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大明影侯

第1090章 大明之各地變化

    大明的疆域非常的大,如今又在不斷的擴展,如今大明所掌控的地方已經超月之前歷代。

    所以大明對于地方的掌控也就越來越弱,這是一個時代的局限性,就算如今點了科技路的大明帝國,依然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

    只要人心得不到統一,只要這所有的事情還需要人去做,那么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這是一直都存在的,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講,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和之前一樣,大明帝國也是如此。

    黔國公,這一段時間,很是焦慮。

    朝廷中已經不斷的再將新貴和中式子弟放松外地,這讓他也漸漸的感覺到了壓力,畢竟他們家世代鎮守云南,總是會受到一些人覬覦的。

    這一次參與交趾故地的戰爭也讓他感覺到了更大的壓力,如果大明帝國的軍隊都和大明幻夜騎一樣,那么他們根本就沒有交戰的必要。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一定會直接投降,為了自己手下的軍隊,也為了他轄區內的百姓,如果真的讓戰爭在這個時候打起來的話,那些百姓們也不見得會支持他們,不管他們如今做的多好。

    那些土司們現在越來越老實了,原因無他,好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再加上朝廷也漸漸的讓他們的子女和漢家百姓一起學習,了解更多的東西,當所有的一切他們都知道之后就明白,現在的大名是不可抵擋的,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要不斷的去判斷所有的事情到底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樣。

    有些事情是說不清的,就好像在之前他們所明白的那樣,正是因為事情最終到了這一步,所以他們才需要對這件事情進行更多的判斷,我們沒辦法知道他們最終到底做了什么,可是現如今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就是如此。

    大明帝國和之前一樣,有太多太多的人在想著各種各樣的事情,他們既想在不違背朝廷法制的情況下為自己謀福利,同時也希望自己能夠真正的為朝東的百姓做一些事情。

    黔國公在回到國公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徹查國公府下屬所有的部門中是否存在著可能出現的漏洞和問題。

    貪贓枉法的事情,他不屑做,也不希望手底下怎么做,更何況當見識到了大明換一起的戰斗力之后,他更加的害怕這些人會不會給他帶來災難,他自己并不怕死,只是家里還有一大家子人呢,作為云南的土皇帝作為那些保護云南子民的。

    云南的百姓也漸漸的發現了,似乎這一段時間,界面上紈绔子弟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商人倒是越來越多了,南來北往各種各樣的好東西在云南境內開始大量的流通,這也是這一次戰爭所帶來的后續。

    漸漸的也有不少的消息傳出來,他們似乎明白了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內心里更加的感謝朝廷和黔國公。

    事情每次發展到最終一步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這就是如今他們所面臨的狀態。

    方坪在這里并沒有和大明幻夜騎做更多的接觸,他帶著他的人,如今正反復在教子故地的各處重要場所內,他知道大明打架這一片土地花費了不少代價,想要長久的占領這一盤土地,還需要更久的時間的治理,所以他打算在這里長期的堅持下去。

    他也在為朝廷接下來入駐交趾故地做準備,黃福即將到任交織布政史司最高領導,所以他們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能和他通力合作,當然他們的身份暫時還不會暴露。

    一個在最東方,一個在最南方,所有的事情都和他們之前想象的一樣,總是會慢慢的進行下去,大明帝國搞到如今這個地步,其實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讓更多的人做得更好是他們之后的目的,朝廷這一段時間來考驗的事情非常的多,但絲毫不影響他們現在所做的任何發展。

    隨處都可見熱火朝天的地方。

    因為他們現在都明白了,不管之前朝廷是不是有意的鼓勵他們,或者是刺激他們,現如今所有的東西做出來,最后都與他們自己相關,他們也明白了,如果想要過上更好的日子,不付出努力不付出代價是不行的,朝廷在驅趕著他們前進,想要建設更加強調一下美帝國,想要有更多的好東西都不得不努力的向外走。

    農村走到縣城,縣城走往府城府城走往京師。

    當大明帝國的戶籍制度越來越完善的時候,百姓的流動就開始大量產生了,這也是在當初將更多的消息記載在身份證明上做話費的重要時間,雖然這樣也許會引起大的亂子,但這些年來不斷的完善,也確確實實防備了不少事情,所以現在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大的問題。

    之前朝廷官員所擔心的,因為大量的百姓從地方離開,可能會引起各種各樣制度的崩潰,但是如今看來還算是在控制之中,畢竟人口是越來越多的,有人走就有人來,增加了流動性,那么就只要能夠吸引更多人來就可以了。

    在強調希望大明帝國能有更多的人口京師能夠吸引到更多的人,原因也非常的簡單,因為京師有著其他城市不具備的政治因素和經濟因素,他們來了自然能夠過上好日子。

    朝廷不斷的在宣揚大城市的好處,不僅僅是因為需要集中力量起來做更多的事情,同時也是希望朝廷現在所做的任何事情,能夠通過更多百姓的口傳往大明各地需要通過他們來吸引更多的人往大城市服務。

    更多的地方官員開始努力的將他們的特色介紹出去,也希望自己能夠引到更多的商人和百姓,畢竟只有貨物流動起來才能創造更大的財富這樣的宣傳理念已經深入人心,就算是那些普通百姓也知道將自己所種的東西拿出去變賣能夠換取不少的好東西。

    大明帝國越來越自由,雖然這個自由是有限度的,但是更多的百姓卻是非常喜歡,因為不再像之前一樣,什么事情都得擔驚受怕,甚至是所有的行為都被限制死死的,有的人做有的不能做,做與不做之間還被卡的死死的。

