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大道清理計劃

第四章 梁鴻之名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梁鴻留在了陳邑之中,幫助陳家重新蓋好了房子,還搭好了養豬的圈。

    而且梁鴻在這一個月里不僅沒有吃陳家的飯,就連水都沒有喝一口。

    這完全就是在給陳家做義工,這樣一個儒生,事情能做到這個地步,絕對當得上‘仁義’二字。

    他不小心失火,點燃了上林苑,波及了陳家。

    但是他不僅沒有逃避責任,反而主動上門賠罪,還幫助陳家新建了房子。

    這件事一直傳到了長安城里,就連長安縣令都被驚動了。

    這位縣令也是太學生出身,聞聽這件事后親自來到陳邑巡查。

    了解了事情之后,縣令對梁鴻也是非常欣賞,當即免了梁鴻失火燒林的罪責,還想要請梁鴻去長安縣輔佐自己處理事務。

    但梁鴻當面拒絕了縣令,并稱自己無意功名,只愿隱居山林,鉆研學術。

    梁鴻當面拒絕縣令的好意,不僅沒有讓縣令生氣,反而讓縣令更加敬佩梁鴻。

    一個對學問如此熱衷,甚至為此連官都不做的人,就連縣令這個官員本身也是很敬佩的。

    最后縣令也沒有為難梁鴻,只是又由長安縣出了些錢,置辦了一些家中器具,送到了陳家。

    這樣一來,就連陳竇也不好意思再說梁鴻一點不是了,整個陳邑的鄉民也都對梁鴻敬仰無比。

    德才兼備,又是太學生,而且為人仁義,這樣的人怎能不受百姓愛戴。

    于是梁鴻的名聲越傳越遠,整個長安周邊地區都在傳頌著梁鴻的仁義之名。

    最后,連司隸校尉都被驚動了。

    司隸校尉,下轄河南郡、河內郡、河東郡、弘農郡、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可以說是真正的大人物。

    當司隸校尉向長安縣令問詢過后,沒過多久就下了一道令文,請梁鴻去司隸校尉部做官。

    這一下徹底讓梁鴻的名氣響亮了起來,但這也是漢帝國的初衷。

    漢帝國自從孝武皇帝開始設立察舉制,讓寒門子弟也有了上升的空間。

    察舉制中最重要的兩點選拔制度,就是舉秀才和舉孝廉。

    舉秀才是為了表示國家重視人才,舉孝廉則是為了表明國家治理社會風氣的一種策略。

    如果孝順、仁義、道德高尚的人可以被國家重用,那么整個社會就會形成向心力,社會風氣也會越來越純正、淳樸。

    而一個縣令治理的地方出了一個大孝子,或者出了一個道德節操無比高尚的人,那對這個縣令來說也是一件臉上有光的事情,正說明他治理的好,百姓教化的好!

    于是縣令第二次來找梁鴻,苦口婆心勸他去司隸校尉部任職,去了司隸校尉,那真可以說前途廣闊,比他這個縣令廣闊的多了。

    但梁鴻還是拒絕了,并且第二天就找上了太衍。

    太衍見到梁鴻時,他正穿著一身褶舊布衣,臉上寫滿了不耐。

    “伯云,你不是要送弟弟去安陵求學嗎?”梁鴻來到陳家新院子里,坐到躺在竹椅上的太衍面前就問道。

    太衍睜開眼睛,看著梁鴻,輕笑一聲,“喲,這不是道德君子梁伯鸞么?”

