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后記四

    凌孟祈一直在錦衣衛衛所忙到第三日上,才得以暫時脫身回了一趟陸家,瞧陸明萱和毅哥兒。

    其時陸明萱早已自陸中顯之口,得知凌孟祈做了錦衣衛指揮使一事,雖知道陸中顯不會也不敢拿這么大的事來開玩笑,心里到底還是抱了一份僥幸的希望,是以一瞧得凌孟祈回來,她第一句話便是問道:“皇上真讓你掌了錦衣衛?”

    凌孟祈聞言,想起自己先前答應過她的事,不由滿臉的歉然,道:“對不起,皇上開了口,說自己找不到比我更合適的人,我實在推脫不得,只得答應了下來。不過你放心,只是一時的,待我替皇上培養出幾個可以接手的人后,我便可以離開了,我答應過你的事,便絕不會食言。”

    見凌孟祈從神情到語氣都滿是自責,陸明萱猛地意識到自己的態度有些過了,在外人眼里,凌孟祈終究升了官上了進,是一件大喜事,自己就算不高興得發瘋,也不該一見面便對他擺出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才是。

    且皇上為君,他為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如今皇上是升他的官,難道還真要他與皇上反抗到底不成?

    陸明萱因忙笑道:“你有什么對不起我的,難道你讓我夫榮妻貴,比以前更體面榮耀還是錯的?我不過是擔心你罷了,如今你既說了只是一時的,你將來仍能脫身,那我也就放心了。”

    話鋒一轉:“你也有好幾日沒見過毅哥兒了,你不知道,他都會吐泡泡了,可好玩兒了,待會兒待他醒了,你就知道了。”

    凌孟祈聞言,大感興趣,便要往床邊瞧毅哥兒去,走了沒兩步,想起自己才從外面回來,滿身都是塵土,萬一惹得毅哥兒哪里不舒服了,自己和陸明萱還不定怎生心疼呢。

    遂忙忙頓住腳步,轉而往凈房去了。

    一時凌孟祈更衣梳洗完出來,可巧兒毅哥兒也醒了,也不知小家伙是不是知道父親回來了。

    不過才兩三日不見,凌孟祈便覺得毅哥兒又長大了不少似的,自己才一逗,他便咧開沒牙的小嘴,沖他直笑,笑得他的心都快化成一灘水了。

    且也真如陸明萱說的那樣,小家伙會吐泡泡了,那樣子不知道多可愛。

    一時毅哥兒餓了,陸明萱忙叫奶娘進來抱了他去耳房喂奶,方又問凌孟祈:“你乍然接手錦衣衛,底下的人,尤其是那兩位副指揮使,沒有誰給你使絆子罷?”

    畢竟以凌孟祈的年紀和資歷,就做到錦衣衛指揮使的,歷朝歷代還真是鳳毛麟角。

    凌孟祈笑道:“誰都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又是有從龍之功的人,誰敢給我使絆子?縱然心里仍不服氣我,臉上也不敢再表露出絲毫來,不然我這個新官上任的前三把火,指不定就要燒到誰身上了!”

    陸明萱點頭:“只要兩位副指揮使安安分分的,其他的人料想也翻不出什么風浪來。”

    凌孟祈沉默了片刻,才又道:“我那日進宮,皇上與我說完正事后,恩準我去靈堂上了一炷香,待上完香剛踏出殿門時,我遇上了……寶宜公主。”

    “那她知道你是誰嗎?她可有與你說話?”陸明萱忙道,“不管怎么說,她身上也與你身上流著一半相同的血,如今上一輩的人又都不在了,她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又恰好能幫上她忙的,你就幫她一把罷,她一個弱女子,就算是公主,畢竟如今宮里說了算的人是蕭太后了,她的處境能好到哪里去?”

    凌孟祈搖頭緩緩道:“她倒是與我說了話,卻只有兩個字‘珍重’,我便是想幫她,也無從幫起。不過我已與皇上說過,請皇后娘娘以后多照應她一二,皇上也已答應了,說她也是他的妹妹,他會吩咐下去不會委屈了她的,就這樣罷。”

    陸明萱不由有些意外,寶宜公主竟只對凌孟祈說了兩個字?

