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權門第一閃婚

第1082章 1097、我們的事雨女無瓜

    第1082章1097、我們的事雨女無瓜

    盡管已經想到成烽萬一有事,婆婆蘇旸鐵定不會放過自己,但唐笑還是沒想到,蘇旸居然這么快就找上門來。

    成烽離開承北的第二天,一到早上,唐笑剛剛開始工作,就聽見門外一陣喧嘩。

    “不好意思,這邊是我們醫生的辦公室,您是哪位?您不能隨便進去!”

    “這位阿姨,您有什么事?”

    “讓開!”

    “阿姨,真的不能隨便進去的”

    “哼。”

    “哎呀”

    “小心!”

    似乎是外面有小護士摔倒了。

    又似乎是因為跟病人家屬起了什么沖突。

    唐笑皺了皺眉,放下正在寫的病歷,起身朝門外走去。

    聲音聽起來是從門外的走廊上傳來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

    唐笑從里面推開門,正好外面的人也正在推門,門里門外兩個人登時撞了個滿懷。

    “不好意思啊”

    唐笑連忙扶著門框站穩,嘴里抱歉地說著。

    結果一抬眼,就愣住了。

    站在自己對面,被身后的一個西裝男扶著,氣咻咻地瞪著自己的,不正是自己的婆婆蘇旸么?

    她嚇了一跳,喃喃道:“您怎么來了”

    蘇旸后頭,有個瘦瘦小小的護士被旁邊的護士攙著站起來,興許是先前去攔蘇旸時被蘇旸的保鏢擋了下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唐醫生,您認識這位阿姨啊?”

    護士怯生生地問。

    “嗯,我認識,你沒事吧?”

    唐笑關切地問。

    “啊,我沒事!既然是您認識的,那我們就放心啦。”

    兩個小護士朝唐笑笑了下。

    現在醫患關系緊張,她們見蘇旸氣勢洶洶,又怕脾氣溫和的唐醫生被欺負,所以才會將對方攔在門外盤問,誰知道,那保鏢太兇了,見她們試圖去拉住那個阿姨,就把她們往旁邊推。

    個子瘦小那個一個不小心沒站穩,自然就摔了。

    “麻煩你們了,去忙吧。”

    唐笑說。

    “嗯,我們就在旁邊休息室,唐醫生您有事就叫我們哈。”

    那兩個護士還是有點不放心。

    唐笑有點感動了,難為她們這么為自己操心。

    “好,我知道了,謝謝啦。”

    關上門,把明顯來者不善的婆婆請進屋內,唐笑心里忐忑極了。

    這一看就是興師問罪來的,就是不知道,這罪名得有多大。

    默默在心里嘆息一聲,她走到飲水機前,拿起一次性紙杯給蘇旸倒了杯熱水。

    一轉身,只見婆婆已然坐在了自己辦公桌后的椅子上,一副主人的架勢。

    唐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想,婆婆還真是一輩子富貴,到哪兒都是這種自個兒才是老大的氣勢。

    唐笑將裝著熱水的紙杯放到蘇旸面前,自己在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您今天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她問。

    “哼,唐笑,你干了什么好事,自己心里不清楚?”

    蘇旸怒瞪著唐笑說。

    “我最近真沒干什么啊?”

    唐笑一臉無辜。

    “你還裝?”

    蘇旸氣壞了,重重拍了下桌子,咬牙切齒地說:“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你這輩子非要來禍害我們成家人?禍害一個烈子還不夠,現在連老二也!唐笑,你到底憑什么讓他們對你言聽計從的?”

    唐笑促狹心起:“因為我長得好看?”

    “?!”

    蘇旸被唐笑的厚臉皮驚了下,一時竟然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唐笑低頭忍笑,咬了咬嘴唇,迫使自己嚴肅起來。

    再抬起頭,她神情鎮定中,帶著一絲沉痛。

    “發生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阿烽為了謝玲瓏傷心欲絕,找我哭訴后說說不想活了!我好說歹說,才把他給勸住了。難道他真的做了什么傻事?”

    “你說什么??!”

    蘇旸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出,又一次驚呆了。

    唐笑眨眨眼,一臉疑惑:“怎么,難道您不知道這件事么??”

