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歷劫小妖精

92 異瞳女王14

    易騫回到了自己的家,剛到家,就接到了肖臣的電話,肖臣已經提前進組了,拍他們在天山閣還沒有下山之前的戲份。

    “易騫,你明天就要進組了,我跟你說,這長白山是真的漂亮啊,人間仙境都不為過啊,不過就是早晚溫差大,蟲子特別多,還有就是偏僻得很,這幾天,我肚子都淡出鳥來了。”肖臣嘴里一個勁的抱怨,但語氣中卻是高興得。

    “你東西帶夠了嗎?正好我那個助理在外面買東西,要不要再給你買點。”

    “不用,我這次能來藍導的戲,公司還是挺重視的,兩個助理都經驗豐富,知道來山區拍戲,給我準備了東西挺齊全的。

    我這是才下戲呢,想著你應該能用手機了,就給你打電話,我跟你說,跟演技好的人演戲,就是不一樣,我都覺得我學到了不少呢,不過藍導是真的嚴格啊,誰要是狀態不好,逮誰罵誰,可不管身份呢。

    我可提醒你啊,你可得把臺詞都背背好,藍導說了到時候都用原音呢,要求可真高啊。”

    “好,我知道了,你早點休息吧,忙了一天了。”易騫知道肖臣這是怕自己進組前什么都不知道,犯了忌諱,所以提前打電話給自己預警。

    “行吧,明天見。”

    肖臣掛了電話之后,易騫還有些呆呆的看著手機,有那么一瞬間,易騫都覺得自己能得到云鶴這個角色好像是做夢一樣,十分的不真實。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有亮,易騫的電話就響了,昨晚一整晚易騫都在失眠,好不容易在五六點才有些睡意,剛睡了一會,譚芪的電話就來了。

    “喂?”譚芪還能從易騫的聲音里聽出易騫現在估計還是懵的。

    “易先生,該起床了,我們要去機場了。”譚芪冷清的聲音傳來,讓有些迷迷糊糊的易騫,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今天是他要去劇組的日子。

    “哦,起來了,稍等我一會。”

    易騫給自己洗了個冷水臉,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帶著自己的證件下樓來了。

    譚芪看到易騫,直接給易騫塞了一個飯盒,然后上了一輛商務車,易騫有些莫名的跟著譚芪上了車,手里還捧著飯盒。

    “不能開你的車,機場停車費太貴,飯盒里是給你準備的早飯,你先吃點,這車是我租的,是專門給單向送機和接機的人租的。”譚芪算是解釋是為什么開的另一輛商務車。

    易騫打開飯盒,撲鼻而來的米香,讓易騫胃口大好,喝了兩口看起來很普通的粥,易騫眼睛都亮了,他從來沒有喝過這樣好喝的粥,還有兩個包得很漂亮的包子,易騫莫名的覺得這包子也很好吃。

    易騫輕輕的咬了一口,什么叫做齒頰留香,易騫才算是真正的體會。

    “這粥和包子,你是在哪里買的,真好吃。”易騫喝完了一大碗粥,兩個包子,有些滿足又有些期待的問道。

    “我自己做的,你喜歡就好。”

    “什么?你做的?”

    不怪易騫詫異,他是真的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早餐,同樣的食材,沒想到味道差異那么大。

    譚芪從后視鏡看了一眼易騫詫異的樣子,蠢萌的表情,有些想笑,但還是忍住了:“我說了,照顧人,我是專業的,衣食住行,我都在行。”

    “昨天你說你照顧人是專業的,我還以為你在開玩笑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現在像你這個年紀的小姑娘,很多連用電飯煲都不會,沒想到你竟然能做這么好吃的早餐,對了,你來京城前,是做什么的。”

    易騫現在是真的挺好奇譚芪的過往的,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廚藝這么好,隨便開個早餐店,都要賺翻,竟然舍得來吃助理這份苦,不容易,看來是真的喜歡娛樂圈啊。

    “養豬的。”

