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時代

687【第二屆宋維揚慈善晚餐】

    第二屆“宋維揚慈善晚宴拍賣會”又開始了,不過這次模仿巴菲特慈善午餐,改為在互聯網上進行公開拍賣。

    得知此消息之后,丁三石和張朝揚都親自打來電話,希望由網易、搜狐來承辦拍賣活動。

    宋維揚突然難以抉擇,感覺答應誰都不好,于是把拍賣會交給云網來做。

    在宋維揚的強烈建議下,卓越網跟云網談判大半年,終于在11月初達成收購協議。卓越網出資1.2億元,收購云網90%的股份。在交易達成之后,云網創始人朱志剛繼續擔任CEO,并擔任卓越網副總裁,還將獲得卓越網1%的股權激勵。

    云網的總部就在京城,宋維揚在錄制《高端訪問》的第二天,還專門抽空召見了朱志剛。

    朱志剛這個人挺有意思的,北理工畢業后被分配到航天部下屬企業,只干了一年就辭職下海,跑去給私企開發電子郵箱和系統集成。

    我們前文說過,中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網吧是實華開,老板曾強當年叱咤中國互聯網界。而實華開網吧,朱志剛也有微量股份——曾強負責投資和出主意,朱志剛負責做實際工作,算是以技術和勞力入股。

    實華開網吧走上正軌之后,朱志剛就拿著錢創業單干去了。他的創業項目是電子商務,但不賣衣服也不賣電腦,而是專門在網上賣IP電話卡,接著又把業務范圍擴大到虛擬道具、游戲點卡等等方面。

    網易和搜狐等巨頭看到這玩意兒很賺錢,于是也跟著開設相關業務,投資巨額資金建設網站,專門賣各種卡。

    但是,金融街網站投資1000萬,籌備了三個月,只做了三個月就關門。網易和搜狐投資數千萬元,瘋狂做宣傳推廣,還請高級美工把網站搞得漂漂亮亮,卻都只做了九個月就無奈放棄。只有朱志剛的云網,以粗糙到爆的頁面,可憐的宣傳資金,生生頂住這些大網站的競爭,現在已經占據90%以上的市場份額。

    這樣就能理解,為什么云網的要價那么高了,在電子商務網站集體虧損的時代,云網早在2004年就已經實現持續盈利。

    宋維揚還打算讓云網采用支付寶,誰知都在收購談判期間,朱志剛不聲不響的推出“支付@網”系統——云網居然自己做起了支付系統,而且跟國內四大行、招行、民生行都達成了合作協議。

    在另一個時空,云網的衰落跟經營理念有關。

    朱志剛做電子商務是受8848影響,結果8848被資本所裹挾,創始CEO被股東聯手逼走,現在已經變得半死不活。前車之鑒,讓朱志剛對資本抱有深深的忌憚,這導致云網一直缺乏擴張資金,只能在那一畝三分地打轉。

    隨著央行對網絡支付的監管越來越嚴格,小小的云網拿不到網絡支付牌照,無法繼續開展業務,終于還是宣告關閉了。

    朱志剛后來變成了天使投資人,到處投資科技公司,是洋蔥基金的聯合創始人之一。

    讓宋維揚驚訝的不僅是云網推出了支付系統,而且還在朝著C2C平臺發展。那些賣卡的商戶可以注冊成為云網會員,云網從中賺取傭金,這個業務甚至已經開始盈利了。

    從短暫的接觸來看,朱志剛此人還是很有能力的,唯一的缺點是商業格局不夠大。

    而朱志剛這陣子則春風得意,賣掉云網90%的股份,雖然分了不少錢給合伙人,但也一下子讓他成為千萬級富翁。而且他還保留了云網CEO職務,并擔任卓越網副總裁,甚至獲得董事長宋維揚的召見,宛若已經走上人生巔峰。

    對于慈善晚宴的拍賣,朱志剛非常重視,從頭到尾都親自負責。

    晚上7點45分,朱志剛提前敲下一行文字——“拍賣開始!”,只待八點鐘準時發送出去。

    然后就出現了尷尬場面,手下就驚慌大喊:“朱總,服務器要崩了!”

    “服務器怎么會崩?”朱志剛問。

    手下一臉便秘表情,答道:“之前還好好的,但就在剛才,突然有大量用戶注冊。再這樣下去,服務器肯定要被擠得崩掉!”

    由于遲遲不愿接受融資,云網的資金一直很緊張。朱志剛不得不精打細算,做電商居然搞零庫存戰略,甚至可以讓公司資金一年轉52圈,云網最早的服務器用來打《山海經》都卡,去年新架設的服務器每臺不超過5萬元。

    被卓越網收購之后,雖然得到一筆資金注入,但云網依舊自負盈虧,還是精打細算那一套。

    朱志剛也猜到拍賣宋維揚慈善晚宴,會讓網站的流量大大增加,因此他咬牙架設了三臺20萬元的新服務器。誰知還沒開始拍賣,服務器就要被擠崩了,這讓朱志剛直接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怎么辦?

