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中國石油人

第340章 跑井場

    在看單井的工作之余,魏瑩便開始在山頭上,跑各個井場了。

    而魏瑩之所以,要跑山頭上面的各個井場,為的就是找到作業區經理郭財,倒賣國家原油的證據。

    魏瑩心里面非常清楚,郭財倒賣國家原油的途徑,無非是有兩個,一個是通過聯合站的卸油臺,一個是直接從上游站點,也就是各個井場上面的抽油機輸油管線入手。

    于是,魏瑩便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出產原油非常好的井場。

    這次過來,是魏瑩和呂博偉,一起過來的。

    因為,陜北黃土高原山大溝深,井場和井場之間的距離,更是遠到非常的可怕。而呂博偉則開著皮卡車,載著魏瑩跑井場……

    只見,當呂博偉開著皮卡車,抵達了那個產原油量非常好的井場之后,兩人便從皮卡車上走了下去。

    一下皮卡車,呂博偉就對魏瑩,說道:

    “這個井場上,看單井的看井工,叫做郭振中,據聽說,他好像是咱們作業區經理郭財的親戚……”

    聽到這里,魏瑩想不明白的,說道:

    “呂博偉,既然眼前這個人,是郭經理的親戚,那為啥郭經理不把他,放到一個舒服的崗位上,而要放到如此偏遠的地方,來看單井呢?”

    聽著魏瑩的話,呂博偉笑了出來,說道:

    “魏瑩,這你就不懂了……正是由于這個井場的原油產量,非常的好……所以,郭財安排自己的親信,在這里看單井……也只有親信,在這里看單井了,他們才能里勾外聯,將國家的原油,給倒賣出去……”

    聽著呂博偉的話,魏瑩恍然大悟,她非常震驚地,說道:

    “看來,郭財這家伙,倒賣國家原油,可是腐蝕了一大批的員工和領導啊……”

    呂博偉推開井場大門,走了進去,

    當他看到,井場臟亂差的時候,不由得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個井場上的看井工,簡直懶惰到了極點……這么好的一個井場,不僅不打掃,而且還到處亂扔垃圾……”

    正在這時,一個穿著線褲,頭發亂糟糟,嘴里面抽著煙的上了年紀的男人,從鐵皮房子里面走了出來。

    只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之后,不懷好意地看著魏瑩和呂博偉,說道:

    “你們兩人,是做什么的?來這里干啥呢?”

    呂博偉上前一步,給眼前這個滿臉橫肉的中年男人解釋,說道:

    “我們過來檢查一下,這個井場上的標準化……”

    聽到標準化,中年男人不屑一顧地,說道:

    “什么標準化?既然我們在這里看單井,那么,就把抽油機看好就行了……”

    話畢,中年男人又重新回到了鐵皮房子里面,非常慵懶地說道:

    “既然,你們要看眼前這個井場上的標準化,那么,你們就去看吧……”

    當呂博偉看到,那個中年男人,走進鐵皮房子之后,他便小聲地對魏瑩,說道:

    “機會來了,魏瑩,咱們現在趕緊去查看一下,那幾個油罐……”

    在眼前的井場上面,放了兩個,不大不小的油罐。

    呂博偉一邊朝那個油罐走去,一邊對跟在旁邊的魏瑩,說道:

    “魏瑩,我們現在過去,看看那個油罐里面,有沒有原油……”

    魏瑩在旁邊好奇地,問道:

    “呂博偉,我們干嘛要看那個油罐里面,有沒有油啊?”

    呂博偉告訴魏瑩,說道:

    “眼前這個井場上面,已經拉過一油罐車的原油了……所以,按道理,眼前這個井場上面的油罐里面,應該是沒有原油的……如果,我們過去,發現它里面有原油存在的話,那說明,這個看井工,有等賣國家原油的嫌疑……”

    聽著呂博偉的話,魏瑩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說道:

    “此話怎講?”

    呂博偉非常詳細地給魏瑩解釋,說道:

    “一般情況下,當罐里面的原油,積攢夠之后,就會來一個油罐車,將原油拉走,然后去聯合站的卸油臺,將原油卸進,兜子里面……可是,如果看井工,要和油罐車司機串通,倒賣國家原油的話……那么,他們會給油罐車里面,裝原油的同時,注入一部分水……然后把一部分非常好的原油,留下來,剩在底罐里面……這樣子,等到了晚上,他們就會聯系油販子,開著油罐車過來井場上面,將這些原油,給收走……”

    聽著呂博偉的話,魏瑩恍然大悟,她沒有想到的說:

    “真沒有想到,這些,看井工的套路,還挺深的啊……”

    呂博偉說道:

    “魏瑩,你可不要小看,眼前這些看井工,他們可都是一些單位領導郭財的“皇親國戚”……尤其是眼前井場上面,產油量比較好的幾個井場,那些負責在這里看單井的,全部都是作業區經理郭財的親戚……”

    聽著呂博偉的話,魏瑩沒有想到,郭財的爪牙,竟然已經布置到了如此偏遠的井場。

    于是,魏瑩就對呂博偉,說道:

    “那我們,趕緊過去看一看,那個儲油罐里面,是否有結余剩下的原油……”

    可是,當魏瑩爬上儲油罐之后,她驚訝地發現,眼前的油罐里面,空空如也。

    正在這時,呂博偉從旁邊爬了上來,他對魏瑩說道:

    “魏瑩,你可不要小看,眼前這個非常簡單的儲油罐,搞不好,它是一個罐中罐呢……”

    聽著呂博偉的話,魏瑩沒有想到的說:

    “原先,我只聽說過,油罐車會出現那種,罐中罐的情況……可是,我不知道,在井場上面的儲油罐里面,既然也有這種情況……”

    呂博偉在旁邊,仔細研究著眼前這個儲油罐,然后說道:

    “魏瑩,你可不要小看了這幫人,這幫家伙,為了倒賣國家原油,可是挖空心思,想了好多,我們常人難以想到的伎倆……”

    正在這時,呂博偉突然在眼前的儲油罐底部的位置,發現了一個非常不起眼的閥門。

    于是,呂博偉便帶著魏瑩,走了過去。

    只見,當呂博偉走過去之后,立刻判斷,說道:

    “魏瑩,如果,我沒判斷錯的話,眼前這個藏在下面的非常隱蔽的閥門,就是眼前這個儲油罐,罐中罐的閥門……”

    說著,呂博偉就輕輕地,將眼前那個閥門,開了幾圈兒。

    只見,當呂博偉將那個閥門,開了幾圈之后,黑色的原油,便從里面流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一幕,魏瑩非常驚訝的說道:

    “有沒有搞錯,我剛才,明明爬到儲油罐上面,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的,眼前這個儲油罐里面,可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沒有……為什么,現在,當你打開閥門之后,竟然能夠放出來如此清亮的上等原油……”

    呂博偉給眼前這個閥門的旁邊,做了一個記號,對魏瑩說道:

    “魏瑩,這就是所謂的罐中罐,防不勝防……”

    頂點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