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三十回

    “萱妹妹不必安慰我了,我自己都瞧不上自己的行徑,何況被我負了的你呢?事已至此,我無話可說,萱妹妹不管是要去告訴老夫人,還是要怎么著,我都絕無半句二話!”趙彥杰滿臉自嘲的說完,便抿著唇羞愧的低下了頭去,但隨即又抬了起來,苦笑著輕聲道:“錯了,以后我都只能叫你‘萱姑娘’,再不配叫你‘萱妹妹’了。”

    陸明萱見他滿臉的悔愧與落寞,不想讓他再沉浸在這些無謂的情緒里,便沒有再多說,而是轉移話題問道:“事已至此,不知道趙表哥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趙彥杰沉默了片刻,才道:“還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去向老夫人磕頭賠罪,任老夫人打罵都絕無怨言,然后再搬出國公府,一心準備三年后的春闈。”

    事到如今,就算他滿心的悔愧,就算他心里仍很想與陸明萱在一起,他也沒臉再開這個口了,那簡直就是對陸明萱的褻瀆,他得多不要臉才能做出負了人家,又回頭求人家寬容原諒的事來,就更別說陸明萱和她的親人們又會不會答應了,倒不如就這樣,至少還能在陸明萱心目中保留最后一分美好。

    而今日過后,他的所作所為必定會為陸老夫人等人知道,他也沒臉再在國公府住下去了,幸好他臨上京前,老管家想著他此番一進京便會與陸明萱定親,把家里這幾年來的所有收益都讓他帶上了,如今他手上也有兩三千銀子,出去租個房子,心無旁騖的苦讀三年還是沒什么困難的。

    這一次,他一定要憑自己的本事,為自己掙一個好前程,再不會抱任何投機取巧的心思,也再不會做現下這般連自己都鄙棄的人了!

    陸明萱對趙彥杰這個回答并不意外,點頭道:“趙表哥有這個心是好的,只是趙表哥為五姑娘考慮過嗎,你如果就這樣搬了出去,五姑娘可怎么辦?你方才不是說,五姑娘已與你說好了,不管你此番能不能中,她都會去求了二老爺,讓二老爺去與老國公爺說,先私下里將你和她的親事定下,待她出孝以后再正式放定嗎,你如今就這樣搬了出去,叫她怎么想?”

    趙彥杰一時間還真沒想到陸明欣,聽得陸明萱的話,不由苦笑道:“方才的話是騙你的,本以為你一定很恨我,想著若是恨我能讓你好過一些,那便讓你再恨徹底一些罷,誰知道你卻這般大度寬容。五姑娘是向我透露過這樣的意思,但我并沒有答應,不過我一直默許澄心與五姑娘屋里的丫鬟來往,也的確做得不對,待向老夫人請完罪后,我再去向老國公爺和二老爺請罪,悉聽他們發落。”

    雖說他從頭至尾都沒有正面回應過陸明欣,但同樣的他從頭至尾也不曾明確回絕過她,僅憑這一點,老國公爺與陸二老爺隨便怎么發落他,都是他該受的,他絕無半句怨言。

    陸明萱皺眉道:“你想過沒有,五姑娘如今還在孝中,你如果去向老國公爺和二老爺請罪,你固然討不了好,五姑娘的結果只怕比你更糟,好的結果是被送去家廟或是庵堂里,壞的結果,指不定連性命都保不住,其實說來五姑娘人還不錯,如今又對你有意,你要不索性與她定親得了?老夫人那里,我去與你周旋,想必她老人家雖生氣,也未必就會真拿你怎么樣。”

    趙彥杰聞言,也皺起了眉頭:“是我欠考慮了,如此的確會陷五姑娘于不利的局面,只是五姑娘對我也未必就是真有意,不過是……要不我只私下里與她說清楚,便不去向老國公爺和二老爺請罪了,也省得連累了她。”

    “你怎么就知道五姑娘未必對你是真有意?”陸明萱道,“我知道你要說她這是怕出孝后年紀大了,尋不下好的親事了所以病急亂投醫,但平心而論,五姑娘出身雖是姑娘們里最低的一個,到底也是公府小姐,老國公爺又豈會真見她嫁得太差?要尋一個與趙表哥條件相當的夫婿應當還是不難的,所以沒準兒她心里其實對趙表哥是真有意呢,趙表哥已經辜負了我,難道還打算連五姑娘一塊兒辜負嗎?我覺得在這件事上,趙表哥應當承當起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來才是!”

