,窮兇極惡的人,小林啊,這以后一個人外出還是得小心些。”

    林川“嗯”了一聲:“讓大家擔心了,怪不好意思的。”朱毅笑道:“哪里的話,我們大家是同志,是戰友,相互關心是應該的,看來你也受了不小的驚嚇啊,東方,這樣吧,為了確保小林的安全,你看是不是能夠從隊里抽調一名同志,專門負責小林的安全。”

    林川聽到朱毅這話,吃了一驚,連忙擺了擺手:“使不得,萬萬使不得,現在是破案的關鍵時刻,大家都有事兒要忙,而我就象是個閑人,怎么能夠因為我而拖大家的呢!朱先生,這個我可不接受,今天回單位我可是已經被王主任狠狠地批評了一頓,他都說了,我進專案組簡直就是那什么占了糜不拉屎,現在再讓專人來負責我的安全,那我這臉真沒地方放了!”

    東方曉瞪大了眼睛:“你們那主任怎么說話的?哦,依他那說法我們專案組竟然就成了糜了?”舒逸這時候也才回過味來,無奈地笑了笑,朱毅說道:“就是,這個老王頭,有時間一定要找他理論理論的!”林川不解地問道:“朱先生知道我們王主任?”朱毅說道:“認識,不過不是很熟悉,幾面之緣罷了!”

    鎮南方、于倩和小盛、許大軍他們也都趕過來了,原本因為林川的事情大家的心情多少都有辛重,不曾想東方曉的那句調侃讓大家都笑了起來,氣氛一下子輕松了不少。

    林川有些不好意思:“你們看,就因為我,大家放下手里的事情都來了,我正事沒幫著,凈添亂了!”于倩淡淡地說道:“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沒有太多的事情,朱老師,我正想和您說一聲,目前專案組這邊我也幫不上什么忙,要不我就先回去了,診所那邊已經壓了好多事了!”

    朱毅知道于倩的心結已經打開了,確實讓她留在專案組也幫不上什么忙,朱毅點了點頭:“嗯,這樣也好,不能耽誤了你的事業,不過你自己小心一點,畢竟你在專案組呆過,今天小林就出了事,你可要學會保護自己!”于倩應了一聲,然后和大家告別就離開了。

    林川嘆了口氣:“其實有時候我蠻羨慕于醫生的,自己為自己打工,來去自由!”朱毅瞇起眼睛微微笑道:“怎么?小林你也想早點離開專案組么?”林川讓朱毅這一問,神情很是尷尬:“嘿嘿,怎么會呢,這可是我的工作,只是我總覺得在專案組里很難找到我自己的位置。”

    朱毅大手一擺:“你想多了,其實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替你們單位及時地了解案情的進展,特別是相對于你們工作那一塊的突破就行了,具體的工作他們會去做的。要照你這么說,我朱毅天天不也是躲在房間里抽煙喝茶看電視,更是沒有什么貢獻,你最少還能夠跟著跑跑腿嘛!”

    林川急忙說道:“先生可不能這么說,您是勞心的人,俗話說,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您是總指揮,雖然足不出戶,可是正因為您的運籌帷幄,我們才可能決勝千里!”朱毅笑了,目光從眾人的臉上劃過,右手食指指著林川:“你們看看,這坐機關確實長本事,拍馬的功夫可不是蓋的,舒逸、東方,你們就慚愧吧!”

    大家都笑了,林川也跟著笑了起來。

    笑過之后,朱毅正色道:“既然大家都在,我們就趁著這個機會開個小會吧!”全部的人都坐了下來,朱毅掏出煙來散了一圈,這幫子人全都是煙鬼,朱毅一邊點著煙一邊說道:“今天小林遇到的事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在這里我要強調的是安全意識,現在看來我們的對手已經意識到我們對他們產生的威脅了,所以他們開始針對我們專案組的人員進行報復!”

