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邪王寵妻狠強勢

第五百四十一章 開張上班嘍

    第五百四十一章開張上班嘍

    白冉離開后蕭云逸便歇下了,再次睜眼時,閣主不知何時進門,正端著裝著蛇膽藥液的藥瓶仔細聞著。

    “師父,您來了。”蕭云逸連忙從床上爬起來,向閣主恭敬的行了個禮。

    “嗯,你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為何不來報我,若不是白冉差顏霖找我,我都不知道你這孩子竟如此固執。”閣主面色緩和了些,走到面前將他扶起來。

    “是弟子不好,不過小事而已,您不必親自來的。”蕭云逸聽到白冉的名字,眼中快速的劃過一絲異樣,隨后便恢復正常。

    “煉藥過程中耗盡靈力是極為危險的事情,這怎么能是小事?”閣主嚴肅的看向蕭云逸“聽你娘說,白冉來看過你了,怎么樣,還需要為師給你些恢復的丹藥嗎?”

    蕭云逸連連搖頭,開朗的彎起眉眼“師父您看,弟子現在恢復如常,白冉臨走時留了些丹藥給我,甚是有效。”

    這句話他倒是沒說謊,依照白冉說的,現在他體內的靈力充沛,若不是白冉提醒他一日后才能動用靈力,他定會現在就跑去煉制藥物。

    “無事便好,白冉的煉藥水平極為出色,想必給你的丹藥也比藥閣中大多數丹藥好些。”閣主微微點頭,后有抬起手來,看向手里的藥瓶。

    “這蛇膽,是誰煉制的?”閣主眉毛微蹙,掌心一團靈力將蓋子打開,里面黑紅色的液體混著淡淡的霧氣頓時飄散出來。

    “師父小心!”

    蕭云逸說著,火元素頓時將那溢出來的霧氣燃燒殆盡。

    閣主見狀也連忙將蓋子蓋好,神色更為凝重的看著透白的藥瓶。

    不過打開蓋子,里面的毒素竟然成煙霧狀擴散,他甚至聞到了刺鼻的腥味,這根本不是蕭云逸水平能煉制出來的東西。

    “說,這到底是誰幫你煉的,是不是天字院的哪位長老?”閣主眉頭緊鎖,語氣沉重。

    祭天大典的主丹藥本就是為了證明他少閣主的實力,從而穩固地位才讓他煉制,這若讓人知道煉藥過程竟假手于人,那蕭云逸最輕也會被人冠上玩弄權位的罪名。

    蕭云逸拿過藥瓶,在手里轉了轉,一抹疑惑在眼中閃過,速度極快。

    “是白冉煉制的,昨日弟子實在沒有精力繼續煉制,若不求她幫忙,蛇膽必會報廢,您知道的這蛇膽極為珍貴得來不易,弟子也是也是沒有辦法。”蕭云逸握著瓶子,低著頭,臉色襯得更為蒼白。

    閣主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面色有所緩解“你呀”

    “不過白冉此人可以放心,她與藥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是害你也會連累她失去藥閣的支撐,屆時鳳家很可能取消與她的婚約,她是個聰明人,不會做這種賠本的買賣。”閣主淡淡道。

    蕭云逸將藥瓶藏到身后,連連點頭附和閣主的話。

    “我瞧那蛇膽里除了毒素還有其他的東西,怎么回事?”閣主坐在一邊,忽然問道。

    蕭云逸眸子微怔,面上流露出一絲驚詫,只不過一瞬后便掛起燦然的笑,嘿嘿笑了兩聲,將瓶子塞到床頭,自己則走到閣主面前“是我想著那蛇膽毒素太過霸道,便往里加了些許藥效不錯的藥材中和一下,就算藥效被毒素所覆蓋,能掩蓋下氣味也好。”

    “嗯,你能有這種想法屬實不錯,我看你也恢復的差不多了,藥閣那邊還有些事情需要我處理,你可要多多注意,不能再犯這次的傻事,待為師空閑就會來看你。”

    閣主站起身,眼神自角落里的小藥瓶上移開,神色寬慰的拍了拍蕭云逸的肩頭。

    “師父您就放心吧,弟子可不是會吃兩次虧的人!”蕭云逸恭敬的行禮,笑著將閣主送出府外。

    回到屋內,蕭云逸抓起那藥瓶,用靈力將瓶口先封好,再小心翼翼的拔開蓋子。

    里面黑紅色的黏稠液體微微晃動,刺鼻的腥味撲面而來。

    蕭云逸忍著難聞的氣味抽了抽鼻子,杏眸頓時瞪大。

    “怎么會這根本不是她的靈力”

