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時空封印

第九十五章 戰監兵

    而被掄起的監兵也不是吃素的,再被砸下的瞬間,監兵腰部發力身體一扭雙腿穩穩的踩在了地面,同時被林昕扣住的雙手順勢成爪反扣住林昕。.com

    “你的扣殺我也練過!”

    說完,也開始想將林昕反掄起來。

    林昕自然不會如他所愿,雙爪變招一記反擒拿手直接將其胳膊反扣同時整個人猛撲上前把監兵按在地上,林昕把威猛虎式傳播在網上,讓人們都記住了這一拳法,但別忘了,林昕在沒有威猛虎式之前自身實力也是頂尖的存在。

    還沒等林昕開口嘲諷,地上的監兵全身紅袍魔焰大增,灼熱的黑色魔焰將林昕燒的立馬松手張開水盾護在身前。

    “魔化!”

    似乎被林昕按在了地上使得監兵心里十分羞怒,逼退林昕之后瞬間使出了魔化。

    監兵的魔化不同于之前的黑袍老古他們,而是身上的血紅長袍直接漸漸融入了監兵體內,整個魔化的過程可謂是瞬間完成,而隨著血色長袍的消失,露出了長袍下一張略顯稚嫩的臉龐。

    看著自己身前監兵那十七八歲的臉龐,飄逸的劉海略微蓋住了雙眼,冰冷的面色與一套純白運動服外散發的黑紅色魔焰,此刻林昕竟有了絲絲壓力,讓他不由也激發了虎勢,通體黃黑斑紋的巨大猛虎降靈在這片大山之中,巨大的虎嘯聲壓得深山內的每一只變異生物瑟瑟發抖。

    “我決不允許這世上有人比我強!”

    失去了血色長袍之后的監兵恢復成了十七八歲該有的稚嫩聲音,但從那稚嫩的語氣當中,帶著深深的嫉妒與陰沉。

    是的,無論是從剛開始被林昕壓倒在地,還是如今魔化之后卻只能與林昕的虎勢勉強平分秋色,都讓他十分嫉妒林昕。

    強烈的嫉妒與怒火使得監兵心中的魔性更盛,身體周圍的黑紅魔焰也隨之徹底變成黑色,林昕所面對的壓力再次增大。

    這一次,林昕主動出手,身形一動一招虎爪夾雜著虎勢之威與體外的血色靈氣呼嘯而至,這血色靈氣乃是林昕鹿勢大成之后靈氣與自身血氣混合之后所擁有的,對監兵那渾身的純黑色魔焰極其有效。

    兩者剛一接觸,林昕身上的血色靈氣便融入虎勢之內,這一刻仿佛原本的虎勢活了過來一般,主動撲向那滔天黑色魔焰,而監兵的黑色魔焰也不甘示弱,化為一張惡魔巨臉與虎勢撕咬在了一起。

    兩人對戰所爆發出的能量將方圓五公里內的山林盡數摧毀,深山內的變異生物都開始慌忙逃竄,就連他們所在的這座小山頭都硬生生的被打成了平地,而這一晚,貴泉市都在抖動,市民們皆是驚恐的望著深山中那紅色猛虎與黑色惡魔巨臉在空中不斷交戰。

    “這...這猛虎是老大的虎勢吧?那這黑色的大驢臉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

    趙芬強白了大娃一眼,兩人本是在幫軍方的小隊控制叛軍,隨著趙志剛的死亡,那位叛亂的副市長又不知道逃哪去了,叛軍們更是沒有了反抗之心,逃竄的逃竄,投降的投降,而隨著王剛他們將被俘虜的貴泉市軍方異能部隊救出來之后,他們三人更是清閑許多,此時坐在一輛軍用吉普上抽著香煙,結果看到這一幕,了解林昕實力的三人皆是驚呆了。

    “肯定不是那個逃走的黑袍人,老大之前殺那黑袍人輕輕松松,應該是黑袍人身后的哪個大佬吧,不過竟然還有能跟老大打得難解難分的對手,真是不敢相信!”

    一旁腦子比較靈活的六娃講出了自己的想法,趙芬強贊同的點了點頭,摟著大娃與六娃兩人說道:

    “老熊,小六,這次回去,咱們也要努力提升實力了,每次一出來有什么事都是老大一個人沖在最前面,我們幾個都幫不上什么忙,這怎么行,我們不說達到老大那么變態的程度,但一些小蝦米我們總得打得過吧,你看就拿這次幾個黑袍人來說,咱幾個對上了也是去送菜,什么事都要老大親自出馬,我們這些當小弟的躲在后面,這還算什么事,是不?”

    “恩...你說的對,其實自從俺跟老大出過幾次任務之后俺也有這種感覺,但修煉這種事俺自認為自己很刻苦了,可就是始終跟不上老大的步伐!”

    聽了趙芬強的話,大娃跟六娃均是點頭贊同,每次有事都是老大自己親手解決,自己等人跟在身后一點用都沒起到,實在是讓人心里十分愧疚,但對于自身的修煉,他們確實都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你們兩聽我說,我有一個想法,老大現在也是想我們經歷實戰來磨練自己,但跟著老大每次碰到的事情咱幾個實力都完全派不上用場,所以我想咱們幾個回去以后就去古溪市軍方那組個小隊報個到,每天接接任務殺殺變異生物之類的,脫離老大的保護,咱們在生死戰斗間提高自己,你們覺得呢?”

    趙芬強的提議讓兩人眼睛一亮。

    “你這主意好,老大人好心又軟,雖然平時訓練俺們的時候特別嚴,但也不舍得俺們受傷,特別是上次俺被打住院之后,更是有什么事都親自處理,俺們就像個小雞仔一樣被老大護著,到頭來老大反而成了俺們的保鏢一樣了,等這次回去,俺們就去跟老大說,把那幾個小子也一起拉上,雖然沒有覺醒異能,但對付變異生物也足夠了!”

    就在幾人商討時,深山內的林昕與監兵兩人早已對拼了上百招不止,兩人此刻皆是氣喘吁吁的望向對方。

    至于為何不用殤之伽羅,林昕自然有他的顧慮,他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殺死同是d級的監兵,而且對方能屏蔽自己雷達的搜索,對方還與地球上如今封印著的魔皇有聯系,并且正在調查自己戰神的資料,自己這時要是暴露出一切與戰神身份有關聯的東西,很可能魔皇那邊就會了解,到時候自己將處于被動。

    所以,再沒有百分百把握對方逃不掉或者是能殺死對方的情況下,林昕并不打算暴露一切有關道具之類的東西。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