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四十七回 母女

    陸中顯與陸明芙陸明萱父女三人說體己話兒時,國公府的上房內,陸大夫人與陸明鳳母女兩個也正說體己話兒。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試順利!

    “娘,喝茶。”陸明鳳接過丫鬟奉上的茶親自奉與陸大夫人,待陸大夫人笑著接了,自己也端了一杯淺啜了幾口,才笑向陸大夫人道:“還是母親這里的茶香,我屋里的竟及不上這里的一半了。”

    陸大夫人聞言,伸手輕戳了女兒的額頭一下,才笑嗔道:“你屋里的茶都是你祖母賞的,誰不知道你祖母屋里的一應吃穿用度都是闔府最好的?你這話當著我的面兒說說也就罷了,讓你祖母聽見了,仔細她不高興。”

    陸明鳳道:“祖母向來講究‘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才不會為這不高興呢,只是祖母上了年紀的人口輕,所以賞下的茶我吃著都覺得淡。”

    陸大夫人道:“既是如此,你待會兒回去時我讓人把這茶與你包上幾兩也就罷了。”

    陸明鳳點點頭:“多謝娘。對了娘,您方才在祖母屋里時,何必非要與祖母爭出個高下來呢,橫豎我衣裳多,往年的都還穿不過來,便是今年不做都使得,何況只是稍稍延遲些做我的而已,我瞧祖母的樣子,很有些不高興呢……”

    話沒說完,陸大夫人已冷哼道:“她不高興,我還不高興呢,不過兩個旁支丫頭罷了,她竟還真當親孫女兒來養了,我再不壓著她點,她就要將她們抬舉上天了!”

    陸明鳳聽這話說得不像,忙擺手令屋內眾服侍之人都退下后,方低聲與陸大夫人道:“娘說的這是什么話,不過兩個旁支姑娘罷了,就算祖母再抬舉她們,她們也只能是旁支,變不成國公府的正牌姑娘,至多不過多花幾兩銀子罷了,您又何苦非要因她們一再的駁祖母的回呢?”

    陸大夫人仍是沒好氣:“我不駁她的回,她就要抬舉得那兩個丫頭滅過你的次序去了,那李嬤嬤可是我去求皇后娘娘特意賞給你的,結果被她一插手,變成了所有姑娘的教引嬤嬤不說,竟還想讓李嬤嬤教那兩個丫頭!方才也是,她們兩個算什么東西,說得好聽些也算是國公府的姑娘,說得難聽些就是來打秋風的窮親戚,竟還欲滅過所有人的次序先給她們兩個做衣裳,她們有那么大的臉面嗎?你祖母也不怕折了她們的腰,真不知道到底怎么想的,莫不是你不是她的親孫女兒,她們兩個才是不成,可見是老糊涂了……”

    ‘了’字的尾音還未落下,已被陸明鳳驀地打斷:“娘這些話當著我的面說說也就罷了,當著旁人,可是一個字不能露,不然到時候后悔也晚了!”

    見陸大夫人被自己說得訕訕的,到底沒有再說后,才放緩了聲音低低道:“且不管祖母到底怎么想的,其實接她們入府一事于咱們的將來也并非全無好處,娘請細想,我們這一輩的姑娘里,撇開我不說,四妹妹無疑是前程最好的一個,可長公主不得皇上的意兒,將來無論四妹妹嫁得多好,我們都只能敬而遠之;下剩三妹妹說是嫡小姐,可前程還未必及得上二妹妹,二妹妹到底是爹爹的女兒,五妹妹就更不必說了,且她們與我們到底隔了個肚皮,將來會不會向著我們還不好說,祖母也未必肯抬舉她們。”

    “倒是芙妹妹與萱妹妹,兩人都生得不差,尤其是萱妹妹,如今年紀還小呢,已是不俗了,等再大上幾歲后,還不定怎生出挑呢,看祖母的意思,將來勢必會與她們保一門不錯的親事,若我們現在對她們好一些,將來何愁她們不能成為我們的助力?祖父與父親說是要當‘純臣’,也不過就是如今我與大表哥還沒……,等將來我去了那邊,……添了小的,再讓芙妹妹與萱妹妹在祖母跟前兒多下些功夫,假以時日,不愁祖父與父親不改變主意,到時候何愁大表哥大業不成?”

    一席話,說得陸大夫人若有所思起來,片刻方遲疑道:“話雖如此,可她們兩個到底是旁支,嫁得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怕就怕她們不但不能成為咱們的助力,反而拖累咱們。”

    陸明鳳道:“嫁入豪門勛貴人家里做正妻是不大可能,可貴妾乃至側妃之類呢?若是男方手里有一定的實權,就更好了,實不相瞞娘,我前兒聽祖母跟前兒雙喜姐姐的意思,只怕祖母接她們兩個入府也有為我……的意思,所以咱們現下對她們好些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娘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

    聽得雙喜竟與當初朱嬤嬤想到了一塊兒去,陸大夫人不由越發信了幾分這個推測,雙喜可是婆婆跟前兒一等一得用的大丫鬟,焉知這話不是婆婆素日無意說出來的?因點頭道:“罷了,我聽你的,以后再不與她們一般見識便是。”

    她一向信服女兒,好些事反倒要女兒來為她這個做母親的拿主意,如今女兒既說籠絡那兩個丫頭于將來大皇子的大業有利,那她便抬舉她們幾分又何妨,國公夫人雖也足夠體面了,可又如何及得上皇后娘娘的母親那獨一無二的尊崇與榮耀?

    陸明鳳聽得母親應承了自己,才舒了一口氣,笑道:“況因祖母對她們兩個太好而不滿的可不只母親一個,娘是沒看見方才三妹妹的臉色,只恨不能生吃了她們一般,娘表現得越大度,才越顯得她們小家子氣上不得臺面,也越能讓兩位妹妹體會到娘的好不是?”

    陸大夫人想起陸明雅先前看陸明芙和陸明萱的眼神的確跟淬了毒的刀子一般,點頭笑道:“說了一籮筐的話也不嫌口渴,娘都聽你的便是,且先喝口茶謝謝罷。”待陸明鳳吃了茶,因見時辰不早了,便問道:“老夫人那邊只怕該擺飯了,你是過去吃還是就在我這里吃?先說好了,我今兒吃齋,未必合你胃口。”

    陸明鳳道:“我便跟著娘吃齋又何妨?”說完喚了自己的丫鬟進來,令其去榮泰居回稟陸老夫人一聲后,復又低聲與陸大夫人說起體己話兒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