    帝國的改變是非常明確的。

    皇帝朱允文這一段時間非常的高興,因為方中愈已經跟他說了,南下的準備即將做好,皇帝將在近日啟辰離開京師前往南方視察,至于具體是哪個城市沒有說,因為這涉及到建文皇帝朱允文的安全問題,不可能這么早就把目的地和所有的地方都說好。

    皇帝高興的心情,讓皇宮里都變得有,氣憤了一些那些現如今留下來的太監和宮女們都非常的高興,他們能夠留在皇宮里,要么有的過人的本事,要么就是因為年紀大了不愿意出去跟在皇帝身邊久了,自然希望能夠通過更多的機會來判斷最終能否做到更多的事情。

    李易是皇帝家奴,站在他的角度上自然要為皇帝考慮,在皇帝第一次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他就已經建議皇帝不要做這樣的決定,因為外出實在是太危險,沒有什么是比得上皇宮安全的。

    司禮監的權力越來越大,不會干涉到朝政的運行,通證司的權力也越來越大,但始終沒有走到朝堂中去。

    作為皇帝近臣,他們要么是在做著皇帝的保衛和咨詢工作,要么就是做秘書工作,如今建文皇帝朱允文并沒有把他們扔到朝堂中去歷練,因為有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畢竟他們在皇帝身邊,雖然說如今的品級并不高,但這個職位還是很多人羨慕的,因為皇帝身邊的人好升官,這是他們達成的共識。

    歷朝歷代與皇帝關系好的官員基本上升遷都很快,所以他們也希望從這個這個位置走一個捷徑,但是這些年來通證司的官員并沒有太大的變動,一直都是之前的那些人,雖然說福利不斷的上升,但他們的品質并沒有向上,因為皇帝用習慣了他們依然是做著秘書的工作。

    得知皇帝朱允文又簽署了一批命令將宮里的太監遣送回家,減少太監的進攻他跪了下來勸阻道。

    “陛下如今宮中女子越來越多,您這個時候遣散不少的小太監恐怕公眾用人將會不足,甚至會引發動蕩。”

    不管皇帝作何感想,他必須要把這樣的話說出來,這是一個事實,近些年來皇帝本來已經刪減了不少,用作之前還往各地進行監察,甚至是礦產資源的查詢,年歲的收拾啊,甚至是軍中的青島史大量采用宦官。

    當年燕王朱棣能夠快速的向京師請進,就是因為有著宦官的幫忙,雖然在那個之后進入皇帝,朱允文對宦官多多少少有一些提防,但這些年來,這些人小心翼翼的伺候建文皇帝,朱允文已經沒有那么多的隔閡了,可是這些年來卻有不少的小太監們被放出宮去。

    以前隊伍那么龐大,隨時隨地都有人在幫忙,如今到達這個地步,他其實還是有一些擔心的。

    他心里甚至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人走茶涼,甚至是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哀,因為他害怕有一天這樣的事情會落到自己身上。

    “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放心,朕會把你留在身邊的,宮中如今用度不多,再加上不需要養這么多人,更何況你也知道女子確實在某些事情上要比男子上心的多,如今這些年來的發展你也看得清楚了。

    才撤一批人,已經能夠減少不少的事情發生了,更何況大明帝國到了如今這個地步,朕要是不帶頭做一些勤儉節約的事情恐怕民間的風氣就會更加的動蕩,正不希望他們老是拖著朕的脊梁骨說到這一切都是朕帶的壞頭。

    如今打掃工作和修補工作自然由工部承擔公里的那些太監們,以后也不用做這些瑣事兒,所以裁撤他們也是為了減輕他們的負擔,至于他們的去處,現如今各地已經有了明確的安排,所以不必擔心。”

    皇帝,朱允文也知道宮里人多嘴雜,這些年來有人不斷的離開,又有不少的新人進來,多多少少還是有不少人的攤子在里面的,雖然方中愈的錦衣衛對有些事情控制的很嚴,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些問題的,既然,隨時隨地還是會出現一些問題,那么就在源頭上把這些問題全部都抹殺掉。

    “是陛下。”

    皇帝已經這樣說了,李易就不作聲了,他之前考慮的,確確實實有很多關乎于自己的事情,如今皇帝陛下已經這樣說了,那么他也就不再關注了。

    畢竟是皇帝身邊的人,只知道他不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能夠安然的養老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他知道的秘密太多,皇帝不對他動手,其他人自然也沒有這個膽子,不過建文皇帝帝朱允文算是一個有德之君,自然不會在這些事情上過多的計較,所以他們會越來越多的注重這些事情。

    李易是天子家奴,自然凡事都要為天子考慮,在考慮天子的同時也為自己考慮,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挫折,建文皇帝朱允文如今的想法也是非常正常的,對于他這樣的人來講,事情到了如今這個地步,一就是一2就是2,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建文朱允文對于他這樣的想法還挺滿意,當然也挺理解的,不過他并不關心也不在乎,有些事情到達一定的地步,說出來反而不好了,竟然今天他已經說出來了,不管他們如何想如何猜測那就不重要了,這是一個格局的體現。

    兩個人的位置不一樣,自然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這也是現如今他們這種狀態下所能明白的一切。

    皇帝在高高在上的時候,是看不見黎明百姓的,除非他能夠腳踏實地的走一走,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建文皇帝朱允文自然要好好的珍惜一番,所以他一直都在做著準備,準備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做更多的事情。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