    “當然,也可以說是威脅,或者挑釁!”朱毅說的這些跟他和舒逸說的是兩碼事,舒逸在心里暗嘆,朱毅也是一個演技派,如果自己是林川的話也一定會被朱毅的表演所迷惑。無間道,這是他們這個職業所必須遭遇,必須面對的,或許今天某人還是你的隊友,戰友,而明天你卻發現從頭到尾他原本都只是你的敵人!

    “今天他們針對的是小林,可明天或許就會針對小盛,又或者南方、東方、大軍,所以我希望你們在辦案的過程中同時也要高度的警惕,必須要高度重視安全問題,要學會保護自己,只有保全自己,你們才會機會去在戰斗中消滅敵人!”

    朱毅說到這兒,望了舒逸一眼:“我聽說你在九處也是經常這樣對下面的人說的?”舒逸點了點頭:“是的,我不鼓勵我們的人在不是十分必要的時候去逞英雄,去犧牲,犧牲必須有意義,我告訴他們,他們是存在的目的是消滅敵人,而不是讓他們去和敵人拼命!”

    朱毅用力地點了點頭:“東方,你們也一樣,你和大軍,你們手底下的每一個警察他們的生命都是寶貴的,不要輕言犧牲,如果真正到了必須犧牲的時候,那么我希望不管是誰,他的犧牲都必須是有價值的。今天這個短會其實我只想說一件事情,那就是保重自己,小林,這里面只有你沒有經過特殊的訓練,所以安全對于你來說就尤為重要,既然你不愿意專門為你配備一個保衛人員,那么你自己就更要多加小心!”

    林川好象也被朱毅他們的情緒所感染,他用力地點了點頭:“先生請放心,雖然我不是軍警出身,可我總是年輕人,而且在學校的時候我可是運動健將呢,以我的身體素質,一般的人想要對付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朱毅這才笑了:“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姑且先把心放在肚皮里,行,就這樣吧,散會,知道你們的時間緊,任何重,該干嘛干嘛去!”人都走了,只有舒逸留了下來。朱毅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沒事了?”舒逸苦笑了一下:“算是沒事吧。”

    朱毅示意他去把門關上,舒逸關好了門,朱毅說道:“是不是有什么話想說?”舒逸點了點頭:“我知道老師今天演這一出是想穩住林川,可是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倆知道,對于林川我們就不采取什么措施嗎?至少我認為從現在起我們就應該把他的一舉一動全都監控起來,否則這不就是放羊嗎?”

    朱毅冷笑一聲:“如果林川真是我們的對手,你覺得他會是個笨蛋嗎?他在演戲希望我們相信的同時,一定也會想到我們或許也會懷疑,你以為就我剛才那兩下子他真就會完全相信?你錯了!我這場戲是對他的試探,可你覺得他對我們就不存在試探了嗎?這樣的試探是相互的,此刻我們還真的只有放羊,只有這樣他才會相信我們根本沒有懷疑到他,他也只有在確定自己安全的時候才有可能在我們的面前邁出下一步!”

    朱毅說到這兒嘆了口氣:“之前我也想過是不是讓你去盯著他,以你的身手他應該是察覺不出你的存在的,可是我想到了小惠的事情,你想想,小惠的身手不弱吧,如果當時杜小君身邊真有其他的人盯著,以小惠的能耐會發現不了嗎?怎么就著了人家的道兒?”

    舒逸楞住了,他確實沒有想過這點,細想果然是這么回事。

    朱毅說道:“后來我就想,既然對方精于腦電波控制,那么有沒有可能他們能夠通過對腦電波頻率的掃射來發現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就這個問題我還咨詢了小童,他告訴我理論上是肯定行得通的,甚至在知道某些人特定的腦電波頻率的情況下很輕松地就能夠區分出是誰來!”舒逸這下驚得嘴都張大了,如果是這樣,那么小惠真的輸得不冤!: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