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全球地窟模擬器

第62章 取血

    “師叔?”

    聶云濤眼神逐漸凌厲,基因樹氣血泛起,手中的殖槍已經激活,隨時可以一槍轟出。

    宋嬛嫣身有先天缺陷,無法修煉,也沒有基因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師叔,而且聶云濤最近也聯系不上她。

    “小子,先別急著動手,看看這個。”

    莊十三峰扔出一個手機,準確地落在聶云濤手中。

    聶云濤一邊舉槍,一邊瞥一眼手機屏幕。

    上面,在播放一段短片:

    宋嬛嫣穿著一套仿佛瑜珈服式的修身衣,體型優美有致,她站在一個明亮的房間中,眼睛看著鏡頭。

    而莊十三峰,就站在宋嬛嫣身邊。

    “聶云濤,這位是我的師叔,莊先生,你可以信任他,如果你在血池戰戰場,莊先生可以幫你,達成戰績榜首第一。我在江市等你歸來,有許多話,想和你說。”

    然后鏡頭移向莊十三峰,他微微一笑。

    最后,畫面漸漸黑暗,聲影全無。

    聶云濤的心中頓時一陣狂跳。

    他能肯定是宋嬛嫣,無論音容相貌,都是他刻骨銘心難忘的。甚至他的耳中,仍然回蕩著最后一句“我等你歸來”。

    但是,聶云濤并沒有察覺到,宋嬛嫣每說一個字,瞳孔深處,都閃爍著如血紅光,就仿佛有一滴血漩,被種植其中。

    聶云濤的內心在猶豫。

    他仍然是握著殖槍,對著莊十三峰說道:“我憑什么相信你?戰績榜首頭名?呵呵,連我自己都不信!”

    江夏山戰場有金君赫存在,誰能稱榜首?誰敢稱榜首?

    莊十三峰帶著笑意,緩緩地搖了搖頭。

    驟然,身影閃過。

    聶云濤震驚大駭,但手上一涼,殖槍已經脫手而出。

    “小子,你會不會玩槍?不會的話,我可以教你。”

    莊十三峰手中,已經拿著聶云濤的殖槍,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又扔還給聶云濤,臉色平淡,“跟我合作,你想殺誰就殺誰!想拿分就拿分!想榜首就是榜首!怎么樣?”

    聶云濤緊緊握著自己的殖槍,忍不住咽著口水。

    如此恐怖的實力,殺他已是輕而易舉。剛才那一幕,聶云濤自問,殺一百次都夠了。不由得陣陣心悸,愣愣的看著莊十三峰。

    “小子,我耐心有限,也不介意再找另外的合作人。”

    莊十三峰臉色漸漸冰冷,仿佛噬人一樣的眼神盯著聶云濤。

    聶云濤不禁打了個冷顫,趕緊說道:“莊前輩!不是不信你,嬛嫣從未說過有什么師叔。而且,你也不是漢江武大的,我怎么跟你合作?”

    莊十三峰淡淡一笑:“宋嬛嫣被我們掌教看中,已經收為入室弟子,你回到江市后,她自然會親口告訴你。而我是不是漢江武大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做你的影子,你殺誰,我就殺誰!懂了嗎?”

    聶云濤心中大喜。

    有這樣一位實力超群的殺手在身邊,那豈不是在江夏山戰場可以橫著走?而且,他心里已經有了欲殺之而后快的人選!

    “好,莊前輩,我相信嬛嫣。”

    莊十三峰再才臉色稍緩,已經轉身而去,留下聲音道:“跟上,帶你去一個伏擊的好地方。”

    聶云濤想了想,一咬牙,立即隨同跟上。

    不過片刻,兩人已經消失在黑暗中。

    ......

    夜幕漸逝,已近黎明。

    第一班的學生們,已經開動。

    分工明確,各司其職。

    今天是狩獵期,每人手中一份地圖上,已經列出了大范圍的情報。雖然不夠仔細,但比前一天的環境不明,要清楚了許多。

    再沒有人敢冒然突進。

    有了第一天的陣亡教訓,以及金君赫的警告,任何人都是安守本份,按照原計劃,徐徐向前推進。

    只要穩扎穩打,一場碾壓式的勝利,唾手可得。

    一個團隊,最少10人,最多30人。實力強的,選出前鋒位、中援位、后盾位,以及單騎戰位之后,其他人則是輔助協作。

    前鋒位負責向前突進,遇險破險,遇敵破敵。

    中援位占據中軍,隨時增援支持,并調派人手。

    后盾位守護后方,應對一切突發情況。

    單騎戰位則是自由突進,探索襲殺,負責斬首在前。

    漢江武大的十大科目戰術課,學習的就是如何掌握自己的戰位,面對戰局如何應對。數十年武者體系逐漸成熟,這是在地窟血戰中以生命換出來的經驗。

    隨著一班的學生們,各團隊分散,開始狩獵,一系列的數據也反饋給數據大廳,積分戰績立即開始變動。

    ......

    第七班也開始了行動。

    寧沖做為單騎戰位,在所有人還在準備時,已經離開營地,飛速向一班戰區方向而去。

    他給自己的任務很明確,那就是“搶怪”!

