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彪悍農婦:帝王懷里藏

243.憑實力氣死人

    不管旁人如何,反正顧湘是真的累了。

    今日一天都未曾停歇,這對顧湘一個死宅來說,真的是巨大的挑戰。

    她累了,可是其他人卻是滿臉的興奮,哪里還能睡得著?

    若不是因為天黑了不好采摘,那么顧立滿現在都恨不得立刻上山去把那些黑漆漆的寶貝們給摘回來!

    “天吶……我不是在做夢吧?這不是夢對么?”懷氏捂著手里的錢袋子,一臉的恍惚。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竟然是讓人懷疑了這到底是真是假。

    顧楠也是嘿嘿一笑,說道“娘,您放心,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咱們家……終于是苦盡甘來了!

    苦盡甘來。

    懷氏聽了這四個字,也不是不住的點頭。

    對,可不就是苦盡甘來么?

    一家人正開心的說話呢,突然轉頭,就看到顧湘依著斑駁的墻壁,睡著了。

    懷氏楞了一下,隨后拍了拍顧立滿的手。

    “滿哥,孩子也累了,別說了。”

    顧立滿也看到了顧湘疲憊的模樣,點了點頭,讓顧楠叫醒了顧湘去床上睡,這夜里,才算是安靜了下來。

    隔日一早,顧湘醒來的時候,剛要起身,頓時砰的一下子就又躺在了床上。

    “咋地了!”顧瑩被嚇了一跳,瞪大了雙眼站起來,小姑娘被嚇的夠嗆。

    顧楠也睜開雙眼,看向顧湘,尤其是在看到顧湘那一臉猙獰的模樣之時,也被嚇了一跳。

    “湘兒?湘兒你咋地了?哪兒不舒服?”

    顧湘都要哭了!

    她抬起手來指了指自己的腿,隨后便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腿……腿疼!”

    腿疼不是病,疼起來可是真的要人命啊!

    顧湘感覺自己的雙腿,現在就好像是被千萬只螞蟻給啃咬一般,特別的難受!

    顧楠楞了一下,隨后便是反應了過來這究竟是咋回事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后抬起手來給顧湘按摩,疼的顧湘呲牙咧嘴,一點都不再顧忌自己的淑女形象了。

    “是姐妹考慮周到,你昨天一天都沒歇息,今天不累就怪了,你躺著別動忍忍,姐給你好好按按,松松筋骨活活血就好了。”

    一邊兒說著,一邊兒就用力的揉著顧湘的雙腿。

    “唔……疼!疼!”

    這大清早的,因為顧湘一折騰,顧立滿跟懷氏也醒了,在得知了顧湘的雙腿現在累的不能下地的時候,也都是一臉的不落忍。

    “湘兒你今天在家里歇著,爹一會兒就上山去摘木耳,那地方爹還記得,然后去鎮上給你送去!”

    顧楠也點頭。

    “姐也認識路!”

    顧湘能說什么?

    現在也就只能是這樣了,若不然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啊。

    她這雙腿,今天可是打定主意要罷工了。

    顧湘點了點頭,又跟說了注意事項,懷氏把早飯也做好了,給顧湘端到了床上,也給占封遠送了過去,快速吃完,除了懷氏身體不便之外,其他人都上山了。

    顧湘緩了一上午,終于是能下地了,雖然還酸軟著,但是至少不需要向一個殘廢一樣的躺在床上了。

    一出門,就看到了占封遠站在院子里,顧湘睨了一眼占封遠,沒吱聲。

    不熟悉是真的,況且顧湘本身也不是一個熱絡的人。

    本來救下占封遠的目的就不單純,哪里想到老天爺也不按照劇本走,所以顧湘也沒了興致。

    她沒了興致,可不代表別人沒有。

    尤其是占封遠。

    他見到顧湘抖著一雙腿走出來,沒忍住,笑了。

    “笑什么!”顧湘寧煤,瞪了一眼占封遠。

    這個男人是不是有病?

    吃她家的,喝她家的,結果現在竟然還是要嘲笑自己!是不是不想要繼續住下去了?

    占封遠看向顧湘,問道“你這是昨日路走的太多了?”

    顧湘翻了一個白眼。,

    這話問的,不是廢話一樣么?

    “可是你一個農家女子,對走路,難道不熟悉?瞧著這幅模樣,倒是像大家閨秀一樣。”尤其是那種還動不動就出了一身汗的大家閨秀。

    顧湘聽了這話,忍不住的微微凝眉,然后抓頭,看向占封遠。

    “還未請教貴姓。”

    “占。”

    “名字。”

    “占……子軒。”

    占封遠的話,在唇邊打了一個轉,甚至在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何的情況下,說出了自己的字。

    而顧湘卻是并沒有察覺,反而是呵的一聲笑了。

    “占公子,你也看到了,我家院子小,破破爛爛的,而且這還是借助于村民們好心才有的容身之所,你看你是不是……”話沒說完,畢竟,就算是趕人,那也是一個技術活,不是么?

    而占封遠卻是微微挑眉,看向顧湘,就好像是聽不懂一樣。

    “是不是什么?”

    這話說得的,讓顧湘忍不住的微微擰眉,心里很是好奇,他到底是真的不懂,還是假不懂?

    “是不是該走了?”

    既然你裝糊涂,那么也不要怪我太不近人情了!

    顧湘心里哼哼的想著。

    說完,就抱著雙臂,等著占封遠的反應。

    他倒是要看看,這位爺的心里,會如何!

    而卻不想,占封遠聽了這一番話,也不過是微微凝眉,半響之后,看向了顧湘,這才說道“你救了我,對么?”

    顧湘挑眉。

    “繼續。”

    “既然是你救了我,那么我就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占封遠一句話說的很是擲地有聲。

    這倒是讓顧湘心里滿意了很多。

    對啊,我救了你,你要報恩,這是很正常的不是么?

    然后呢?

    顧湘嘴角勾著笑,看著占封遠,等著他繼續說。

    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想,這個人看起來也不見得是能有什么繼續的,不過要是給個什么十兩二十兩的,顧湘倒也是不在意。

    可是卻不成想,她這邊兒還美滋滋做夢呢,那占封遠卻是微微一笑,說道“既然是如此,那么我如今身體還未曾痊愈,所以暫時不能離開,等日后好了,必定報答姑娘的恩情!”

    顧湘原本彎著的嘴角便是慢慢的珉直了,隨后就看向占封遠。

    “呵……逗我玩兒呢?”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