    不過轉念一想,她又覺得有些能理解寶宜公主的心思,她畢竟是金枝玉葉,不管如今如何落魄,那份與生俱來的矜貴與傲氣都還在,又豈會向凌孟祈一個或許她心里從來就沒承認過的哥哥服軟求助?

    而且她畢竟在宮闈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就算以前有先皇和羅貴妃護著,又豈能一點不知道宮里的生存之道?

    她既然沒有向凌孟祈求助的意思,就說明眼下宮里的生活她還應付得來,那就這樣罷,天生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非要往一個世界湊,只會讓彼此都痛快與難堪!

    耳邊傳來凌孟祈的聲音:“有一件事我想與你商量。當初我們成親前,她……先皇后不是給了你一個溫泉莊子嗎,如今我們的日子也很過得了,所以我想著,要不我們把那個莊子的地契給寶宜公主送去算了,也算是物歸原主,你意下如何?”

    陸明萱回過神來,忙道:“這是好事,我怎么會反對?索性連這兩年莊子的出息我們也一并送給她得了,她還要在宮里生活幾年,豈能不用銀子?等將來下降以后,要用銀子的地方就更多了,我倒是想再準備點地契和銀票一并送去給她了,就怕她不肯收,少不得只能將來她下降時,通過皇后娘娘之手來達到目的了。”

    凌孟祈就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陸明萱,這樣的賢惠體貼,這樣的善解人意,叫他怎么能不愛?

    適逢乳娘給毅哥兒喂好了奶抱他進來,不妨陸明萱與凌孟祈大白天就抱在一起,唬得“唉喲”了一聲,便忙忙退了出去。

    陸明萱忙將凌孟祈推開了,嗔道:“這是在咱們自己家里也就罷了,偏又是在娘家,你讓我以后還怎么見人?”

    凌孟祈又伸手將她抱了個滿懷,才低笑道:“其他人不知道怎么羨慕你呢,你有什么不好見人的?不過你才說偏又是在娘家,要我說卻是幸好你在娘家,不然這幾日只怕咱們家的門檻都要被踏平了,你也別想再清清靜靜的坐月子了。”

    陸明萱一想,還真是這樣,他新做了錦衣衛的指揮使,在別人眼里,妥妥就是皇上的心腹重臣,位高權重,便沒有借口,也要找借口來自家巴結一番,何況如今自家有添丁這樣的大喜事?

    因忙道:“我原還想著在娘家待滿一個月便家去的,如今看來,還是坐滿雙月子再回去的好。”

    凌孟祈自然不反對,他新官上任,要忙的事實在不知凡幾,他們母子待在娘家,他才能沒有后顧之憂。

    夫妻兩個卻沒想到,就算陸明萱待在娘家,自次日起,打著賀喜名頭來變相奉承巴結的親朋同僚家的女眷,依然快要將陸家的門檻給踏平了。

    最先來的是陸大奶奶,她看起來瘦了不少,精神頭瞧著卻還好,還給陸明萱帶了一大包藥材補品來,道:“早想來瞧妹妹了,只府里如今的情形,想來妹妹也有所耳聞……實在是分身無暇,如今見妹妹與哥兒都好,我也可以放心了。”

    陸明萱聞言,少不得要問府里眾人的好,得知如今一眾小輩都自驚嚇中恢復了過來,陸二奶奶也漸漸消停了,只安心照顧陸文遠和孩子,方松了一口氣,道:“待我出了月子后,再過府去向老國公爺和其他長輩請安,給哥哥嫂嫂們問好。”

    陸大奶奶見目的達到,——定國公府此番雖在端王上位之事上立了點小功,足以保定國公府再富貴一些年,比起凌孟祈立的大功,卻是不可同日而語,所以陸大奶奶今日來,卻是奉了老國公爺和陸中冕之命,以后定要與陸明萱走動得更勤快些,令兩家更親密些才好。

    如今既得了陸明萱出月后便會回去的話,她也就安心了,遂不再多打擾陸明萱,坐了一會兒便告辭了。

    陸大奶奶之后,陸家族中的一些伯母嬸嬸嫂子,也都帶了補品來瞧陸明萱,含蓄些的,便只是夸毅哥兒生得如何好,陸明萱如何有福氣云云,有那露骨些的,卻是寒暄幾句后,便直接求起陸明萱來,說自家兒子/夫君想進錦衣衛謀個差事什么的,求陸明萱與凌孟祈說一說,提攜自家人,總比提攜外人來得可靠不是?

