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八回 改善

    次日,陸明萱吃過早飯后,便又去了陸明芙的屋子,因她昨兒個臨走前說過今日會再來找陸明芙說話兒,所以對她的到來,陸明芙并沒有再覺得意外。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試順利!

    姐妹二人才寒暄了沒幾句,就有婆子來回:“布莊和銀樓的人給二位姑娘量尺寸挑首飾樣子來了。”

    二人聽說,便被簇擁著一道去了正房的花廳。

    果見布莊和銀樓的女掌事俱已侯在那里,一瞧得二人進來,便滿臉堆笑的上前見禮:“有日子沒見二位姑娘了,二位姑娘一向身上好?”“才短短幾日沒見二位姑娘,二位姑娘是越發出挑了。”

    陸明芙是姐姐,笑著與兩位掌事寒暄了幾句,便先由布莊的人給她和陸明萱量起尺寸來,——布料是昨兒個便挑好了的,如今只待量好尺寸,便可以開工做衣裳了。

    等到布莊的人先行離開后,銀樓的掌事才拿了首飾樣子出來給二人挑,“……這簪子是前幾日才從江南過來的新式樣,瞧著雖大,實則很輕巧,不比其他簪子累贅,扯得頭皮疼,二位姑娘不若一人挑上一支,管保能在老國公爺壽誕之日大出一回風頭。”

    今兒個來人的布莊和銀樓都是陸家常年光顧的,對陸家的情況頗為了解,故銀樓的掌事會有此一說。

    聽說是江南來的新式樣,陸明芙并一屋子的丫頭婆子都看住了,畢竟但凡是個女人,不管老幼美丑,就沒有不愛漂亮衣裳首飾的,就見那簪子以赤金打造而成,簪頭做成蝴蝶式樣,足有巴掌大小,兩邊一共四只翅膀都是用細如發絲的金絲編成,尤其是那觸須,顫顫巍巍的更是栩栩如生,蝴蝶的兩只眼睛則嵌以蓮子米大小的紅寶石,實在是巧奪天工。

    陸明芙因問那掌事道:“這簪子怕是不便宜罷?”說話歸說話,眼睛卻一刻也沒離開過那簪子,顯然對其十分中意。

    那掌事眼里閃過一抹自得,笑道:“的確不便宜,且不說材料,僅工錢一支就得二十多兩銀子呢,不過府上這樣的人家,又豈會區區百十兩銀子都出不起,也是因為知道府上出得起,我們掌柜才特意讓我將簪子帶了來給二位姑娘瞧,不然這簪子我們銀樓可是輕易不示人的。”

    “僅工錢就得二十多兩銀子?”陸明芙還沒說話,小桃已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都夠我們全府上下一個月的日常開銷了,你怎么不去搶,還來得更快一些?”

    這話說得那掌事不痛快了,似笑非笑道:“小桃姑娘這是什么話,一分錢一分貨,我們銀樓既然敢開這樣的價,就說明這簪子值得起這個銀子,再說這簪子連上工錢也就一百二十兩銀子,連我一個家無恒產的,尚且不將這點銀子看在眼里呢,畢竟‘千金難買心頭好’,哪里就至于似小桃姑娘說的那般‘去搶’了,小桃姑娘總不能自己買不起,就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也買不起罷?”

    輕蔑的語氣,鄙視的眼神,讓本來正暗悔自己失言的小桃瞬間炸了毛,想也不想便要反唇相譏回去。

    陸明萱卻趕在她之前淡聲開了口:“雖是我們家的丫鬟出言不遜在先,吳掌事說話的口氣也未免太大了一些,我們家廟小,實在容不下您這尊大菩薩,吳掌事請回罷,我們家還真出不起那區區百十兩銀子,以后少不得也只能照顧別家的生意了。”說完喝命之前領人進來的婆子,“送客!”

    小桃方才那話說得的確不中聽,可吳掌事的態度也未免太惡劣了一些,豈不知打狗尚要看主人,當著她們姐妹的面就敢那般擠兌小桃,焉知心里沒有連她們姐妹也一塊兒擠兌上?這樣的人,她們憑什么還要照顧她的生意,沒道理她們花了銀子,還要白受氣不是?

