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第155章 新任郡賊曹侯君棠

    張楚心下駭然。

    他是八品。

    八品之內,哪怕對方比他強很多,他也不可能完全感應不到對方的血氣運轉,頂多是感應不太清晰而已。

    就好比柳乾坤,他是半步八品,張楚初入九品之時,看柳乾坤就只覺得如霧里看花,看不真切。

    但現在,他卻是完全感應不到侯君棠體內的血氣運轉痕跡!

    這代表什么?

    這代表,侯君棠要么是普通人,要么是練有屏蔽自身氣息的奇功,要么就是境界高出他至少一品。

    沒有第四種可能!

    侯君棠是青龍幫幫主,還是柳乾坤、鐵鷹、趙四海、劉五這些入品武者的結義兄長,他會是普通人?

    屏蔽自身氣息的奇功,他連聽都沒聽小老頭提過,顯然不是什么垃圾堆里都能撿到的大路貨,侯君棠說到底也不過是一介幫派大佬而已,他可能會這么罕見的武功么?

    想來想去,唯有最后一個可能,可能性最大!

    侯君棠,至少也是七品武者!

    想明白這一點,張楚心頭怎能不驚駭?

    他心頭驚駭。

    侯君棠心頭比他更驚駭。

    上一次張楚來總舵,他就感應到張楚已經晉升八品了。

    但他不愿意相信,只當隔得太遠,是自己的感應錯了。

    現在張楚就站在他面前,感應還能出錯么?

    這廝四個月前才晉升九品,怎么可能快就晉升八品!

    難道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

    兩人深深看了一眼對方,心頭都在驚駭,卻誰也不說破。

    侯君棠強壓下心頭驚駭,收回目光淡淡的笑道:“大家都別站著了,入席吧!”

    這場酒,喝得很詭異。

    柳乾坤、鐵鷹、趙四海和劉五他們幾個,是越喝越高興,頻頻向侯君棠敬酒,一口一個祝賀。

    侯君棠今日也是真高興,來者不拒,一碗一碗的干。

    張楚、陳刀和步風三人,卻是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喜從何來。

    但桌上上的人都在向侯君棠敬酒,他們總不能干坐著吧?

    也只好不管喜從何來,端起酒碗就向侯君棠敬酒。

    張楚心頭還無良的暗自揣測,難不成自家幫主這是“老樹發新枝”、“老牛吃嫩草”,又取了一房妻妾?

    酒席上的氣氛,越喝越融洽。

    不到兩刻鐘,席上的諸位高層大佬,就都已經有了五分醉意。

    “有件事,要知會眾兄弟。”

    侯君棠終于開口了。

    席上眾人聞聲同時放下筷子,靜靜聽他講話。

    “承蒙諸位鼎力相助,我侯某人能靦居青龍幫幫主之位四載!”

    侯君棠端起面前的酒碗,“以這碗酒,拜謝眾兄弟!”

    眾人連忙端起面前的酒碗。

    就聽到劉五“哈哈”大笑道:“老大,你說這話就沒意思了,做兄弟有今生沒來世,我老五這輩子能遇上您,做半世兄弟,是我老五的福分!”

    言罷,他仰頭一碗飲盡。

    侯君棠笑瞇瞇的看著他,丹鳳眼內精光流轉,輕笑道:“老五這性子,還是這么憨直!”

    席上頓時爆發出一陣哄笑。

    一碗飲盡,侯君棠提起酒壺,再度斟滿。

    眾人見狀,也齊齊將空碗滿上。

    “能與眾兄弟在城西之地逍遙快活,亦是我侯某人畢生之幸事,但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骨肉血親也少不得有分離的日子,即日起,我侯君棠將走馬錦天郡衙,出任郡賊曹一職。”

    “往后錦天府幫派江湖,將再無我侯君棠,青龍幫幫主之位,亦將傳于副幫主柳乾坤接任,望眾兄弟往后能像相助我一般,鼎力相助柳幫主!”

    “這一碗,我敬柳幫主!”

    話音一落,席上的四位長老,皆是一臉笑意,一副與有榮焉的意思,顯然是早就知道這個消息。

    而張楚卻是一下子就懵了。

    納尼?

    郡賊曹?

    官府?

    從黑澀會,搖身一變,變成公安局局長?

    侯幫主,你這個跨界跨得也太厲害了吧?

    無間道都不敢這么拍啊!

    柳乾坤一臉激動的酒碗,與侯君棠碰杯,目光對著侯君棠一斜眼向張楚的方向。

    按照提前商議好的議程,現在該敲打張楚,逼他交出梧桐里以外的地盤了。

    柳乾坤不是侯君棠。

    侯君棠可以放任張楚在城西橫沖直撞、縱橫捭闔,因為他自信無論張楚如何坐大,他都壓得住張楚。

    柳乾坤沒這個自信!

    如今張楚大勢已成,麾下黑虎堂坐擁城西四區之地,無論地盤還是人手,都已經全面超越另外兩大堂口的總和,青龍幫內,已是無人能制!

    奪其地盤,成立第四個堂口,平衡主枝,才是長治久安之道!

    哪成想,侯君棠卻仿佛未開看見他的眼色一般,放下酒碗繼續吃菜。

    送走了侯君棠,張楚也坐上馬車返回黑虎堂了。

    他到現在都還有點懵的。

    侯君棠從一介幫派大佬,搖身一變成為郡賊曹這個操作,實在是太騷了,他到現在都還沒看懂。

    “別亂!”

    他拍了拍頭昏腦脹的額頭,自言自語道:“重頭捋捋。”

    “郡賊曹是朝廷大員,少說也是七品官。”

    “七品?”

    “對了!”

    “郡賊曹,就是七品官!”

    他接連說了兩個七品,但這兩個七品,卻不是一個意思。

    第一個七品,指的是官位品級,而第二個七品,指的是武者品級。

    他記得,自己隨小老頭習武之初,小老頭就說過,當朝太祖贏易,開國之初就立下九品中正制,欲以九品中正制,取代武道三境九流制,收天下武人入他彀中。

    本朝的第一律令,便是非武者不得為主官,身具幾品武力,便居幾品官。

    而前任郡賊曹王大人,和現任郡兵曹陸大人,都是七品官。

    剛才他感應不到侯君棠體內的血氣運轉痕跡時,就曾懷疑過,侯君棠是七品!

    “這就說得通了!”

    張楚心頭豁然開你,“侯君棠定然是憑借他七品武者的資本,坐上郡賊曹之位的!”

    “對!”

    “錦天府的幫派,雖然看似亂得一塌糊涂,但背后一直都有官府的影子,從某種角度來說,錦天府的諸多幫派,其實不過就郡賊曹或者說,是郡賊曹背后那位郡尉聶大人養的家奴!”

    “現在王大人高升,郡賊曹的位子空出來了,聶大人自然要選一個人去接替他的位子,按照常理,這個人首先得是自己人,其次還得具有七品的武道境界,符合朝廷的規定,這個時候,侯君棠就進入他的眼前了。”

    “七品的幫派大佬,整個錦天府幫派界應該也不多見吧?”

    “或者干脆就只有侯君棠一個!”

    “這就跟當公務猿一樣,自己的單位里空出了好位子,首先考慮到的當然是自己的親朋好友,但是親朋好友很多,能過得了公務猿考試的卻不多”

    “一定就是這樣!”

    張楚越想心頭越清明。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