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這位神仙請淡定

師尊金嬌(18)

    那喂給小動物的果子要是讓人吃了可不是上吐下瀉不得救治。

    不過那是給人吃的,修仙的沒什么事。

    所以,云良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那肖云浩可能沒有修為。

    云良被這想法嚇了一跳,當時就去找殷兮求證。

    殷兮坐在殿外看著天上的星星,月光如薄紗輕輕籠罩在她的身上沒,增加了不少的夢幻特效。

    云良突然間就忘了自己要找師尊要干什么了。

    “來,過來。”

    殷兮對著身后的人招招手,擺出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

    云良以為師尊要和他說話,可讓他坐下之后又閉目養神。

    他也忘了說啥,也不知道說啥,陪著殷兮曬了一晚上的太陽。

    第三天是最后一天。

    云良還沒有和肖云浩碰上。

    有殷兮教給他的招式,雖然是輸了,但也出乎所有人意料能堅持到現在。

    云良倒是對自己不是很滿意。

    不過很快,這一情緒都被另一件事吸引過去,那就是肖云浩和他師尊青霜的事情。

    兩人有情況。

    在最后一天肖云浩比試的時候,臺上突然出現一一張碩大的屏幕,云彩拉出來的那種,上面有點非禮勿視。

    這可是震驚了。

    如果是師姐妹的話還算是好說,頂多是那師姐師妹的師尊訓斥一頓之后即刻成親。

    可這畫面中的主人公是青霜啊。

    那可是他師尊!

    這戲還沒完,沒一會兒,畫面又換了,那是一處幽密的地方,殷兮莫名覺得有些眼熟。

    這次更加的直白,殷兮瞬間把云良的五感給封上了。

    女主人公換了一個,那是青舟的大弟子。

    殷兮記得當時自己是給出了個主意不讓這人禍害人家姑娘,只是沒想到居然在她的地方......

    在青舟身邊的大弟子臉色瞬間白了。

    無數道熾熱的光芒落在她身上讓她喘不過去。

    青舟更加喘不過去。

    回手給了那弟子一巴掌。

    “師尊!”

    “孽徒!”

    千防萬防,自家徒弟不爭氣!

    這場景沒持續多長時間,又一畫面。

    下面的弟子有些沸騰。

    一名女弟子又撲通一聲。

    “滾!”

    要是兩廂情愿正兒八經的話也不至于這么丟人。

    有好事的數了數,那數目當真是可觀啊。

    不過這東西哪里來的?

    肖云浩站在臺上瘋了的叫喊能幫助他的聲音,可是這聲音遲遲不出現。

    肖云浩拿著劍,怒氣沖沖的砍了一下,劍氣穿過畫面,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就是束手無策了。

    肖云浩剛準備溜的時候,聲音回來了。

    那聲音還有些慵懶的樣子,“嗯?我的珍藏怎么出去了!”

    肖云浩一口血噴了出來。

    畫面被侵了血,畫面轉到了黑暗的空間,那可能關鍵出現一個人,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

    “想要成為男神嗎?逆襲人生。”

    這話殷兮聽不懂,但是有人懂。

    畫面是肖云浩綁定一個什么叫做叫系統的東西,穿越奪舍又獵艷。

    十分的狗血,但是這能讓她發現不是自己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鬧劇最后以肖云浩變了一個人來結束的。

    掌門正好在,直接把人扣下。

    這人有問題了。青霜要求情帶走,還有那些女弟子都跪在掌門門口,頗有逼勢的樣子。

    這樣一來,掌門都得掂量一下這肖云浩。

    仙門比試失敗。

    出了這事誰能比。

    “師尊,這事是誰干的?”

    云良又來問她。

    “這么私密的事情,你能干的出來?”

    云良搖頭。

    “師尊,那肖云浩......”

    殷兮睨了他一眼,“你想說什么?”

    云良正色了表情,“那畫面是你存的吧?”

    “我那么無聊?”

    她去看人少兒不宜?

    有病!

    “可是那留影石只有十峰峰主才有的東西。”

    “嗯,然后呢。”

    “你不是很詫異。”

    殷兮:這事早在青芒的記憶里知道了詫異個啥?

    哦,對了,別人不知道。

    云良停下腳步,雙目灼灼,“師尊,你早就知道肖云浩的為人,所以才會一直執著于把他弄到澄清峰,就此了結他。可是你為什么不給那些師姐師妹……”

    “青舟的大弟子,我用澄清峰的禁制攔著她,結果如何。”殷兮垂眸看向自己的手指,“眾目睽睽,那些女弟子宛若魔障,你覺得又能如何?”

    “還是你覺得我應該用手將他們一個個除掉,以免壞了青凰山風氣。”

    云良默了默,剛要反駁她的話,只聽殷兮說道:“這件事我也想過,可惜不允許。”

    “師尊……”

    殷兮打斷他的話,“行了行了,這兒子大了要嫁人,誰都攔不住,想干什么干什么吧。”

    云良一驚,“師尊!”

    可這抬眸看去,那里還有殷兮的身影,只有寒涼的晚風吹拂著偌大的衣袖。

    肖云浩被青乾關起來之后也便誰都看不見,就連自己腦子里的那個聲音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他一點都不慌,他知道一直對自己情有所鐘的師尊一定會救他的。

    殷兮和云良分開之后便去了關押肖云浩的地方,那里的禁制左一層右一層的,青乾就被她拉過來。

    肖云浩還在自言自語,說的無非就是誰誰誰對他怎么怎么真心,一定會救他什么的。

    這念叨最多的就是青霜。

    青乾一聽到這倆字,那一身的氣勢想都沒想就對著肖云浩壓過去了。

    一派掌門,那是一個門派修為最高的人,活了幾百歲的老頭子,這一身的壓力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屁孩擋得住的。

    更何況殷兮還知道這小屁孩的修為都是假的。

    實際上也就是和云良差不多。

    系統不在,肖云浩什么都不是。

    青乾明顯是動了怒氣,肖云浩這個小兔崽子被壓的連頭都抬不起來,還一個勁的嘔血。

    殷兮看著都不是一個慘字了得。

    活該吧。

    “大膽,敢對師尊不敬!”

    肖云浩吐出一口血,說話都是斷斷續續的,“她喜歡我,又怎是我不敬!”

    哎呦呵!這話有意思的啊!

    “混賬!”

    青乾把壓力加重三分,肖云浩又吐了一大口。

    這人血不要錢啊。

    “照你這么說說,喜歡你的還真是不少。”

    見到殷兮,遠比見到青乾還要恐懼的多。

    肖云浩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在看見殷兮總有一種被陰冷生物盯上的感覺,脖子后脊梁都在冒涼風,那滋味不是一般的難受。

    就好比現在,看了殷兮一眼之后,直接暈過去了。

    前后夾擊的壓力讓他終是無法忍受。

    殷兮上前狠狠的踢了他兩腳。

    “人渣。”

    肖云浩是個實打實的人渣。

    “師妹,你覺額如何處理的好。”

    如何處理,當然是殺了了事。

    殷兮把自己的建議說完,地上的肖云浩就被白光籠罩。

    這一片白光比殷兮以前見的都要刺眼,兩個人被晃了眼睛,等再睜開的時候,肖云浩已經消失了。

    搜狗閱讀網址: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