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荒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肉身渡海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肉身渡海

    這海水雖然具備了高強度的腐蝕,但是怎么說,這是相對于其他武者來說了,對于他來說,這種腐蝕性實在是太微弱了。

    因為他身負吞噬血脈,擁有吞噬一切的力量所在,這腐蝕之力和他的吞噬血脈相比起來,真的可以說是太弱了,不值得一提。

    而且他走上了**成圣的道路,**的強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肩的,這也是他強大的一部分原因。

    “嘿嘿,此人是要來搞笑的嗎?居然說沒有古舟也可以渡海?莫非此人是要肉身渡海嗎?”

    “這種傻事,也不是沒有人去做過,剛才不是有人因為爭奪不到古船,選擇**渡海嗎?嘖嘖,下場那可是一個悲哀呀,直接身死了,碎骨都橫陳在了滄海之中,喂養了其中的生靈!”

    “你說此人會不會效仿那個人,肉身渡海?”有人問道,他們旋即哈哈大笑,覺得大有可能,因為真的這個世界上,就有那么傻的武者。

    楚云搖了搖頭,并不理會他們,他邁步而走,旋即直接踏立在了滄海之上,滾滾滄海的海浪拍打,神秘的力量在散發。

    凜冽的微風撩動了楚云的衣衫,咧咧作響,顯得楚云有著無盡的威嚴,就像是一尊仙神在出巡一樣,帶著莫大的威壓。

    “此人此人真的是肉身為舟,要出海了!”有武者驚叫一聲,這在他看來,簡直就是死路一條了呀,但是那個少年還要嘗試。

    “不出幾個呼吸的時間,此人就要化為枯骨了,這是毫無意外的。”這個武者這般說道,他知道,這海水的腐蝕之力,即便是隔著那么遙遠的空間,他還是能夠感受到其中的些許凜冽之力。

    “此人有可能成功”其中一個始終沉默的武者說了這句話。

    “怎么可能!”其他武者搖了搖頭,對此持有否認的態度,他們知道此人必然是要隕落的,沒有任何的意外!

    “此人的身影,是不是有些熟悉”那個武者這般問道。

    “這”那些否認態度的武者神色微微一楞,這確實是有點像那個狠人的背影,他們都知道那個狠人是誰,就是蠻荒的新生殺神楚云!

    “楚云,真的是楚云!”驚呼的聲音傳來,他們對此覺得十分之震驚,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此地遇到了楚云,而且到了現在才將楚云認出來。

    此人真的世楚云的話,那么真的很有可能橫渡這一片滄海!

    “嘩啦啦!”

    楚云疾馳而走,他的身上裹挾這淡淡的光芒,這是吞噬血脈的力量,這吞噬血脈很是可怕,可以吞噬天地一切力量。

    過了一會,楚云的身形,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真的橫渡滄海”他們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無比之震驚,不過,他們并無太多的意外,因為這可是楚云呀,實力可怕到了極致的楚云!

    不管在域外,還是在圣元,楚云的名字也都是響當當的,斬殺了一尊帝子,而且坑殺了一尊至圣級別的存在,這都是相當之可怕的。

    楚云踏立在海浪之上,他神色淡然,心中沒有絲毫的波瀾,他體內的吞噬血脈正在運轉,他的速度很快,速度絲毫不遜色于那些古船。

    而且楚云的力量消耗,也并不是很多,因為他吞噬血脈一直都在運轉,將這些滄海都腐蝕之力吞噬掉,繼而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呼!”

    楚云吐出了一口濁氣,他朝著前方繼續趕過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前方已經是迷霧萬千了,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即便是魂念的察覺范圍,都是特別少的,只能看到方圓幾丈的距離而已。

    “嗯?”

    突然,楚云覺得通體一寒,他居然隱約之間,似乎聽到了有人在誦經,這是什么地方,楚云自然是知道的,這里乃是茫茫的滄海,昔日鴻蒙帝的蟄伏之地,怎么可能有人在誦經!

    楚云搖了搖頭,他將自己的戰力,警戒心等都提升到了極致了,他知道這很有可能就是危險的征兆了,所以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小心謹慎點為好。

    突然,楚云眼前覺得金色的光芒閃爍了一下,突兀之間,一座恢宏的廟宇遽然之間出現在了楚云的面前,這使得楚云心中微微一震,這是什么情況?

    “一座廟宇?”

    楚云眉頭一挑,他深吸了一口氣,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至今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這廟宇就是這樣突兀的出現了,沒有太多的前奏,憑空出現。

    “佛廟?”

    楚云認出了這廟宇的特征,和地球上的佛教非常的相似,他知道,這是第二始源星,和第一始源星有著太多太多的相似了。

    楚云在抬起眸子,掃了一下廟宇的牌匾,這牌匾上面,極為之驚人,寫著大雷音寺幾個古字,這古字散發出恢宏的雷音,宛若天雷在炸響一樣。

    “佛?莫非這鴻蒙帝就是佛教中人?佛教的開山祖師?”楚云心中微微一震,若是這樣的話,那么這個鴻蒙曾經在地球之中走了出來,到了星空之中,最終歸宿到了這片天地之中?

    “很有可能!”

    楚云這般猜測道,一切都對的上號,這才是最為驚人的事情呀。

    只不過,楚云沒有多想什么,這一切都僅僅只是他的猜測而已,他深吸了一口氣,而后準備踏入這一座廟宇之中,究竟真相是不是這樣,還是需要他前去看看的。

    “咻!”

    破空的聲音響起,楚云踏步沖進了廟宇之中了,可惜廟宇之中的香火氣息早已經消散,所謂香火,就是信仰之力的一種。

    不知道為何,楚云對于香火之力,信仰之力十分之敏感,覺得這兩種力量和氣運之力都是差不多的,都是劇毒,都是外物,和他的道念十分之格格不入。

    “一切都破敗了?”楚云搖了搖頭,看來這世間,還是沒有什么足以昌盛永久的勢力的。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