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二十九回 下人(上)

    章節名:第二十九回下人(上)

    空翠閣五間兩層,雖占地面積遠遠比不上榮泰居,卻勝在小巧精致,又是另一種建筑風格。

    張嬤嬤引著陸明萱和陸明芙進了中間的屋子后,便笑盈盈的說道:“這是客廳,因房屋有限,說不得只能委屈兩位姑娘共用了,還請兩位姑娘不要見怪。”

    陸明芙與陸明萱自然不會見怪,前者是因這屋子明顯比自己在家的屋子華麗了不知道多少倍,自己沒什么可見怪的,后者則覺得如今自己住哪里都無所謂,于是都笑道:“嬤嬤言重了,這屋子比我們在家時的屋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若我們還要見怪,就未免太過不知好歹了,況我們本就是親姊妹,什么不能共用,更何況只是一間客廳?”

    張嬤嬤點頭笑道:“兩位姑娘如此和睦,可見都是顯老爺素日教導有方,若是讓老夫人親眼瞧見了,還不定怎生欣慰呢。”說著領著二人去了東次間。

    東次間與東梢間相連,前者被一扇做工考究的蝶棲石竹六曲銀交關屏風隔做了兩間,半間被布置成一個小書房的樣子,臨窗擺了書案和書架,半間則擺了一張長榻,應當是給值夜的丫頭們過夜的地方;梢間則擺了一張精巧的拔步床,還有妝臺鏡奩等物,顯然是臥室無疑了,旁邊還有一扇小門,應當是通往凈房的。

    西次間與西梢間的布置跟東邊的差不多,只一些細節的布置上存在區別,顯然陸老夫人還是盡量做到了一碗水端平的。

    張嬤嬤帶二人看完屋子后,笑著問道:“兩位姑娘看愿意住哪邊?兩邊其實都差不多,只一些程設稍稍有些不同罷了。”

    陸明萱聞言,先就道:“姐姐為長,自然是姐姐住東邊兒,我住西邊兒。”

    陸明芙這些日子已經習慣了陸明萱的謙讓,聞言也沒有多說,算是默許了陸明萱的說話。

    張嬤嬤就笑得越發欣慰了,道:“既是如此,就芙姑娘住東邊兒,萱姑娘住西邊兒罷。奴婢這便讓服侍的人進來見過二位姑娘。”說完朝外面一拍手。

    隨即便見一群人魚貫走了進來,一進來便沖陸明萱和陸明芙跪下了,齊聲道:“奴婢們見過芙姑娘,見過萱姑娘,祝二位姑娘福體康健,芳齡永繼。”

    張嬤嬤因一一指著眾人給陸明萱和陸明芙介紹:“這是吳媽媽與杭媽媽,是老夫人親自為二位姑娘挑選的管事媽媽,這是伴香、伴琴、落梅、落霞四個貼身大丫鬟,也是老夫人親自為二位姑娘挑選的,還有六個二等丫鬟,八個灑掃小丫頭,想著人多沒的白鬧得兩位姑娘頭暈,便沒有一塊兒叫進來。至于兩位姑娘的月例和上學的一應事宜,則與府里的姑娘們一樣。”

    陸明萱知道兩個管事媽媽,四個貼身大丫鬟,六個二等丫鬟,八個灑掃小丫頭是國公府正牌姑娘們的例,上一世她身邊服侍的人便是按照這個例來的,以致國公府的姑娘們明里暗里都對她頗為忿恨,覺得她一個旁支姑娘竟然事事都比著她們的例來,也不知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迷惑得老夫人這般偏心于她,所幸這一世,人還是這些人,卻多了一個陸明芙來與她一塊兒分享,兩個旁支姑娘使一個正牌姑娘的份額,雖然也算厚待,好歹卻與國公府的正牌姑娘們區分了開來,想來不會再引來后者們的忿恨了罷?

    收回思緒,陸明萱拿了事先準備好的荷包出來打賞眾人,笑道:“諸位既是老夫人親自挑選的,自然個個兒都是好的,以后我與姐姐就要多勞諸位提點照顧了,還望諸位能盡職盡責,不要辜負了彼此這份難得的主仆情緣。”說完不著痕跡輕扯了一下陸明芙的衣角。

    陸明芙只得也笑道:“以后就要多勞諸位費心了,若諸位盡心盡力,我們姐妹自然也不會虧待了你們。”

    眾人忙都賠笑道:“兩位姑娘言重了,能被老夫人挑來服侍兩位姑娘,原是我等幾世修來的福氣,豈敢不盡心?以后兩位姑娘有事便只管吩咐奴婢們,奴婢們一定肝腦涂地,在所不辭。”又磕頭謝了二人的賞,才恭恭敬敬的接過了荷包。

    卻還來不及自地上爬起來,又聽得張嬤嬤威嚴的道:“你們不要以為兩位姑娘年紀小性子好,面嫩心軟的,就生出什么糊涂心思來,若讓我知道你們敢糊弄乃至輕慢二位姑娘,做那起子奴大欺主的事,就別怪我回了老夫人,將你們打上一頓,一家子賣去苦寒之地一輩子都別想再回來!”

    眾人是知道張嬤嬤在陸老夫人跟前兒地位的,事實上不止她們,國公府好些下人都怕張嬤嬤更甚過陸老夫人,聞言忙都戰戰兢兢道:“嬤嬤只管放心,給奴婢們一萬個膽子,奴婢們也不敢對二位姑娘有所不恭的。”

    張嬤嬤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回頭屈膝給陸明萱和陸明芙行了個禮,笑道:“奴婢便不打擾二位姑娘梳洗安頓了,且回去向老夫人復命,二位姑娘梳洗安頓好后,便直接過去榮泰居即可。”又再四吩咐眾丫頭婆子經心些后,才離了空翠閣。

    余下陸明萱看了一眼猶跪在地上不敢起來的兩個婆子四個丫鬟,并不先叫她們起來,而是向陸明芙道:“兩位管事媽媽四個大丫鬟,正好我與姐姐一人一個媽媽兩個丫鬟,姐姐看想要哪三個?”

    陸明芙大略掃了眾人一眼,便隨意指了左邊的三人道:“就她們三個罷。”

    陸明萱見她指的是吳媽媽與落梅落霞,點頭道:“既是如此,我就要剩下的三個罷。”反正對于她來講,兩個婆子四個丫頭都一樣的讓她膈應,選誰都沒差別。

    眾人都是伶俐人兒,不然也不會被陸老夫人選中了,聞言吳媽媽幾個又重新給陸明芙行了禮,這回便不再稱‘芙姑娘’,而是直接稱‘姑娘’,杭媽媽三個則重新給陸明萱行了禮,也不再稱‘萱姑娘’而是直接稱‘姑娘’,算是正式定了主仆名分。

    本書由首發,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