    且不論陸明欣瞄上趙彥杰是否真是病急之下亂投醫,單論其才貌與為人,在國公府一眾姑娘里雖不出挑,卻也不算差了,配趙彥杰絕對是足夠的,若趙彥杰與她真能成一對兒,也算是在那么久的掙扎與矛盾后不至于一無所獲,至于教訓,相信心里的悔恨與羞愧,還有今科的失利,已足夠他永銘于心了。

    陸明萱說完,見趙彥杰并不說話,又道:“當然,這只是我的一點子淺見,最終要怎么做,還得趙表哥自己決定,若趙表哥決定與五姑娘在一起了,還請提前告知我一聲,我也好在老夫人那里代你們周旋。最后忠告趙表哥一句,錢財與權勢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還有人的本心,希望趙表哥以后能珍重身邊的人,也珍重自己!”

    她雖諒解了趙彥杰背信棄義的舉動,卻并不代表她就認為他這樣做是對的,只希望他能永遠記住這個教訓,以后善待陸明欣,也固守住自己的本心,以后再不要有相同的行徑!

    這話等同于是在下逐客令了,趙彥杰雖滿臉的羞愧,心里的悔恨更是無以言表,卻也只能起身,沉聲應道:“萱姑娘的話,我一定永銘于心,也請萱姑娘珍重,告辭!”

    說完,最后深深看了陸明萱一眼,才轉過身大踏步往外走去,只是還沒走出幾步,淚水已是流了滿臉,他終于還是失去了自己心中最珍視最在乎的人,可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又怨得了誰呢?

    再說陸中顯與陸明芙在隔壁房間瞧得趙彥杰的背影,陸中顯想也不想便抄起椅子欲追出去,被陸明芙一把給拉住了,正要說話,陸明萱已自花廳里過來了,一見陸中顯的樣子便知道他想做什么,因忙嗔道:“爹爹這是干什么,您別忘了您如今已是朝廷命官了,難道還想知法犯法不成?”

    陸中顯滿臉的不忿:“你怎么能就這樣放了那小子離開,這也太便宜他了!”

    陸明萱順勢奪下了他手上的椅子,才道:“不放他離開能怎么樣,難道還真打他一頓不成,您可別忘了,他如今已是舉人了,輕易打不得,況方才您又不是沒聽見他的苦衷,他也不容易,此事就到此為止罷!”

    陸中顯聽得又要炸毛,陸明芙已先道:“他雖不容易,但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就算拿不回那些產業,他也餓不死,就算做不了國公府的正經姑爺,他也未必就不能憑自己的本事掙下一個好前程,只不過要多費些心力與時間而已,所以他這種行徑其情雖可憫,其罪卻不可恕,你不臭罵他,攔著爹爹不讓爹爹打他也就罷了,怎么還說要在老夫人跟前兒代他和五姑娘周旋,明明他已辜負了你,你還要反過來為他考慮,這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

    頓了頓,又道:“還有五姑娘也是,她挖了你的墻角,你還要幫著她保全名聲,成就姻緣,你到底怎么想的?你這般以德報怨,又何以報德呢?”

    這兩個問題也是陸中顯迫切想問想知道的,聞言倒是暫時安靜了下來,與陸明芙一起看向陸明萱。

    陸明萱情知這兩個問題自己都回避不了,只得避重就輕道:“趙表哥已經意識到錯了,他又有苦衷,也算是情有可原,五姑娘則并不知道我與趙表哥的事,談不上挖我的墻角,說到底,她不過只是一個可憐人罷了,所以我就想著,若是他們能成,于他們來說是對彼此都有利,于我來說則是行善積德的好事,一舉兩得,又何樂而不為呢?”

    陸明芙聞言,不由發狠道:“什么一舉兩得,分明就是你濫好心,要是換了我,不打得負心漢滿地找牙,不弄得狐媚子身敗名裂絕不算完!”

    陸明萱不由暗自苦笑,要她怎么跟父親和姐姐說,她之所以對趙彥杰這般寬容大度,乃是因她心里一直對他沒有男女之情,覺得多少有些愧對于他,所以面對他負心之事才能這般云淡風輕?如果今日負心的人不是趙彥杰,換成她心里真正在意的人,譬如……只怕她早不知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來了!