    譚芪的話,讓易騫良好的教養,成功的破功了,失態到差點被這樣的話給噎死,易騫想過很多種回答,比如說,是愛好啊,或者說是從小家庭困難,窮人孩子早當家之類的,唯獨沒有想過竟然是養豬的。

    一時間車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你在睡會吧,待會到機場了我叫你。”譚芪看到易騫被自己的話給噎著了,嘴角微微往上揚了揚。

    易騫尷尬的閉上了眼,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譚芪說自己是養豬的,現在自己吃著譚芪準備的早餐,不就是跟譚芪以前養的豬一樣嗎?易騫整個臉紅了白,白了紅,最后一再的告誡自己,不要跟小姑娘計較。

    很快到了機場,譚芪到了租車公司指定的位置,把車歸還之后,拖著兩個超級大箱子。

    易騫有些臉紅,自己一個大男人,竟然看著一個小姑娘拖兩個箱子,正準備去幫忙的時候,就看著譚芪一手提一個,快速的往臺階走去,臉不紅氣不喘的。

    易騫是真的吃驚了,隨后又坦然了,一個養豬的姑娘,力氣能不大嗎?

    雖然易騫糊了,但還是有一些人認識的,所以易騫戴上了口罩,辦好了值機后,兩人到了登機口,還是被人給認出來了。

    不過卻不是易騫的粉絲,而是易騫的黑粉。

    那人直接往易騫這邊撲,想把手里剛接的開水往易騫的身上潑,就在大家以為易騫躲不開的時候,在別人還沒有看清譚芪是怎么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的時候,就傳來了一陣殺豬聲。

    “啊,我的手斷了,來人啊,易騫打人了。”男人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巡警很快就來了,譚芪不動聲色的把男子給架了起來,同時男子又是一陣慘叫。

    “什么事,站在那里別動,雙手放在頭頂。”巡警提著警棍示意。

    “我什么都沒有干,就是看著這人端著滾燙的開水要往這位先生身上潑,我就推了他一下,把開水撞翻了,開水可沒有燙到他。”譚芪趕緊解釋。

    越來越多的人圍觀,醫護人員也來了,男子還是在大叫自己的手斷了,醫生連忙檢查了之后,一臉怪異的看著男子:“你的手好著呢,沒有傷。”

    圍觀的人都聽到了男子殺豬般的聲音,現在聽到醫生說根本什么事都沒有,都一臉鄙夷的看著男子,虧他們剛開始還真的以為是易騫仗著是明星的身份打人呢,結果現在竟然是誣陷小姑娘的。

    “怎么可能沒有傷,我剛剛真的手斷了,不信你看,我的手都抬不起來了。”男子為了表明他的手真的斷了,想抬手示意,結果手輕輕就抬了起來,順暢得很。

    “噗。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這就是那什么碰瓷吧。”一個年輕的女人開口。

    “就是碰瓷,人小姑娘不過是把那杯開水給撞翻了,竟然冤枉人家把他手弄斷了,真是丟人。”

    “太不要臉了,難怪現在大家都是那么冷漠的,好事真的做不得啊,你看看這小姑娘,可不就是被賴上了嗎?幸好這里是機場,人多,還有警察和醫生及時到了,不然這小姑娘可不就被冤枉了嗎?”

    “啥人啊,碰瓷到小姑娘身上了,這種人就應該抓去坐牢,免得坑下一個人。”

    男子看著周圍的人都不相信他,可他真的沒有撒謊,剛剛他的手是真的斷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是絕不會錯的。

    可前有醫生的話,后又他的手靈活自如,根本沒有證據,要是再一味鬧下去,恐怕他真的要被抓了。

    男子臉白了白,開口說道:“我是痛感很靈敏的人,可能是剛剛這個小姑娘撞到了我,太痛了,讓我產生了自己手臂斷了的錯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如果男子一開始沒有那樣丑惡的無賴嘴臉,或許在場的人,看到男子這樣一臉真誠的道歉,一定會覺得男子說的是真的,可是他們都是見證了男子無恥嘴臉的人,怎么可能相信呢。

