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青鳥深深音曾絕

第二十六章:衷腸

    我從王母殿中出來之后,小翠鳥已經不見了蹤影,我回想著剛剛王母同我說的話有些不解。

    王母說只讓我不論何時只跟隨著內心去做選擇就好,她說她雖不喜容鶴,可她不能去干涉我的命運,王母在我眼中是有著大智慧的人,她說的話一定都是對的,她說讓我日后不論在何種境地里,都要保留著現在的一顆初心,她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最后,她說,既然我心意已定,就如此走下去罷,讓我無事可不用再回昆侖來了。

    我出了王母的殿中后,在院中待了好半天,然后才反應過來,我與容鶴的事情,王母不說好也不說不好,我感覺王母看我的眼神中有著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我獨自平復了好一會兒心緒,才踏出這里。

    我想到容鶴還在桃林里等我,王母說不用帶著容鶴去見她了,可是桃樹老頭總得要見一見的,眼下天光正好,順著這玉白的階梯走下就是桃林,階梯的兩旁是桃之夭夭,微風拂過,花瓣被吹落在地上,不一會兒這地上的落花就化去了蹤影,再不見一點痕跡。

    我化作原形朝桃林飛去,桃林雖大,可我從小就長在這兒,這基本就是我的地盤,每一處我都極熟。我想著眼下可能是我最后一遭在昆侖里頭了,心頭其實有點難過,此番我從上頭掠過這桃林的每一處地界,不覺發出一聲啼叫,這霜降時節里,桃林空曠,隱隱傳來回響。

    這時節桃子都落了,樹上光禿禿的,只有一些殘葉掛在枝頭上,被我的啼叫聲驚落了些許,更覺蒼涼。

    很輕易就找到容鶴,他站在一處石亭外,只呆呆的瞧著,并不進去那亭中。我飛過去落在這石亭的頂上落定,看著他,他瞧著的那處地方什么也沒有,可他的眼中卻并不空落,只瞧他的眼神,怕是會覺得他在瞧著那處站著的某個人一般。

    是以我站在這石亭頂上看了他一會兒,然后化成人形,走到他瞧的那處。他恍然回過神來,對我笑道:“阿梔。”

    容鶴總是一見我就笑,可我卻記掛著他方才的樣子,所以問道:“容鶴仙你方才在看什么看得那樣入神?”

    他斂起一絲笑意,轉個方向,看著前方,并不瞧我道:“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罷。”

    我又轉到他的跟前,像他方才那般呆呆的瞧著他,不說話。

    他見我呆傻的樣子,又笑了起來道:“你怎的這么久才來,你可是去見了王母?”

    我心中本來就有點難過,他這廂提起,我就更難過了,我不再去想他方才的模樣,把王母對我說的話都道與他聽,尤其是,王母說我以后無事不用再回昆侖了,他聽罷見我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樣子覺得有些心疼,我對他說:“容鶴仙,我以后沒有家了。”

    他將我擁入懷里,還輕輕地拍著我的后背:“天宮就是你的家呀,我在哪里,哪里都是你的家呀。”

    我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我聽他這么一說覺得心中的難受少了幾分,他松開了環繞住我的手,與我拉開了一點距離,雖然含著笑意但是語氣很肯定問我道:“阿梔,你可愿嫁給我,做我的妻子。”

    我突然記起來,我初遇容鶴的時候,是在天宮的桃園里,我闖了禍事,他襄救于我,那時候的桃園,桃花剛謝,結了新果,可我卻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場最盛大的花開。眼下快入冬的時節,萬物俱寂,他問我愿不愿意我做他的妻子,這蕭瑟的桃林中,因為他這一句話,讓我覺得此處竟然比那春日里桃花開得最好的時候還要明艷上三分。

    他望著我笑,我也望著他笑,正準備答應他時,前頭的林子傳來動靜,竟是小翠鳥帶著桃樹老頭過來尋我來了。

    桃樹老頭一個地仙,雖然是活了這許多年吧,但是怎么說也是神仙,可他總是一副老態,九重天上那些年老的神仙也不似他這般,他總是拐杖不離手的樣子,我每次惹了他生氣,最怕他順手將這拐杖抄起給我一棍。

    我對著那頭的小翠鳥和桃樹老頭揮揮手,誰知桃樹老頭卻停下來不走了,只望著容鶴,再望著我,嘴里好似說著什么,但聽不清。

    我見他不走了,于是朝著他跑過去,然后對他道:“桃樹仙,是我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他還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一邊喃喃自語著:“原來竟是這般,我居然如此老眼昏花,有眼不識泰山。”

    我繞著他轉了兩圈的時間,容鶴也朝著我們走來。我之前將我是如何在這桃林中長大的事情告訴了容鶴,也說了那千年出不去這桃林的日子里,也只得一個桃樹老頭相伴,就連我這名字都是他桃子桃子的喊著才有的。

    桃樹仙雖然比我大上許多,但是我細想著若是只從化形算起,好像還是容鶴的年歲更大些,我叫著桃樹仙這么久的老頭,現下居然要嫁給比桃樹老頭年紀還大的容鶴??

    容鶴到了跟前站定后,桃樹老頭才回過神來瞧著他,然后后知后覺的行了個禮,容鶴扶住了他:“桃樹仙人不必多禮。”

    桃樹老手顫顫巍巍的起了身,對著容鶴道:“方才老朽眼花,見陛下與桃子站在那石亭外的光景,竟像是多年前老朽初見陛下之時。”

    容鶴并不曾見過桃樹老頭,桃樹老頭是在青鸞離開昆侖之后才得化形,他此番話讓容鶴有些疑惑,上次容鶴踏進這林子,不就是少時來昆侖赴宴,誤入桃花林偶遇青鸞之時嗎?

    容鶴不知這桃樹老頭到底知道些什么,是以只說了些場面話,我見他們二人一來一句,說著些說了不如不說的話,于是打斷道:“桃樹仙,我與容鶴決定結下長生之好,到時請你吃酒。”

    桃樹老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容鶴,上回他勘破了我的心思,還只以為是我單方面思慕容鶴,不想我的一腔情意卻不是東流水,竟然得了這個結果。他對著容鶴道:“天帝陛下,老朽是看著這小青鳥長大的,她幼時王母將她送入這桃林,我得王母囑咐好生照看她,她幼時就愛纏著我講故事,我與她說了些您的事跡,不想她記掛了這么長久。如今您與她既然有這個機緣,望您好生善待于她,不要讓她受到什么傷害。”

    我瞧著桃樹老頭這般傷感的模樣,也跟著有些傷感,我此番回來昆侖,是想將容鶴引見給王母,告訴她這樁對我十分重要的事情,可王母沒有見容鶴,還連我也不想再見了。

    桃樹老頭這番言辭,著實讓我十分傷感,然后掉下了眼淚來。

    后半段時間里,容鶴在邊上,見著我與小翠鳥和桃樹老頭一同抱頭垂淚,桃樹老頭說自己本就是這昆侖境的桃樹成的仙,不得王母命令出不去這昆侖,所以他千般萬般囑咐我,等我與容鶴禮成那日,千萬不要忘記送一杯水酒來給他。

    離開昆侖之前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昆侖的邊境,遙遙對著王母的殿中的方向拜了三拜,才與容鶴離去。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