    念頭閃過,陸明萱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因忙正色與陸中顯道:“爹爹能不能即刻打發人去錦衣衛衛所請凌世兄來家一趟,我有幾句話想問他。”

    此言一出,陸中顯與陸明芙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里看到了了然,倒是不再糾結陸明萱這般輕易便放過趙彥杰的事了,陸中顯因說道:“我這便打發人請他去。”

    陸明萱見父親與姐姐聽了自己的話,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心知他們必定是誤會自己之所以不與趙彥杰多計較,乃是因還惦記著凌孟祈了,有心解釋幾句罷,又怕越描越黑,索性什么都沒說,反正事后他們自然明白了。

    陸中顯遂即刻打發了人去請凌孟祈。

    約莫一個時辰后,凌孟祈到了,陸中顯受過他的禮后,本想如先前那般避到隔壁房間聽女兒與他都會說些什么的,架不住陸明萱提前發了話,讓他到時候去書房,現下又拿眼定定的看著他,他只得悻悻然的離開了花廳。

    余下陸明萱見屋里沒有旁人了,才開門見山與凌孟祈道:“今日請凌大哥來,是有一件事要告訴凌大哥,方才趙表哥就在現在你待的這間屋子里,沒能通過我爹爹的考驗,現如今我和他的婚事已經作罷了,凌大哥高興嗎?”

    凌孟祈雖一早便料到十有**會是這個結果了,但到底還是擔心事情會出現意外,這會子總算親耳聽陸明萱證實了,心里有多稱愿有多高興自是可想而知,可見陸明萱雖在笑,那笑卻并未抵達眼底,他本能的意識到了不對,因忙斂住情緒,盡可能做出一副遺憾的樣子道:“趙世兄也許只是一時糊涂,萱妹妹還請看開些,須知這天下的好男人絕不止他一個,更何況他能做出這般背信棄義的事,也算不得什么好男人了。”

    陸明萱勾了勾唇,淡聲道:“凌大哥說他算不得什么好男人,那凌大哥你自己呢?你又算不算好男人?”

    這個問題凌孟祈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說自己好也不是,說自己不好也不是……好在陸明萱也沒有要他回答,隨即又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還是今日見了趙表哥以后,才總算明白了。凌大哥當日來與我爹爹說趙表哥與五姑娘私下有往來之事,并建議我爹爹試趙表哥一試時,說自己是在賭,若是趙表哥真起了旁的心思,你便有了機會,若是沒有,你也知道他是值得我托付終身的人,可以徹底死心了,你難道就沒有想過,就算你什么也不做,等到趙表哥放榜以后,結果與你現在賭的結果其實是一樣的,趙表哥選我或是選五姑娘也是各有一半的幾率,你這樣做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一席話,說得凌孟祈的心瞬間提了起來,知道陸明萱已看透了自己那點不可告人的小心思,眼里不由飛快閃過一抹赧然,隨即便抿緊了薄唇,不發一語。

    陸明萱見狀,心里的推測得到證實,因又勾唇道:“還是你其實早就知道趙表哥雖與五姑娘私下有往來,但一直都是五姑娘在一廂情愿,怕到了趙表哥放榜那一日,不管他有沒有中,也不管他多想將老家那些傷害他的人踩在腳下,他最后還是選了我,到時候你才真是一絲機會也沒有了,所以才釜底抽薪,直接讓趙表哥的小心思暴露在我面前,讓他不管中與不中,都沒有再與我在一起的可能?”

    先前她一直想不通一件事,凌孟祈何以要上趕著做這個惡人,提前將趙彥杰有了旁的心思之事告訴他們父女,依照他們的分析,趙彥杰中了之后才好向老國公爺和陸中景提親,便是不中,也有自己做備胎,與凌孟祈建議陸中顯試探趙彥杰的結果又有什么區別?他只要坐等結果即可,就像陸中顯說的,趙彥杰背信棄義,三心二意固然不可取,同樣的他兩面三刀,在背后捅朋友刀子的行為難道就很光彩么。

    更何況還有一句話叫做“疏不間親”,那時候她與趙彥杰的親事在陸中顯和她自己看來都已是板上釘釘之事,那趙彥杰便是她未來的夫君,陸中顯未來的女婿了,陸中顯就算再喜歡他,難道還能滅得過自己的準女婿去不成?凌孟祈此舉,真是怎么看怎么冒險,怎么看怎么有得不償失的風險啊!

