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趙彥杰(上)

    寒冬臘月,越州城內早已是一片冰雪料峭的蕭條景象,亦連素日最繁華的德勝門大街上也人煙稀少,各家店鋪的掌柜小二們都坐在柜臺后面,弓背縮腰的,好不可憐。

    越州知府后衙內,是日卻張燈結彩,煥然一新,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

    原來明日便是越州知府趙大人嫁女兒的好日子,趙大人作為一府主官,正四品的大員,自然多的是人上趕著奉承巴結,平日里是找不到借口登門送禮,如今總算有了大好的機會,豈能放棄?

    且趙大人祖上便是越州人士,他自高中了傳臚后,便自請回家鄉做了一名七品縣令,至如今做到正四品的知府,已是十好幾年了,親朋故舊自然更少不了,所以連日來知府后衙有多熱鬧也就不言而喻了。

    相較于其他地方的熱鬧而言,明日便要做新娘子了的趙大小姐的閨房內,卻是十分的安靜,只偶爾聽得見幾聲低低的笑聲而已。

    趙夫人陸明欣忙完了前面的事,想起自己已經好幾日沒有與大女兒好生說過話了,偏大女兒明日便要離開自己,由自己放在手心里嬌寵的女兒成為別人家的媳婦,以后事事都得以丈夫為尊,以孝順服侍公婆為己任了,便滿心的心痛與不舍。

    可女兒家都要經歷這一遭的,她再心痛再不舍又能怎么樣,難道還能將女兒留在家里一輩子不成,那便不是在愛她,而是在害她了!

    好在大女婿是她親自挑選的,不論是相貌人品還是才具,都算上佳,最妙的是家世比自家略遜一籌,以自家老爺的能力手腕,勢必還要高升的,只要自家老爺仕途一直平順,那女兒在夫家便絕不可能受什么大委屈。

    這般一想,陸明欣心里方稍稍好受了一些,示意貼身的媽媽打起簾子,進了大女兒的閨房。

    就見除了大女兒以外,二女兒并族中幾個自來與姐妹兩個要好的女孩兒也在,這也是越州當地的習俗,女孩兒出嫁前,要由要好的姐妹們相陪相送。

    瞧得陸明欣進來,趙大小姐忙領著妹妹們起身給母親見禮:“娘,您的事都忙完了?”又問陸明欣的貼身媽媽,“夫人可吃過飯了?都吃了些什么?怎么也不說服侍夫人回屋歇在中覺去,連日來夫人也夠累的了。”

    貼身的媽媽一一答了,陸明欣隨即笑著接道:“娘不累,你別擔心,娘就是想過來與你說說話兒,今晚上要踩花夜,我怕是不得空過來。”

    踩花夜也是越州本地的習俗,來的客人越多,便預示著新娘子出嫁后,日子會越紅火,故陸明欣有此一說。

    趙二小姐今年也有十四歲了,自來聰明伶俐,聞言知道母親是有體己話兒與姐姐說,忙忙笑著將族中的姐妹們都帶去了自己屋里玩笑,把獨處的空間留給母親與姐姐。

    陸明欣方拉著大女兒的手,一道坐到了靠窗的榻上,撫著大女兒的手嘆道:“當初你剛生下來時,因為那時候家里條件不大好,我懷著你時沒能將養好身子,害你比只小貓兒也大不到哪里里,連哭聲都弱弱的,我那時候是真害怕你養不活啊,整個月子里連個囫圇覺都不敢睡,就怕你……誰能想來,一眨眼的功夫,你便長成了大姑娘,明兒就要嫁為人婦,指不定明年的這時候,我都能抱上外孫了呢?”

    說得趙大小姐也忍不住紅了眼圈,又忍不住為母親后面幾句話而害羞,片刻方低聲道:“我去了以后,娘定要保重身體才好,不但我的孩子,連我孩子的孩子,都還等著您給我帶呢!”

    陸明欣含淚笑道:“凈胡說,將來你的孩子自有親家太太幫著帶,哪里就能輪到我了?還孩子的孩子呢,便真能由我帶,我活到那時候,豈不是成了老妖婆?”

    母女兩個說著說著,想起這一別,以后再要見面時便難了,不免觸動心腸,忍不住都哭了起來。

    哭過一場后,母女兩個的情緒都好了不少,陸明欣這才細細與女兒傳授起為婦之道為媳之道來,“你也知道,我還沒進門前,你祖父母便早早過世了,其實如何為媳,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據我素日聽韓通判夫人等人說的話總結來看,不外就是四個字‘恭順謙讓’,卻也不能一味的恭順謙讓,該強時也不能示弱。至于為婦之道,卻也不難,說白了就是一句話‘將心比心’,這人心都是肉做的,只要你真心待他好,他豈能感覺不到,自然也就會真心待你好了,關鍵還有一點,該軟弱時你也得軟弱,男人都不喜歡強勢的女人,這一點你無論如何都得給我記住了。”

    趙大小姐聽得若有所思:“娘,是不是正是因為您以真心待爹爹,該軟弱的時候絕不強勢,爹爹才會這么多年下來,一直與您相敬如賓,咱們家里也不像韓通判等人家里那樣,后宅人多得都快要盛不下的?”

