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大明影侯

第1022章誰不信因果輪回

    天下萬事皆有因果,有因就有果。

    雖然有些時候這個因果說不清楚,可能也不會來,也許來的時候太晚,但對于這些相信的人來說,他們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自己,在生活中一定要注意這樣的細節,不要把這個因果快速的印在自己身上。

    曲阜城里并沒有混亂,百姓們老老實實的在自己家里等待著朝廷的調查,朝廷官員們四處奔跑,這些調查組的人各有各的目標,他們將通過不同的方式提交報告,因為最終得出結論的他們,將會用他們的報告獲得一份最終的結論。

    這件事情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其實并不容易,朝廷沒有給他們太長的時間,他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所有的事情都做好,這件事,他們接到這個命令之后,一路北上所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他們曾經討論過用什么方式才能最快的將所有的事情調查清楚,最終得出來的結論,全部都是現場詢問。

    錦衣衛會給他們提供很多的資料和情報,那些東西能夠幫助他們印證他們所得到的消息是否是真的,真假其實在這個時候已經不太重要了,他也許只是說服那些大臣和天下百姓的一份證據吧,可是越是真就越能證明朝廷所做的是正確的。

    孔家發展了很多年,正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人針對他們,所以,對于整個城池的城防并沒有考慮得那么清楚,甚至可以說沒有太多的想法。

    如果是方中愈在這里,他一定會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沒有遠見了。

    位極人臣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功高震主就自然更愁皇帝記得,就算是建文皇帝朱允炆在仁慈,他們也沒有方中愈那樣的地位和在皇帝心目中的重要性。

    所以他們從來沒有考慮過那樣的情況,也沒有在朝堂上經營,而方中愈就不一樣了,如今朝堂中大多數的官員都與他有關系,就算是他沒有想過。

    要利用這些關系做一些什么事情,可是人都是會被主觀的情緒所影響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要做一些什么事情的話,放縱你的話,肯定比其他的一些人求爺爺告奶奶要,給輕松楚的多。

    這個世上本身就不是什么特別容易的事情,可是偏偏在這件事情上方中愈所做的這一切已經超越了很多人,甚至可以說在整件事情的進行之中,有太多的人,是沒有辦法把這一切做好了。

    離開孔家的張公公立馬跑了,他可不想在這里多呆一段時間。

    那些跟著他一起來的人們,看到張公公這個樣子,不僅有些好笑,不過仔細想來他們也能夠清楚,如果皇帝,甚至中的最后一句話不是那樣,他們也不會覺得有什么的,可偏偏是那樣一句話,這個時候那些人也有一些不淡定了,所以跟著張公公一起快馬離開。

    “留下一個人看情況,再去一個人,去鐵大人和駙馬爺那邊,告訴他們,我不參與這樣的事情了,然后,去海港那邊等著他們。”

    “是。”

    立馬就有人從他的隊伍出來,然后去做這樣的事情,按照他的吩咐接下來其中一個會留在這里,打聽好后續的情況,把整個情況弄清楚,剩下的一人自然會去駙馬爺那邊。

    “你說什么?

    他已經先走了?”

    耿璇也是一愣,這算是個什么情況?不是說好大家同進退的嗎?怎么突然就跑了呢?

    他也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可是按照他的構想,張公公既然是代表陛下來的這個時候不說會完完全全計較鐵大人的地位,可是,在某些情況下別人需要考慮他的意見的。

    怎么一下子突然就走了,而且都不回來跟他們打聲招呼。

    前來匯報的衛士,只好把剛剛在大殿里發生的情況,講述了一遍,特別提到了,皇帝圣旨后面的最后一句話。

    鐵大人和耿璇兩個人聽了之后相視一眼,最后也不得不選擇了沉默。

    這算是怎么回事呢?建文皇帝朱允文居然會這樣說話,這已經表明了他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失望非常的失望,既然如此失望,那么就不會支持他們做一些其他的動作了。

    事情是怎么發展到這一步呢?他們不了解甚至可以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建文皇帝朱允炆會這樣做,甚至連鐵新鐵大人這個時候都沒有搞清楚,如果他能了解一下之前張偉從近侍離開,所發生的那些事情的話,他就會大致明白,建文皇帝朱允文其實一開始并沒有這么多想法,甚至就像是一個調皮孩子似的,突然熊孩子皮一下。

    建文皇帝朱允炆他自己可是爽,可是其他人卻要為這件事情多擔憂一番,畢竟沒有誰清楚這件事和這句話出來之后到底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庭院深深繁華無比,雖然之前有些雜亂,但現在已經顯得無比鎮定,可是這樣的鎮定并沒有持續多久,在張公公前來把甚至一傳之后整個孔家又亂了。

    孔家族老這個時候都比較混亂,他們沒有想到建文皇帝朱允炆居然在圣旨的最后問了一句那么像民間百姓吵架的話語。

    有些人憤懣不平,畢竟整件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任,何況他們根本就沒有做錯什么,如果真的要是錯的話,也是朝廷有錯,朝廷不該這樣對待他們,這是他們最深的想法,有些人也不會,在自己有錯還是沒錯的時候都不會選擇承認,因為對于他們來講,現在的這一切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他們也不需要為這些事情負責。

    有人竊竊私語,他們認為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對他們來講,現在這一切都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之前所能承受的范圍。