    “先生,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巡警當然也看到一開始男子一臉狠厲的樣子,所以本能的覺得男子是慣犯,要查男子是不是有案底。

    男子迫于無奈只好說:“真的是誤會。”

    “請出示身份證。”巡警再次開口。

    男子知道自己沒有辦法逃避,畢竟就算是查監控,也是自己意圖傷害他人。

    結果不查不要緊,一查,還真的查出了事情,男子雖然沒有犯罪史,但卻有好幾次被一名女士舉報是跟蹤狂,最后沒有證據不了了之。

    男子是要到海濱市談項目的,那個項目很重要,飛機馬上就要登機了,剛才是看到了易騫,一時沖動,現在回過神來,后悔不已,要是錯過了那個項目,他的公司就要垮了。

    考慮到易騫是藝人的身份,這也是一件證據很明顯的案件,趁事情沒有鬧大,巡警立馬決定帶走鬧事的男子。

    “警察先生真的是誤會。”可惜巡警卻并沒有給男子任何辯解的機會,強行的把男子帶離了登機口。

    易騫也主動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巡警:“這是我的電話,后續案件需要我協助的地方,請隨時給我打電話。”

    作為見義勇為的譚芪和差點成為受害者的易騫,當然沒有受到任何牽連,順利的登機了,但因為剛才那一出,好些人對于譚芪還是一臉同情的樣子,還跟譚芪打招呼來著。

    本來公司是只給了坐經濟艙的錢,可譚芪是誰,出入都是直升機的人,又不是沒錢,而且現在還是一個明星的助理,根本不需要再假裝窮鬼,所以當然是坐商務艙了。

    易騫覺得這次公司還挺大方的,并不知道這個商務艙是譚芪補錢了。

    坐好了的易騫,看著身旁的譚芪,側面剛好能看到譚芪長長的睫毛,一時間有些晃神,好像這個角度的畫面似曾相識。

    不過很快易騫就搖了搖腦袋,覺得自己在胡思亂想,譚芪一個鄉下養豬的小丫頭,怎么可能跟他見過面。

    不過易騫想到剛才要不是譚芪反應快,他肯定被那開水燙到了,十分真誠的說了句:“剛才真的謝謝你,不過那個人是不是因為你力氣太大,所以才那樣的。”易騫是知道譚芪的力氣很大,那個男子的慘叫聲太真實了。

    譚芪斜瞟了一眼易騫,有些嫌易騫是話癆,“我是你的助理,護著你是應該的,不過不是因為我的手勁大,而是我真的把他的手打脫臼了,他第二聲慘叫是因為我又把他的手給接上了,別人當然看不出來了。”

    說完,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看著易騫:“所以你別惹我,我收拾人辦法多得是。”

    還別說,譚芪的表情,真的嚇住了易騫,易騫覺得自己心臟都漏了一拍,可越是這樣,易騫反而越發覺得譚芪讓他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是一個他很早以前就見過,但是卻忘記了的人,但易騫又很清楚自己長那么大,從來沒有去過南方,更沒有去過鄉下的地方。

    不過易騫是看出了譚芪是那種說的少,做得多的人,加上本來就沒有睡好,今天要進組,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易騫打算休息一會,一放松下來,果然很快就睡著了。

    譚芪看著易騫的安心面容,嘴里小聲的說著:“心還真是大,明明被我嚇得不行,還敢在我面前睡得跟死豬一樣,也不怕被我賣了。”

    不過或許是易騫毫無防備的樣子,還是讓譚芪莫名的覺得高興,除了易騫,譚家可沒有誰不怕她,或者防備她,連當初的譚九爺和現在的守衛者領頭人六爺,每個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放松,雖然說明了她真的很威嚴,可心里卻總是空落落的。

    四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總算是到了離長白山最近的一個市,只需要再坐一個小時的高速,就可以到長白山的景區的區域,離拍攝的地方就不遠了。

    下了飛機后,易騫就看著譚芪提著兩個看起來很重的箱子,健步如飛的到了第一層的一個租車公司,順利拿到了鑰匙,往目的地而去。

    燈筆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