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異聞之復仇者 第七十六章 麻煩來了

    楊秀云的目光望向了剛才請她幫忙拍照的年輕男子,年輕男子此刻正在和一個外國女子搭訕,接著他同樣是遞出相機,應該也是請人家給他拍照吧。(⊥)只是那外國女子對他好象也挺有意思,兩人說說笑笑仿佛一下子就成了老熟人一般。

    楊秀云苦笑著搖了搖頭,這種男人他見得多了,游戲人生,對他們而言女人是他們永遠的追求。

    “想什么呢?”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楊秀云轉過身去,楞了一下:“巫先生,你怎么也在這艘船上?”楊秀云的心里很是疑惑,巫良友可是香江有名的大作家,同時也是香江很多豪門的座上賓。以他的身份想要環島一游根本不用湊這樣的熱鬧,只要和豪門富戶說一聲借艘游艇都沒問題的,說不好還會有大富翁親自做陪。

    她曾經給巫良友做過兩次專訪,兩人也算是熟悉。

    巫良友四十歲的樣子,個頭不算高,一米七左右,微微有孝福,銀灰色的西裝很是得體,一副銀邊眼鏡彰顯了他的儒雅風范。

    “瞧楊小姐說的,我怎么就不能在這船上?偷得浮生半日閑,享受一下香江的美麗夜色有何不可啊?”巫良友為人很是和善,他這么一說楊秀去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巫先生如果想游香江,我想一定很多人爭著陪同。”

    巫良友笑了:“看來楊小姐也不能免俗啊,我承認我有一些有錢的朋友,可是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朋友相交如君子,平淡如水才是最真的,生活是自己的,最好還是能夠腳踏實地。再說了,這樣也沒有什么不好,我本身就是個普通人,我也很享受和他們一樣的感覺。倒是楊小姐,你向來都很忙的,今晚怎么有空上船游玩啊?不會是有什么采訪任務吧?”

    楊秀云也笑了笑:“我也是個普通人,對了,巫夫人和公子沒有陪你一起來嗎?”

    巫良友搖了搖頭:“每個人都需要一些獨處的機會,那樣你能夠冷靜地去思考很多問題,人生是需要不斷地反思,不斷地總結的。”巫良友說話滿是哲理,楊秀云并不喜歡這樣的談話,因為她對巫良友多少還是有些了解,他并不象自己標榜的那樣,淡泊,清高。一個游走于豪門的文人,是不可能有傲骨可言的。

    她知道巫良友上前為邵老作傳記,可是得到一筆不菲的報酬,幾乎足夠他買一棟豪宅了。當然,這是人家的本事,楊秀云也不會眼熱。

    她淡淡地說道:“我沒想過那么多,一時興起就上了船。”

    巫良友見楊秀云的談興不高,又隨意說了兩句套話就離開了。

    望著巫良友的背影,楊秀云皺起了眉頭,巫良友為什么會在船上出現,他是和誰一起來的還是單獨一個人,楊秀云突然感覺有些意思。

    今晚這條船上的人雖然不是太多,卻也不少,可巫良友卻是最不應該出現的。她可不相信巫良友說的那些,楊秀云是個聰明絕頂的女人,她隱隱感覺巫良友的出現不是個偶然,甚至他主動找自己搭話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楊秀云掏出手機,象是無聊了隨意地擺弄著。

    她卻發現手機竟然沒有信號了。

    這不是一個好現象,按理說這是香江海域,不是公海,離岸也近,不可能收不到香江的通訊信號,除非人為地將信號給屏蔽了。

    車銳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也就是說想要和岸上聯系靠移動電話是不可能的,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用船上的通訊設備,只是不到萬不得已他根本就不會做這樣的打算。再說他可還有一隊的精英在這兒,其中有一個就是無線通訊的專家,這點小事情應該也難不住他。

    楊秀云看到一個年輕人走到車銳的面前。

    “是安先生吧?”

    車銳點了點頭:“我是安波,請問你是?”

    “我只是替人傳話的,貴賓房有個賭局,我們老板希望安先生能夠一起玩玩!”年輕人的語氣很是平淡,車銳皺起了眉頭:“對不起,我不喜歡賭,恐怕陪不了你們老板了。”

    年輕人卻說道:“我們老板說了,安先生一定會對賭注感興趣,因為你們留下來的目的也是為了它。”

    車銳其實早就知道這個年輕人找上自己的目的了,他這樣說只是把戲做得像一些。

    聽他這么說,車銳點了點頭:“好吧,我還有個同伴,我叫他一聲,你把房間號告訴我,一會就來。”

    年輕人笑了:“你是說黃先生吧?我們老板說你才是能夠做主的,同伴就不必帶了。”

    車銳皺起了眉頭,對方竟然不讓帶同伴,這葫蘆里又賣了什么藥?

