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詭域檔案

外卷 異聞之復仇者 第七十四章 誰是受害者

    亞太生態環境論壇峰會的閉幕式還是在香江國際會議會展中心進行的。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15.1看書網

    相比開幕式來說,閉幕式的人就少了許多,很多與會的代表都已經離開了,在他們看來什么開幕式、閉幕式都是可有可無的形式,他們都是各國知名的學者,科學家,對于他們而言,時間是最寶貴的財富。

    鎮南方此刻就坐在會展中心的中央監控室里,莫笑陪在他的身邊。

    “老舒說了,等閉幕式結束我們就開始清盤一下哪些代表團仍舊逗留香江,哪些代表團會馬上離開,另外,稍稍透露一下很有可能有人借這次峰會進行非法學術交易的風,但不能透露具體的交易內容。”

    莫笑露出了笑臉:“明白,只是這樣做車局他們那邊是不是該打聲招呼?”鎮南方“嗯”了一聲:“是得和他們通個氣,老舒說給車局打個電話就是了,他會理解我們這樣做的用心的。”

    車銳是在閉幕式快結束的時候接到舒逸的電話的,舒逸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車銳很是贊同,他也等得有些厭煩了,他覺得適當地刺激一下對方也不是什么壞事,當然能夠順帶著逼走一些并不那么堅決的準買家對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舒處,這個度你們一定要把握好,淺嘗輒止,過了尺度就很有可能讓他們真正的警覺,反而容易斷線。”車銳輕聲說道。

    舒逸哪里會不知道這個道理:“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是讓南方在做,他知道輕重。”

    對于鎮南方,舒逸還是很放心的,鎮南方雖然年紀不大,可做事沉穩,心思敏捷。

    “對了舒處,我們艾大美女還好相處吧?”車銳的話題一下子岔到了艾梓馨的身上,舒逸淡淡地說道:“怎么了?”車銳回答道:“沒什么,原本我還擔心你們合不來呢,好相處就好,忘記告訴你了,我們艾大美女可是我們非研局的第一才女,心機智慧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舒逸笑了:“這一點已經見識了,她確實是個強援!好了,沒別的事了,你那邊就安心等著吧,估計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他們應該有所動作吧!”

    掛了電話,舒逸打開電視看著電視上的閉幕式直播。

    艾梓馨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來到了客廳,她在舒逸旁邊的那張沙發上坐下,拿起了茶幾上的一個蘋果削好自顧吃了起來。

    “艾姐,你說蘇家那宅子我們還去不去了?”謝意一邊翻著今天的報紙,一邊問艾梓馨,因為剛才他也在問舒逸這個問題,舒逸沒有回答,看舒逸那樣子好象還會繼續跟這宅子較量。

    艾梓馨看了看舒逸,舒逸此刻也抬眼望著她。

    “我覺得這一兩天可以不用管它,舒處,你說呢?”她反問舒逸。

    舒逸笑了笑:“我同意你的意見,相反這兩天我們要做的是盯緊了蘇家的人,特別是蘇白和蘇藍,假如楊家真是復仇者,那么他們在成功把我們的視線吸引到老宅上以后,他們的目標應該就是對蘇家或者蘇家的人下手。小惠和蘇藍在一起,問題不大,倒是蘇白……”

    和尚說道:“蘇白暗地里培養了不少的好手,從安全的角度來說,他的危險也不大。不過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怕的是他們來陰的,那就防不勝防了。”

    舒逸皺起了眉頭,和尚說得沒錯,謝意問道:“是不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蘇白?”舒逸搖頭道:“不用,我想蘇白應該早就有了戒心,不然他也不會專門培養一支力量了,蘇青曾經說過,他培養這樣一支力量原本就是為了應對楊家的報復的,加上蘇家又發生了這么多事,他不警惕才怪。還記得那個唐球么?”

    大家都不知道舒逸為什么會突然提及唐球,舒逸淡淡地說道:“在我們的調查中有一段,那就是楊家那場滅門慘案最后還是讓楊家保留下了一條根苗,楊家的一個男孩被唐姓的奶媽救了,后來楊家、唐家有了一段蜜月期,可最后因為利益,他們又分道揚鑣了,假如我們把唐家也扯進我們手中的案子來,那么唐家很有可能就是借楊蘇矛盾而想獲得漁翁之利的人。”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蘇家也不一定就是受害者!”

