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三哥的拳頭

第四百四十五章 相見又是分別時

    第四百四十五章  相見又是分別時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一路上披星帶月、鞍馬勞頓,路途顛簸,總算在自己預算的時間內趕到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的轅門口。

    哪知道他們兩個人還沒有走進那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就看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的轅門口站著和坐著有許多人,他們都是穿著士兵制服的人,像是在焦急的等待著誰。

    這么多穿著士兵制服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轅門口站著或者坐著的人,他們到底是意欲何為呢?

    正當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兩個人一頭霧水之時,忽然,那些人里面有人好像認出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

    “前面兩位可是‘忠勇侯’侯爺和南宮曼曼公主,我等在此等候多時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只聽見那些人里面有人在高聲說道:“如果您們是我等要等待之人,我等就要跪拜迎接兩位了!”

    “你們是什么人?你們在這里等待本侯爺有什么事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詫異的對著這些穿著士兵制服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軍營轅門口等待的人說道:“本侯爺和南宮曼曼公主還要去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里面有事情處理呢。”

    “侯爺,我們可等到您了,真是謝天謝地啊!”那些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軍營轅門口穿著士兵制服的人,聽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話語,立刻迅即的全部跪倒在地上,雙手抱拳躬身說道:“侯爺,我等奉鎮西大將軍單英勇單大將軍的將令,在此恭候侯爺和公主多時了,請侯爺和公主移駕鎮西大將軍單大將軍軍營,單大將軍說是有要事要和‘忠勇侯’侯爺相商!單大將軍臨行之時還交代了屬下們,無論如何也要請來侯爺和公主,要不然單大將軍就要按軍法處置屬下們!”

    “哦,這倒是很稀奇,天底下請客還有這樣請的嗎?看來你們這位位高權重的鎮西大將軍單英勇單大將軍一直都是這樣請客的嗎?”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微微的笑著對著這些匍伏在地上的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的人說道:“看來本侯爺現在是趕鴨子上架,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要不然豈不是為難和害了你等這些跑腿的屬下們?”

    “侯爺,您真不愧是武林中、江湖上的年輕有為的俠義的化身,年輕一代人的偶像,屬下們給您磕頭請安啦!”那些跪倒在地上的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紛紛再一次俯身拜倒說道:“屬下們遠在鎮西大將軍的軍營駐地的時候,就聽見武林中、江湖上的那些英雄好漢,口口相傳,傳頌您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俠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大俠風范,今日一見我等三生有幸啊!”

    “呵呵,瞧你們說的,都快起身吧,地上也挺冷的,大家都不必拘禮!”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雙眼溫和的望著這些剛剛地上爬起來的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然后接著說道:“你們要想見本侯爺,盡管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等候就行了,何必在如此冷風露重的涼風中等候本侯爺呢,走吧趕快隨著本侯爺一起去那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吧!”

    “侯爺,這個萬萬不可!”那些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在聽到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要他們一起走進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軍營的時候,又全部翻身拜倒,雙手抱拳說道:“侯爺,如果我們全部走進驃騎大將軍馬大將軍的軍營,您恐怕就沒有時間再去鎮西大將軍的軍營里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侍衛們和我們說了,您侯爺是在太忙啦了,恐怕回來之后,便不一定有空出去了,所以我們就是在驃騎大將軍馬大將軍軍營里面等得發急了才出來等侯爺您的!”

    “為什么?是誰和你們如此說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非常驚愕的望著這些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說道:“本侯爺豈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全部起來吧,等本侯爺去那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里面將一些相干的事情交代完畢,本侯爺就陪你們去那鎮西大將軍單大將軍的軍營。”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完雙腿一夾胯下的那匹絕世名駒“萬里追風駒”,帶著南宮曼曼一起就像一支離弦的箭一樣,射向這座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軍營。

    “三哥,我的侯爺,你終于回來了,小弟真是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你啊,侯爺。”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剛剛策馬狂奔到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的中軍帳的大門口,他們兩個人就看見那個一身盔甲,帥氣十足的驃騎大將軍馬少群早就站在中軍帳的大門口等著迎接他們兩個人了,只聽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三哥,我的侯爺,你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人啊,你看你人還沒有回來,鎮西大將軍單英勇單大將軍就派人在我驃騎大將軍的軍營里面等候你一、二天了,看來這回回來,你馬上又要遠離小弟馬少群了!”

    “馬大將軍今日怎么有時間親自出來相迎于我?奇哉怪哉!”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看到了中軍帳的門口的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心里一熱,感覺看到了這位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就顯得格外親熱,真的好像是好兄弟久別重逢之后,再一次相見的那種讓人心里感動、感激的心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伸手拉住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手熱情的說道:“三哥在外面也時刻牽記著和想著你馬少群馬老弟啊!”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驃騎大將軍馬少群兩個人相視一笑,然后有說有笑的挽著臂走進了中軍帳的門口。

    南宮曼曼一聲不響的跟在他們兩個人的后面,臉上露出了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

    因為她知道,三哥和馬少群的這種兄弟之情說不定已經遠勝過親兄弟的那種感情了,他們兩個人走到今天這種地步,也是因為他們兩個人是惺惺相惜,重情重義,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才會有如今這般親如兄弟的感情。

    有時候一個人在江湖上流浪和闖蕩,沒有兩、三個這樣的生死兄弟怎么能行?

