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朱毅傳之活死人 第八十三章 單千秋到了滬市

    朱毅遞給舒逸一支煙:“可惜沒有茶具,真想好好泡壺茶喝喝!”舒逸笑道:“這還不簡單,我馬上就去弄一套來。特么對于+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朱毅搖了搖頭:“算了,別折騰了,弄來就用一次,太浪費,也太可惜。”舒逸說道:“怎么會呢,以后不也還能用嗎?”

    朱毅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舒逸看出朱毅的笑容帶著苦澀,他知道朱毅的心里也不太好受:“老師,你是不是在擔心明天的事情?”朱毅望向舒逸:“實話告訴你,其實我的心里并沒有底,甚至還有些害怕!”

    舒逸微微點了點頭:“換做是我也會這樣。”朱毅“哦”了一聲:“你的意思是你也會象我這樣做?”舒逸道:“很多時候我們都沒有選擇,除非我們真的能夠放棄自己的責任!”朱毅嘆了口氣:“責任,責任,每個人都會被自己的責任壓得喘不過氣來。”舒逸卻淡淡地說道:“也不絕對,有些人的心里是沒有責任這個概念的。”

    朱毅端起茶杯,望著里面漂浮著的茶葉:“只可惜我們都做不了那樣的人!如果你是我,會害怕嗎?”舒逸爽快地回答道:“會,怎么不會?老師,你說金鳳凰會怎么對你?”

    朱毅想了想:“不知道,最壞的結果就是殺了我!不過我還是那樣認為,他們如果只是想殺了我,犯不著搞得這么復雜。這說明我對他們還有些用,只要我的利用價值還在,他們就不會要了我的命!”

    舒逸知道朱毅說得沒錯,他輕聲問道:“老師,你說他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么?”朱毅瞇縫著眼睛:“前幾天有人忍不住了,給單千秋打了電話,想要和專案組做交易!”舒逸冷笑一聲:“他們也想得出來!”

    朱毅抬手制止了舒逸:“你還別小看了他們這一手,單千秋為什么要擔任這個專案組長你應該知道,是為了基因改造技術,讓他擔綱專案組,其實上面就已經定下了調子,對這項技術志在必得!”

    “而對方提出的條件很誘人,那就是放他們離開華夏,他們就所技術留下,還承諾了以后這項技術他們不會再在華夏使用,更不會再象現在一樣用來做壞事!”朱毅說著,喝了口茶。

    舒逸楞了一下,看來對方這是有的放矢,投其所好啊,那單千秋會有什么反應,他正準備開口詢問,朱毅就說了:“還好單工是個有原則的人,只是科學院給他的壓力應該也不小,所以我也很擔心他能不能頂得住!”

    朱毅看了看表:“四點單千秋就會到滬市,一會你和我去一趟機場!到時候就需要你多和單工溝通了,單工是技術人員,可是也是個有傲骨的人,你可別看輕了他!”舒逸微笑了一下:“老師,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朱毅點了點頭:“嗯,好了,你去吧,我休息一下,兩點半我們出發!”

    下午四點,單千秋在小宋幾人的陪同下到了滬市,他們走出機場就看到了朱毅領著舒逸站在機場門口。

    “單工,我們又見面了!”朱毅一臉的笑意上前緊緊地握住了單千秋的手。單千秋也用力地握住朱毅的手,搖了兩下:“老朱啊,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唉……”

    朱毅笑道:“好了,單工,你的心里想什么我知道,你也不用說了,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小舒,我的學生,軍安的人,不過這次是以私人的名義來幫我的,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會讓他和單工聯絡!”

    舒逸邁出一步,到單千秋面前,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單工好!”單千秋被他搞得有些手足無措,想抬手還禮,卻想起自己根本就不是軍人,只好伸出手去笑道:“好啊,小舒一表人才,又是老朱的高足,名師出高徒,后生可畏啊!”

    朱毅這才說道:“好了,都別站在這兒了,上車吧!”這里小宋走上前來:“朱先生,我已經安排好了單工的住處,滬市的同志也來接了,你看……”朱毅看了小宋一眼,笑道:“也好,這要比我住在酒店方便得多。”單千秋對小宋說道:“我上老朱的車,你們在前面帶路吧,我和老朱有話要說!”

    小宋應了一聲,便領著幾個年輕人上了滬市國安的車。

    單千秋和朱毅在后排坐下,舒逸這才發動了車子。

    “老朱啊,我這次到滬市來就是來給你打下手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盡管開口!”單千秋亮明了自己的態度。朱毅早就聽喻中國說了,他覺得單千秋倒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單工,你可別這么說,你是專案組組長,那就是我們的領導,我們還等著你指導工作呢,哪敢讓你打下手!”