    白冉回去后連睡了一天一夜,睡前抱著白暮秋煮的湯吃了半個桌子的東西,嚇得白暮秋一個字也沒敢問。

    今日她準備去馴獸場看看,雖然很不想見到白俊霆,但工作還是要做的,再說她只是替馴獸師們問診而已,白俊霆行蹤不定,說不定她根本不會遇見。

    上次秋歌堂的掌柜來送賬本,連帶著拿來不少藥液,白冉挑了十幾瓶帶著,又挑選了些恢復氣血止血調養的丹藥放進戒指里。

    白暮秋端著早膳走進來,看見站立著的白冉怔了一下。

    “你總算醒了,再不醒我就要去藥閣請那地院老頭來救你了咦,你這是要去哪兒?”白暮秋將早膳放在桌上,一抬頭便看見白冉正擺弄著自己的頭發。

    這丫頭不出門從來不會刻意打理儀容,能老老實實的坐在鏡子前梳頭發,必是有不小的場合要應付。

    “我去馴獸場。”白冉回道。

    “不是每月五日看診嗎,你這才剛剛休息好,這么著急做什么?”白暮秋不悅的擰起眉毛。

    白冉站起來,乖巧的坐到飯桌前,抱著溫熱的碗,咧開嘴笑起來。

    “這不是拿了人家的錢必須要去嗎,我得趁著白俊霆沒想起我的時候去,省的碰到他尷尬。再說我都睡了一整日,再休息豈不是成豬了?”白冉眨了眨眼睛,水眸中閃著淡淡的光亮。

    一雙筷子頓時敲響她的腦門,白暮秋無奈的撇撇嘴,將盤子拉到她面前“吃了睡睡了吃,你與豬也沒什么區別。快點吃,吃完了快些走!”

    白冉摸了摸腦門,傻樂了兩聲,乖乖的吃起飯來。

    有人管的感覺真好啊,白暮秋不在的時候雖說鳳離歌也會常來做東西給她吃,但也不會這樣睜眼閉眼都有一桌子熱氣騰騰的飯菜等著她。

    “也不知道以后嫂子是個什么樣的人,能嫁給你真是八輩子的福氣!”白冉嘬著筷子,幸福的感慨著。

    “還知道操心你兄長?我還以為你腦子里只有你自己的婚姻大事呢!”白暮秋抿嘴,拿起一塊糕點便塞到白冉的嘴里“吃飯還堵不上你的嘴,再胡說以后就都別吃了。”

    白冉還想說什么,白暮秋又遞來雞蛋,直接堵住她的嘴。

    吃完后,白冉便趕到馴獸場,門口的兩位侍衛大哥一見到白冉,頓時肅然起敬,握著刀齊刷刷的彎下腰去。

    “白大師,您來了!”

    白冉被嚇得站在臺階下面,感受著身后不斷有人投來疑惑的目光,臉色訕然。

    “我不是什么大師,我叫白冉,若是不喚名字喚我姑娘便可”白冉邁了一步,低聲提醒道。

    上回見面還追著她跑呢,這回就行著大禮叫她大師?

    馴獸場從上到下都這么精通于變臉藝術嗎?

    “白姑娘,上面吩咐了,只要您來,馴獸場上下必要好生相迎,您請跟我來吧?”其中一位侍衛側了側身子,彎腰抬手,示意白冉往門內走。

    白冉嘴角不由的抽搐起來,這么殷勤,她怎么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不管了,不就是看病嗎還能有生命危險嗎?

    白冉抬頭挺胸,大步邁進了馴獸場的大門。

    一路上,所有路過他們二人的人都會對她點頭示意,甚至有人會小聲喚她白大師,可她根本不記得見過這些人。

    “侍衛大哥,他們怎么都認識我”白冉小聲問道。

    “前幾日,三會長便傳下來一份姑娘的畫像,要求馴獸場上下人人識得畫中人的樣貌,見到你時必要以禮相待。再者說姑娘的秋歌堂太出名,馴獸師們拿了姑娘的藥后都贊不絕口,所以人人對您都是真心稱贊的,也都愿意按會長的吩咐照做。”侍衛邊引路,邊恭敬回道。

    “畫畫像?”她還有畫像!

    “是啊,我也看過,大約是姑娘您的半身畫像旁邊還畫著幾個小藥瓶,最上面寫著秋歌堂三個字。”侍衛說著,輕輕搖頭“姑娘本人比畫像上好看許多,那畫像畫的,屬實不太清晰”

    不清晰?畫像怎么個不清晰法?

    照這么聽來,白俊霆是讓人花了張秋歌堂的宣傳畫,然后她就成了秋歌堂的代言人一并畫了上去。

    沒想到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能有設計廣告的好想法,她倒真想看看那畫像什么樣子。

    馴獸場的主館極大,但也一共就三層,外加底下斗獸場一層,侍衛帶著她去往二層的一處空曠的廳堂內,推開門,便不再進來。

    “白姑娘,這是三會長特意吩咐給您看診的地方,您若有什么需要,只管差人去說,或是到三層直接找三會長也行。”侍衛說完,行禮后便離開。

    廳堂比她想象的還要大,走進去里面還有兩個隔間,隔間內放著書架,上面全是書籍。

    “白俊霆還挺夠意思,竟然這么大排面。”白冉滿意的在隔間內轉了兩圈,一出屋便怔在了廳堂中央。

    這墻上是什么鬼東西!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