    若是你遇到了人生當中最最迷茫和困惑的事情的時候,你一個人不知道這件事情時向左還是向右之際,你的這種生死兄弟他們會義無反顧的陪著你,面對你的困惑和迷茫披荊斬棘、勇往直前。

    三哥的另外一個好兄弟那個顧埋劍呢?他和他的爹爹相見之后是什么樣的感覺呢?

    “三哥,那個顧埋劍兄弟一天要來本大將軍的中軍帳好幾次,一直在探聽你什么時候能回來,你現在回來了,本大將軍就讓人把他請來,大家一起聚聚吧!”正當南宮曼曼在想著顧埋劍和他的爹爹顧大先生相見之后時什么感覺之時,只聽見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這兩天,顧埋劍自從和他的爹爹顧大先生相見之后,就像是一個孩子一般,開心壞了,蹦蹦跳跳的,好像一下子年輕許多了似的!”

    “哈哈哈,本侯爺在路上就和曼曼說了,這個天大的喜訊,顧埋劍肯定會十分激動,再說人一激動,行為難免就會失常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坐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中軍帳里面,望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接著說道:“這可是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讓本侯爺和曼曼碰到了顧埋劍顧兄弟的爹爹顧大先生,只能是應了那句古語:緣來不拒,緣走不留。”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隨后接著說道:“馬大將軍,你趕快安排人去請顧埋劍兄弟吧,本侯爺想他這個兄弟了。”

    “來人,去請顧埋劍兄弟和顧大先生來本大將軍的中軍帳,就說‘忠勇侯’侯爺在等他!”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對著中軍帳的大門口的侍衛大聲說道:“你們騎著馬去,趕快去請!”

    “馬大將軍,你只顧著你們的兄弟之情,你就不考慮本公主的心里此時此刻的感受了?”坐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旁邊的南宮曼曼這個時候突然笑著說道:“你就是這樣招待鞍馬勞頓、披星帶月、日夜兼程的趕到你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里面的本公主嗎?”

    “公主,請恕罪,少群看見‘忠勇侯’侯爺一時的激動,疏忽大意,怠慢了曼曼公主,請曼曼公主責罰本大將軍吧!”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用手一拍自己的腦門,神情尷尬的接著說道:“該死,真該死,居然怠慢了曼曼公主!不知道曼曼公主要如何責罰本大將軍呢?”

    “馬大將軍,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辰了,你就讓本公主就這么肚子咕咕叫的餓著肚子,聽你們兩個人在這個中軍帳里面神神叨叨的敘說著你們的兄弟之情?馬少群,你該當何罪?”南宮曼曼故意板著臉說道:“看來本公主也要罰你不吃不喝,讓你也知道,一個人若是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時候是什么樣的滋味!”

    “曼曼公主,微臣應該領罰,應該領罰!微臣心誠悅服的甘愿受罰!”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一下子好像明白是什么事情了,連忙雙手抱拳躬身說道:“曼曼公主就罰馬少群三天不吃不喝,馬少群也絕無異議!”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一邊說一邊對著中軍帳大門口的侍衛大聲說道:“來人,去將伙膳房的大廚們全部叫起來,立刻準備一桌上好的酒席,你去和他們說,這次的宴席是本大將軍向公主賠罪的酒席,如果公主吃得不滿意,本大將軍受罰,也要他們跟著本大將軍一起受罰!”

    “馬少群啊馬少群,你說你該不該罰?本侯爺和南宮曼曼公主兩個人披星戴月、鞍馬勞頓,日夜兼程趕到了你的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軍營里面,這個肚子是何其的饑餓,本來一路上早就是饑腸咕嚕的了,你明知道不久之后本侯爺和公主馬上就到了,你還不給本侯爺和公主準備吃的東西,你這不是自找責罰嗎?”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聽到了南宮曼曼提到要吃東西的時候,他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肚皮,雙眼緊緊的盯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說道:“等會讓公主責罰你不吃不喝三天三夜,看看你下次再如此這樣對待本侯爺和曼曼公主了。”

    “侯爺,咱們可是好兄弟喲,你怎么可以在曼曼公主生氣的時候,還在曼曼公主面前煽風點火哦,本大將軍什么人都不怕,一直以來倒是就怕這個曼曼公主喲!”驃騎大將軍馬少群一邊說一邊伸伸自己的舌頭,朝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做了一個鬼臉,假裝害怕的樣子接著說道:“等一會顧埋劍兄弟來了,你們就當這本大將軍的面海吃海喝的,本大將軍就那么往旁邊一站,就看著你們大家大吃大喝,本大將軍看你們能吃得下不?哈哈哈,好像中軍帳大門口有人來了!”

