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最強劍仙

第八五五章 :手腳冰涼

    聽到肖丞的問話,歐老神色大變,似乎瞬間蒼老了好幾歲,臉色有些發白,似乎想到了最為可怕的事情。

    肖丞來拜訪他,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詢問真武玄界入口位置也包括在內,卻沒料到,肖丞真問起這個問題。

    肖丞沒有說話,將歐老的神色看在眼里,一時間草屋內靜可聽針,只剩下微弱的呼吸聲,氣氛變得極為壓抑。

    歐老快速回過神,將茶杯放在案桌上,快速搖頭道:“這事情只是謠傳,歐某并不真知曉真武玄界入口的位置,還希望肖道友不要再問,人越老越怕死啊!”

    肖丞那肯相信歐老的話,從歐老的反應就可以看出,歐老肯定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歐老不用擔心,我已檢查過,這周圍并不存在他人,這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曉,而歐老若是告知我確切位置,我送歐老一個元嬰大境界。

    歐老年事已高,如果再不作突破,恐怕只能止步于此,這是一枚涅嬰丹,想必歐老肯定識得!”肖丞說著,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了一枚丹藥,正是無數金丹巔峰強者迫切需要的涅嬰丹。

    今天來就是要跟歐老做交易,當然要拿出一定的誠意,否則空口說白話誰都不會信。之前歐老說越老越怕死,正中他下懷,委婉點名若是再不突破元嬰之境,就沒有幾年好活了。

    歐老注視著肖丞手中的丹藥。目光變得極為熱切,眼底卻閃過一絲為不可知的異芒,遲疑半晌。點頭笑道:“寧道友出手大方,讓我這老頭真沒有理由拒絕。

    寧道友可想好了,這秘密一旦知曉,就會面臨武宗外部勢力無窮無盡的追殺!”

    肖丞稍松一口氣,聽歐老的口氣就是答應了這樁交易,他也沒料到事情會如此順利,灑然一笑:“多謝歐老的提醒。不過我還是想知曉真武玄界入口的確切位置,還請歐老指教。洗耳恭聽!”

    歐老直起身,似乎依然有些緊張,下意識四周看了一遍,目光在墻角陰影處頓了頓。才仿佛安下心來。

    歐老目光過后,墻角的陰影忽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陰影動了動,變成了一道影子,隨即又和周圍的陰影融為一體,完全消失不見,沒有任何氣息。

    肖丞一邊喝著茶,一邊等著歐老的回答,時間似乎變得極為漫長。幾道光束從草屋頂打下,光束中的塵埃分毫畢現。

    歐老長長吐了一口氣,眼底飄過一絲異芒。似乎整理思路,才壓低聲音湊近肖丞道:“真武玄界入口的位置,就在……就在……”

    即將得到答案,肖丞全神貫注聽歐老的話,心跳不由加快了幾分,而就在這時。肖丞敏銳察覺到歐老老眼中閃過一絲嘲弄,心中一突。暗道一聲不好,這是一個陷阱。

    而便在這時,在他背后半尺出,突兀出現一道近乎透明的人影,黑影沒有任何氣息,完全不存在一般,鷹鷲般的眼神死死盯住肖丞的后腦。

    黑影手中出現一根細細的鐵纖,寒光乍現,迅猛出擊,勢若奔雷,又如萬馬奔騰,所有精氣神皆凝聚于這一刺之上,刺向肖丞的后腦。

    如此近距離,如此迅猛的一刺,在毫無所覺的情況下,誰人能擋,除非是已經超越入微之境的顧輕鴻,無人擋住這一刺。

    黑影的雙目沒有任何感情,只有冰冷的殺機,陰暗的草屋氣溫驟降,陰冷的可怕。

    肖丞瞳孔劇縮,立即感到后腦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

    “噗!”一聲輕響,長長的鐵纖剎那貫穿肖丞的腦袋,不偏不倚從眉心穿出,露出一截鋒利猩紅的鐵尖,鮮血沿著鐵尖的血槽緩緩低落。

    “啪嗒!”一滴鮮血滴落在桌案上,摔成粉碎,打破了草屋的沉寂。

    在肖丞背后的半透明黑影漸漸凝實,勻稱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之中,渾身黑衣,氣質陰沉,雙目沒有任何感情,就像一個殺人機器。

    歐老對這一幕并不驚訝,露出陰冷的笑意,看著肖丞錯愕驚恐且不甘的眼神,心中一陣快意,再強大的人,又怎么逃得過這種刺殺。

    只此一擊,就算是大乘尊者也活不了,這一刺貫穿了腦袋,毀掉了元嬰,沒人能活下來,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救不活。

    歐老看著肖丞一動不動的雙眼,臉上的笑意就像盛開的菊花,笑道:“嘎嘎,告訴你也無妨,入口就在沙湖,不過你已經聽不到了!真可惜,你前途無量,何必追尋真武玄界的存在呢?