    蘇旸:“”

    她還真沒想到二兒子居然想過輕生。

    這孩子怎么這么傻?!

    又見唐笑一臉悲痛地繼續說道:“其實也可以理解的,年輕人為了愛情做什么傻事都不足為奇,畢竟,他和謝家老二都打算結婚了,突然間被宣布悔婚,他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呢。”

    蘇旸:“你說的都是真的?”

    “嗯?是啊,阿烽真的很難過,我已經用盡了渾身解數來勸他,他答應我不做傻事的。要是他真的做了什么傻事哎!”

    唐笑嘆了口氣,不說話了。

    蘇旸倒是忍不住了:“唐笑,你不知道他離家出走了?”

    “啊?是么?”

    唐笑驚訝地捂住了嘴。

    小聲嘀咕了句:“他都二十多歲的人了,在外面玩幾天,好像也不叫離家出走吧”

    “唐笑!”

    “嗯?”

    唐笑無辜臉。

    蘇旸莫名有種拿她沒轍的感覺。

    “不是你慫恿成烽出國去找謝玲瓏的?他走之前就見過你!除了你,還能有誰給他出這個餿主意?!”

    她眉頭緊皺,努力說回正題。

    “我不知道啊”

    唐笑攤攤手,一臉茫然的模樣。

    “我只知道他不想活了,可不知道他要去找謝玲瓏。不過,說實話去找謝玲瓏,總比在家割腕或者吃安眠藥好點吧,您說呢?”

    蘇旸:“”

    唐笑強忍笑意,繼續胡謅:“我想,他之所以能做出這個決定,還是因為太愛您,太愛他的家人,所以才貪戀這個世界的美好,不愿意就此輕生。看來,他真的長大了,學會勇敢地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了您應該為有這樣的兒子而感到驕傲啊!要是他成功把謝玲瓏追回來,那謝家成家不又能重歸于好了嗎?這才是皆大歡喜啊!這么值得高興的事兒,您為什么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啊?”

    唐笑仿佛已經看到了成家與謝家握手言和的畫面,渾身上下洋溢著一股喜氣洋洋的氣息。

    這不禁更讓蘇旸感到迷惑了。

    難道,二兒子出國真不是唐笑這女人慫恿的?

    可要不是唐笑,還能有誰?

    說起來也真是氣人,自打唐笑進門以后,成烽也好成萌也有,一有什么事就跑去找她拿主意,眼里都沒自己這個媽了!

    她唐笑憑什么?

    一個外姓人,還有臉插手他們成家的事?

    蘇旸想到這里,又來氣了。

    “唐笑,你可別想著拿話來誆我,依我看,成烽之所以敢跑到國外去,就是你指使的!”

    “您這可就冤枉我了。我哪兒那么大的魅力啊,能讓成烽聽我的?”

    唐笑真是無奈了。

    “哼,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先前不知道怎么勾引的成烽,讓他被你迷得五迷三道的。”

    “”

    唐笑無語了。

    都說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她之前不想把氣氛鬧僵,只能拼命演戲,可現在,這婆婆說話越來越氣人,她都快憋不住了。

    默了默,她盡量心平氣和地說:“我覺得您不應該這么想我,更不應該這么想您兒子。成烽這么大的人了。他有分寸感,不會做出您所說的那種事。您就算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您自己的兒子吧。”

    “我自然相信我兒子,可我不信你。唐笑,我也是想不通,你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讓我兩個兒子都為了你著迷?”

    蘇旸靠在椅背上,頗為不屑地打量著坐在對面的唐笑。

    在她眼里,唐笑當然是平平無奇的。

    她穿著松松垮垮的白大褂,頭發隨意束在腦后,臉上素面朝天,唇色很淡,除了白皙之外,一無是處。

    蘇旸是只能夠欣賞那種精致優雅的名媛式的美的。

    在她眼中,謝家姐妹是頂級的美麗、優雅,適合做她成家的媳婦。

    像唐笑這種,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甚至,她看著她略顯凌亂的頭發,和沾了一點點灰的黑色平底鞋,都忍不住從心底里發出一聲冷笑

    蓬頭垢面,毫無品味,粗鄙不堪。

    再一想想她那兩個兒子

    大兒子英俊高大,渾身上下無一絲瑕疵,是放在偶像劇里也挑不出一絲毛病的完美男神。

    二兒子精致俊美,年輕帥氣,是典型的能夠迷倒萬千少女的翩翩美男子。

    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她的驕傲。

    承北多少名媛想要嫁入他們成家啊!她都從那些女孩中挑花了眼。

    可誰曾想,兩個兒子居然都會被面前這個一無是處的女人吸引呢?