    “報,顧埋劍顧少俠在中軍帳大門口求見!”中軍帳大門口的侍衛大聲說道:“啟稟馬大將軍,到底是見還是不見?”

    “有情!”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對著中軍帳大門口大聲說道:“快快有請顧埋劍顧少俠!”

    “馬大將軍真的是好圓滑啊!”南宮曼曼笑著對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這一次就要罰你馬大將軍站在旁邊看著我們吃吃喝喝!”

    哪知道南宮曼曼的話音剛落,中軍帳的大門口的門簾掀開,顧埋劍推著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走進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中軍帳,后面跟著那個貌美如花的玫瑰,懷里抱著自己的兒子小劍兒。

    南宮曼曼看見了玫瑰抱著小劍兒走進了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中軍帳的時候,連忙迎了上去,從玫瑰的懷里接過了還在襁褓中的小劍兒,然后舉止溫柔的輕輕的逗著他玩,臉上流露出一種母性的天性的笑容,甚是溫馨!

    “三哥,你總算回來了,顧埋劍好想你啊,三哥!顧埋劍都來這個驃騎大將軍軍營好幾趟了,一直在等待你歸來。”那個推著輪椅的顧埋劍走進中軍帳的大門口之后,他就看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坐在中軍帳的椅子上,在和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有說有笑的,急忙撒手將輪椅靠在玫瑰的身上,臉上露出了非常激動的神色,張開雙臂沖向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恩人,我的大恩人,總算見到你了。”

    “恩人?本侯爺怎么就成了你的恩人了?我們永遠是好兄弟!”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看到了那個張開雙臂飛奔而來的顧埋劍,連忙也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往前走了一小步,和顧埋劍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只聽見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兄弟,你好有福氣,失散多年的爹爹終于回到你身邊了,你比三哥幸福多了!”

    “三哥,顧埋劍能和自己的爹爹相見,還不是拜你所賜,顧埋劍的幸福都是你給的,顧埋劍無以為報,不知道對你三哥說什么好!”顧埋劍緊緊的抱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后背,熱淚盈眶,兩行熱熱的熱淚差一點就從眼眶當中滾落下來,只聽見顧埋劍接著說道:“三哥,顧埋劍雖說沒有你那么優秀,但是我顧埋劍也是一個男人,也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男人,顧埋劍也知道感恩,今后但凡三哥有所差遣,顧埋劍決不皺眉!”

    “兄弟,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用手拍拍顧埋劍的后背,然后說道:“我們能在茫茫的人海中相遇相識,本就是緣分,相識之后又是如此投緣,又是如此肝膽相照,這便是咱們做生死兄弟的開始,好兄弟一輩子呢!”

    “賢侄,顧某今日能和劍兒相聚,全部依仗你賢侄的知遇之恩啊!”那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自己推著輪椅上,慢慢的來到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面前說道:“你對劍兒和顧大先生的恩情,顧大先生會記住你一輩子。”

    “前輩,要說恩情,阿三欠你們顧家太多,阿三無以為報,這個機緣巧合的機會尋到您顧大先生,也許就是老天體恤阿三,讓阿三借著尋到顧大先生的這件事情,還您們顧家一份情誼!”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笑著說道:“所以,我們大家都不要說什么誰欠誰什么恩情啦,來來來!我們趕快入座,大家喝上兩杯,一醉方休!”

    “三哥,你可是從來不喝酒的人,今天怎么想起喝酒了?”那個坐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俠旁邊的南宮曼曼這個時候詫異的望著他說道:“你別忘了,那些鎮西大將軍的屬下們還在軍營里等著你前去他們的鎮西大將軍軍營里面呢!”

    “本侯爺最近一直在馬背上顛簸,真的累了,等會再去鎮西大將軍那里的時候,本侯爺就選擇乘坐馬戰駕駛的馬車,那樣稍微要舒服一點哦。”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笑容滿面的對著南宮曼曼說道:“若不是最近一直要狂奔來狂奔去,本侯爺才懶得騎在馬上,到處顛簸呢,還不如坐在馬車里面愜意呢。”

    眾人在驃騎大將軍馬少群的中軍帳推杯換盞、吃飯喝酒的時候,中軍帳大門口外面有侍衛來報。

    “報,啟稟驃騎大將軍馬大將軍,鎮西大將軍急派第二路侍衛來請‘忠勇侯’侯爺。”中軍帳大門口的侍衛在大門口大聲稟報這位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說道:“請馬大將軍定奪!”

    “侯爺,說不定鎮西大將軍真的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你去解決,你就趕快速去速回吧!”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望著已經坐在馬車里面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說道:“本大將軍和顧埋劍兄弟在軍營里面等著你早日歸來吧!”

    “好,本侯爺去去就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坐在馬戰駕駛的馬車里面,掀開馬車的車簾對著驃騎大將軍馬少群馬大將軍和顧埋劍說道:“你們都回去吧,不要送本侯爺了,本侯爺很快就會回來的!”

    那么,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他們兩個人在去鎮西大將軍那里,又會發生什么故事呢?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