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六百六十七章:白天也探討人生

    “百里家有事兒,我先走了!”百里晴卻是聽不下去了,臉一紅,急急就走了。“二叔,你還楞著干什么?追啊?放心,鐘離家那些作死的,我會親自去炸的,你不必擔心。趕緊把二嬸追到,娶回家才是正事兒,要是說不服,二叔,脫,脫了睡服她!”恢復記憶的鐘離云姜,節操又開

    始裸奔了。

    “咳,嗯!”鐘離越雖然不好意思,但是卻是很認同鐘離云姜的話,所以,頭一點,他也跟著消失,追著百里晴去了。

    “娘子,咱們該好好地休息一番了!”百里寒現在沒那個心思去管那些作死的,反正這么多人在,不急著他們出手。

    沒等慕容輕輕他們說些什么,百里寒已經抱著鐘離云姜消失了。

    “他有那么急么?”慕容輕輕看著他們一個個消失了,嘆了口氣說道。

    “有……”槐槐卻是點頭。

    怎么不急,百里寒和鐘離云姜回到這里就直接被分開了,雖然時間也不長,但是,咳,這對于寵妻成癮的百里寒來說,那可就相當長了。

    現在什么都想起來了,可不得趕緊抱著回房去溫存溫存。要知道,最切實的擁有才能安撫內心的不安啊。

    “好吧。是該急的。”慕容輕輕也點頭,百里寒和鐘離云姜的經歷,分分秒秒對于他們來說,都是急的。

    慕容輕輕本來還好好的,只是突然又犯起了心悸,這讓蘇少謹整個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蘇少謹,你不要皺著眉頭,不好看了。”慕容輕輕說道。

    “好。”蘇少謹點頭,盡量讓自己不要那么緊張。

    “輕輕,你還好吧?”槐槐看著她,問道。

    “可能還是那天沒恢復好,沒事兒的,休息幾天就好了。”慕容輕輕說道。

    “等姜兒把這里的事情處理好,我們就回綠蕪谷。”蘇少謹說道。

    這里的藥材雖然都是珍貴無比的,但是,他還是喜歡綠蕪谷,只有回到了那里,他才能放心。

    “嗯。”慕容輕輕點頭,隨后便暈了過去。

    不過,她暈過去,蘇少謹和蘇少斐都沒有特別的緊張,蘇少謹抱起她,回了房間。

    “輕輕她……”槐槐看了眼關起了房門,擔憂地看著蘇少斐。

    “少謹會照顧輕輕的,你不要擔心。”蘇少斐拉過她,說道。

    “你們不想多說,我也不多問,只是,你們一定要答應我,不能讓輕輕有事兒。”槐槐不傻,慕容輕輕的問題,肯定是很嚴重了,至于是怎么個嚴重法,他們不說,她也不問。

    大概他們是想等鐘離云姜和百里寒把這里的事情處理完了,才一起離開吧。就是不知道,慕容輕輕能不能堅持到離開。

    “不會的。”蘇少斐點頭。慕容輕輕已經是他們綠蕪谷的人,自然不會有事兒,只不過,不會死,不代表不會受罪。

    那天咒術對慕容輕輕的傷害很大,雖然表面上的傷已經好了,但是那個傷留下的影響卻是一直都在。

    不會要了慕容輕輕的命,但是也不會讓她好過。

    他們都沒有對鐘離云姜說這些事情,是因為說了也沒用。百里寒抱著鐘離云姜直接回了峰頂他所住的地方。本來他是要將親自迎娶了她,給了她名份再帶她回來的,但是,那是恢復記憶之前的想法,恢復記憶之后,他只知道,這是他的娘子,早已經名正言順了

    。

    至于是否還要這里再迎娶她一次,這個他只聽他家娘子的。

    “娘子。”一進了房間,百里寒便直接親吻了下去。那久違的感覺,讓他幾乎把持不住。

    “百里寒,要不要給你納個妾?”鐘離云姜被他親著,臉也通紅了,一邊問道。

    “我只要娘子!娘子不乖,要罰!”百里寒說著,便加重了親吻的力度。

    “百里寒,如果那天你真的將那個女人娶了,你說我們會怎么樣?”鐘離云姜一邊推著他,一邊問道。

    “沒有那樣的如果!沒有記憶,不代表沒有腦子!看來,娘子是懷疑為夫的心。”百里寒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說道。

    “娘子,為夫在這里,還沒有娶你。”百里寒說道。

    “你想再娶一次?”鐘離云姜問道。

    “我聽娘子的。”百里寒看著她,說道。“我不想折騰,太累人。我也不需要這里的人去認同些什么,他們覺得我和你之間是不是名正言順一點兒都不重要。”鐘離云姜明白百里寒的想法,他只是不想讓她受委屈,不管是在四國還是在這里,他都

    希望給她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可是,她還需要什么身份?

    她就是百里寒的妻,不管在哪里,不管經歷多少,輪回幾世,她就是百里寒的妻,這是誰都沒有辦法改變的,也不是那一場婚宴就能說明什么的。

    “娘子。”百里寒看著她,這生生世世的輪回,他們之間經歷的一切,時刻都在他的腦海里浮現著,他愛她,用生命。

    “百里寒,處理這些事情,咱們就離開吧,我不喜歡這里。”鐘離云姜靠在他的胸前,聽著熟悉的心跳,她的心也總算安定下來了。

    “好。”百里寒點頭,他也不喜歡這里。

    “娘子,為夫餓了。”百里寒低下頭,在她的耳邊曖昧地說道。

    “需要我為你做飯?”鐘離云姜已經從他直接的眼神里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只是,她故意這樣說的。

    “我想吃娘子。”百里寒說著,便一把將她抱起,大步往床上走去。

    “百里寒,這大白天的,你就不能先忍一忍?”鐘離云姜看著他,說道。

    “不能!”還忍?他是個正常的男人,抱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還要忍的話,那太殘忍了。

    鐘離云姜還能說什么呢?男人是她自己的,他一直潔身自好,總不能是錯的吧?

    倆人就這樣,沒節操地白天也直接探討起人生來了。

    而另一頭,鐘離越追著百里晴到了她所在的院子里,正糾纏著。“鐘離越,你出去。”百里晴沒想到他會這么直接追到她住的院子來。這讓人看到了,又要說不清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