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自殺手冊 第六十二章 梁瑛失蹤

    梁華林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不知道為什么這個下午他總是感覺心神不寧,仿佛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似的。走累了,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靠著沙發靠背,雙手伸在靠背的兩側。

    “咚咚”有人敲門,梁華林叫了一聲:“進來!”進來的人竟然是楚原,梁華林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坐下吧!”楚原坐下后一雙眼睛望著自己的這個老板,也是他女朋友的父親。

    楚原的心里有些忐忑,他不知道梁華林把自己叫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梁華林沒有看他,而是望著天花板:“楚原,你老實告訴我梁瑛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煩?”楚原搖了搖頭:“沒有。”梁華林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沒有?你別告訴我夏雪的事情真的與她無關吧?”

    楚原的心里一緊,他沒想到梁華林會突然提到夏雪的事情,楚原微笑著說道:“梁總,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梁華林的臉色陰沉下來:“你最好給我說老實話,不然真有什么事情到時候再讓我來給你們善后可就晚了!”

    楚原的臉輕輕抽搐了一下,不過他還是堅持地說道:“我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瑛子,她和夏雪的事情一定沒有任何的關系。”

    見楚原這么說,梁華林才松了口氣,自從那天從警察局回來他就覺得這件事情很是蹊蹺,他也懷疑夏雪的事情是不是梁瑛干的,梁瑛和楚原走得近,應該知道些什么,他看得出梁瑛對于楚原還是蠻有意思的,有什么事情應該不會瞞著楚原所以他才會把楚原叫來想問個清楚。

    他甚至在心里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就算是梁瑛真的做了什么錯事,他梁華林來背,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梁瑛受到一點的傷害。

    “楚原啊,你和梁瑛的事情我都知道,可以說很早就知道了,可我沒有說什么,知道為什么嗎?”梁華林扔了支煙給楚原,楚原把煙放在了茶幾上:“梁總,我不抽煙。”梁華森點了點頭:“不抽煙好。”

    楚原并沒有回答梁華林的問題,他知道梁華林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與其說是答案,倒不如說是對他的要求。楚原靜靜地坐在那兒,看著梁華林。

    “作為一個父親來說,我希望瑛子幸福,開心!其實我知道和瑛子在一起很委屈你,不管怎么說,你各方面的條件也還不錯,瑛子配不上你。”梁華林點上煙,楚原忙說道:“我不這么認為,我覺得是我配不上瑛子,無論是學識還是家世。”

    梁華林擺了擺手:“甭和我提家世,是的,我是掙了些錢,可是我知道錢不能夠讓瑛子幸福,否則事情就簡單多了。楚原,我不管你和瑛子在一起是什么目的,哪怕是為了錢我也不在乎,但有一點,你不許傷害她,不然的話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楚原“嗯”了一聲,梁華林說道:“以后你就跟著我吧,工地的活你不用做了,你就給我照顧好瑛子。”

    下午放學的時候梁瑛被夏雪給攔住了,梁瑛冷冷地望著夏雪:“你想干嘛?”夏雪淡淡地說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梁瑛,我告訴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梁瑛冷笑一聲:“我都不明白你在說什么,請你讓開!”

    姚娜輕輕拉了拉夏雪的胳膊:“夏雪,算了!”夏雪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對梁瑛怎么樣,她哼了一聲,然后讓開了路:“梁瑛,害人終害己,遲早要遭到報應的!”梁瑛沒有說話,低著頭從夏雪的身邊擦肩而過。

    望著梁瑛的背影,姚娜輕聲問道:“真是她干的嗎?”夏雪瞪了姚娜一眼:“你不相信我嗎?”姚娜搖了搖頭,挽住了夏雪:“不是,我在想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警察不是也找過她嗎?真要是她做的警察能讓她回來嗎?”夏雪瞇縫著眼睛:“狐貍再狡猾也一定會露出尾巴的!”

    梁瑛出了校門,攔了一部出租車。

    “去哪?”司機輕聲問道。梁瑛想了想:“去向山巷。”

    車子開動了,梁瑛的臉上很是落寞,一雙眼睛空洞地望著車窗外面,手里握著手機,她在手機上摁出了一串號碼,可是卻沒有發送撥號,她正在猶豫著是不是應該打出這個電話。最后她還是摁了撥號鍵,不一會,電話通了:“我要見你,我不管,我現在已經在去向山巷的路上了,我會在那兒等你,如果你不來,我會把那件事情告訴警察,你自己看著辦吧!”

