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315 霸王花(24)

    寧寧也沒想到掉馬這件事會來的如此猝不及防,再三保證過自己沒有別的事再瞞著他,顧廷笙又用他那黑得嚇人得眼睛打量了她許久,才算是放過她了。.com

    寧寧舒了一口氣。

    不過她可沒忘了這件事是誰引起的,要不是于靜海多嘴,根本不會發生這么多麻煩事。不,不只是他,宋幼瑜的“功勞”不小啊。

    想到這里,她不由磨了磨牙,本來按照她的想法也沒打算一直瞞著顧廷笙,事實上也瞞不住。但那至少也得等她發展幾年,有一定規模,等到國內徹底亂起來的時候,顧廷笙即便想要教訓她,也不會像今天這么生氣。

    ……感覺就跟發現學生逃課早戀的教導主任似的。

    她忍不住看了眼顧廷笙的臉色,平平靜靜的,看不出一點生氣的樣子。

    顧廷笙裝作沒看到來自她的自以為隱晦的視線,他讓守在門外的羅漢進來,留下了黎禹在場,就將黎玲打發走了,幾個人討論了一下省城,目前的局勢。總的來說,于靜海雖然仗著日本人的勢頭,地位逐年攀升,但依舊比不上盤踞榮省多年的顧家。

    他們還是有很大優勢的。

    只不過,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于靜海勢大卻什么也不做,顧廷笙拍板說要尋找盟友。沒有人有異議,就是黎禹也聽得十分投入,三年前如果不是寧寧救了他的妹妹,可能連他自己這條命都要搭進日本人手里了。

    他不僅恨日本人,更恨那些為日本人賣命、反過來剝削同胞的漢奸走狗。只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太過卑微,實在是無能為力。

    然而他在寧寧和顧廷笙身上看到了希望,顧廷笙的厲害之處連三歲孩童都知道,至于寧寧,說句不夸張的,他認識她三年了,至今還沒看透她的底限到底存在哪里。

    本來他幫著寧寧隱瞞顧廷笙,還一直心懷忐忑,現在好了,一切真相大白,他終于可以輕松地站在顧廷笙面前了。

    將來他們夫妻兩人雙劍合璧,遲早會把那些入侵故鄉土地的侵略狗都趕出去!

    “老大,我這輩子遇到你真是太幸運了!”黎禹兩眼含淚地握住寧寧的手。

    幸運個鬼哦!

    寧寧僵笑著,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她的感官很敏銳,幾乎就在他手握過來的瞬間,就感覺到來自某人的視線沉沉落下來,仿佛能把他們兩人相握的手擊穿。

    等大家都走了,房間里只剩下她和顧廷笙,她就和顧廷笙說:“你別看黎禹那個樣子,其實他對自己人沒什么心眼的。他本職就是個騙子,欠了我一個人情,就答應我假扮醫生幫你治病,其實他膽兒可小了。”

    顧廷笙看她一眼,黎醫生,不,黎禹是什么人,他大概能看出一些,但他沒想到對方的身份竟是個騙子。

    不過,轉念一想,黎禹的演技也就有了解釋,顧廷笙又有些郁悶自己竟然被這樣一個人騙了足足三年之久,他自嘲一笑:“能騙到顧家的顧廷笙,說出去,絕對能讓他在詐騙這一行藐視群雄了。”

    “哈、哈哈……”寧寧再度詞窮。

    她想說黎禹有分寸,再說他如今早就不是騙子了,但她也知道,顧廷笙在意的根本不是黎禹的事,而是她。

    顧廷笙沒有再就這個話題多說下去,今晚為了等寧寧回來,他一直沒吃飯,兩人吃完晚飯之后各自回房休息。

    寧寧關上房門,隔絕了門外那道一直落在她背后的目光,她能感覺到那人站在她門口足有半小時之久。

    就在她忍不住想開門趕他回去休息的時候,她聽到了對面鎖扣轉動的摩擦聲。

    ……以及一道意味深重的、悠長的嘆息。

    “主人……阿三忍不住了……”

    還是阿三細弱的呻吟引起了她的注意。

    寧寧猛地回神,將蹭到她懷里一臉忸怩的阿三抱起來,“怎么了?”

    阿三本來是很喜歡順毛的動作的,但這回似乎不管用了,柔軟的貓尾巴蔫蔫的耷拉著,一雙墨綠的貓瞳竟然露出了縷縷金芒,瞳孔時而擴大,時而縮小。

    “嘔——”

    阿三忍了忍,又忍了忍,最終還是沒忍住,猛地跳離她的懷抱,趴在沙發邊上嘩啦啦吐了個痛快。

    毛球目睹這一幕,本來要撲過來的舉動戛然而止,硬生生卡在了半空中,糾結地瞅著主人那邊。

    “這是……什么?”寧寧目光落在那一坨仿佛打了馬賽克的東西上頭,嘴角抽了抽,表情變得有些一言難盡。

    胃里翻江倒海的東西總算吐出來了,阿三解脫似的趴在地上,聞言懶懶解釋道:“就是那個人魂的系統啊喵,它的味道好香,害我一直蠢蠢欲動。不過主人不讓吃,我只好把它關小黑屋了,哪知道那家伙都這樣了還不老實……”

    貓兒人性化地撇撇嘴,搞什么啊,當它是孫猴子嗎,在人家的胃里這么倒騰,那就別怪自己也惡心它一把了。

    不過……為什么都這樣了,聞起來還是很香啊。

    阿三一邊淚流滿面地唾棄自己,一邊目光垂涎地盯上了地上那坨馬賽克。

    “可是你這樣很惡心哎。”即使是主人,寧寧表示自己也堅決不慣這個壞毛病,她板起臉,“誰讓你隨地亂吐東西?給我咽回去。”

    話音一落,寧寧臉色先青了一瞬。

    阿三撥浪鼓似的的搖頭,“不要,我會忍不住吃了它的。”

    ……更惡心了怎么辦?

    “那要怎么辦,你別指望我把這玩意放到隨身空間里。”空間里還放著食物呢,真要這么做了,寧寧擔心以后吃東西時想起這一幕,那可真是什么食欲都沒有了。

    阿三糾結道:“可是,萬一我哪天忍不住吃掉了怎么辦?主人不是說留著它還有用嗎?”

    突然想起這一茬,寧寧不由有些沉默了。

    她思索了片刻,眼神盯住瑟瑟發抖的毛球:“這不是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放嗎?”

    努力縮小存在感的毛球:“!”

    “對哦。”

    阿三恍然大悟。

    第二天早餐,顧廷笙用餐用了一半,看了眼寧寧懷里粉色的毛球:“你這玩偶是不是褪色了?”

    “昨天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掉水里了。”寧寧淡定地給出解釋。

    毛球依舊生無可戀中,嚶嚶嚶,太過分了,太過分了,主人也是,那只貓也是,一個個都假裝聽不懂它的話,強行把那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東西塞進它嘴里。

    感覺球生就此失去了希望。

    “別管它了,回頭我再上一遍色就好了。倒是你啊,藥不要忘了吃,等你身體再恢復一些,我帶你鍛煉身體啊。”

    寧寧眼睛一掃,就發現了他身體的變化,她捏了一下顧廷笙的手臂,能感覺到薄薄的一層肌肉。

    想起寧寧從人群中閃現到于靜海面前的身姿,還有據說能在半天內鍛造出神兵利器的巨力,顧廷笙一瞬間生出了保持現狀也不錯,反正也打不過她說不定還要被狠虐的悲傷。

    “……好。”他還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