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活死人 第五十四章 我不是國際刑警

    夜已經很深了,譚永樂還沒有睡,坐在黑暗的客廳里抽煙,那煙頭忽明忽暗,就象一點鬼火。

    他有些看不明白,今晚這餐飯很詭異,并不是因為釋情與那個盧劍川的存在,而是金鳳凰和關曖的表現。他們看上去象是很關心自己和鐵蘭之間的事情,可是他們的每一句話都象是一種試探,特別是對于黃藍青幾個人的死,他們仿佛很感興趣,莫非他們知道了什么?

    譚永樂皺起了眉頭,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金鳳凰和關曖有問題呢?假如他們真的有什么問題,那么鐵蘭與他們為友,麻煩可就大了。譚永樂長長地嘆了口氣,突然,他坐直了身子,淡淡地說道:“既然來了就出來吧,別躲躲藏藏的,順手給我把燈開了。”

    客廳的燈亮了,譚永樂看到了面帶微笑的釋情,那個仿佛與人無傷的小和尚。

    “你就是沈冤?”釋情站在譚永樂的面前,輕聲問道。譚永樂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你呢,你又是什么人?”釋情聳了聳肩膀:“我叫釋情,是個出家人,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叫我小和尚!”譚永樂點了點頭:“是朱毅讓你來的吧?”釋情回答道:“是的,是朱先生讓我來的,他擔心鐵姨的安全!”

    譚永樂也笑了:“有你在她身邊,相信沒有人能夠傷害她。”

    釋情又回到了剛才的那個問題:“你就是沈冤?”譚永樂無奈地笑了笑:“是的,你不會是來抓我的吧?”釋情搖了搖頭:“我為什么要抓你?我只是想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譚永樂淡淡地說道:“我可是國際刑警通緝的要犯!”

    釋情的笑容更加的燦爛:“可是我卻不是國際刑警,我什么都不是,只是個和尚。”

    譚永樂楞了一下,他還真看不透面前的這個小和尚,其實是他想多了,釋情是個很簡單的人,沒有太多的心計,他只是怎么想就怎么說。

    “我還知道你不會離開。”釋情望著譚永樂,譚永樂“哦”了一聲:“你又知道了?”釋情說道:“你不可能舍了鐵姨一個人離開滬市,否則你也不會出手了。既然你出手了,這件事情你一定會管到底。”譚永樂苦笑了一下:“看來你這個和尚腦子倒是蠻靈光的!”釋情說道:“這個可不是我能夠想明白的,不過有人這么告訴我的。”

    “盧劍川?”譚永樂也是個聰明人:“他應該是個警察吧?”

    這下換成釋情呆住了:“你怎么知道?”譚永樂得意地笑了,從釋情出現到現在,一直是自己因為釋情的話感到驚訝,現在自己終于回敬了他一下。譚永樂說道:“你別忘記了,我沒少和警察打交道,你還小,江湖閱歷還不夠,等你經歷得多了你就會發現,無論哪一個行業的人都會有自己特殊的氣質,那種氣質是根本無法掩飾的!”

    “可你就掩飾得很好,說老實話,我們雖然都在猜測你就是沈冤,可是誰也不敢肯定!因為在你的身上根本就感覺不到一絲的殺氣!”釋情說道。譚永樂皺起了眉頭:“你們?包括鐵蘭?”釋情笑了:“你緊張什么,是的,我們曾經和她提過你很可能就是沈冤,不過她是一點都不相信!”

    譚永樂這才松了口氣:“是的,她曾經當面問過我,黃藍青那些人的死是不是和我有關,我否認了,因為我不想她知道我的過去。”他抬起頭來望向釋情:“我希望你能夠替我保密,這件事情不要告訴鐵蘭!”釋情微笑著說道:“我答應你,不過我還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夠自己把一切都告訴她,要知道,騙一個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譚永樂“嗯”了一聲:“我會的!”釋情說道:“好了,不早了,我也該走了!”譚永樂站起身來:“鐵蘭的安全就拜托你了!”雖然釋情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可是譚永樂可不敢把他當孩子看,釋情的身手雖然他沒有試過,但是釋情的沉穩他卻是看到了。

    釋情走到門邊,停下了腳步:“你是沈冤,‘鬼醫’沈冤,不過既然你已經成為了譚永樂,我希望你不會再作惡,否則我會親自對付你的。”譚永樂尷尬地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有些事情,唉,不說了,以后你會明白的!”

    釋情回到鐵蘭的住處,鐵蘭竟然還沒有睡,正蜷縮在沙發上看電視。

    “你去哪了?招呼也不打一個!”鐵蘭沉著臉說道。釋情笑了:“換了地方睡不著,我就出去溜達了一下,不過我路不熟,所以就繞了點圈子才回來!”鐵蘭輕哼一聲:“以后不許亂跑,你也知道對滬市不熟悉,走丟了怎么辦?好了,時間也不早了,還不趕緊回去睡覺!”