    這可是董事長的慈善晚宴拍賣會!

    而另一邊,則是新聞發布會現場,線下活動由胡潤來主持,請來了不少記者和土豪老板。這些土豪可以現場參與競拍,他們每次舉牌都由工作人員輸入電腦,而記者們則是全程圍觀。

    現場發布會早在7點20分就開始了,胡潤東拉西扯搞了不少活動。終于,他看著大屏幕說:“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女士們,先生們,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了。宋維揚慈善晚宴拍賣會……”

    突然,一個工作人員跑上來,湊到他耳邊說:“胡潤先生,云網那邊出問題了。”

    “什么問題?”胡潤問道。

    工作人員說:“好像是網站崩了,我們為現場富豪注冊的賬號,剛才全都卡著不動了,退出去再登陸怎么也登陸不了。”

    胡潤:“……”

    不管是胡潤,還是朱志剛,都低估了這場拍賣會的影響力。

    這不但是中國首富的慈善晚宴拍賣會,更是中國第一次舉行全國性的大型網絡拍賣會。他們之前都拿巴菲特慈善午餐網絡拍賣會的數據做參考,誰知咱們中國人更喜歡看熱鬧,參與人數和圍觀人數都是美國那邊的10倍以上!

    也怪胡潤的宣傳太給力,全國媒體自發配合,這場拍賣會已經鬧得人盡皆知。

    甚至許多網民連游戲都不打了,整個工會扎堆跑去云網湊熱鬧。然后他們發現云網居然還賣點卡,還賣各種游戲道具,于是紛紛注冊賬號逛商店,不少玩家還趁機買了幾單。

    不打游戲的網民,也停止聊天泡論壇,有人還打算參與競拍。反正只要交1000元的保證金(可退),填寫好自己的身份信息,就能參與網絡拍賣。能不能拍下先不提,但只要參與其中,回頭就能跟人吹牛逼。這些人里邊,順手在云網買上網卡、電話卡的也不少,因為比線下購買要便宜一點。

    最最讓朱志剛無語的是,這些網民大部分都提前10多分鐘涌入,根本沒給他留多少反應時間。

    胡潤連忙撥打電話:“朱總,你那邊怎么回事?”

    朱志剛說:“網站訪問人數太多,服務器不夠用了,我正在想辦法解決。”

    “請務必盡快!”胡潤很想罵娘。

    發布會現場已經喧嘩不斷,臺下眾人議論紛紛,大家都猜到似乎發生了什么意外。

    胡潤臉上依舊保持微笑,拿著麥克風說:“由于網友們實在太熱情,云網已經不堪負荷,所以拍賣會時間將會推遲。我們先來搞一個現場互動……”

    網上已經鬧翻天了,各大論壇都在吐槽,結果引來更多網友去圍觀。

    也不知道朱志剛那邊怎么操作的,反正一個小時之后,云網又能正常登陸了,只有顯得稍微有點卡,而且留言、客服等功能暫時無法使用,也不再接受新賬戶注冊。

    網絡起拍價很低,只有5萬元,而且每次最低加價100元。

    起哄競拍的真不少,特別是100萬以下的時候,都知道這個價碼不可能競拍成功,那就撒著歡的隨便加價就是。

    終于有土豪被搞得不耐煩了,直接喊價150萬元,這下網友終于不敢亂來。萬一他們繼續加價,莫名其妙競拍成功怎么辦?他們可是交了1000元保證金的,還簽了網絡競拍協議,到時候1000元保證金不退事小,活動方起訴打官司事大。

    這玩意兒比現場競拍更有意思,無數網友坐在電腦前,看著競拍價不停的往上跳,那種身臨其境讓人賊有代入感。

    太刺激了!

    論壇、聊天室、QQ群、游戲聊天頻道,到處都在討論拍賣情況。

    “媽呀,太嚇人了,現在競拍價已經超過去年的168萬,有錢人真特么多!”

    “靠,才過了一分鐘,已經從170萬漲到180萬了。”

    “馬博士666666,有人喊價200萬了!”

    “什么馬博士,要叫宋老師。”

    “馬博士才有親切感。”

    “200萬吃一頓飯,真是有錢燒得慌,巴菲特午餐都沒這么貴。”

    “越貴越好,反正這些錢都用來做慈善。”

    “日日日日日日日,有人直接喊300萬!”

    “真的?我去看看。”

    網絡拍賣的數字,最終定格在388萬元,比去年的拍價直接翻了一倍有余,比今年的巴菲特慈善午餐貴了約100萬人民幣。

    并且,今年的拍主非常高調,直接在現場接受媒體采訪。此人說道:“我對宋維揚先生非常敬佩,但促使我拍下這頓晚餐的根本原因,是我認為自己跟宋維揚先生屬于同道中人。宋先生喜歡看《毛選》,我也喜歡看《毛選》,并且把《毛選》作為經商指導書籍。我和宋先生吃飯的時候,不會聊任何商業內容,只會跟他探討對《毛選》的理解!”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