    江夏山戰場,每一只豢異獸都是積分。

    當擁有超越所有人的潛匿身法,以及遠距離狙擊手段,再加上寧沖豐富的戰斗經驗,整個江夏山戰場,都是他的私人獵場。

    大約一個小時后,寧沖已經在潛伏制高點,等到了一班狩獵隊的出現。這是一支20人的團隊,追捕到三只黑甲重犀,以及三只劍脊豪豬。

    這支團隊協作奮戰,很快,六只獵物已經垂死掙扎。

    突然,每個學生耳中,都聽到扇翅膀似的微弱嗡鳴聲。

    “不好!!”

    一個首領大吼。

    驟然間,噗!噗!噗!

    三道血線如電掠過,兩只黑甲重犀,以及一只劍脊豪豬,瞬間倒在血泊中。傷口上,都留下被氣血子彈炙穿的孔洞。

    “殖槍狙擊!”所有學生都是瞬間散開,展開躲避狙擊的身法,開始避開狙擊的射擊范圍。

    隨即,又是噗!噗!噗!

    再次三道血線如電掠過,另外三只豢異獸,也倒在血泊中。

    過了許久,感應不到偷襲警兆的團隊首領,再才走到豢異獸的尸體前。他臉色一陣鐵青,咬牙切齒地說道:“能夠開六槍殖槍!而且還是遠程狙擊?七班有這樣的猛人嗎?”

    舉世皆知,殖槍中,最難用的是兩種槍。

    一種是手炮,因為威力大,汲取氣血兇猛,常常有人開一槍就氣血枯竭。但正因威力大,深受武者喜愛。只是太過難用,能用的都是知名的猛人。

    另一種就是狙擊!

    擅使狙擊的,必須是身法、速度、五感反應,甚至是體能,都要遠超普通武者,才能用得出手。而且,最大的限制就是氣血!

    殖槍狙擊,因為射程遠,命中不死即傷。所以汲取氣血的兇猛程度,比手炮毫不相讓。甚至高級殖槍狙擊,比手炮還難用。

    沒有那個實力底氣,使用殖槍狙擊就是笑話。

    手炮最起碼可以開一槍,總能得到效果,畢竟是近戰。

    但狙擊是遠程,一槍兩槍沒起作用,自己就氣血殘廢了!

    所以當這個學生團隊首領,問出這句話,其他的學生們都是臉色極度難看。面對一個狙擊手的痛苦,誰都能體會。

    “呼叫001,收到回復。”學生首領趕緊通話。

    “001在位。”

    耳塞中傳出金君赫的聲音。

    “報告,我隊在坐標754,399方位,遭遇對方狙擊手!而且連開六槍,搶走了我們的戰果!”

    “連開六槍?”

    “是的!我親眼所見!”

    耳塞里一陣沉默。

    金君赫沉聲道:“馬上派單騎戰位,去摸那個狙擊手的底細。不要輕敵,必要時侯,通知坐標。我親自去殺他!”

    ......

    得到滿意戰果的寧沖,早已經遠遠潛匿離去。

    那個學生團隊首領猜錯了,雖然是六槍狙殺,但寧沖只開了兩槍而已。

    做為天生暗殺者,他對氣血子彈的掌握,達到一個駭人的程度。雖然寧沖自己并不清楚原因,但他確實是有這個能力。

    兩槍,狙殺六只豢異獸獵物。所消耗的氣血,只是枯竭了大半環而已,連一環都沒有耗完。

    如果被一班的學生得知,不知道會嚇成什么模樣。

    寧沖繼續向下一個潛伏點而去,他的目標很清晰,對手團隊在哪里,他就會出現在哪里,給對手制造最大的噩夢。

    ......

    聶云濤神色復雜的看著莊十三峰。

    此刻的莊十三峰正蹲著,腳下是一具冰冷尸體。

    這是個七班的學生,不知道為什么落單迷路。可能是實力太差,可能是逃避豢異獸,被莊十三峰跟蹤到。

    聶云濤鬼使神差地開了一槍。

    直到此刻,他都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開槍。

    但槍已經開了,人也被殺了。

    聶云濤不敢想像這種后果,腦子里一片混亂。

    而莊十三峰則是若無其事的,伸手在尸體上撫摸,甚至指尖拈起一滴鮮血,放在嘴里慢慢品嘗,臉色不斷變幻。

    “不錯,有點意思,有用,有反應。”

    莊十三峰仿佛神經質似的,喃喃低語,臉帶笑意。

    然后,他掏出一個巴掌大的古樸羅盤。

    聶云濤突然驚駭。

    莊十三峰居然伸出雙指,瞬間在尸體心口上開了個血洞。

    褐黃色的羅盤,被埋進血洞中。

    不過片刻,大量鮮血浸染了羅盤。

    然后,莊十三峰取出羅盤。此刻在羅盤上,所有鮮血仿佛蒸發一樣,瞬間在羅盤上消逝,就仿佛被吞噬了。

    “走吧,繼續找其他人。”

    莊十三峰淡淡說道,然后伸出一腿,踢在尸體上。

    尸體蓬一下,碎成幾塊,都跌落在一顆樹坑下面。也許不過一會,就有豢異獸來把血肉吞完,毫無痕跡。

    莊十三峰冷冷回頭,瞧了聶云濤一眼,立即又離去。

    聶云濤則是失魂落魄地,就像仆從一樣,繼續跟了上去。

    ..........

    正在沖榜,請大家幫我沖!繼續拜求推薦票!請隨便動個手指,給本書投上幾票加力!感謝!拜求!

    感謝書友“jiy“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jen昇“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死水已死“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山字營“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禪龍貓“的追投推薦票!
Back to Top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