    梁鴻苦笑一聲,“伯云,你就別挖苦我了,司隸校尉這次又來召我去做官了。”

    “司隸校尉?”太衍坐起身來,“哈哈,不錯啊,司隸校尉位高權重,你若是在他手底下做官,日后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梁鴻搖頭道:“鴻此生不求封侯,也不求拜相,只求能居隱田園,鉆研學問,便此生足矣。”

    說完,他朝太衍道:“近日來官府頻頻差人來勸我出仕,我已不堪其煩。正欲回平陵老家隱居,我知伯云兄欲送仲平前往安陵求學。鴻雖不才,愿意在班先生門前舉薦仲平。這些天來我也對仲平了解許多,他少年聰慧,又極具孝心,想來也是一個少年英才。舉薦這樣的人給班先生,我也不怕日后壞了清譽。”

    太衍指著梁鴻道:“你們這些書生,一輩子也就只看重名聲清譽。”

    梁鴻擺手道:“此言差矣,我一不做官,二不愛財。但愿隱居山林,鉆研學術。但舉薦弟子一事,卻不能慎之又慎。你若是舉薦一個賢才給他人,便也罷了。若是舉薦一個庸才,也沒什么要緊。可若是舉薦出逆莽之輩來,這豈不是害人么?”

    逆莽,說的便是篡漢的王莽。這王莽前半生堪稱完人,乃是天下儒學的表率,稱為‘第一儒宗’也不為過。

    可是他后來篡漢自立,世人才看清他的本來面目。

    見梁鴻如此鄭重其事,太衍坐了起來,朝屋內叫道:“仲平。”

    “。”陳景武應了一聲,連忙走了出來。

    他緩緩來到太衍面前,叫道:“兄長。”

    然后又朝梁鴻拜道:“梁先生。”

    梁鴻朝著陳景武微笑點頭,而太衍則將梁鴻方才的話對陳景武說了一遍。

    “梁先生的話,你明白嗎?”太衍一臉嚴肅的朝陳景武道。

    陳景武沉默片刻,然后抬起頭來,看著梁鴻道:“梁先生之言,仲平用不敢忘。日后若能出人頭地,就算不為國立功,也不會禍亂國家。”

    “好。”梁鴻起身,伸出手拍了拍陳景武的肩膀。

    然后他轉頭看著太衍道:“那我們什么時候啟程?”

    太衍看著梁鴻道:“你說呢?”

    梁鴻道:“明天吧,越快越好...”

    太衍看他一副急不可耐要離開這里的樣子,不由得說道:“這事還需要兩位大人做主。”

    “你決定就好...不用管我們...”太衍話音剛落,屋子里就傳來了陳竇幽怨的聲音。

    陳景武‘噗呲’一笑,然后趕緊收斂笑容。

    自從太衍那次從山里回來后,家里的一切事情本來都是由陳竇做主的。

    現在全部由太衍做主了,無論是陳景武求學,還是新建房舍,就連門窗的朝向都由太衍做主決定。

    可以說太衍在陳家,陳竇是一萬個不適應。

    他每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小子不像我兒子,這小子不像我兒子。”

    這話說多了,聽的陳楊氏心里老不是滋味,因為這事就在幾天前還和陳竇大吵了一架。

    “那...”太衍目光一轉,當即下了決定:“那就明天啟程去安陵。”

    太衍看著陳竇道:“我親自陪仲平去,在安陵也好有個照應。”

    陳竇連連點頭,道:“好,你去你去。”他現在巴不得太衍離遠點,這樣他才能找回一點身為家主的存在感。

    只是...陳竇看著陳景武,眼中又露出了許多不舍。

    “唉...”陳竇嘆了口氣,轉身回了屋中。“下午拉兩頭豬去城里賣了,給你們換些盤纏...”

    這時屋里還傳來一陣抽泣聲,那是陳楊氏在哭,想來她也聽到了,兩個兒子明天就要去很遠的地方了。

    但兒子是去求學,她身為母親自然不會阻撓。

    “去,安慰安慰母親。”太衍拍了拍陳景武的后背,他此時也是一雙眼眶泛紅。

    陳景武進屋后,沒多久就傳出了母子二人相擁而泣的聲音,以及陳楊氏叨叨不絕的囑咐聲。

    太衍與梁鴻并肩站在院子里,任由清風吹動衣袂,久久無聲。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