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傲世九重天

第七十三章 開胃小菜

    一聽這句話,楚騰虎頓時退后了一步,心道,就算要到了紫晶,恐怕也要挨一頓揍。爹爹他老人家剛把四叔打了一頓,他正有氣沒處發呢……這事兒,還是讓騰蛟去做的好。

    楚騰蛟畢竟小一歲,心眼沒那么多,再加上又被貪婪充滿了心中,興致勃勃道:“我跟四叔去拿。”

    兩人一前一后走進了內院——突然,噗的一聲響,只聽到楚飛煙喝道:“看到紫晶了沒有?”

    緊著著就是噼里啪啦,伴隨著楚飛煙的怒喝:“你看到了沒有?看到了沒有?”

    楚騰蛟的哭聲傳了出來。

    眾人過去一看,只見楚騰蛟一張臉已經紅腫,渾身泥污的趴在地上,痛哭失聲。楚飛煙已經無影無蹤……楚騰虎雙目噴火,急忙沖了進去:“騰蛟,騰蛟……你沒事吧……”

    “四叔不給紫晶……還打我……”

    外面,楚陽冷冷一笑:打你?四叔實在是心太軟了……他實在應該打死你………………當天晚上,楚飛凌與楊若蘭親自前來醫館,把兒子接了回去。

    楊若蘭親自下廚,為兒子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看著楚陽狼吞虎咽,美眸中滿是擔心。楚飛凌看的眼饞,數次伸筷子,都被打了回去。

    “陽陽,你沒事吧?”見楚陽神色如常,笑瞇瞇的若無其事,楊若蘭擔心地問道。

    “啊?有什么事?”楚陽眨眨眼,繼續與一桌子好菜作斗爭。

    “我是說……今天的事情,你……有沒有什么想法?”楊若蘭道:“要不然,咱們娘兒倆不在楚家了,咱們回楊家去。”楚飛凌頓時一急。

    “娘您說的是這事兒啊……”楚陽抹了抹嘴,微笑道:“這事兒……我心里有數。娘您可能不了解您兒子的手段,放心看著就好了。”

    “手段?”楊若蘭感覺心情輕松了一些,道:“你有啥手段。”

    “您兒子我,可不是一個吃虧的人啊。”楚陽擠擠眼:“這些您不知道,不過,我的結拜大哥是知道滴……”

    “結拜大哥?”楊若蘭怔了一下,頓時醒悟過來,雖然現在正是在極度的郁悶之中,卻也忍不住就想狂笑起來。

    楚飛凌面紅耳赤,怒罵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皮癢……”

    原本僵硬的氣氛,頓時活泛起來。夫妻二人因為兒子的事鬧的別扭,也化解了不少。

    楚陽這才笑了起來,拉住楊若蘭的手,道:“娘,您放心,您兒子就是玩弄陰謀的祖宗。他們玩不過我的;至于離開……我們不能。楚家現在內憂外患,固然有太多人都很不怎么樣。但……我們寧可打碎了重建楚家,也不能走……我們走,才是讓人稱心如意了。”

    楚飛凌臉色一白:“將楚家打碎了重建?”

    楚陽嘴角含著安穩的微笑,緩緩點頭。

    楚飛凌夫妻一時無語。

    就連現在憤激如楊若蘭,也從未想過,將整個楚家打碎!但楚陽卻是明明白白的說出來了這句話。

    楚陽一邊笑著,一邊心中思量。楚飛龍,的確是不能小覷,自己千方百計的抹平自己與沙心亮等人的聯系,只為了做一個陷阱,楚飛龍還是謹慎的沒有踏進去。

    而且,放棄了使用武力來對付自己的打算,改為別走蹊徑。

    而他走的這一條路,正是目前對自己來說,最困擾的一件事,也是對付自己,最有效的手段:利用家族的力量,用整個家族來壓你!

    不管他從其他任何一個方面攻擊,楚陽都能夠用最強硬的手段,勢如破竹的殺出去。但他用的這一招,卻讓楚陽只能夠徐徐圖之,無法過激。

    只要自己一個過激手段,或者就是令楚家分崩離析,或者就是讓楚家徹底衰落,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就是:自己重新被逐出家族!

    楚飛龍或者可以不在意,但楚陽不能不在意。在外面無根浮萍的過了十八年,好不容易有了家,親手毀掉豈不可惜?

    “只是就這樣……你就以為打中我的七寸了么?”楚陽嘴角噙著春風般的微笑,心中卻是冷笑不絕:“咱們慢慢的玩,本少爺……會陪你們玩得盡興的。明日,先給你們來一道開胃小菜,至于正經大餐……等我醞釀醞釀再說……”

    深沉暗夜中,楚陽讓劍靈附身,幾乎一閃之下,就消失在自己房中,無聲無息。

    外面,楚飛龍派來的幾位監視小院的高手,根本什么也沒看到,至于安排在楚飛凌小院之中的內奸,更是無所察覺——以楚陽的細膩與劍靈的修為,若是海貝這些人監視到了,那可就真的……趕緊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沒過多久,執法堂之中,就傳出來沙心亮一聲憤怒的咆哮!