    掛了電話,梁瑛長長地出了口氣。

    望著梁華林的車子離開工地,楚原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梁華林的態度讓他很是開心,現在他終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梁瑛在一起了,他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梁瑛。可是他打了梁瑛好幾個電話,都被掛斷了,楚原的笑臉一下子就消失了,他皺起了眉頭,梁瑛到底怎么了?

    大約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東方曉接到了梁華林的電話,東方曉感覺到梁華林的情緒很不穩定,說話的聲音帶著顫抖,好象有些焦急:“東方隊長,梁瑛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我們很擔心,怕她出什么事。”

    東方曉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照理說如果是別的人,那么失蹤時間少于二十四小時他們是不會理睬的,畢竟梁瑛是成年人了。可是梁瑛的情況卻不一樣,她涉及到夏雪的劫持案,甚至很可能涉及到這起特殊的謀殺案,梁瑛的失蹤很可能意味著她出事了。

    “梁先生,你先別著急,慢慢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東方曉輕聲說道。

    梁華林告訴他從下午他的心里就很是不安,總是感覺會有什么事情發生,他還把和楚原的談話也告訴了東方曉,梁瑛放學以后沒有回家原本他認為很可能是和楚原則一起,可是吃過晚飯他給楚原打了個電話才知道楚原也沒能夠聯系上梁瑛,楚原還以為梁瑛回家了。

    電話是打得通的,可就是沒有人接。

    東方曉又安慰了梁華林幾句,然后告訴梁華林他馬上安排人幫著尋找,才掛了電話。

    東方曉第一個懷疑的對象是夏雪,因為對于梁瑛,夏雪的心里是藏著仇恨的,一來是夏雪自己被劫持的事情,二來是夏松的死,夏雪很可能都個歸咎于梁瑛,那么她做出什么過激的行為來也是很有可能的。

    東方曉打電話安排人從學校方面著手尋找梁瑛的下落,自己領著一個女警察就趕去了夏雪的家里。

    夏子衍見到東方曉的時候有些吃驚:“是不是夏松的案子有了什么進展?”東方曉搖了搖頭:“夏先生,我想找夏雪了解點情況!”一聽東方曉找的還是夏雪:“東方隊長,難道是小雪的綁架案有線索了?”東方曉沒有說話,夏子衍從東方曉的臉上看出了些端倪:“東方隊長,你快讓我急死了,你告訴我是不是小雪又出了什么事?”

    東方曉有些不耐煩了:“不是,只是想問些關于梁瑛的事情。”

    吳娟沉著臉:“小雪已經睡下了,如果不是什么急事就請回吧。”女警察皺起了眉頭:“什么態度啊?”吳娟仿佛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放著壞人不去抓,整天來騷擾我們家小雪做什么?”女警察還想說什么,東方曉攔住了她:“夏先生,吳女士,我們接到報案,說是梁瑛失蹤了,我們想向夏雪了解一下情況。”

    夏子衍聽了心里一驚:“梁瑛失蹤了?你們不會認為這事兒和我們家小雪有關系吧?”東方曉苦笑了一下:“你們誤會了,我們不只是找小雪了解情況,他們班上的同學還有老師我們都會一一去了解的,所以還希望你們能夠配合,我這也是例行公事,之所以我親自來你們家也是因為大家彼此都認識,也好說話些。”

    聽到是這樣個情況,夏子衍對吳娟說道:“去,把小雪叫出來吧!”吳娟雖然還是有些不情愿,可還是去把夏雪叫了出來。夏雪其實并沒有睡著,只是她并不知道警察大晚上會來找她,正躺在床上戴著耳機聽歌呢。

    “什么?她失蹤了?”聽到梁瑛失蹤的消息,夏雪好象很是震驚,隨即她又笑了:“這是好事啊,我早就說過,壞事做多了會遭到報應的,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夏子衍瞪了夏雪一眼:“小雪,好好和警官說話。”

    東方曉這才輕聲問道:“放學的時候你有見過她嗎?”夏雪點了點頭:“放學的時候我把她攔了下來……”接著她把放學時和梁瑛之間發生的那一幕說了出來,女警察冷笑道:“你是說在放學的時候你和她發生了口角?”

    夏雪聳了聳肩膀:“我想應該不算口角吧,只是我說了她幾句,她并沒有搭腔,她做了虧心事兒又怎么敢搭腔呢。”東方曉淡淡地問道:“之后呢?你們是不是一起離開的學校?”夏雪回答道:“沒有,我和姚娜是從學校的后門離開的,她走的正門。”

    “你們為什么要從后門離開?”女警察冷冷地望著夏雪,夏雪很不舒服女警察的這眼神:“你別這樣看著我,她的失蹤關我屁事啊?從后門離開有什么問題嗎?后門比前門好打車,這個理由充分吧?”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