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舒逸傳之盟約 第十六章 礦泉水的啟示

    舒逸他們跟著康劍洪到了膠南市局刑警隊,法醫鑒定很快就出來了,周、辛二人確實是中毒死的,而毒藥就在那兩瓶礦泉水里,是一種叫nk62的新型化學制劑,其實就是氫化鉀的升級版。

    “我們已經通知家屬了,讓他們把尸體領回去。”康劍洪說道。舒逸點了點頭:“這件事情紀文化知道了吧?”康劍洪回答道:“周勝利是他家的客人,而且酒店也是紀家的產業,在通知你們之后就通知他了,不過他在殯儀館,說是要晚一些來。我倒是擔心,周勝利和辛梅的家人會找紀文化的麻煩,這事兒說真的,紀文化還真是說不清楚。”

    李志誠問道:“酒店服務員調查了嗎?就是負責給房間換物品的那個,水一定是他拿來的吧?”康劍洪苦笑著搖了搖頭:“調查了,不過他應該沒有嫌疑,這水是上一個顧客入住之前就已經有了的,上一個顧客喜歡喝茶,一直是自己喝水喝的,那客人走后,服務員并沒有換掉這兩瓶水,因為這水也沒有過期。酒店一般都這樣,不用補的東西自然就不會去換掉了。”

    舒逸明白了他搖頭的意思,舒逸說道:“也就是說如果服務員有嫌疑的話,那么他想殺的應該是上一個客人。”康劍洪說道:“是的,不過這一點也不成立,因為上一個客人在酒店住了近半個月,按說服務員應該早就已經清楚了他的習性,既然他喜歡喝茶,那么誠心想要他的命的話,服務員完全有很多的機會用上別的手段,另外,如果他的目標真是上一個客人,那么上一個客人離開后他是不是應該把水給換掉了,留下來會害死別人不說,也會把他自己給毀了!”

    “也就是說,基本已經排除了客戶服務員作案的可能,那么就只有五個人有嫌疑了!”舒逸這話一說,幾人都楞住了,康劍洪不解地問道:“哪五個?”舒逸說道:“紀文化、我、李隊,還有就是兩個死者!”康劍洪說道:“你不是已經排除了他們自殺的可能了嗎?”舒逸說道:“我是排除了你們說的所謂的殉情自殺的可能,可是我并沒有排除其中一個殺死另一個然后自殺的可能。”

    康劍洪笑道:“你和李隊自然不可能是嫌疑人,那么我們的偵查范圍又縮小了。先說說紀文化吧,我們也覺得他有嫌疑,可是動機呢?葉茜琳剛死,紀家正在熱喪之中,周勝利也好,辛梅也好都是來吊唁的,而且他們都是葉茜琳的同學,他殺他們的動機是什么?”

    肖宇說道:“有沒有這樣的可能,這個兇手和殺葉茜琳的是同一個人?”舒逸和康劍洪同時說道:“不可能!”肖宇臉上微微一紅:“為什么啊?”舒逸回答道:“我說過,殺死葉茜琳的兇手應該和殺死潘希仁、劉松竹的是同一個人,他在殺人之前會有周密的計劃,而且遵循一定的形式,他很自負,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作案手法。”

    肖宇點頭認同舒逸的說法然后補充道:“另外酒店是紀家的產業,紀文化雖然知道周勝利要來,可是他并沒有提前預訂,因為這次從遠處來參加葉茜琳喪禮的人不少,紀文化早就提前安排好了一層樓的,周勝利住進這間房,隨機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兇手不可能提前做準備,而且我們查過,其他房間的礦泉水都沒有問題。也就是說是周勝利住進來以后才有人動了水的手腳。”

    康劍洪望向舒逸:“舒組長,以你看到底誰是兇手?”舒逸笑了:“我也說不準誰是兇手,志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關于周勝利和辛梅之間的那些故事嗎?”李志誠點了點頭,舒逸又一次把周勝利和辛梅之間的關系說了一遍,肖宇和康劍洪聽了以后,肖宇皺起眉頭,若有所思,而康劍洪卻說道:“這不能說明什么,如果辛梅是因為那種事情而對周勝利起了殺心,我想應該在很多年前她就動手了,不會等到現在。況且舒組長剛才也說了,其實辛梅對于這個讓她變成女人的男人多少已經生出了感情的,從情感而言,她也不應該做出這樣的事情。”

    康劍洪說道:“如果這樣的話,那么辛梅也不可能是殺人兇手,就只剩下紀文化和周勝利兩人了。”舒逸說道:“不,還有一種可能,比如辛梅又發現了周勝利有什么問題,是她不能夠忍受的,甚至是觸碰了她的底線,是她無法容忍的,她也會做出這樣瘋狂的舉動。”康劍洪說道:“這件事情我會安排人去查的,反正不就是三個嫌疑人,總會查出什么蛛絲馬跡。”

    李志誠說道:“組長,你的意思是這個案子和我們正調查的案件無關嗎?”舒逸瞇起眼睛:“這個先別著急下結論,我也說不好到底有沒有關系,康隊先查查再說吧。”

