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是法則之主

第202章 記憶消失

    管良朝著造化之門而去,一路上他并沒有加緊趕路,反而是漫步而行,流連于城鎮荒野的每一條道路上。

    如此真實的夢,真實的都快要不像是一個夢了,管良心中自問,如果說這一切都是憑借他個人的意識所誕生,那么這里就是一個由他全權掌控的世界,活在這樣一個世界中不好么?

    這一刻他想到了陸恒和唐龍,這兩個人在自己的心中究竟扮演的是何種角色,是敵人還是朋友,又或者只是陌生人,是因為命天教的機緣巧合才讓自己遇到了他們,可為何自己偏偏在夢里最先遇到的就是他們,又為何自己沒有在夢里見到堯天呢?

    是了,夢仍舊是一種現實的衍生,他想要尋找真相卻又不愿意自己最思念的人受到傷害,衍生出的夢境自然也帶有他個人的心意在其中,可是夢同樣又是不可捉摸的,很多人的夢中雖然都可以為所欲為,但真正在做夢的時候卻又同樣有一種人難以察覺的約束,在阻礙人去為所欲為的思想和行為。

    這種難言的感覺其實和現實世界受到規則約束的意識沒什么區別,而當他最后置身于那白茫茫的世界當中的時候,也同樣如此,那是一片白茫茫嗎?

    并不是,可能之前萬季安的確是因為昊天神光的緣故而誕生出自己將會置身于光明所籠罩的世界當中,但這樣的感覺并不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但他仍舊還是看到了那種白茫茫的一切,那是他的記憶中所折射出來的一種畫面罷了。

    或者說,他對于混沌與虛無的唯一影射就是昊天神光所誕生出的那個空洞的世界,這樣想來,他的思想仍舊還是受到規則的約束,因為規則限制了他只能這樣想,而無法看到更加光怪陸離的現象。

    這一走又是十天左右的行程,一路上雖然管良并沒有刻意的去計算過,但他知道自己走了很久很多天,雖然不曾感到疲憊和饑餓,但他仍舊有一種想要果腹的感覺,這又是為何呢?

    沒有原因,正如同他平時也不愛喝酒,可是當他和陸恒等人一起的時候也想要感受那可口的醇香。

    回到造化之門已經是十五天以后的事情了,管良還從來沒有體會過蹉跎這么長的時間在行程當中,但真當他放下一切把心情賦予在行程之上時卻也有著截然不同的感悟。

    管良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他從自己的雙手上強烈而又真實的感覺到了人族秘法的傳承和力量,如此真實的感覺和如此真實的記憶重疊,這當真是一個夢嗎?

    倘若這是夢,那么他醒來之后這種傳承會消失嗎?

    終于,管良抬起頭來看向了那浮現于半空中的造化之門,雖然并不宏偉,但卻仍舊給人一種極其震撼的感覺。

    管良抬手,出招,就在人族秘法感知到傳承之力的同時,強悍的規則力朝著半空間的造化之門打去,一瞬間劇烈的如同天地破碎一般的撼動聲響起,而在下一刻,造化之門如塌方的工程一般伴隨著滾滾濃煙倒塌,而在造化之門即將傾覆一切的下方,一個人都沒有,之前人們分明是來往于造化之門周圍的,這里本就是一個繁盛的小鎮,可為何他們一眨眼就不見了呢?

    是了,他們根本就不存在這里,他們的意識并沒有被連接到這個世界當中,就好像是虛擬世界中的虛擬人物一樣,甚至連傀儡都算不上。

    就在造化之門轟然倒塌之后,濃烈的煙塵當中慢慢的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管良并沒有撥開煙塵去查看那個人的身影,因為他很清楚那個人是誰。

    然而,當煙塵逐漸稀薄繼之后,管良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身影,但是這一面分明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不是他,不是他記不起名字的那個人,而是居住在那名少年中的鬼。

    看到這個鬼,管良頓時就苦笑了一聲,果然,始終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嗎,可是這又有何意義,反正自己也終將回到現實,回到那個擁有完整記憶的人格,那么他終將回憶起一切。

    但是當管良想到這里的時候,內心卻又本能的一陣沒來由的緊張,因為他忽然想起,人的夢并不是每一個都能夠記起的,甚至有很多夢在醒來之后就淡忘掉了。

    難道說,那個創造這一場夢境的人要自己忘記了這個夢,忘了夢中所發生過的一切,但這不是和他讓自己進入這個夢境的初衷背道而馳了嗎?

    此時,那個若隱若現的鬼已經完整的浮現在了管良的跟前,兩人之間相距并不遠,很快那只鬼就說道。

    “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如何,是不是有一種暢快的感覺?”

    他的話讓管良皺起了眉頭,如果說眼前所見到的不是鬼,而是那個人的話,那么他想要自己如何來回答呢?

    但倘若他不是那個人,就是一個鬼,甚至于這個鬼就是他管良心中居住的那個惡魔,那么自己心中的回答又是什么呢?

    看著管良不言語的樣子,那個鬼陰沉的笑了起來,但笑聲漸漸的轉為了一種譏笑,很快又繼續說道。

    “做都已經做了,難道還想否認自己真實的內心嗎,你不早就想要毀掉這座門了嗎,我只是讓你做了你自己心中最想要做的一件事。”

    聽到這句話,卻反倒是讓管良心中升起了本能抗拒的想法,自己不可能這樣想,他從來都不曾這樣想過,他是命天教地位尊崇的繼承人,他遲早有一天會取代師童登上那至高無上的指導者地位,他有什么理由去覆滅能夠象征命天教繼而象征最高指導者身份地位的信仰圖騰呢?

    “你來不會是單純想要看我笑話的吧?”

    管良很冷靜的反問道,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這么想過,此時都不是重點,當那只鬼看到這樣沉著的管良時,反倒是不好繼續笑下去了,他收起了笑容,然后一招手,一瞬間一座從云端上自上而下的橋梁很快就出現在了管良的跟前。

    “順著這條云梯向上你就能離開這個世界,忘記這一切回到現實當中,你可以繼續做你的春秋大夢。”

    看著眼前的云梯,管良不為所動,他心中所期盼的真相還沒有得到,而忘記這一切對他這樣的釋道者而言要比做夢還要更加的不真實,所以他淡淡的問道。

    “還有一條路就是留下來對么?”

    鬼又呵呵的笑了起來,笑聲很陰森,他沒有點頭或者搖頭,而是手指著管良來時的道路說道。

    “不,恰恰相反,因為你根本就已經回不去了。”

    管良此時心頭一愣,猛地回頭看向了身后的世界,卻驚訝的發現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早就被一片混沌的虛無所吞噬,早已沒有了來時的路,甚至連造化之門這座小鎮也一同消失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