    二兒子倒還好,及時醒悟,愛上了謝家老二。

    大兒子呢,為了這么個女人,寧肯住在那么簡陋的地方,身邊也沒人服侍,據說還經常給這女人做飯

    她光是想一想,都感到難受。

    她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怎么過得這么委屈呢?

    這還不是都得怪唐笑這個小狐貍精!

    蘇旸牙都快咬碎了。

    太氣了。

    實在是太氣了。

    又想到謝家老大不覺又是一陣遺憾、痛心!

    唐笑清清楚楚地看見蘇旸眼中的鄙夷和不屑。

    換成以前的她或許會生氣委屈,但現在,她已經沒那么在意了。

    畢竟,婆婆不喜歡自己,看不上自己,這是鐵板釘釘的事實。

    她不可能改變婆婆的觀念,也不可能改變自己,讓自己變成婆婆喜歡的樣子。

    就算她努力裝成名媛貴婦,那也不是真正的她啊。

    所以,與其強行改變自己,讓別人喜歡自己,倒不如大大方方做自己呢。

    唐笑淡然自若地坐在沙發上,任由蘇旸的目光肆意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她拿起自己的保溫杯喝了口水,十分淡定地開口:“我說了,您大可不必認為成烽為我著迷,我也沒什么能讓他著迷的。至于成烈我們夫妻倆是真心愛著對方,并不是我單方面的使什么**記勾了他的魂兒,以您對您兒子的了解,您覺得他是那么輕易被女人勾走的么?他為什么喜歡我,自有他的理由,您可以不喜歡我,但您不能把您的兩個兒子當成那種淺薄之輩啊。”

    蘇旸本來是拿話來刺唐笑,以為唐笑會露出本性,誰知道唐笑居然伶牙俐齒地反駁自己,這不由得讓她更加生氣了。

    “在我兒子面前裝的柔柔弱弱的,在我面前就這么牙尖齒利,唐笑,你們這種女人,還真是隨時隨地都有兩副面孔啊!”

    “你可真是高看我了。”

    唐笑無語地說:“不瞞您說,我在您兒子面前,也是這么的牙尖齒利。”

    “你!!”

    蘇旸氣壞了,拿起面前裝著熱水的紙杯就朝唐笑摔過去。

    唐笑躲都沒躲,紙杯“啪”一聲在唐笑面前半米處墜落,濺起的水花弄臟了唐笑的褲腳,但她并不在意。

    見她面不改色,憤怒的蘇旸又拿起唐笑桌上的病歷本朝她砸過去。

    病歷本比紙杯重,唐笑這次迅速起身躲開,病歷本落在自己剛才坐過的椅子上

    沒想到她婆婆瞄得還挺準。

    “您別再摔東西了,沒用的,當心氣壞了身體。”

    唐笑皺著眉站在門口說。

    “少在這兒假惺惺!”

    “那隨您的便吧,我要去工作了。”

    唐笑拿起病歷本往外走。

    “你站住!”

    蘇旸站起身怒指著唐笑。

    唐笑回頭,目光平靜地迎接著蘇旸幾欲噴火的眼神。

    “您還有什么話說?罵我就算了。”

    “唐笑,你跟我兒子,不可能有好結果的。”

    蘇旸說。

    “雨女無瓜。”

    唐笑微微一笑,開門走了出去。

    蘇旸:“??”