    這一聲咆哮之中,蘊藏著多少的憤怒,多少的氣惱,多少的幾乎要吃人的殺意,實在是難以形容。

    執法堂門口站崗的幾位執法者,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顫:又咋了啊?

    他們卻不知道,楚陽只是訴訴苦,就獲得了這般待遇:“……老哥,小弟沒法了啊,被這般欺凌,若是……小弟也只有遠走他鄉,避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這句話讓沙心亮徹底的急了:其他藥都已經全了,就剩下路上的兩位靈藥了,只要一到,自己和秦寶善就沒事了;而且總執法大人也在往這里趕來……一樁天大的功勞正等著自己兩人……若是這時候楚陽反而被楚氏家族內部給排擠走了……那豈不一切全都泡了湯??總執法大人被欺騙之后的懲罰還在其次,關鍵是……自己的老命啊,要保不住了啊。

    這一刻,沙心亮對楚飛龍的恨意,簡直是傾盡三江五湖水,也無法清洗!若是楚飛龍此刻在他面前,沙心亮絕對能夠一口活吞了他!

    “那個……如此,如此,如此……”楚陽皺著眉,點著桌子……沙心亮連連點頭,神情認真凝重。

    …………第二日,楚神醫很早就去‘上班’了,盤踞在‘首席醫師’椅子上,便開始作威作福起來。

    一只腳砰地一聲放在左面那位老大夫桌子上,對這個三角眼醫師喝道:“去,給我沏茶來。”

    “你!”那老頭一瞪眼,氣得滿臉通紅。

    “老子是首席醫師!”楚陽邪邪的看著他:“怎么,不想賺紫晶了?告訴你們,你們伺候不好我,老子心情不爽!老子心情只要不爽,紫晶?那算什么玩意兒?老子一概不認識!”

    老頭兒頓時目瞪口呆。

    誰見過如此流氓口吻的大少爺?

    一邊,大掌柜楚騰虎急忙道:“葛老,你身為醫師,為何不聽首席醫師的話?須知長幼有序,尊卑有別!”

    說著遞了個眼色過去。

    現在還要靠著楚陽來賺紫晶呢,暫時可不能得罪了他。只要你們倆爭氣點,將他的本事學到了手,對付一個沒有修為在身的廢材,還不是手到擒來?

    葛老雖然明白這個道理,但猶自被氣得一雙手如同雞爪子一般抖動。

    在楚家行醫半生了,誰敢如此呼喝他?更不要說是給人沏茶,這真是生平第一遭……只好顫巍巍的起身,去沏了一杯茶來,重重的往桌上一放,道:“大少,請喝茶。”

    楚陽斜了一眼,一拍桌子,頓時勃然大怒:“混賬!你將少爺我當成了什么人了?這時你們喝的茶,只是喂豬的,本少爺身份何等尊貴?你居然給我也沏這種茶?你這條老狗是不是不想干了?!”

    葛老頓時氣得直翻白眼,顫巍巍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根手指頭哆哆嗦嗦指著楚陽,兩個眼珠子幾乎要凸出來:“你……你……”

    “咋地?”楚陽一瞪眼:“你這條老狗還不服?你別看你這么一大把年紀了以為我就不舍得罵你?你他娘也不是我兒子啊!瞧瞧你這樣子,啊!?還有點規矩么?在我們楚家當了一輩子的狗,怎么地,今日居然想咬主人了?真真是大了你的狗膽!”

    葛老哆哆嗦嗦的退后兩步,手捂胸口,顫聲道:“氣死老夫了,氣死老夫了……”

    “氣死你了?你咋還不死?”楚陽湊過去,捏住他下巴抬起來,邪笑:“別以為你有兩位少主子保著你,告訴你,天王老子保著你,你只要學不會老子賺紫晶的手段,你就永遠只是一條哈巴狗!明白不?老狗!”

    楚騰虎臉色紫漲,從柜臺后站起身來,道:“大哥,何必呢?跟一個下人生氣……”

    楚陽哈哈道:“說的不錯,一個卑賤的下人而已!”

    葛老頓時顫抖的更厲害了,嘴唇都發了青,哆嗦的幾乎站不住。楚陽的謾罵,他明知道是在找茬,倒也還忍得住。倒是楚騰虎這一句‘下人’讓老頭兒有些接受不了。

    雖然明知道是權宜的說法,卻也是心口難受。

    正在這時,楚陽一伸手,將桌子上的茶杯砰地一聲打落地上,熱熱的茶水,有一大半濺在了葛老頭腿上,頓時濕了一片。

    楚陽自言自語道:“本少爺就這脾氣!受不了就滾蛋……丫的,到哪里吃閑飯的都這么多,屁本事沒有,都他媽快進棺材的人了,不僅騙吃騙喝,居然還要跟著十七八歲的學本事……我真是草死他二叔了,臉皮咋就這么厚,敢情這一輩子就活一張臉了,而且還是全活在了驢屁股上……難怪他娘的騷性!

    (未完待續)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