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十二回 得計

    陸中顯得知了陸明萱“生病”的消息后,第一時間便回了家,雖然他手上的活兒已快要堆積成山,“昨兒個不還好好的嗎,怎么會忽然就染上風寒了呢?是不是你屋里的人沒服侍好你?——服侍不好我女兒,我養你們到底有何用?真是一群沒用的廢物!”

    對著黃媽媽和小荔發了一通脾氣后,又遷怒起與他一塊兒過來的陸明芙來:“你是怎么照顧妹妹的?你這樣讓我怎么放心在我不在時,把你妹妹和這個家交給你?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陸明萱躺在床上,看著陸中顯一臉的疲色和滿眼的焦急,黃媽媽和小荔滿臉的驚慌,還有陸明萱臉上的委屈,不由越發的愧疚,可愧疚歸愧疚,如今已箭在弦上了,她無論如何也得繼續裝病下去,因喘著氣“虛弱”的向陸中顯道:“爹爹,您不要怪黃媽媽和小荔,更不要怪姐姐,原是我自己個兒上次病了一場后,身體便變得比先時虛弱起來,這才會一吹風便覺得不舒坦的,與姐姐和黃媽媽小荔何干?您就不要再怪她們了,您也不要著急,風寒又不是什么大病,將養個三五日的,我自然也就大好了……”

    話沒說完,陸中顯已道:“我怎么能不著急,后日便是老國公爺的壽誕了,他老人家一貫低調,若非今日乃六十大壽,是定然不會大操大辦,也不會讓旁支姑娘們都進府去的,即便你們沒那個造化入老夫人的眼被帶在身邊養上個一二年,能進去見識一番也是好的,誰知道錯過了這次機會,下一次會到什么時候去?眼見你們姐妹一年大二年小的,偏我又沒本事為你們謀一門好親事,我真是想起此事便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與之前陸明芙說的話差不多一個意思。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試順利!

    陸明萱心里越發的不好受,卻亦只得繼續“虛弱”的道:“爹爹不要著急,許是我命里注定沒有那個福氣罷,不然怎么會早不病晚不病,偏趕在這當口病了?好在姐姐沒有被我過了病氣,后日仍能如常去國公府,姐姐這般聰明懂事,老夫人一定會很喜歡她的,難道姐姐入了老夫人的眼將來,會不提攜我這個唯一的妹妹不成?也與我入了老夫人的眼是一樣的了,您且忙您自個兒的去罷,我沒什么大礙,將養幾日自然大好了。”

    說完看向陸明芙:“還有姐姐也是,也與爹爹一塊兒離開罷,省得我過了病氣給你,可就真是糟糕了!”

    陸中顯卻沒有將陸明萱的話聽進去多少,仍滿臉的著急:“你不明白,老夫人此番特地開恩讓所有旁支姑娘都進府去,本就是另有因由的……你若錯過了這一次,下一次就算老國公爺六十五歲時再大操大辦一次,你也已經十四,為時已晚了……罷了,且先不說這些了,還是等大夫來瞧過之后再計議不遲!”一疊聲的催門外的婆子,“怎么大夫還沒走?還不快打發人再去催?”

    雖說陸中顯將話說得含含糊糊的,陸明萱還是聽明白了他潛在的意思,別人不知道,她又豈能不知道陸老夫人此番讓所有旁支姑娘都進府去是另有因由?

    正是因為她深知這一點,所以才會對此事避之猶恐不及的,只要錯過了這一次,就像陸中顯說的那樣,下一次即便老國公爺六十五歲時再大操大辦,她也已經十四歲,十有*早已說定親事,已沒有再進國公府鍍一層金的必要了,想來陸老夫人也未必肯再為她大費周章的節外生枝罷?

    不多一會兒,大夫來了,隔著簾子給陸明萱撫過左手的脈又撫過右手的脈后,抱拳向陸中顯道:“小姐只是感染了輕微的風寒,并無大礙,老夫開上一劑藥,小姐吃了晚間好生渥渥汗,想來明日便有望大好了,陸老爺且不必憂心。”

    “真的明日便能大好了?”聽得小女兒只是染了輕微的風寒,并無大礙,陸中顯喜出望外,口頭上好生答謝了大夫一番不說,臨走時還特地封了兩倍的診金給大夫,待送走大夫后,又再三再四的叮囑黃媽媽與小荔:“今晚上你們最好給我眼睛都別眨一下的盯著你們姑娘,若是明兒你們姑娘沒能如大夫說的大好起來,我只惟你們兩個是問!”

    說得黃媽媽與小荔戰戰兢兢的,沒口子的應了,是夜果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輪流盯著陸明萱,弄得陸明萱連想“無意”將被子踢下床,讓自己假病變真病,以免再被大夫壞事的機會都沒有,心里有多著急懊惱,可想而知。

    萬幸陸明萱的身體本就大病初愈,自重生以來,心里又裝了太多事,以致整個人都如一支隨時都可能會離弦的箭,一直緊緊繃著,如今再一著急,自然便繃不住了,次日醒來,竟真頭重腳輕眼冒金星假病便真病起來,她方悄悄松了一口氣。

    她倒是松了一口氣了,陸中顯卻是氣急敗壞,趕著昨兒個來的那個大夫大罵了一頓‘庸醫’,說早知道其那般沒本事,他那兩倍診金便是拿去喂狗,也不該給了那大夫了;陸明芙也滿臉的沮喪,本來她對此番進國公府還充滿了期待的,如今陸明萱去不了,她沒人作伴照應了,還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出什么岔子,這份期待自然也就大打折扣,反而多了幾分忐忑,甚至猶豫起要不明兒自己也別去了來。

    然不管陸中顯如何氣急敗壞,陸明芙又如何沮喪忐忑,老國公爺的壽辰仍然如期而至了。

    陸中顯雖滿心的懊喪,是日親眼見過陸明萱的確病得起不來床后,也只得命陸明芙好生妝扮了,坐了自家的馬車,一大早便親自護送著,去了定國公府,——這樣的日子,就算沒有陸明萱那一層關系在,他也沒有在國公府領差使,靠著國公府吃飯,老國公爺作為他的同族長輩,他也該去給老國公爺磕頭賀壽才是,陸老夫人那里也是一樣,他雖沒有內眷,可這樣的日子若連女兒都不打發去代自己給陸老夫人磕個頭,也委實太說不過去。

    而躺在床上病得七葷八素的陸明萱在得知了父親和姐姐已出了門,往定國公府的方向去了以后,立時便覺得自己此番就算病得再重,也是值得的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