    蘇旸不知道“雨女無瓜”是最近比較火的網絡語,也就是“與你無關”的意思,因為唐笑這句話,她硬是想了半天,沒想出來唐笑到底說的什么。

    但被這么一打岔,倒是忘了發脾氣。

    本想著過來找唐笑泄憤,誰知道自己白白生氣,對唐笑半點影響都沒有,蘇旸十分郁悶。

    可她又不能真的一個人在唐笑辦公室摔東西

    摔給誰看呢?只會顯得自己沒風度。

    悻悻然帶著保鏢離開,蘇旸也不想直接回家,畢竟回家去,也沒人能說話。

    越想越是不甘心,蘇旸直接殺到了成烈那兒,打算去找成烈告狀。

    但,成烈聽了事情前因后果后,倒是無比的平靜。

    “媽,這事兒不怪笑笑。”

    剛從訓練場上下來的成烈一邊擦汗一邊說。

    他可沒想到,今天剛拉著一幫新人搞完特訓,就能被他媽找上門來吐槽自己媳婦。

    要他說,聽他媽嘰嘰歪歪這些,實在是比帶著那幫新人負重跑十公里還累。

    “怎么不怪她?就是她給你弟弟出的餿主意!”

    訓練場邊上太熱了,哪怕有保鏢給打傘,蘇旸還是曬得受不了。

    再看兒子在太陽照耀下滿額頭的亮晶晶的汗水,蘇旸一陣心疼。

    成烈倒是看出來他媽不經曬,帶著他媽朝辦公室走去。

    進了辦公室,成烈從墻角的紙箱里摸出兩瓶純凈水,給了他媽和他媽身后的保鏢一人一瓶,然后自己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

    蘇旸一看就急了,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去搶過那瓶冰水。

    “誰讓你喝冰的?你胃不好,不準喝。”

    成烈熱得不行,也渴得不行,被他媽把冰水給搶走了,卻并不惱,只笑笑說:“您又什么都知道了?”

    “哼,我怎么不知道?以后我得讓李肅幫我盯著,不準你喝冰的。”

    蘇旸撇撇嘴說。

    “行行,知道了。”

    成烈不以為意,又從紙箱里拿出一瓶純凈水擰開,一口氣喝了半瓶。

    “媽,您坐,有什么話慢慢說。”

    蘇旸在成烈的辦公桌后面坐下來,氣鼓鼓的:“要不是唐笑,成烽根本不會離家出走。”

    成烈不急不惱,只說了一句:“這事兒是我給成烽出的主意。”

    “什么?!”

    蘇旸愕然。

    “您就別怪我媳婦兒了,她是無辜的。要罵您就罵我吧。”

    成烈淡淡地說。

    蘇旸瞪著成烈,心里又是氣,又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很不愿意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成烈和唐笑結婚以后,脾氣變好了很多。

    以前成烈脾氣也不差,但多多少少有點大男子主義,說話做事有時候也有點沖,跟他爸爸年輕時候一個德性。

    但結婚后,成烈是真的變得溫和了,成熟了。

    蘇旸心情復雜。

    她很想告訴自己,這都是那個小狐貍精的陰謀詭計,成烈只是被她一時迷惑。

    但都過了這幾年了,有些事,她也漸漸看得清楚。

    成烈是真的愛她。

    她也是真的愛成烈。

    要不是真的愛,成烈又怎么會為了她做出改變呢。

    蘇旸盯著成烈看了半天,才說:“真是白養你了,什么都向著你媳婦兒。”

    “我媳婦兒真的特別好。”

    成烈咧嘴一笑。

    那笑容特別的英俊,也特別的燦爛。

    蘇旸本來預備了一大堆話,都是要說唐笑的不是。

    可看見成烈的這個笑容,她那些話不知怎么的都咽了回去。

    算了。她忽然有點心灰意懶。

    這天,成烈回去得特別早。

    唐笑知道成烈最近有點忙,所以已經做好了晚上去療養院食堂吃飯的準備,沒想到,剛到五點半,自己才脫下白大褂,成烈就來了。

    他應該是回去洗了個澡,看著十分清爽,身上穿著件白色的短袖,和藍白條紋的休閑短褲,腳上一雙黑色人字拖,干凈又帥氣,說是還沒畢業的大學生都不會讓人懷疑。

    她真是太喜歡他身上這股干凈陽光的氣質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