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第五十五回 小年(下)

    章節名:第五十五回小年(下)

    經福慧長公主先見凌孟祈趙彥杰后見陸明芙陸明萱這么一混,時間也就差不多了,大家遂按男女長幼尊卑,言笑晏晏的依次坐下,開始吃起小年團圓飯來。

    吃過飯,時間還早,陸大夫人因笑盈盈的提出打馬吊:“難得今兒個人齊全,不如大家湊一局,長公主,母親,我和二弟妹,正好四個人,也好讓我和二弟妹賺點零花錢?”

    福慧長公主卻道:“本宮有些不舒服,就不多陪母親與兩位嫂嫂,且先回去歇著了。”又問陸中昱,“駙馬是現下回去,還是待會兒回去?”

    依照陸中昱的本意,自然是想留下來與兄長子侄們多玩玩兒的,可福慧長公主都已說了自己‘不舒服’,他自是不好再多待,只得怏怏道:“我陪你一塊兒回去罷。”

    陸明珠與陸文逐卻不怕福慧長公主不高興,姐弟兩個都嚷嚷著要留下來,還說讓人早些將國公府通往公主府的角門下鑰得了,他們玩得晚了就不回去了,就留在陸老夫人這邊睡了得了。

    福慧長公主向來拿一雙兒女沒辦法,只得辭了老國公爺和陸老夫人,與陸中昱一道離開了。

    余下陸文逐沒了約束,老國公爺與陸老夫人又一向寵著他,于是越發上躥下跳的鬧騰,玩得不亦樂乎,之后更是鼓動起一眾兄弟玩投色子來,老國公爺瞪他,他還上前摟了老國公爺的脖子嬉皮笑臉:“平日里祖父幾時見我們玩兒這個了,今兒不是過節,大家都高興嗎?您老人家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得了,要不,待會兒我們不管誰贏了,都分一半的銀子給您,就當是莊家錢了?”

    說得老國公爺是哭笑不得,到底沒有再多說什么,算是默許了陸文逐投色子的提議。

    于是國公府的幾位少爺都玩起投色子來,當然陸文廷只是陪弟弟們尤其是陪陸文逐玩兒,他都成家快當爹的人了,自然不能再跟幾個小的一樣胡鬧,是以十把里只贏個一兩把。

    陸文廷身為國公府的嫡長子,板上釘釘的世子都不敢要陸文逐的強了,其他人自然更不敢,都有意無意的讓著陸文逐,等陸文逐意識到不對時,他面前已堆起一堆高高的銀子了。

    正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擺明了大家都在讓自己,陸文逐不免覺得沒意思起來,可又實在還沒玩盡興,眼睛左看右看的,便落到了一旁一直含笑看著他們兄弟玩兒的凌孟祈和趙彥杰的身上,“你們兩個怎么不下來玩兒?來來來,都下來玩兒,就是要人多玩兒起來才有意思呢!”

    說完見二人仍只是笑卻不上前,索性上前拉起二人來:“快點快點,讓你們嘗嘗我的厲害!”

    趙彥杰見狀,情知推辭不過了,又見陸文逐等人玩兒得雖大,到底長輩們還在場,料想也不會讓他太胡鬧,便順勢站到了桌前,笑道:“五表弟這么厲害,待會兒可得讓著愚兄一些才好。”

    凌孟祈卻脹紅了臉,說什么也不肯加入戰局,只囁嚅道:“我不會玩兒這個,就不來了……”

    奈何陸文逐卻不依,口口聲聲:“不過就是投個色子罷了,還有什么會玩兒不會玩兒的,莫不是你瞧不起我,不想跟我玩兒,所以才這樣敷衍我?”

    眼見已經上升到‘瞧得起瞧不起’的高度了,對方又身份貴重,凌孟祈無奈,只能將自己的窘境和盤托出,事實上,他不是不想跟陸文逐等人玩兒,也不是不會玩兒,而是他囊中羞澀,根本拿不出玩兒的銀子來,老國公爺與陸中冕待他雖好,一應吃穿用度都準備得妥妥的,可他總不能連銀子都問國公府要罷?他又不比趙彥杰,雖也是投奔來的,家里總還有幾畝田產什么的,不至于幾兩銀子都拿不出來。

    凌孟祈抿了抿唇,強忍難堪正要開口,不想隔間里正與姐妹們趕圍棋玩兒的陸明鳳就先道:“五弟,我們姐妹幾個玩兒趕圍棋實在有些個無趣,要不你們別玩投色子了,大家一起行個令或是玩個擊鼓傳花什么的,再請了祖父祖母我爹娘和二叔二嬸也參加,輸了的人就罰講個笑話兒,豈不皆大歡喜?”

    陸明鳳此言一出,陸明麗陸明雅等人忙都紛紛附和道:“大姐姐這個主意好,就我們幾個小的玩兒有什么意思,就該請了長輩們與我們一塊玩兒才有意思呢,說來我們還從沒聽過祖父講笑話兒呢,祖父講的笑話兒一定很有意思!”

    顯然姑娘們心細,都已或多或少瞧出了凌孟祈的窘境,不約而同在為他解圍。

    陸文逐見狀,本還想繼續玩兒投色子的,不過想起自己的確還未聽老國公爺講過笑話兒,又覺得有意思起來,便點頭道:“行,就依姐妹們說的,大家玩兒擊鼓傳花。”

    忙有丫鬟上前安設起桌椅來,另有丫鬟去了院子里折臘梅花兒,待花兒折回來后,又忙著架屏風等。

    等一切調停,眾人也依次落座后,隨著屏風后敲鼓的丫鬟一聲鼓響,才折來的那支臘梅花兒便開始在眾人手里傳遞起來。

    待第一次鼓停,臘梅花兒不出所料落在了老國公爺手里,顯然眾人今日是安了心要聽老國公爺講笑話兒,老國公爺無法,只得講了一個,誰料陸文逐又牽頭兒說不好笑,非要老國公爺再講一個,待老國公爺再講一個后,還說不好笑要再講,直把老國公爺氣得吹胡子瞪眼,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敞廳內外都熱鬧得不得了。

    陸明萱看至這里,方悄悄松了一口氣,如今看來,凌孟祈的危機算是徹底解除了罷?本來方才見凌孟祈被逼得俊臉通紅,難堪得恨不能地上有道縫好叫他鉆進去時,她便想出聲為他解圍的,不為別的,只為前世她也曾有過類似的尷尬,最能體會凌孟祈其時的難堪。

    但以她的身份,又明顯沒有開口的立場,萬幸陸明鳳先開了口,又有陸明麗陸明雅等人幫腔,總算是為凌孟祈解了圍,不然不論是凌孟祈被逼著參與到陸文逐他們的游戲當中,還是他被迫說出自己的窘境,他以后在國公府的處境都將越發艱難。

    當然方才還有一個人比陸明鳳更適合開口的,那便是陸明珠,只可惜看陸明珠的樣子,竟似是沒看見凌孟祈的樣貌一般,對他興趣不大……陸明萱想到前世自己臨死前,陸明珠咬牙切齒說她迫不得已要與她分享自己愛了十年的男人時的怨毒,難道陸明珠現在就已對賀知行情根深種了?

    不過且不管陸明珠究竟是何時愛上賀知行,賀知行對陸明珠又是什么想法,她這輩子是絕不會再與賀知行扯上一絲半點的關系了!

    本書由首發,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