    車銳淡淡地說道:“帶路吧。”

    貴賓房里除了上次見過的那個中年人和他身后的兩個年輕人以外,還有四個人,這四個人從表情來看應該和車銳一樣被“請”到這兒來的,其中有一個還是女人,看樣子應該是印尼來的。

    另外三個一個是阿拉伯人,另外兩個車銳也看不出來他們到底是哪的人,華夏,日本,韓國還是其他哪個國家?畢竟亞洲幾個國家的人長相都差不多。

    “安先生,請坐!”那中年人臉上帶著微笑,車銳坐了下來,他發現那四個人看他的眼神很不友好。車銳坐了下來,自顧地掏出一支煙,中年人身后的一個年輕人想要說什么,中年人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管。

    “人到齊了,你現在可以說了吧!”和車銳坐一邊的那兩個男子中的一個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雖然他說的是華夏語,可是很生澀,從他的發音來看,應該是日本人。

    中年人淡淡地說道:“如果你著急,現在就可以走了。”

    那人不說話了,不過臉上卻很是不忿。

    車銳也不著急,反正現在有的是時間。

    大約十分鐘以后,一個性感的黑人女人走了進來,女人穿了一身紅色的裙子,披了一件風衣,黑絲襪,紅色高跟鞋,很是成熟干練的樣子,她接著車銳坐了下來,車銳聞到淡淡的cd香水的味道。

    中年人這才示意手下關上了房間門,然后雙手扶住桌子站了起來:“諸位,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唐禮,你們也可以叫我唐先生,唐教授或者唐博士!我知道在坐的諸位都是貴國生物科技領域的佼佼者,長期從事生命工程的研究,松本先生,如果我沒記錯,你的祖父松本太郎就曾經是侵華日軍731部隊的首席技師吧?”

    松本的臉上一紅:“什么侵華?那是大東亞圣戰!”

    唐禮瞇起了眼睛,緊緊地瞪著松本,松本被他看得心里很是緊張,不由得低下了頭。

    車銳咬著牙,對于松本這樣的君國主義者,他恨不得狠狠地揍一頓。

    “松本,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嗎?”唐禮冷冷地說道。

    松本的聲音有些顫抖:“你想干嘛,我是你們的顧客,是你們的上帝。”

    唐禮笑了,只是那笑有些猙獰,也有兄怖:“我去你媽的上帝!”唐禮突然掏了一把槍對著松本就是兩槍,松本立馬就尸體化了。

    就連車銳也沒想到唐禮會對松本下手,而且出手就要了松本的命。不過這讓車銳對他有些好感,至少他不是一個為了錢而把民族尊嚴扔到一邊的人。

    唐禮輕聲說道:“你們放心,這件事情不會連累到你們,這個房間是隔音的,他的尸體我們會扔進海里喂魚,對于這樣的人,死也不足惜。”

    他的目光望向車銳,車銳沒有說話。而剩下的另一個貌似買家的男子就乖多了,賠著笑道:“唐先生說得是,他該死,確實該死!”這人一口的標準的普通話,車銳抬眼看了他一眼。

    車銳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莫非是華夏的?

    那個松本漳雖然車銳并不認識,可是這個名字他是知道的,他也是出席這次峰會,代表的是日本的一家株式會社,是搞生物制藥的,而那個株式會社也帶著很濃厚的官方背景。

    車銳在腦子里回憶著華夏代表團成員的資料,好象根本就沒有這號人。

    中年男子對那男人笑了笑:“李先生,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是也是你們獅城來的!”

    車銳的腦子“轟”的一下,獅城的?可這次峰會獅城根本就沒有代表參加,唯一的一支就是自己這支假代表團,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姓李的男人望向車銳,一臉的迷惑:“你也是獅城來的?你們是哪家研究機構啊?”

    車銳淡淡地說道:“你呢?”

    李姓男子一臉的得色:“我是獅城國家研究中心的副主任!”

    中年男子介紹道:“安先生是嘉美大學劉奇偉博士的助手。”李姓男子更加迷惑了:“劉博士的助手?劉教授有幾個助手啊?”

    中年男子一臉玩味地望著車銳,車銳的心沉了下去,他沒有想到半路殺出個和咬金來,聽這李姓男子的口氣好象對劉奇偉博士還很熟悉,甚至還熟悉他的助手。

    “安先生,你不會告訴我你叫安波吧?”李姓男子翻起了白眼。

    :

    ...

    推薦: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