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五十四回 小年(中)

    在一室的熱鬧中,老國公爺走了進來,包括陸老夫人在內的所有人忙都矮身行禮,老國公爺呵呵笑著擺手道:“都起來,難得今兒個過節,且不必拘謹。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試順利!”

    坐下后一眼就看見了人群里的凌孟祈,不由笑道:“這些日子在府里住得可還習慣?要什么缺什么只管開口,千萬不要客氣,我與你祖父是過命的知己兄弟,他的孫子便是我的孫子,這里也是你的家,可不要委屈了自己才好。”

    老國公爺笑著,神情漸漸帶上了幾分欣慰,又有幾分懷念,凌孟祈的樣貌其實與凌相并沒什么相似之處,但他的氣質卻與年輕時的凌相很相近,看著他,老國公爺不免就想到了自己的年少時期。

    凌孟祈見問,忙恭聲答道:“住得很習慣,色色都不缺,您老人家只管放心。”

    老國公爺就笑得越發欣慰了,點點頭正要再說,就聽得外面傳來一聲尖利的唱喝聲:“長公主駕到——”

    所有坐著的人包括老國公爺和陸老夫人都站了起來,雖說依照輩分來說福慧長公主是他們的兒媳,但君臣之分又豈是長幼之分能比的,他們得先全了國禮,才能受福慧長公主的家禮,當然,也不敢真的受,不過就是福慧長公主將話說得好聽而已,所以娶個公主兒媳,那真是利弊參半。

    侍立在門外的丫頭挑起了簾子,只見一身大紅灑金百花不落地通袖襖的福慧長公主與一身雨過天晴色長袍的陸三老爺陸中昱一前一后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陸明珠和五爺陸文逐。

    福慧長公主容長臉,斜飛入鬢的長眉,勾挑凌厲的丹鳳眼,紅艷艷的嘴唇尖尖的下巴,生得并不算美,但勝在衣妝華貴氣度雍容,與高大挺拔,斯文俊秀的陸中昱站在一起,倒也相得益彰。

    屋內眾人忙屈膝就地跪下,口稱:“參見長公主,長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就有跟在福慧長公主后面的兩個嬤嬤快步上前,一人一個攙了還來不及跪下的老國公爺和陸老夫人起來,待其他人都跪下后,福慧長公主身邊跟著的太監才唱道:“免——”

    眾人這才齊聲謝了恩,站了起來,按長幼尊卑各自落座。

    陸中昱便笑向老國公爺和陸老夫人道:“有日子沒見父親母親了,父親母親身上可還好?”

    他不說這話還說,一說老國公爺的臉色便多少有幾分難看起來,淡聲道:“托駙馬爺的福,我們老兩口兒身體還算康泰。”

    若非礙于福慧長公主還在,老國公爺的話更要難聽一些,兒媳是公主他們不敢奢望其日日過來晨昏定省也就罷了,兒子給做父母的晨昏定省卻是理所應當的,尤其國公府與公主府還只一墻之隔,小兒子卻非年節難得過來給他們請一次安,難道真當自己是嫁出去的不成?連兩個小的都不如,兩個小的還知道隔三差五過來請安呢,還好意思說什么‘有日子沒見父親母親了’,他也知道?

    見老國公爺這話明顯帶了情緒,陸老夫人一是心疼小兒子,二是怕惹得福慧長公主不高興,因忙笑著打圓場道:“長公主與老三還沒見過祈哥兒和彥杰那兩個孩子罷?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孩子,難得今兒個人都在,我這便讓他們見過你們可好?”說著向一旁低頭肅手的凌孟祈與趙彥杰道:“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上前參見長公主?”

    二人聞言,忙上前復又給福慧長公主和陸中昱行了大禮,福慧長公主顯然沒想到凌孟祈會生得這般俊俏,怔了好一會兒,才笑向陸老夫人道:“的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孩子。”自有身后跟著的嬤嬤上前一人賞了一份表禮。

    二人忙謝過,退回了方才的位置站立。

    福慧長公主因又道:“對了,本宮還聽說母親接了顯老爺家的兩位姑娘進府來養活,二人如今何在?也上來給本宮瞧瞧罷!”

    依照陸老夫人的本意,是不想讓陸明萱和陸明芙單獨見過福慧長公主的,就怕福慧長公主瞧出什么端倪來,不然她早主動提及了,但如今福慧長公主都已主動開了口,她便是再不想也無濟于事了,只得笑向陸明萱和陸明芙道:“兩個丫頭還愣著做什么,沒聽見長公主的話嗎?”

    陸明芙聞言,忙應了一聲“是”,便要上前給福慧長公主行禮,走了兩步,才發現陸明萱沒有跟著一塊兒上前,只得回頭看她怎么了。

    不想這一看,便見陸明萱面色慘白,雙眼直愣,胸脯劇烈的一起一伏著,也不知是病了還是怎么了,不由唬了一大跳,卻也知道眾目睽睽之下不能失態,只能勉強自持住,退回陸明萱身邊拉了她的手狠心掐了一把,近乎耳語的急聲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好歹撐到見過長公主之后咱們再回去!”

    陸明萱吃痛,這才如夢初醒般回過神來,忙也低聲道:“我沒事,只是見了長公主一時有些緊張罷了,我們快上前見過長公主罷,再耽擱下去,長公主就該降罪了。”反倒越過陸明芙,先上前走去。

    陸明芙見狀,只當她是真見了長公主太過緊張才會嚇成那樣,也就不再懷疑,忙跟上前與陸明萱一道跪下,再次給福慧長公主行了大禮:“見過長公主,長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福慧長公主這些年見多了乍見她緊張得什么狀況都有的人們,對陸明萱的反應并不以為杵,對二人說了一句‘免禮’,便再無他話。

    倒是陸中昱忍不住多看了陸明萱幾眼,只不過包括陸明萱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罷了。

    自有方才的嬤嬤上前也一人賞了一份表禮給姐妹二人。

    陸明珠因小聲嘀咕道:“之前我還說萱妹妹有趣,比其他只會唯唯諾諾或是縮手縮腳的旁支姐妹們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誰知道如今見了我娘,也跟其他人沒什么區別,真真無趣得緊!”

    陸明萱聞言,并沒有說話,只是紅著臉一副羞愧至極的樣子低下了頭去,心里卻在暗罵自己沒出息,明明早已無數次的告訴過自己,今生不管是陸明珠還是陸中昱亦或是公主府的任何人,之于她都只是陌生人而已,他們的喜怒乃至生死都不再與她有半文錢的關系;明明之前她也自問做得足夠好,在陸明珠和陸文逐隔三差五過來請安時,從未有過失態的時候,可為什么方才見了陸中昱,她還是會激憤怨恨成那樣?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