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網游動漫 > 諸天之從新做人

第三百四十三章 學術交流

    “好,那這就算達成共識了。”何邪站起身來,徑直向門外走去,邊走邊道。“我去調查事情真相,你們兩個隨意。”

    砰!

    何邪甩上門,直接出去了。

    這么干脆,倒是讓谷小焦跟陸鳴兩人愣了半天。

    良久,谷小焦突然道:“那個誰,你哥剛才開的,是2017年的門吧?”

    陸鳴茫然:“對呀……”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一切。

    2017年的滬市,讓何邪有種滄海桑田的感慨。

    時間仍在午夜,走出巷口,路上卻仍車水馬龍。

    何邪很快就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了“遠洋大廈”的名字。

    據他之前匯總網上信息得出的結論,那個于和教授的實驗室,應該就在這座大廈里。

    付錢的時候,何邪直接遞給司機一張第三版一百軟妹幣:“這錢要嗎?”

    司機接過,打開燈看了半天,遲疑著道:“哎唷,小伙子,你這錢……我給你怎么算好啦?我也不搞收藏,不知道價格的呀。”

    何邪笑了笑:“那就不用找了。”

    司機喜笑顏開。忙把錢收起:“謝謝謝謝,好人一生平安啊!”

    進遠洋大廈的時候何邪還在想,這第一桶金還費什么勁,直接把九八年的錢拿過來,不就是一筆好投資么?

    何邪在他的原世界里還真了解過,第三版軟妹幣一整套能賣四五千塊,幾十倍的回報收益,比做什么生意都強。

    要是第二版或者第一版的,那就更值錢了。雖然這里是平行世界,但想來,價值上也不會相差太多。當然,這只限第一桶金,收藏這東西要是弄得泛濫了,也就不值錢了。

    不過這只是在2017年賺錢了,在1998年怎么迅速賺到第一桶金,還得再想想。

    這種綜合辦工大廈,門口肯定是有保安的。

    “哎,你干什么的?”保安從桌子后面站起來。

    何邪笑呵呵走到他面前,有意無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攝像頭,伸出一根指頭:“你看。”

    看什么?

    保安正納悶,下一刻何邪指出如電,直接點暈了他。

    保安重新坐回座位,何邪稍稍扶了扶他的身子,讓其看起來像是趴在桌上登記的樣子,旋即笑瞇瞇轉身,不慌不忙向電梯走去。

    他的目光迅速從樓層介紹的牌子上掃過,很快注意到這棟樓只介紹到20層以下,而他之前在外面就特意留意過,這棟樓一共是24層。

    那么很可能,他要找的地方,就在最上面的四層。

    何邪不慌不忙,乘坐電梯——電梯里也只有到20層的按鈕,他直接按下第20層的按鈕,他打算從21層開始一層層找上去。

    半個小時后,何邪在這座大廈的23層,找到了他想要看到的一切。

    一個大型的無塵實驗室,門口有密碼鎖。

    何邪沒費多少功夫,就從樓外的窗戶翻進了更衣間,進而進入實驗室里。

    在他面前不遠處,一個男人正十指如飛,在計算機上飛快演算著什么,正是于和。

    在于和身后,一個玻璃箱子的上下兩層粘著兩層閃爍著金屬光澤的黑色泥土,兩層泥土中間凸出,形成了一個呈沙漏狀的通道,連接在了一起。

    何邪敏銳感覺到,這玻璃箱子里的東西,隱隱波動著一種讓他莫名熟悉的氣息。

    他湊到玻璃箱前,仔細觀察著這些“黑色泥土”,他能感應到這些“泥土”中似乎蘊含著一些他所不能理解的力量。

    難道之所以會有“超時空”現象發生,就是因為這玩意兒?

    超凡物質?

    何邪腦海中突然蹦出個形容這東西的詞。

    他也想起來為什么這東西的氣息會讓他感覺到熟悉了。

    因為他接觸過這類的東西,比如天星隕石,又比如彼岸花。

    這“黑色泥土”,想必也是這類的東西。

    只是它們的功效,都各自不同。

    天星隕石能讓人長生不老,彼岸花可以讓人死而復生,而這東西的功用,大概就是能讓人穿越時空吧。

    莫非每個世界中,都有一種功效不同的超凡物質?

    何邪若有所思直起身來,回過頭來看向在電腦前皺眉苦思的于和。

    這位于教授是真的投入,何邪進來這么半天了,他愣是沒覺察到。

    于和似乎遇到了解不開的難題,是不是抓著頭發,何邪輕輕走到他背后,看向電腦屏幕。

    滿滿一屏幕他看不懂的公式。

    “計算結果是沒錯的,”于和突然喃喃,“所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變量,會是什么呢?”

    “也許是我。”何邪接話。

    大半夜地獨自在公司對著電腦正用功加班,身后突然有人說話是一種什么體驗?

    于和當場一聲慘叫跳了起來。

    他跳了一半,就被何邪一把原按回了座位。

    于和哆嗦著回過頭來,看了何邪一眼,大口喘著氣,撫著胸口,顫聲道:“哎喲,你嚇死我了!”

    “于教授怕鬼?”何邪笑呵呵問道。

    “這跟鬼沒有關系!”于和沒好氣道,“大半夜的,我要是猛地嚇你一下,你也這反應,哎,對了,你誰啊你,你怎么進來的?”

    “我叫何邪,怎么進來——”何邪想了想,“算是非法入侵吧。”

    “嗯,哼哼……”于和驚疑不定干笑著,“你還真理直氣壯。你想干什么?”

    “那東西我要拿走。”何邪指了指玻璃箱子,“順便請教一下你,你是怎么啟動它的?”

    “不是……”于和攤開手,“小兄弟,我先確認一下,我是不是遇到搶劫了?”

    “你見過劫匪這么客氣的嗎?”何邪反問。

    “那倒沒有,”于和怔了怔,指了指何邪,又指了指自己,“那咱們這是?”

    “學術交流。”何邪道,“這個借口能接受嗎?”

    “倒是——也能。”于和對于何邪這莫名其妙的思維和獨特的交流方式,感覺說不出的別扭,“不過我為什么要跟你交流?我要是報警,你會傷害我嗎?”

    何邪沒有說話,順手拿起電腦桌上的一個不銹鋼杯子,催動內力,把它捏成了一團。

    于和瞳孔收縮,倒吸一口涼氣:“明白了!不過你能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何邪笑著指指玻璃箱子:“那你得先回答我的問題。”

    于和恍然,笑著指了指何邪:“果然是學術交流!哈哈,好,來來來,小兄弟,我們去那邊坐,慢慢說。我跟你說,這小孩子沒娘,說來可就話長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