    譚永樂送走了釋情,才關上門,準備洗漱以后就去休息,一個聲音傳來:“‘鬼醫’沈冤!”譚永樂先是一楞,接著便笑了起來:“什么風把你吹來了?”那聲音回答道:“妖風!”譚永樂點了點頭:“是啊,確實是一股子妖風!”

    “是不是覺得很遺憾,你想要的平靜生活竟然就這樣被打破了!”從陽臺的窗簾后面走出來一個人,是舒逸!

    譚永樂倒了杯茶:“是的,我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會殺人!”舒逸淡淡地說道:“你殺的都是該死的人!對了,陸局讓我轉告你一聲,蘇珊母女已經接到了,讓你放心!”譚永樂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這樣我也沒有后顧之憂了!”舒逸望著他:“聽說你要離開醫院?”譚永樂笑道:“你見過活在陽光下的殺手嗎?”

    舒逸笑道:“你還是沒變!”譚永樂卻說道:“不,我變了,如果換在以前,黃藍青在剛開始威脅我就已經死了!”

    “真沒想到,我們竟然還有合作的機會,當你決定離開,過平淡的日子時我的心里覺得很是可惜,我們以前可是完美的搭檔!”舒逸扔給他一支煙,譚永樂接過來點上:“記得當時讓你給我配搭子的時候我還不樂意呢,我就尋思著,怎么給我配了一個那么年輕的小家伙,嘴上無毛能干什么?”

    舒逸瞇起了眼睛,仿佛在回憶著過去的時光。

    “說吧,你怎么來了?這事兒不是沒陸局什么事嗎?”譚永樂輕聲問道。舒逸抬手累累梳理著自己的眉毛:“我現在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個閑人,我來是陪老師來的!”譚永樂楞了一下:“你是說師父也來了?”

    舒逸笑道:“我說的是老師,不是師父,我的老師你應該也認識,和鐵蘭的關系很好。”譚永樂馬上反應過來了:“朱毅?”舒逸點了點頭:“是的。”譚永樂心里對朱毅是有些埋怨的,如果不是朱毅找上鐵蘭,鐵蘭也不會被置于險境。

    舒逸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心思我明白,但你不應該怪老師,就算老師不找鐵蘭,鐵蘭一樣也會卷進來的,她那脾氣你應該知道。”譚永樂說道:“他不找鐵蘭,鐵蘭根本就不知道改造人的事情!”

    舒逸望著譚永樂:“你也是改造人!”譚永樂苦笑了一下:“我是半成品,雖然在我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了沈冤的任何特質,但也不完全符合譚永樂的特征!”舒逸淡淡地說道:“這也是科學院那幫老家伙那么看重這項技術的原因,他們也不希望自己的成果永遠是半成品!陸局讓我給你帶句話,這些年,委屈你了。”

    譚永樂搖了搖頭:“陸局言重了,我并不覺得委屈,為了華夏,這點委屈也算不得什么,不就是讓沈冤背個惡名嗎?這惡名我愿意背,犯我華夏者,雖遠必殺!”舒逸撫手而嘆:“好一個犯我華夏者,雖遠必殺!沈哥還是依舊豪情滿懷啊!”

    譚永樂說道:“你找我一定還有別的什么事吧?”舒逸說道:“關曖這個人你熟悉吧?”譚永樂回答道:“算是熟悉吧,不過她和鐵蘭的關系更好些,我沒有深交。”

    “鐵蘭那邊有人保護著,你幫著盯住關曖!”舒逸拿出一個小手機遞給譚永樂,譚永樂接了過去,舒逸說道:“防監聽的,以后就用這電話和我聯絡。”

    譚永樂說道:“對了,那個盧劍川又是什么來頭?”舒逸說道:“自己人,一個被通緝的警察!”

    譚永樂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他真是警察。對了,今天晚上在吃飯的時候金鳳凰好象對他也很感興趣,金鳳凰那雙眼睛很毒的,他好象還特意問了一下,我怕……”舒逸聽了也楞了一下:“你是怕金鳳凰去告發他?”譚永樂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只是我想他們應該會對他有所戒備,最好讓他也離開醫院,否則他的處境會很危險。”

    第二天一早,滬市警察局接到了一個從公用電話打來的匿名電話,說是發現了“鬼醫”沈冤的行蹤。八點二十多分,周憫農才踏進醫院,幾個警察便上前來圍住了他。周憫農沒有反抗,他也無法反抗,倒是鐵蘭和釋情剛好看到了這一幕,鐵蘭正準備上前去,釋情攔住了她,朝她搖了搖頭。

    ...

    推薦: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