    要怪只怪你不知天高地厚,這種隱秘豈是你這種毛頭小子能知道的!”

    此時的歐老渾然變了一個人,早已不是之前那個溫和儒雅的老者,伸手接過肖丞手中的丹藥,露出得意而輕蔑的笑容。

    這種傷勢,不要說肖丞,就是大乘尊者也必死無疑,就算他有強橫的恢復能力,可元嬰被毀就意味著靈魂之火被毀,一個死人又怎么恢復自身的傷勢,而且這種傷勢是無法恢復的。

    藏在地底的肖丞手腳冰涼,心中發寒,渾身雞皮疙瘩,不寒而栗,暗嘆好險,若不是他有所準備,讓分身出面,今天絕對會死在這里。

    剛剛發生的一切太滲人詭譎,那個刺殺者竟然能夠毫無聲息靠近他,給他致命一擊,他在地底時刻關注著上面的情況,都完全沒能察覺到。

    肖丞一背脊的冷汗,渾似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忍不住打個冷噤,怪不得以前打聽這事情的人都死了,若不是他有分身,恐怕也逃不過慘死的下場。

    肖丞努力回憶進入草屋的情形,他仔細看過草屋的結構,極為空曠,根本藏不住人,而且也沒有其他隱秘入口,出手之人肯定早已埋伏在草屋內,只是他的眼睛和神識都無法察覺。

    肖丞驀然想起了一宗傳說,在很多年前,武宗有一種極為詭譎的刺殺武道,名為影殺武道。

    修行這項武道的殺手可完全隱匿氣息,身體都可以變成影子,最令人防不勝防,甚至于實力低微卻可以刺殺大乘尊者那種存在。

    妓*女和殺手是最為古老的兩個職業,武宗則是最古老的修行體系,所以有自古殺手出武宗的說法,修真界的殺手比起武宗殺手,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不在一個級數上。

    光是想著被一個可以隨時出現隨時消失的殺手盯住,就頭皮發麻不寒而栗,難怪這么多來尋找真武玄界入口的人都慘死。

    據說武宗的影殺武道早已失傳,如今看來并非如此,肯定是武宗防止被他宗忌憚,所以將影殺武道隱藏了下來。

    此時也明白了過來,歐老實際上不過是個誘餌,故意放出風聲,引尋找真武玄界入口的強者主動送上門受死,歐老之前所有的表現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方便殺手給他致命一擊。

    草屋中,歐老將涅嬰丹放在鼻尖嗅了嗅,沒再看肖丞一眼,可沒有時間去關注一個死人。

    肖丞還保持著被刺殺瞬間的神色,鮮血沿著鼻梁流下,染紅了大半張臉,眼珠忽然動了動,再次活了過來,冷冷道:“果然有詐,歐老的演技確實不錯!還要感謝歐老告知真武玄界入口的位置!”

    分身的意志和實力都來自真身,真身若是受到這種傷害,必死無疑,可對分身的影響卻并不大,不過是頭上多了一個洞而已。

    肖丞冷冷的身影在草屋中響起,歐老嚇了一個趔趄,嗖的一聲站了起來,臉色劇變,目瞪口呆的看著肖丞,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手中的涅嬰丹掉落在地上。

    一個死人突然開口說話,沒有比這更詭譎的事情,歐老只感覺手腳冰涼,驚愕道:“你……你怎么還活著……這不可能,不可能!給我殺了他,快殺了他!”

    站在肖丞身后,依然握著鐵纖的黑衣殺手眼中閃過一絲凜然,即便他是冷血的殺人機器,也被這無法理解的一幕所震撼,不過卻比歐老鎮定許多,立即打算給肖丞第二擊。

    肖丞怎會容許殺手再次發難,歐老話音剛落,一口飛劍咻的一聲從平整的地面沖出,長虹貫日,噗的一聲自下而上刺入殺手的身體。

    殺手哪里料到會有飛劍拔地而起,身體一震,飛劍從頭頂飛出,將殺手的身體貫穿,殺手身形晃了晃,噗通一聲栽倒在地,氣絕生亡。

    這殺手的實力顯然并不算太強,殺手本就不需要太強的實力,只需要找準機會給目標致命一擊便可,更不擅長正面迎敵。

    肖丞順手拔出插在頭上的鐵纖,一個青山沁水之術,眉心和后腦的傷口轉眼間愈合,沒有留下任何疤痕,武宗以兵器傷人不會留下什么道力,這種傷勢對他來說算不了什么。

    歐老目睹這一切,只感覺毛骨悚然,快速后退幾步,強行穩住心神,怒喝道:“一起上,給我殺了他!哼,你真讓我吃驚,不過一擊不死又能如何,難道將你剁成肉泥,你還能活下來不成!”

    ——

    ~(未完待續)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