    那便只剩下一種可能,除非他早知道趙彥杰在越州經歷的事,知道趙彥杰心里的矛盾與煎熬,知道他一定通不過陸中顯的考驗,所以才會在趙彥杰放榜之前便出了手,到時候不管趙彥杰中還是不中,結果都是一樣的了。

    凌孟祈這次終于開了口:“萱妹妹冰雪聰明,果然什么都瞞不過你。”

    本來去年陸中顯授了官之后那一晚他去陸明萱的閨房,聽了她那番雖對他有好感,卻依然不會與他在一起的話,他一時傷心委屈之下,是真生出了要放棄她的念頭的,不然他也不會對她說出祝她和找彥杰白頭偕老的話,之后更是領了衛所里一項其時最兇險的任務遠走出京了,就是想離開京城這個傷心地,看能不能借助時間與空間的距離,早日忘掉陸明萱。

    只可惜時間與空間的距離依然無法割舍掉他對陸明萱的感情,他發現自己不但沒能忘掉她,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想她,越發做不到放棄她,適逢當時他們出任務的地方離越州并不遠,他因陸明萱的緣故,也很關心趙彥杰能不能中秀才舉人,于是使虎子跑了一趟越州,這才知道了趙彥杰在越州發生的事,也無意自澄心等人口中,知道了陸明欣約莫對趙彥杰有意的事,——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因忙忙將公事辦完,快馬加鞭趕回了京城,在暗自打探到趙彥杰果然與陸明欣私下有往來后,他做了一番布置,于是才會有了現如今這般局面。

    陸明萱哂笑道:“應該是我贊凌世兄算無遺策,善于謀算人心才是,凌世兄有這樣的本事,不愁未來不能一路高升,飛黃騰達!只不知凌世兄什么都謀算到了,可有謀算到我知道此事后,會有什么反應?凌世兄心里又可曾愧對過被你背后捅了一刀的趙表哥,愧對一直對你青睞有加,待你比待趙表哥這個未來女婿還要好,到頭來卻被你利用了的我父親?”

    他本來有的是法子讓自己或是正面或是側面發現趙彥杰與陸明欣私下往來之事,可如此一來,她勢必就會去找趙彥杰問個明白,到時候萬一趙彥杰被她的眼淚弄得心軟愧疚起來,再軟言細語的一哄她,指不定二人就又好起來,趙彥杰也徹底打消了中了之后向陸明欣提親的念頭呢?

    這樣冒險的事,哪里比得上直接去向陸中顯揭露趙彥杰的真面目,既可以兵不血刃的達到自己的目的,又可以順道拉了陸中顯站在自己這一邊,待將來事發后自己還有個幫忙說項的人這般好處多多?退一萬步說,便是趙彥杰當時真答應了陸中顯后日便與她定親的要求,陸中顯心里也已存了個疙瘩,趙彥杰與陸明欣有往來的事也是事實,有哪個父親能在知道了這樣的事后,還毫無芥蒂的許婚的?

    凌孟祈被說得神色大變,片刻方苦笑著問道:“難道我在萱妹妹心中,就真是那等兩面三刀,只知背后捅朋友刀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嗎?是,我是有私心,但如果今日被趙世兄辜負的人換做芙姑娘,我也一樣會這么做的,你不能因為我心悅你,便把我的好意全盤給否定了,也不能就此便認為我是在利用顯叔,我只是心悅你,難道也有錯嗎?”

    陸明萱漸漸激動起來:“你心悅我是沒有錯,可你不該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便不擇手段,我早已與你說過很多次,我想過簡單的生活,我更是個怕麻煩更是個自私的人,我就算對你有好感,那好感也不足以讓我為了你將自己的后半輩子耗在你家里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情上!可你呢,一邊答應我答應得好好兒的,都已祝我和趙表哥白頭偕老了,一邊卻背地里捅趙表哥的刀子,利用我父親,趙表哥是有錯,可任何人都能揭穿他就你不能,你這樣只會讓我覺得你心機深沉不擇手段,只會讓我覺得你可怕,擔心有朝一日,你會不會為了達到別的目的,將我也給一并利用上,你這樣叫我還怎么敢跟你在一起,就算我真跟你在一起,只怕連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你這樣的心悅,我寧可不要!”

    一席話,說得凌孟祈也激動起來,微瞇起眼睛冷聲道:“我全心全意愛你,什么事都為你想在前面,為了你什么事都愿意去做,為了你甚至連命都可以豁出去不要,到頭來在你心中竟然還比不過一個三心二意,吃著碗里想著鍋里,不定什么時候便會變心的人,還為自己換來一個‘心機深沉不擇手段’!”

    哼笑一聲,“好,你不是說我心機深沉不擇手段嗎,我現在就明白的告訴你,我從未放棄過你,在我心里,你這輩子都只能是我的,除了我以外,其他男人不管是誰想靠近你想娶你,我都不會讓他們好過,讓他們身敗名裂還是輕的,真惹急了我,我讓他們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你最好從現在起給我安分點,再不要去想別的,只等著將來做我的新娘即可,否則,我一點也不介意再心機深沉不擇手段給你看!”

    ------題外話------

    不破不立,兩個人把這次架吵了之后,就能在一起了哈,o(n_n)o~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