    孔家家主,當代衍圣公這個時候,卻顯得無比的落寞,雖然他并不驚慌,可是他知道,孔家這一次算是栽了,甚至可能很久之后都沒有辦法再回復。

    “家主,您倒是說句話呀,陛下這樣說話,已經不僅僅是侮辱您個人了,完全是沒把孔家放在眼里。”

    “對呀,家主,您別再沉默了,大家都知道您肯定有方法,來搞定這些事情的,孔家這么多年的力量掌控在您的手里,您肯定能讓京師的那些大人物幫忙說幾句話吧。”

    大家議論紛紛,只要有人說話,立馬就會復合,在他們眼里,之前一個個都是推三阻四,甚至從來沒有想過孔家是他們的大的背景,可是如今一個個都感覺到了孔家可能要倒霉了,這棵大樹要倒了,所以紛紛的希望家主能夠出主意,甚至是拿出自己之前在今世的人脈關系幫助他們,改變現如今的這一次的命運。

    “好啦,都不要爭了,剛剛其實在傳旨公公來之前,你們恐怕也都給自己做好了打算吧,不管你們之前是怎么想的,現在也不用想方設法的逃走了,沒有用的,我相信你們已經嘗試過了,甚至被送走的人現在都被趕了回來,接下來不要響了,朝廷既然已經能夠做出這樣的安排,也就意味著整個曲阜通往外界的道路早就被封閉了。”

    孔家家主看著眼前這些雜亂的人群,心里有一些難受,這個時候你們擔心的依然是自己的命,就沒有一個人聽列祖列宗考慮過嗎?

    這可是孔家的大好基業,這可是在這個地球上,在如今的大明帝國,矗立了那么久的大家族。

    孔家家主很是難受,可是他又沒有辦法去解決,因為他知道,朝廷就是看到了他們如今如此的散漫,如此的不堪一擊,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對他們動手的。

    如果他的人脈真的有用的話,現在又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早就在那些調查組離開近侍的時候就會得到消息。

    可是事實是并沒有任何一個人向他傳遞過消息,也就是說,在京師的時候,那些人就已經達成了共識,不會有人向他傳遞消息,也不會有人幫他解決可能到來的麻煩。

    所有的一切都在袖手旁觀,他們沒有落井下石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好啦,不要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了,我們靜靜的等待吧,如果你們真的有自己的想法,那就去做吧,不過我得提前說一句,如果真的惹到了朝廷命丟了,孔家也不會替他收尸的。”

    孔家家主不想這樣說話,可是這是他如今表明態度的一種方式,整個朝廷現在的態度不明,但有一點孔家不會再是之前那樣的家族,所以他必須要為了保證整個孔家能夠流傳下去,整個孔家的足脈能夠延伸下去,否則的話他就是真正的大罪人。

    其他人或許沒有更多的想法,那些人之前只不過是依附在孔家,就算是孔家如今這棵大樹倒了,他們折騰幾年也會慢慢的翻身的。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孔家的這棵大樹恰恰是被他們自己住空的,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他們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雖然有些人根本就不清楚這些事件到底是怎么發生的,可是朝廷把這件事情說的也并不是把這件事情說的太透徹。

    聽到家主這樣說話,他們心里其實已經真的是無語了,甚至可以說有著深深的悲哀,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整件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們可是孔家的后代,可是現在卻淪落到這個地步,孔家在這種狀況下,恐怕根本就不會再有發展了,甚至恢復的可能性也會太少太少。

    “好啦,你們都是聰明人,過多的話我也不想說了,之前你們做的什么自己老老實實的盤算吧,朝廷現在能夠做到這一步,自然也能掌控更多的罪證,到朝廷的大軍和調查組來之前,你們要么處理好自己手中的事,要么老老實實的認罪吧,時間還久,生活還長,老夫不愿意看到你們重蹈覆轍,所以還是努力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說完這些話之后,孔家家主就選擇離開了他之前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可是,既然已經到這一步了,接下來的事情就與他無關了,他能夠留在這里,已經向朝廷表明了態度,那就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反叛,就算是離開,也不是這個時候,所以,朝廷的官員對他很是寬容,但接下來的事情難以說明,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更何況,他們做了觸碰到朝廷大義的事情上。

    聽起來似乎有些不道德,但這就是事實的存在,對于他們來講,如今的孔家肯定不會像之前一樣更加顯赫,甚至會遭受滅頂之災,但,那能怎么辦呢?之前的錯誤已經犯下了,這不是他們一個人的錯,而是整個體系的錯,已經出了這樣的問題,他們還是有權利買,所以整個帝國就變成了如今這種狀況。

    鐵大人和耿璇兩人,雖然在曲阜城里閑逛,但是他們也確發現了,這里很多東西都是新的,甚至在某種狀態下,也許這里面住的人都是新的,但是,他絲毫沒有去把這些事情說過,因為對于他來講,現在的心理裝不下太多太多的事情。

    “看來,老夫本以為自己可以當下整件事情的責任,不過,想來是失敗了,接下來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事情的發生,既然如此,老夫還是做個旁觀者吧,也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接下來老夫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鐵鉉知道,有些事情脫離掌控,可是非常迅速的,并不會因為他們現在所做的事情而就受困在控制之內,畢竟很多人還是覺得,今日別人能做,他們自己也能做,所以至于能不能承擔后面的后果,那就是兩說了,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在現在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他們好,甚至也是我們自己能夠接受的。

    孔家家主說完就選擇離開,留下了面面相覷的幾人,他們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不僅要耐心的等待其他人能夠做的事情,還應該去另一面焦急的等待,是的,這是一個因果。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