    陸明欣被問得一怔,然后便自嘲的笑了起來,自己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向女兒傳授所謂的“為妻之道”,自己在婚姻里不也是一個失敗者嗎,這不連女兒都能瞧出自己與夫君‘相敬如賓’?

    卻也知道這話不能對女兒說,女兒明日就要出嫁了,這會子心里必定是羞喜與期待并存的,自己如何能潑她的冷水?

    因忙斂了情緒,笑道:“總之你記住我的話就對了,女婿是我再四相看比較,才為你定下的,想來也不至于讓你受委屈。”

    趙大小姐臉紅得能滴出血來,半晌方拿雙手捂了臉小聲笑道:“我也不求旁的,只求他能像爹爹待娘這般,我便心滿意足了。”

    當下母女兩個又說了大半個時辰的體己話,其中就包括陸明欣向女兒悄授明晚上會發生的某些事,直至好幾個管事媽媽找了來請陸明欣示下,她方命人去將二女兒等人叫回來繼續陪著大女兒,去了前面。

    之后便又是好一通忙活,直至二更鼓響,陸明欣才拖著疲憊的雙腿,回了自己的上房。

    趙彥杰早已回來并梳洗過了,正坐在燈下看書,瞧得陸明欣回來,抬頭微微一笑:“事情都忙完了?連日來辛苦你了,明兒且還有得忙呢,你梳洗了,便早些歇下了,不必等我了,我還要看幾篇書。”

    陸明欣看著他在燈下越發顯得儒雅的臉,想起下午大女兒的話,心里忽然升起一陣無名之火來,很想質問他一句:“這么多年下來,你到底有沒有真拿我當過你的妻子?你待我的那些好,到底是沖的我這個人,還是根本就把我當做了另一個,我只是一個可憐而可笑的替身?”

    可話到嘴邊,想起明日便是大女兒大喜的日子,想起全越州里的那些貴婦人對自己的羨慕,想起當年的一些舊事……她到底還是將話都咽了回去,平靜的應了一句:“那妾身便先歇下了,老爺也早些歇息。”抬腳進了內室。

    梳洗一番,躺到床上后,陸明欣的身體雖然已經很累了,閉上眼睛卻是怎么也睡不著,便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這些年以來的經歷。

    當年她才嫁給趙彥杰幾日,便隨他一道回了越州轄下的一個縣城,開始了日日與柴米油鹽醬醋茶打交道的瑣碎日子。

    那時候是真難啊,她嫁妝不豐,趙彥杰也沒有多少資產,俸祿更是少得可以忽略不計,偏那個縣城偏僻貧窮到堂堂一個縣城,竟只有一條土街,每頓飯能吃上白米飯的,便算是當地的大戶了,她縱然有銀子,也買不到東西,何況她并不敢大手大腳的花銀子。

    唯一值得安慰的,便是趙彥杰待她很體貼,出乎她意料的體貼。

    不但每日晚間一忙完了衙門的事,便立刻回后衙來陪她,亦連中午都大半時候會進后衙陪她吃午飯,但凡出去吃飯,有什么特色菜,也定會讓小廝立刻給她送回來,還時常送她布匹首飾什么的,雖然并不名貴,難得的是他那一片心。

    讓她一度有不真實的感覺,想不到自己的夫君竟是個如此外冷內熱的人,關鍵自己當初與他的親事能成說到底可不怎么光彩,難得他竟一點也沒有嫌棄她看輕她,她一定是前輩子積了大德,所以這輩子才能嫁得這么好的夫君!

    跟她來的奶娘也感嘆,縱然小姐跟著到了這擠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實在太委屈了,可沖著姑爺待小姐的好,縱再委屈也值了!

    她那時候是真幸福,幸福得覺得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等到她一連兩胎生了女兒,其時他已是六品官員了,她心下愧疚,主動提出要為他納一房良妾,也好為趙家傳承香火。

    卻被他一口拒絕了,說生兒生女都是天定,兩個不行了,他們便生三個,三個不行了四個,縱然一輩子都生不出兒子來,那便招贅就是,非要在夫妻之間插個旁人進來做什么?

    ------題外話------

    本想一鼓作氣寫完的,家里有客人,實在沒辦法,只能再弄個下了,o(n_n)o~

    另外,《嫡女歸來之盛寵太子妃》已經快四萬字,情節也已展開了,親們可以開宰了哦,o(n_n)o~

    ...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