    單千秋瞪了朱毅一眼:“你說這話就口不對心了吧?真拿我當領導?那好,明天的行動取消!”朱毅苦笑了一下,單千秋笑了:“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你們啊,尊重我并不是因為我是專案組組長,而是我活的這一把年紀。唉,活了這么一大把年紀,再不明事理的話,就討人嫌了!”

    朱毅尷尬地笑了笑。

    單千秋嘆了口氣:“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不會再勸你了,俗話說啊,開弓沒有回頭箭。你深入虎穴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所以自己一定要加倍小心。對了,到時候你能夠和外界接觸嗎?”朱毅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他答不上來,對于他來說,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

    單千秋從口袋里掏出煙來,朱毅見到笑了起來:“我可是記得單工是不抽煙的!”單秋千苦笑著說道:“我確實是早就戒掉了,可那個老喻啊,硬是又把我給拉下了水。”朱毅笑道:“唉,這個老喻。”他接過了單千秋遞過來的煙點上,單千秋說道:“明天的行動要我們配合嗎?”

    朱毅回答道:“不用,有小舒就行了,小舒,明天可能你得吃點苦頭,得有心理準備啊。”舒逸笑道:“明白,讓他們別手下留情,盡可能別露出破綻!”

    車子到了目的地,是一幢兩層樓的平房,當單秋千看到竟然這兒還有七、八個人的時候他皺起了眉頭:“小宋,這是什么意思?”小宋輕聲說道:“喻局交代了滬市這邊,一定要保護好單工的安全,所以……”單千秋說道:“用得了這么多人么?我這個掛名的專案組長原本就幫不上什么忙了,還讓這么多人來圍著我做什么?讓他們都撤了,有你們在我身邊就夠了!”

    小宋為難地說道:“這可不行,萬一喻局怪罪下來我可擔當不起!”他用求助的目光望向朱毅,朱毅笑了:“單工,你就別為難小宋他們了,要不這樣,滬市局的人留下兩、三個,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有什么事情有他們幫襯著也要簡單些,其他的人就讓他們回去,該干嘛就干嘛去!”

    單千秋想想也是:“好吧,就按朱先生說的辦吧!”

    才說完,又有車到了,小宋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輕聲說道:“是滬市國安的陳副局長來了。”單千秋嘆了口氣:“看來想和老朱你好好聊聊還真不得閑啊!”

    陳天雷是滬市國安局的副局長,一進屋他便看到了朱毅,他點頭表示招呼,然后望著單千秋微笑著說道:“是專案組的單組長吧?”單千秋擺了擺手:“什么組長不組長的,你還是和他們一樣叫我單工吧。”陳天雷說道:“單工,歡迎你到滬市來,我們伍局長正在出席一個重要的會議,走不開,他說晚上再給單工接風。”

    單千秋很不習慣迎來送往這一套,他說道:“陳局是吧?麻煩你回去轉告伍局長,接風什么的就不必了,他也不用專程來看我這個糟頭子,我們是來辦案的,再說了我們的行蹤什么的最好還是保密些,別這么大張旗鼓的,好象生怕別人不知道專案組到了滬市。”

    陳天雷的臉色微微一變,朱毅苦笑了一下,他自己何嘗又不是討厭這些,所以到了滬市他壓根就沒有主動和國安的人聯系,就連軍安滬市站的人他也沒有驚動。

    陳天雷雖然心里有些不悅,可是他還是面帶微笑,怎么說單千秋是專案組組長,喻中國都只是副組長,就憑這一點,他們也不敢開罪了單千秋,陳天雷笑道:“既然單工你們還有公務,那我就不打擾了,我會把單工的話轉告伍局長的。”

    陳天雷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讓單千秋給打發走了。

    “唉,有這點時間他們不如多做些正事!”單千秋有感而發,朱毅淡淡地說道:“這個社會就這樣,光有能力是不夠的,還得會經營關系。關系是什么,就是資源,只要掌握了足夠的這樣的資源,你才可能混得如魚得水,風生水起!”單千秋搖了搖頭:“什么關系啊,資源啊我不懂,也不想懂,我是搞技術的,我就知道不能不務正業!”

    單千秋說到這兒,看了看身邊的幾個外勤人員:“你們都出去吧,我想和老朱好好聊聊,沒事別來打擾我們!”包括舒逸在內,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了單千秋和朱毅。

    ...

    推薦: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