    舒逸總是能夠語出驚人,他最后一句話說完,大家都望向他。

    舒逸點了支煙:“別看我,現在的一切都源于假設,我也沒有什么具體的看法,只是隨口說說。”

    他這么說大家才松了口氣,不然就太顛覆他們的思維了。

    “和尚、謝意,你們去盯著蘇家,隨時和小惠聯系,看看蘇家有沒有什么大動靜。”

    和尚和謝意離開了,客廳里就剩下了舒逸和艾梓馨,舒逸竟然很悠閑地玩起了功夫茶。

    艾梓馨也不說話,靜靜地看著舒逸泡茶。

    艾梓馨是一個很安靜的女人,話不多,無論什么事她總是一臉的平靜,恬淡。

    “這是黔州省出產的湄潭翠片,嘗嘗!”舒逸給她倒了一杯,自己也端起一杯細細地品著。艾梓馨嘗了嘗:“其實對于茶我覺得同一種類大多都是一個味。”她并不是一個喜歡品茶的人,茶對于她來說也就是解渴的飲品而已。

    舒逸“嗯”了一聲:“你說得沒錯,確實是這樣的,同類茶,在質地相仿的時候它們的味都大同小異,當然,作為品茶的人來說就那差異就被擴大了,被擴大的差異化就成了所謂的道!”

    艾梓馨瞇著眼睛看著舒逸:“道?”舒逸點了點頭:“對,道,例如茶道,這道就是愛茶之人對茶的領悟,領悟茶的大同,也同樣領悟茶的小異!茶之一道,其實并不于茶之本身,包括泡茶的整個過程,包括人的心態。”

    艾梓馨淡淡地說道:“這就是舒處的以茶悟道吧?”

    舒逸卻說道:“以茶悟道可不是我的,早在古代就已經有了前者。其實我只是想說,凡事都會遵循一個道,一個適合于它的道,道其實不是一種刻意的東西,也不是別人說的故作高雅,作,相反,道是一種自然,就象我泡茶,當水溫、茶泡、器皿以及我的情緒、心態都融為一體的時候就是我的茶道,這樣泡出來的茶也最出味,因為我是循著它的自然了。”

    艾梓馨搖了搖頭,表示不明白,她覺得舒逸這番話太禪意,太哲學。

    舒逸苦笑了一下:“就說幻境制造吧,我曾經多少也接觸過一些,在制造幻境的時候所遵循的不也是自然嗎?甚至對自然的要求更高,因為你所制造出來的幻境,如果某出極不自然,不合理,就會顯得特別的不協調,也特別的突兀,舉一反三,你能夠看破幻境,應該也是能夠一眼看出那幻境不合理的地方,對吧?”

    艾梓馨點頭說道:“你說得很對,我明白了,所謂道,其實就是一個最為貼近自然的法則。”舒逸沒有再說什么,細細品著杯中的茶。

    艾梓馨喝完杯中的茶,放下杯子:“剛才你說的或許蘇家并不是真正的受害者,似乎你有所想法?”舒逸看了她一眼:“你覺得我應該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有一點我卻知道,從但增活佛那次與楊家面對開始,到你和鎮南方,和我又有兩次和楊家面對,能夠感覺到楊家雖然有裝神弄鬼之嫌,可是從頭到尾他們都沒有表露出一點惡意,甚至有曲意討好的嫌疑,你在想楊家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隱情,不得已而為之。”

    車銳沒說錯,這個女人的智慧確實過人,在舒逸看來艾梓馨和楊秀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艾梓馨給人的感覺到淡漠些,細想想,楊秀云一開始的時候不也差不多?

    舒逸嘆了口氣:“而楊家的人真正和我們有接觸幾乎都是在那個‘穿越劇’里,至于楊泗、木清雖然說是楊家的人,但是我們的人查過了,木清確實與楊家有關系,楊泗卻根本無從查證。你說,我們能不能把可以楊家的這種做法看做是一種無奈的躲藏?不敢見光。”

    艾梓馨很同意舒逸的分析:“可是剛才你為什么不明說呢?”

    舒逸說道:“因為我也不確定,楊家找上蘇家,進入蘇家老宅,在我們看來復仇的意味很濃,加上蘇家這段日子又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從表面上看,蘇家確實已經受害,是受害者,而楊家就不好說了。”

    艾梓馨笑了笑,這讓舒逸感覺很驚訝,從見到艾梓馨到現在雖然時間不算長,但也不算太短,這可是她第一次露出微笑,艾梓馨見舒逸有些走神,輕聲問道:“又想到什么了?”舒逸隨口說道:“哦,沒什么,只是奇怪你竟然還會笑!”

    他這話出口頓時覺得有些曖昧,自己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艾梓馨則想到在蘇家老宅舒逸拉她的手時的情形,臉也紅了:“你現在是不是很希望能夠再去到楊家,把這事情向楊彬問個明白!”舒逸點了點頭:“我確實很希望能夠當面問個明白!”

    ...

    推薦: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