    并沒有在刑警隊呆多久,舒逸他們就離開了。

    “舒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舒逸說道:“回去!”李志誠也很不解:“我們在這邊還沒有什么收獲,怎么就回去了?”舒逸淡淡地說道:“再呆下去也不會有多少收獲的,而且我怕我們還會被誤導。”肖宇說道:“什么誤導啊?”舒逸說道:“周勝利和辛梅的死這個案子很有可能誤導我們對手中案子的正確判斷!”李志誠苦笑了一下:“看來你還是傾向這個案子和我們的案件沒有關系。”

    舒逸說道:“是的,直覺告訴我這個案子和我們手里的案子沒有關系,我覺得周勝利和辛梅的案子只是個意外,而且這個案子更多可能是周勝利與辛梅之間的情感糾葛。”李志誠說道:“那為什么不向康隊說明呢?”舒逸說道:“辦案講究的是實事求是對吧?再怎么說這也只是我們的判斷,到底對不對,最終還是要康隊他們去確認!”

    肖宇說道:“舒大哥,那你覺得周勝利這個案子到底誰是兇手?依我看哪,紀文化確實很有嫌疑!”舒逸皺了下眉頭:“小肖,你是刑警,你經辦的案子大多都關乎人命,所以要養成良好的習慣,不要隨便亂下結論。知道嗎?一旦你自己提前對一個案子下了結論,有了先入為主的一個既定概念,那么你所有的努力就會偏向去印證你的結論的正確性,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的方向本身就已經錯了,再如何努力都不可能真正還原案件的本來面目。”

    李志誠點了點頭,舒逸的話說得很對,對于一個辦案人員來說,其實并不是要去證明誰有罪誰無罪,而是努力還原案件的真相,你不能根據自己的主觀臆斷,認定誰是兇手,誰是好人,一旦你事先認定誰有罪,誰無罪,你的偵破工作就帶了傾向性了。

    肖宇吐了下舌頭:“明白了。”舒逸說道:“小肖,既然你說紀文化可能是兇手,那么你說說你的理由吧。”肖宇說道:“你不是說周勝利和辛梅有那什么關系嗎?而辛梅和葉茜琳之間又有那么一種曖昧,你還提到過周勝利曾經對葉茜琳也動過心思,只不過是辛梅把他這種心思給斷了,可是誰能夠保證背著辛梅的時候周勝利會不會有什么小動作?”李志誠聽了肖宇的話說道:“還別說,小肖說的也有些道理。”

    肖宇又說道:“而紀文化很可能從什么渠道知道了這些齷齪的事情,你們想想,他對葉茜琳的愛是那樣的深,他能容忍嗎?或許在葉茜琳活著的時候他還能夠容忍,因為葉茜琳一直在攔著他對周勝利他們出手,現在葉茜琳死了,紀文化甚至會覺得葉茜琳的死很可能和葉茜琳與周勝利、辛梅的糾葛有關,所以他的恨意就更深了,于是趁著給葉茜琳治喪的機會,他出手了。”

    舒逸笑了:“沒想到你倒是能夠說出一堆理由來,看來剛才對你的批評有些武斷了,你分析得是很有道理,可是你想過沒有,紀文化有一定的黑道背景,真要報復的話他完全可以采取其他的方式,至少不會用這樣直接的方式把自己給繞進去。雖然紀文化的文化不高,可是他能夠混到今天這個地步,能夠和葉茜琳這樣的女人生活一輩子,他必然有足夠的智慧和手段,再說吧,他報復的時機選在這個時候也是不合時宜的。”

    “可是葉茜琳的死對于紀文化的打擊是很大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做出我們覺得不合時宜的事情完全可以想得通。至于說他用的手段,我覺得正是他的高明之處,他越是這樣大膽的出手,我們反而越不會輕易懷疑上他。”肖宇還杠上了。

    李志誠說道:“嗯,這樣看來紀文化還真的有嫌疑。”舒逸嘆了口氣:“好吧,這個問題就別爭論了,相信膠南市局應該能夠搞明白的。”李志誠說道:“別啊,組長,你還沒有說你是怎么想的,你覺得誰是兇手?”舒逸說道:“好吧,我也說說我的看法,我個人認為是辛梅下的毒。”

    李志誠問道:“為什么啊?”舒逸說道:“李隊,你想想我們昨晚去見周勝利時的情形。”李志誠回憶了一下,他眼睛突然一亮:“我明白了,昨晚辛梅給我們倒水的時候我提出喝礦泉水,可是她卻執意泡茶,按理說他們是主我們是客,既然客人都提出來了,一般來說她是應該先滿足的,作為待客之道她會先把礦泉水給我,然后再把茶也泡上來。”

    舒逸點了點頭:“是的,只是當時我也忽略了這個小細節,因為我們不會憑白無故地去猜測那兩瓶水會有什么問題,現在看來,辛梅應該早就知道水是有問題的了。”肖宇也聽明白了:“可是康隊說過,毒是用針注射進去的,周勝利和辛梅死后,現場卻沒有找到注射器什么的。”舒逸說道:“嗯,這是一個疑點,不過在我們去之前,他們曾經出去過,去外面吃晚餐,是去外面吃的,而沒有選擇紀文化給他們安排的酒店餐廳!”

    ...

    推薦: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