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三十五回 善意

    章節名:第三十五回善意

    陸二夫人沒想到陸中景竟是半點體面尊重也不給自己留,當著女兒的面便這樣說自己,話還說得那般難聽,一瞬間只覺羞憤欲死,渾身顫抖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唯一慶幸的,就是惠媽媽方才一瞧情形不對,便將滿屋子服侍的人都打發了出去,不然她明兒都不知道該怎么再在下人面前立足了。,請百度搜索+

    見母親面如金紙,搖搖欲墜,陸明雅本來還有幾分心虛害怕的,立刻被激憤不平所取代了,上前一步擋到陸二夫人面前,便向陸中景道:“爹爹怎么能這樣說娘,出言不遜的是我,與娘什么相干,況我何以會出言不遜爹爹問過嗎?原是陸明珠仗著自己是縣主,不敬母親這個長輩和我這個長姊,誰知道爹爹不聞不問不為娘和我出頭撐腰也就罷了,竟不分青紅皂白就罵起我和娘來,尤其罵娘還罵得那般難聽,爹爹至今沒有嫡子是娘一個人的錯嗎?娘又不是沒為爹爹生過嫡子,哥哥若還在,再過幾年都該娶親了……就算哥哥不在了,爹爹不還有六弟,娘也一早便將五弟記到了名下,悉心教導,與嫡子也不差什么了,爹爹還想怎么樣,難道真要逼死了娘才開心嗎?”

    一席話,不但說得本就滿心委屈的陸二夫人淚如雨下,禁不住哭起自己早逝的長子來,“我苦命的適兒,你若是還在,娘也不必活得這般苦……早知如此,當年我就該同了你一塊兒去的,黃泉路上,我們娘兒倆也好有個伴兒……”

    也說得陸中景心里不舒坦起來,想起長子打小兒便聰明伶俐,若他如今還在,必是一棵讀書的好苗子,沒準兒還能完成自己未竟的壯志,只可惜他早早便去了……一時間也不好再罵陸二夫人了,于是將滿肚子的火都發到了陸明雅身上:“才我說你規矩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看來還真不虧說你,有你這樣對自己父親說話的嗎?長輩說話,幾時又有你插嘴的份兒了?還不給我滾回你自己屋里去,把《女戒》給我抄上一百遍,少一遍都不許出來!”

    說著見陸明雅一臉的不服,還要再說,因喝命惠媽媽:“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送三姑娘回屋去?是不是你只聽你們夫人的使喚,我這個做老爺的就使喚不動你了?”

    惠媽媽聽這話說得不像了,雖滿心都在為陸二夫人與陸明雅不值與心疼,卻不敢有二話,忙喏喏的應了,半抱半扶的將陸明雅弄了出去。

    余下陸中景見陸二夫人只是哭,也不知道說幾句軟話好叫他就坡下驢,不由又煩躁起來,“好了,不要再哭了,哭得我腦仁兒都疼了……你給我取一百兩銀子,我約了幾個朋友去‘臨江仙’吃飯!”

    陸二夫人沒想到陸中景在無情的辱罵了她一頓后,竟還有臉問她要銀子,禁不住滿心的怨懟,可在陸中景常年的積威和自己沒有兒子傍身的心虛之下,又不敢說半個‘不’字兒,只得強忍淚水與心寒,去內室開了箱籠,取了一百兩銀子給陸中景,方將陸中景給打發了。

    陸中景前腳剛走,惠媽媽后腳便回來了,見陸二夫人坐在臨窗的榻上默默流淚,一副連哭都不敢高聲的樣子,禁不住也流下淚來,低聲哽咽道:“老爺實在太過分了,別家的老爺都是家里的頂梁柱,受了委屈指著幫忙出頭撐腰的人,我們家的老爺倒好,就算因著身份尷尬,很多時候不方便為夫人和姑娘出頭撐腰,那也別反過來往自家人心里捅刀子啊,讓夫人受盡了委屈,若是讓家里老太太知道了,還不定心疼成什么樣兒呢……竟還說是夫人害自己至今沒有嫡子的,這是夫人想的嗎?當年的情形老爺又不是不知道,若不是公主半道將太醫截走,害得適哥兒不治,也害得夫人大動胎氣,早產傷了身子,如今夫人早不知道又添幾位小少爺了,也不至于要將一個賤婢生的庶子養在膝下,白白膈應自己……”

    見惠媽媽哭了,陸二夫人反倒漸漸止了哭聲,紅著眼睛滿臉的陰沉,與方才的柔弱判若兩人,冷聲道:“這么多年下來,我早對他不抱任何幻想了,他是好是歹,是要養粉頭還是捧戲子,是要抬舉這個還是那個,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的雅兒將來能不能嫁到一個好人家,再就是我什么時候才能為我的適兒報仇雪恨!那一位仗著自己是公主,當年害死了我的適兒不算完,如今她的女兒又仗著自己是縣主,百般欺侮起我的女兒來,看我饒得了她們哪一個,總有一日,我要讓她們母女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二房這邊發生的事,陸明萱自然無從知曉,午宴時發生的事雖被陸老夫人看似輕描淡寫的揭過了,但大家心里都免不得有幾分不自在,之后看戲時也多少有幾分心不在焉,是以待用過晚膳后,陸老夫人一聲令下,大家便早早散了。

    陸明萱與陸明芙回到空翠閣,被二人留下看家并整理箱籠的杭媽媽吳媽媽等人便迎了出來,許是因已聽說了先前在榮泰居發生的事,待二人的態度無形又恭敬了幾分,尤其是吳媽媽,眼里那抹若有若無的似笑非笑早不見了蹤影,對著陸明芙一口一個‘姑娘’,噓寒問暖的,恭敬殷勤得不得了。

    看在陸明萱眼里,就忍不住暗自冷笑起來,算吳媽媽還識時務,知道二房就算在府里再尷尬再不得勢,也絕非她一個做奴才的能比擬的,如今連二房的主母和嫡長女都因挑釁鄙薄她們姐妹而得了一個大大的沒臉,她算個什么東西,難道臉面還能大過陸二夫人和陸明雅不成?看來自己至少暫時可以省卻敲打她的一番功夫了。

    姐妹二人閑話了幾句,正欲各自回房,陸明鳳來了,身后跟著的幾個丫頭手里捧的東西從各色擺設到文房四寶,應有盡有,還有兩個丫頭手里捧了一摞書。

    陸明鳳一進來便笑道:“想著兩位妹妹初來乍到,只怕好些東西都還不齊全,所以送了一些來,還望兩位妹妹不要嫌棄簡薄才好。”

    陸明芙忙道:“難為大姐姐費心想著我們姐妹,我們姐妹感激還來不及,又怎么會嫌棄簡薄?”

    陸明萱也道:“這些東西正是我們現下所需要的,大姐姐能急人之所急,我們姐妹若還要嫌棄簡薄,也未免太過不識好歹。”

    姐妹二人又請陸明鳳上座,命人倒茶來,心里則是真的感激后者主動過來表達善意之舉,且不管她是真心還是假意,至少她有這個態度,已算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了。

    本書由首發,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