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江山爭雄

第九百七十八章 晉安侯

    虞世南、諸遂良、孔穎達、虞澄道等青年,京城俊彥們,聽到陛下的主張,大多露出興奮之色,像辛公義、高士廉、溫博彥、薛收這些飽讀詩、通曉微言大義的大儒們,也都面帶微笑。

    陛下的這個信號,已經是重文抑武的初期表現了,一直沒有上戰場立功的文士們,終于覺得他們被重用機會要來了。

    接下來,關于科舉制度、各地學府、官方教材等,也都討論了一番,羅昭云表現出強烈的求才若渴姿態,既然是做給滿朝文武看的,也是做給天下讀人看,只有從皇帝本身開始,重視教育,重視文人,天下才能形成尚學的風氣。

    朝會開的差不多時,大理寺卿姚思廉站出來拱手道“啟奏陛下,從晉陽押解歸來的降臣李淵,已經被提出刑獄天牢,在宮門外押解,隨時等待陛下的召見。”

    羅昭云聞言點了點頭,當時出征西北對抗突厥,不在京城,錯開了見李淵的時間,這次歸來,也是該與李淵見一見了。

    在場的文物大臣們,神色各異,有些人曾經依附過李唐,所以神色有些不自然。

    當然,這里大多數人都是年輕人,被羅昭云提拔使用,對李唐倒是無感,因此沒有什么表情變化。

    “傳朕口諭,帶上殿來吧。”

    “遵旨!”一位宦官站到大門口,高呼一聲“帶降臣李淵進殿”

    “帶降臣李淵進殿”執勤站崗的大內侍衛們一道道高聲傳遞下去,在金水橋外等候的禁衛,聞言后,帶著李淵走上勤政殿。

    李淵在來朝面圣之前,已經在大牢更換了嶄新衣衫,也洗臉去污,整個人比押解在路上時候,已經干凈、雍容不少,不像是階下囚的模樣了。

    “降臣李淵,叩見陛下!”李淵跪下施禮,心中五谷雜糧,帶著一種落寞悲愴之感。

    在前年時候,他占據大興城,改名為長安,建立唐國,就是坐在這個金鑾殿上,如今物是人為,自己變成了降臣,跟隨自己打天下的那些文臣武將,死的死,傷的傷,抓的抓,降的降,感到一種窮途末路之感。

    “李淵,你在晉陽誓死抵抗,冥頑不靈,導致城內十萬戶的晉陽百姓,最后死傷慘重,十不存一,里面如同煉獄一般,甚至出現人吃人的現象,這一切,皆因你的執著入魔,貪戀王權所致,本來朕打算嚴懲,來告慰那些喪命于晉陽城外的將士,城內的無辜百姓。不過,念在最后你能想通了,選擇投誠,回頭是岸,減少更多傷亡,朕也就開一面,不過重處罰了,希望你后半生,能夠多念念齋經,贖一贖身上的罪業吧。”羅昭云先是嚴厲地訓斥一番,表達不滿,但并沒有打算殺人。

    李淵聞言后,被這樣教訓,心中雖然不是滋味,但畢竟也放心了,陛下不會殺他來泄憤,能夠保住性命了。

    只要他不死,那么隨行押解來京的李府家眷、親信、降臣們,也都有了生機。

    “謝陛下寬恕之恩,草民在日后當在家齋度,贖身上之罪。”李淵只得按著陛下的說辭,順勢圓場下去,他的城府很深,很懂察言觀色,自保能力強。

    “李家畢竟曾是關隴貴胄,這次歸來京城,只要李家能夠忠心朝廷,朕也會啟用李家后輩和降臣,至于你李淵,朕封你為晉安侯,俸祿一千石,安養在家吧,令郎李建成、李元吉都會還放自由,等日后根據朝廷需要,再做安排,其余家眷也會放出。”羅昭云給李淵封了侯,晉安,有晉陽從此安定之意,不過沒有職務,其實就是閑置在家,領一些俸祿,保證家庭開銷。

    兩個兒子李建成、李元吉,都被俘虜了,可以放出來,但是沒有爵位在身,全都是布衣身份,監事在府上,輕易不讓外出了,等于半軟禁的狀態,磨一磨性子,也便于監視。

    “謝陛下宅心仁厚,罪臣領旨,倍感涕零”李淵心中再松了一口氣,自己兩個兒子和家眷,至少也沒有性命危險了。

    其實他一直都在擔心,因為換做是他自己,成為勝利者之后,未必會放過跟自己打天下的梟雄人物,擔心會隱藏后患無窮。歷史上李密至死,竇建德、王世充之死等,都說明了李唐的果斷手狠的決策。

    所以,能夠一家人活命,李淵心中還是有些感激的。

    “起身吧!”羅昭云不嗜殺,同時也要做給文武大臣和外界看,他有容人之量,仁義之心,這對君王而言,是難得的氣質,也會贏得更多人在心理上的支持和認可。

    一些隋朝老臣,曾經與李閥關系都不錯,如今李閥幾乎倒掉了,正所謂兔死狐悲,其它門閥也會有唇亡齒寒之感,如果全部殺了,不免引發一些門閥勢力的抱團和提防,以后要對門閥進行改革,會增加更多困難,他們一想到李家被殺光,就擔心自己家族被滅,豈會甘心執行新政法?

    在沒有威脅的時候,李閥保留一點香火,讓不少門閥老臣、大臣們,都感到內心深處,有了一絲溫暖,對羅昭云這個年紀輕輕卻英明神武的皇帝,歸屬感更強了。

    李淵站起身后,拱手唯唯諾諾道“陛下,罪臣還有一事相求。”

    羅昭云露出狐疑,眾目睽睽之下,不好直接反對,順口道“你有何請求,且道來。”

    “罪臣已聽聞,小女秀寧也沒有死,被朝廷收監了,如今臣一家皆已歸順,懇請陛下,能讓臣與小女秀寧見上一面。”李淵虎目含淚,想到李秀寧一直生死未卜,他曾以為女兒死了,想不到回京后,消息傳來,李秀寧并沒有死,所以,當父親的肯定想見上一見,叮囑一些話。

    羅昭云神色自然,對于李秀寧的存在,他一直也有些頭疼,總隱藏著也不是辦法,是該曝光于外界的時候了,點頭道“父女相見,人之常情,朕準了。李卿家且在殿外等候,散朝之后,自會有人帶你去見。”

    “謝過陛下!”李淵施禮過后,用袖子抹了抹眼角淚痕,然后在一名宦官的指引下,離開了大殿,到外面等候去了,他暫時剛被封侯,并無官銜職務,還沒有在這里旁聽朝會的資格。

    。著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