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二十二回 綢繆(中)

    章節名:第二十二回綢繆(中)

    還沒等陸明萱想出該怎么說服黃媽媽與小荔心甘情愿的不隨她進國公府,晚間陸中顯回來時,便帶回了陸老夫人的話:“老夫人下午又特地使人傳了話給我,說是讓你們姐妹都不必帶丫頭婆子進府了,不然帶進去的人不懂府里的規矩還要調教她們,沒的白浪費時間。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你們回去后告訴你們各自的丫頭婆子,讓她們不必收拾自己的東西了,再就是你們進府以后,家里就只剩我一個人,使不了那么多人,看她們是愿意出去還是怎么著,畢竟近身服侍了你們一場,我總不會虧待她們就是了。”

    這下可好,陸明萱根本不必再想說服黃媽媽和小荔的理由了,陸老夫人直接為她解決了眼下的難題。

    陸明芙那邊李媽媽與小桃得知此事后是何反應陸明萱不知道,黃媽媽與小荔卻是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原以為能跟著去國公府住上幾年,見見世面以后也好多些談資的,誰知道如今不但國公府進不去了,竟連現下的生活也要失去,這才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虧大發了!

    本就是京郊人氏的黃媽媽還稍稍好些,雖當年進陸家是簽的死契,到底有夫有子,家里經過這么多年的經營將息,也已緩過來了,早不復當年她自賣自身進陸家給陸明萱當奶娘時的貧困與落魄,所以如今離開陸家之于她來說,唯一舍不得的便是陸明萱罷了,畢竟是自己自小奶大的孩子,又豈會沒有幾分真感情?

    小荔就要可憐多了,原便是被拐子自小拐了來轉手幾次才賣到陸家的,別說她早記不得自己的父母長什么樣家鄉又在哪里,就算她還記得,她一個單身女子也不敢貿然回去,且她的父母也不見得還會認她,在她心里,早拿陸家當自己的家,自己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了,誰知道如今陸中顯卻要將她打發出去,可叫她以后該怎么活?

    一想到自己又要過回以前顛沛流離,朝不保夕,還不知道下個主子是什么樣人的日子,小荔就忍不住渾身冰涼瑟瑟發抖,跪在陸明萱的面前抱了她的腿痛哭道:“姑娘,求您去給老爺說說,不要趕我出去,我不想出去,我也沒地方可去……我在進陸家伺候姑娘之前,從沒吃過一頓飽飯,從沒躺在床上睡過一次覺,我實在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了,求姑娘去與老爺說說,我什么都愿意做,只求老爺不要趕我出去……”

    黃媽媽見小荔哭得可憐,不免動了惻隱之心,紅著眼圈幫腔道:“姑娘,我出去也就罷了,到底還有一個家,總不至于無家可歸,吃了上頓不知道還有沒有下頓,小荔卻是被拐子轉過幾次手的,便是老爺不收她的身價銀子甚至再賞她一筆銀子,她也沒地兒可去啊,求姑娘就幫她去與老爺說說,留下她罷?老爺總是要娶新太太的,等新太太進門,再生下小少爺后,不知道有多少用人的地方,小荔到底已在這個家服侍幾年,豈不比再買來的那些人強上許多?”

    陸明萱待二人把話說完后,才微笑反問道:“爹爹雖說了要放你們出去,你們的主子卻是我,你們可聽見我說過要你們出去的話?還是你們覺得,我是那種連自己身邊人都不肯照拂,不為她們安排好后路的主子?”

    上位者最忌諱的,便是自己抽身卻把身邊的人沒個好安排,以后別說這些舊人會怨你,就是新人也會心里不安,不敢再全心全意的為你辦事,只可惜這么淺顯的道理,陸明萱卻活了兩世才明白。

    小荔哭得眼淚鼻涕一大把的,沒有聽出陸明萱的言外之意,黃媽媽卻是聽出來了,不由又驚又喜的道:“姑娘的意思,是打算留下我和小荔了?”回自己家雖好,又哪里比得上在陸家一應嚼裹都不必自己出,每月還有月錢拿,一年下來,于家里也是一筆不小的補貼?自然是能不出去就盡量不出去的好。

    陸明萱道:“也是也不是,我是打算留下你們,不過以后你們怕是不能再在家里當差了,而是得去別的地方。”

    “別的地方?”小荔聽陸明萱打算留下她們,也顧不得哭了,忙道:“什么地方?只要姑娘不趕我出去,去哪里當差我都愿意,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也絕不皺一下眉頭,只求姑娘別趕我出去!”

    “我要你上刀山下油鍋做什么?”陸明萱哭笑不得,“哪里就至于那么嚴重了,再說你有那本事上刀山下油鍋嗎?”

    黃媽媽也笑起來:“是啊,你身上通沒有二兩肉,姑娘便是想將你下油鍋炸了來吃,還嫌硬沒的白硌牙呢,起這些沒用的誓做什么,倒不如先聽聽姑娘要我們做什么是正經,也省得壞了姑娘的事。”說著正色看向陸明萱,“不知道姑娘要我們做什么,還請姑娘吩咐。”

    黃媽媽沒有意識到,她在說這番話時,竟絲毫沒有想過,陸明萱不過才一個九歲的女兒家,自己怎么就會那么相信她的話,怎么就會覺得跟著她自己就可以不必擔心后事,自己就一定會有好日子過?

    陸明萱便壓低了聲音道:“我打算悄悄盤一個鋪子,做點什么小生意,賺點私房銀子,只是這事兒不能讓別人知道,連我爹爹和姐姐也不能知道。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便只有你們兩個,所以打算以媽媽夫家的名義去盤這個鋪子,鋪子盤下來以后,你們兩個便去那里當差,當然只有你們兩個人還遠遠不夠,只不知奶公和兩位奶哥哥愿不愿意去幫忙?若是愿意,我必不會虧待他們。”

    至于盤鋪子的銀子,陸明萱倒是不擔心,當年黎氏嫁給陸中顯時,因是陸老夫人身邊一等一的大丫鬟,且黎氏嫁給陸中顯的個中因由旁人不知道,陸老夫人卻是再清楚不過的,于公于私來說,陸老夫人都不好薄待了黎氏,不但明面上賞了黎氏五百兩銀子并一些衣裳首飾做嫁妝,私下里又給了黎氏五百兩的銀票,而作為黎氏唯一的女兒,在黎氏去世之后,這些東西自然都該歸陸明萱,所以陸明萱手上的私房銀子或許在國公府的太太奶奶姑娘們看來算不得什么,盤個鋪子什么的卻是綽綽有余了。

    本書由首發,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