    再就是凌孟祈一些同僚的夫人也陸陸續續登了門,這些人大多有誥命在身,再一股腦兒的推給戚氏接待便不合適了,陸明萱只得在自己臥室的外間接待她們,弄得她是煩不勝煩。

    還是凌孟祈知道后,放了話出去,待陸明萱坐滿雙月子后,會設宴款待所有親朋好友,請大家屆時再登門道賀不遲,省得打擾了陸明萱母子將養云云,陸明萱才總算得了清凈。

    如此過了幾日,一位特殊的客人登門了,卻是衛玉華身邊的春暄,陸明萱少不得只能親自接見她了,畢竟隨著衛玉華的正位中宮,春暄等她的陪嫁人員也水漲船高,很多時候代表的便是衛玉華了,她自然不能怠慢了。

    春暄較之以前卻沒什么明顯的差別,仍是一樣的裝束,只不過換了素色的,說話也仍是一樣的直爽,待陸明萱的態度也仍是恭敬中不乏親熱:“我們娘娘聽說夫人回了京,早想打發人出來瞧夫人了,只如今雙重國喪,我們娘娘要打點后宮一應事宜,我們這些身邊的人少不得也要幫襯一二,所以一直到今日,我們娘娘才打發了我出來,還請夫人千萬見諒。”

    陸明萱忙笑道:“咱們都是自己,春暄姐姐何必這般客氣。對了,皇后娘娘一切都好?小皇子與小公主呢,也都還好罷?前兒我姐姐回來瞧我,我曾聽她說,那日京中大亂,不但其他王公大臣的府上被逆賊攻了進去,損失慘重,亦連潛邸也未能幸免,皇后娘娘與小皇子小公主沒有受驚罷?”

    “我們娘娘不但沒有受驚,反而還大展了一回身手呢,夫人您不知道,我們娘娘當時可威風了,只可惜您不在,不然您定然也要以她為榮的!”春暄就露出滿臉的與有榮焉,眉飛色舞的與陸明萱說道起當日端王府的情形來。

    作為其時在徐晉年看來,唯一還有可能對慕容恪皇位造成威脅的人,端王府自然成為了首要被他的人暗中包圍的對象,且安排的人也是最多的,足有百余人。

    等到徐晉年在宮中事敗,燃放了信號彈了,這百余人便立刻對端王府發起了進攻。

    端王早預防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也留了人護衛王府,卻只留了一個小旗的人,比對方足足少了一倍。

    以致對方很快攻破了端王府的大門,對二門發起了攻擊。

    其時石側妃與蔣孺人都快要生了,當日端王進宮求羅太后讓蕭定妃來自己府上坐鎮倒也不全是假話。

    聽得下人報亂黨很快就要殺進內院了,蔣孺人當即就嚇得暈了過去,醒來后便哭著去求蕭定妃和衛玉華,看在她腹中孩子的份兒上,求二人務必安排人先將她送去安全的地方,她不想死云云。

    石側妃倒是不似蔣孺人這般貪生怕死,卻也默許她的乳娘來求蕭定妃與衛玉華,意思與蔣孺人的差不多,她不想一尸兩命。

    直把衛玉華氣了個夠嗆,蕭定妃也對二人前所未有的厭惡起來,生死關頭,她們不是想著如何與大家一道度過難關,反而只想著自己,也就難怪她們只能做小妾了,她們的確沒有衛玉華的沉穩識大體,對衛玉華也前所未有的喜歡起來。

    稍后亂黨開始進攻了,衛玉華眼見己方傷亡越來越大,索性咬牙將一雙兒女托付給蕭定妃,又安排了粗壯的婆子里三層外三層的將人護住后,便親自帶領春暄夏暉等人出去迎敵去了。

    端王府的人正苦苦支撐,不妨王妃竟親自出來迎敵,身手還極好,瞬間士氣大漲,越戰越勇,終于在堅持了兩個多時辰后,將敵人給擊退了,端王府的內眷也因此人人都毫發無傷,比旁的王公大臣家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題外話------

    親們,《嫡女重生之盛寵太子妃》,今天你收了嗎?已經一萬五千字了,雖然還是瘦,但勉強可以開啃了啊,追文有追文的樂趣嘛是不是?o(n_n)o~

    ...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