    吳掌事沒料到一時的口舌之快,讓自己白白丟了一單大生意不說,還連帶將陸家這個主顧都給失去了,陸家這幾年來再沒在他們銀樓花銷,也花銷了幾百兩銀子,如今卻被自己給弄丟了,回去后掌柜的還不定會怎生懲罰自己呢,不由又是害怕又是后悔,只可惜還來不及說一句解釋的話,已被陸家的婆子給連拉帶拽的轟了出去,只得悻悻然的離開了陸家,且不多說。

    如今只說陸明芙見吳掌事被陸明萱給攆走了,心下雖也覺得快意,小桃可是她的丫鬟,她被吳掌事排揎,最沒面子的便是她這個做主子的,卻只快意了一瞬,便禁不住皺起了眉頭:“還有十來日便是老國公爺的壽誕了,咱們素日在金玉堂打慣了首飾,難得他家的式樣也新巧,如今一時間該上哪里找信得過的銀樓去?”

    還有一句話她沒說,京城數得上號的銀樓雖不少,可像金玉堂那樣專做像她們這樣中下等人家生意的銀樓卻寥寥無幾,如今陸明萱將金玉堂的人攆走了,她們的首飾該怎么辦,像方才那支簪子那樣的貨色,除了金玉堂,怕只得幾家大銀樓才有罷?

    陸明萱卻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有什么難的,大不了我們自己畫了樣子,找一家口碑好的銀樓打出來便是,難道沒了他金玉堂,我們便不打首飾了?”命小荔取紙筆去。

    這也是陸明萱方才不由分說便將吳掌事攆了的另一個原因,她上輩子亦步亦趨的跟著陸明珠,別的沒學會,對衣裳首飾的鑒賞還是有一定造詣的,何況她還占了多活一世的優勢,知道幾年后流行的衣裳首飾,畫幾樣時新首飾的花樣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而女人又有誰不喜歡時新首飾的,等她給陸明芙畫了幾個新花樣子后,還愁她不與她親近起來?

    果然待陸明萱畫了幾樣陸明芙沒見過的時新首飾的樣子后,陸明芙原本懷疑的目光一下子變得亮閃閃的,禁不住興奮道:“這幾樣首飾一旦打出來,只怕比方才那支簪子還要好看,你是怎么想出來的?”

    陸明萱但笑不語,倒是才承了她情的小桃道:“甭管二姑娘是怎么想出來的,只看圖樣,便知道比金玉堂的所有首飾都要好,真該讓那個吳婆子瞧瞧,也免得她以為自家的首飾多漂亮多金貴呢!”

    陸明芙的注意力有大半都在那幾樣首飾樣子上,也就顧不得多去想陸明萱是怎么想出來的了,忙順著小桃的話問陸明萱道:“這幾樣首飾該以什么材料打出來方好?赤金還是赤銀?需要珍珠和寶石嗎?那只怕得花不少銀子……要不先只打個一兩樣得了,其余的以后再做?”

    陸明萱便一一與陸明芙解說起來:“這支簪子以玳瑁打就即可,這支釵呢只以赤金做個托底也就罷了,這支就非得用到珍珠不可了,不過有個四五顆也就夠了,也花不了多少銀子……”

    不但陸明芙聽住了,連她的奶娘李媽媽與小桃,并黃媽媽和小荔也聽住了,這些首飾她們雖打不起,以她們的身份也不配用,能看個聽個新鮮到底也是好的。

    于是等到用午飯時,自認“水和不容”的兩方人馬之間的關系,已不知不覺緩和了不少。

    之后兩日,陸明萱仍是一有空隙便往陸明芙屋里跑,黃媽媽與小荔得了她的話,再對上李媽媽與小桃時,也是不笑不開口,彼此之間便越發相得起來。

    以致這日陸中顯忙完了國公府的事,比往常提早一個時辰回家時,瞧得花廳里正其樂融融坐著針線的姐妹二人并各自的丫頭婆子,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